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没人的教室要做点什么才可以[现PARO/短FIN]

***阅读须知***


和之前的连刀荒花是一个现pa设定,然后写着写着竟然爆字数了……而且这篇风格竟然和前面两篇有点不符23333文中除了荒花、连刀,其他出现的有对手戏的SR都不是CP。Emmm,现pa系列应该是结束了,暂时还没找到其他想写的CP,想写最近的新式神彼岸花,因为我自己也有然后超喜欢她……但还没想到给她配什么CP,望天。


接下来填……夏露……完结了,一定要产粮的!


***


虽说已经入秋,这炎热的天气似乎并没有收敛的意思,温度依旧高得让人在外头一分钟都待不下去,宁静的校园里现下除了上体育课的学生几乎就没有几个在外头闲逛的,全都呆在自己开着冷气的教室里。

 

但是这时,开着冷气的学生会会议室,却比其他地方更加冷上几分。

 

 

 


“会长,这是这周上报的接下来几个月各社团要组织的活动。”

 

坐在主位的大天狗随意扫了一下他们手中拿着的一叠纸,闭了闭眼,淡淡道,“你们几个来决定,还是和以前一样,太荒唐的就驳回。”

 

“足球社和剑道社的我们已经大致同意了,只是……”

 

“怎么了?”大天狗抬眼,看向发言的那名学生会干事。

 

“文学社接下来想举办一场,嗯……试胆大会……”说话的人有些为难地撇了撇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会议室里只剩一阵短暂的宁静,隐约可以听到其他干事的抽气声,有些人没有说话,还有些偷偷看向会长,想看大天狗的表情。

 

大天狗眯了眯眼,文学和试胆还真的是八竿子打不到,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出来的,不过的确很符合她的风格。

 

然后,在座的各位就看到他们的会长嘴角扬起了弧度,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等等,会长为什么会笑,之前动漫社那边说要弄全校性的Cosplay活动他都没有这种反应啊,但一想到文学社那位负责人和会长是什么关系,又都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个,我等下亲自审核,其他的你们就和他们交代一下吧。散会。”大天狗随后又收敛了笑意,面无表情地说。

 

没有再理会其他人向他投来的疑惑的眼神,他就将他们驱逐出了会议室。

 

等最后一个人将门关上,他才饶有兴趣地拿起那张策划书,上面白纸黑字地印刷体看上去异常严肃认真,但是一翻开,内容倒是十分荒唐。

 

“百物语?百鬼夜行?”这像是试胆大会的内容吗,他边看边挑了挑眉,分明便是某人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弄出的活动。

 

就在他聚精会神看的时候,刚刚被关上的门又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

 

“想东西都是不计后果的么?”大天狗说着,缓缓合上策划书。

 

“那会长会帮我吗?”

 

突然响起的女声着实让刚刚在沉思的他吓了一跳。

 

“青行灯,不是说过平常不要擅自进出会长办公室吗?”他无奈地按了按额角,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突然出现的人是谁。

 

青行灯见他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恼火,理了理自己制服衬衫上的褶皱,刚刚为了不被人发现还特地猫着腰进来的,着实有些狼狈。

 

“家属不能随意进出吗?”

 

“学生守则上并没有这一条规定。”

 

“那现在有了,你加上去。”她不依不挠,完全不按照牌理出牌。

 

还真的是很有她的风格啊。

 

“你就这么确定这项策划可以通过?”

 

青行灯没有回答。

 

大天狗坐在位子上,久久没有得到身后人的回应,正想转头,却突然感觉背部传来一阵温热,对方制服上系着的蝴蝶结蹭到了他的脖颈,挠得他心上都有些痒痒的,白皙的手臂交替从后搂紧了他。

 

“那会长想要我做什么呢?”

 

这女人,大天狗一时无言,真的当自己是那种急色之人吗?

 

“你……”

 

门又再一次被‘咔擦’打开。

 

进来的穿着普通班制服的男生一脸愣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S Class大名鼎鼎的青行灯同学正整个人从后面抱住他们的会长,而他们会长一只手正抓着她的,顿时,三个人都沉默了。

 

反倒是青行灯先反应了过来,嘀咕着‘没见过情侣亲热么’,随后朗声道:“找你们会长有事?没看他正忙着么?”说着,用手在他们俩之间指了指。

 

“啊,哦!也、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我、我先走了。”

 

门又再一次被关上。

 

大天狗叹了口气,无奈地一把拉过她的手,自己身子朝后倾倒了些,椅子的滚轮便随之向后滚动,给他和桌子之间腾出了一点空间,然后青行灯便顺势坐到了他腿上,完全不顾及这里是神圣的学生会办公室。

 

制服的短裙有些短,她坐在上面的时候,自然而然裙摆便缩到了膝盖以上,若隐若现的白皙肌肤让不经意低头看她的大天狗有些心驰向往。

 

“我跟你说,这次试胆大会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她说道,当然察觉到了他现在思想集中在哪里,不过这样对她之后要说的更加有利,就让他看看吧。

 

“嗯。”心不在焉的某人应道。

 

“你看,这是我拿来的全年级包括S Class的将近80%的人的签名,都是同意举行的。”她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叠纸,上面歪歪斜斜地签了好多人的名字。

 

大天狗就着她的手看起这些纸来。

 

“荒?花鸟卷?”

“嗯,怎么了?”

“妖刀姬?一目连?”

“对啊,他们都同意啊。”

 

大天狗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他们肯定同意啊,但是他们的名字一看就出现了十几次好吗?”

 

“不啊,你看这个角落还有别人啊,还有普通班的大家几乎都同意啊!”

 

这不废话吗?全年级段都听说过青行灯的威名,要是她要求他们做什么事情,哪有人敢不同意,至于剩下的那20%大概就是为了让自己更加信服吧。

 

青行灯瞄了瞄大天狗沉思的模样,嘴角翘起,心中似乎有了一计,她忽的松开本来搂在他脖子上的手,理了理裙摆,掰开大天狗放在她腰间的手,猛地站起了起来。

 

大天狗被她这一系列动作惊了一下,迷茫地抬头看她的背影。

 

“既然会长不同意,那我……只能勉强去找副会长了。”她的声音看起来有些失落,但是其实和她关系好的都知道其实青行灯本就是在故意装作如此的。

 

只是这个时候的大天狗的脑子已经被蒙蔽了。

 

副会长——那个从小就住在她隔壁的一目连。

 

没听到后面的回应,青行灯也没说话,抬腿就要走,随后在心里开始倒数三二一。

 

果然,在数到一的那一刻——

 

“你喜欢就办吧。”

 

哼哼,小样,吃点醋就心软了,不来点硬的还不行了。

 

青行灯转过头对他甜美一笑。

 

 

……

 


课间时间,学校的小卖部挤满了人,旁边几个小桌子却早就已经被S Class的人给承包了,一目连刚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他熟悉的几个人都挤在一张桌子上看些什么。

 

“厉害啊!”花鸟卷拿着新鲜出炉的试胆大会的海报,感叹道。

 

“那当然。”青行灯撑着头坐在她对面吸着果汁,旁边的妖刀姬聚精会神地戳着手里的蛋糕,仿佛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只是,为什么这么荒唐的意见,会长也会同意啊?”

 

“男人嘛!那家伙我还不了解?”因为没有位子,所以把座位让给女士而站在一旁喝汽水的荒川说道。

 

青行灯抬头瞥了他一眼,“要不是我耍了点小手段,他可不会轻易同意,那家伙把校规看得比谁都重要,真是一个老古板的人。”

 

“也别这么说,如果他不这样,这个学校可能就要乱套了,你们几个估计要经常去黑晴明主任办公室了。”一目连笑道,不知不觉地站到了妖刀姬身旁,随后接过她手中的刀叉,将蛋糕切成了好几块。

 

“话说,你,”青行灯话锋一转,突然手指向对面的花鸟卷,“和最近那个转校生关系蛮好的。”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花鸟卷抖了抖,仿佛被戳穿了心事一般,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辩解,但是她最不擅长说谎了,支吾了半天,只好承认:“是、是,有聊过几次……”

 

“啊啦,是几次吗?”一直没说话的彼岸花开口,“我上次好像在回去的路上看到……”

 

“啊!请不要再说了!”花鸟卷一下捂住了旁边彼岸花的嘴。

 

这下在这个四人小桌上的人都不约而同将怀疑的眼神投向了她。

 

“哎,我也没说什么,就是想让你问问他能不能当试胆大会的工作人员。”

“诶?”

“我看挺合适的。”一目连道。

“确实。”妖刀姬似乎回想了一下转学生的模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帮我问问看哦,花鸟。”青行灯笑了笑,还顺便对她眨了眨眼,这模样要不是个女生估计又要被迷得七荤八素。

 

“等等……”

 

可是为什么是荒同学呢?他长得一点都不吓人啊。

 

*

 

试胆大会的消息很快就通过文学社的各位社员进行了传播,并且还煞有其事地在教室走廊张贴了许多海报,这让许多同学终于认识到了一点。

 

就是原来这是真的,他们真的要举行这样的活动了,虽然早前就知道青行灯和大天狗这两位关系特别好,但是竟然好到可以纵容她随便举行这类活动。

 

之前叫花鸟卷邀请荒来,就是看中了他的身高,这么高的人如果再打扮得恐怖一点一定很有趣,青行灯摸着下巴认真思索,慢慢踱步在四楼的走廊,看着周围人忙忙碌碌地装点教学楼,心中颇有成就感。

 

“学姐,请问这个道具要放在哪里?”一个搬着巨大箱子的人走到青行灯面前,这箱子几乎遮住了他的脸。

 

“嗯……这个的话放到最里面的大教室吧。”青行灯用手指了指,那里是主场地,虽然说是试胆大会,但是没有场地给他们使用,只能布置教室了,即使这样她也已经很满足了,大天狗这家伙做出的让步足够多了。

 

‘滴’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

 

青行灯低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死别扭:‘不参加的人去哪儿?’

 

“啧,真是……”她皱眉。

 

‘回家。’

死别扭:‘那我回去了。’

‘你敢。’

‘……’

 

她拿着手机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似乎已经没有需要她的地方了,青行灯又看向手机,笑得一脸开心。

 

‘去二楼的第二个教室,不参加的人也有按照规定要穿的衣服。’

‘这什么规定?’

‘我规定的,不行吗?而且这次是我举办的活动,就应该听我的。’

‘知道了。’

 

“哼,”青行灯给手机锁屏,放回口袋。

 

 

*

 

被青行灯要求了去二楼教室的大天狗有点郁闷,他一开始同意了这个策划已经让他被学生会的干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很久了,现在看着整个教学楼这奇怪的氛围,平日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他竟然没觉得有一丝不妥。

 

他有些心累地抬手捏了捏眉心。

 

“啊,会长!”不远处一个教室门口几个女生和男生突然对他挥手。

 

大天狗朝他们走去。

 

“会长也来参加大会吗?”看到帅哥不由自主地双眼发光的女生立马说道。

 

“不是。”得到否定回答明显看到几个女生的肩膀耷拉了下去。

 

男生们随后说道:“那会长是在参观的吗?放心好了,一切都在有序进行。”

 

“嗯……”他垂下眼帘,睫毛颤了颤,突然想到什么,“对了,青行灯说你们这里有道具服装?”

 

“是啊,会长是要试试吗?”其中一个男生听他这么说,有些讶异,社长明明说是只能文学社的同学或者工作人员才可以使用这里的服装,但是如果眼前这个人是社长的男朋友的话应该没事吧,或者说可能会长有这方面的癖好?

 

“嗯。”

 

这个男生突然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

 

“这什么衣服?”大天狗将白手套带到自己手上,伸展了一下手指,顺便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一套普通的黑西装,如果忽略背上这充满中二气息的斗篷的话,他承认他有时候是挺自负的,但是也不至于穿个斗篷啊。

 

“会长,你真的太适合这套衣服了!”

 

“啊,烟烟罗,社长不是说……”旁边站着的妖琴师,也就是刚刚站在门口的其中一个男生有些紧张道。

 

“闭嘴,社长什么都没说对吧?”

 

妖琴师有些为难地看着自己手机里的那条短信——‘把我之前买的巨大幽灵装给他穿。’

 

“而且,你是想保护视力还是辣眼睛?”烟烟罗将头凑到他耳边说道。

 

“可是……”

 

“这样不是也挺好的?”般若笑道。

 

忽的,放在教室里的一个电话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所以我都说了!你们不要把电话声音设置得这么响啊!”般若捂着耳朵咬牙切齿道。

 

“都说了是镰鼬那家伙搞的鬼啊!”金鱼姬承受着巨大声响去接电话,“喂你好这里是试胆大会服装道具部。”

 

大天狗一脸平静地站在旁边看他们对话,觉得文学社的人真的是太适合青行灯了。

 

“啊,楼上说需要我们去拿点服装,好像人手需要蛮多的。”金鱼姬挂了电话,对站着的几个人说道,数了下发现大家竟然都要上去,那这里不就没人管了么?

 

嗯?

 

她突然看向不远处的大天狗。

 

“那个……会长,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么?”

 

 

*

 

 

试胆大会开始,为了营造出气氛,范围以内的地方全部做熄灯处理。

 

灯一灭,教学楼隐约传来了好几声尖叫声,但大天狗对这些都没感觉,安静地坐在服装道具部的教室里,直到手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上面闪烁着的是‘灯’这个字。

 

他滑动接起。

 

“怎么了?”

“你在哪儿啊?”

“不是你叫我来服装道具部么?”

“啊!既然你换了衣服怎么不出来啊?”

“你的社员们去办事让我帮忙管教室。”

“这群小兔崽子,你等着,我来找你。”

 

随后电话便被急匆匆挂断,大天狗愣愣地看着手机上‘通话已结束’几个字,突然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么想卖,找酒吞不行吗,他葫芦这么大。

 

既然她要过来了,就去门口等她好了。

 

大天狗站起身来,突然好像习惯了自己这一身装扮,抖了抖身上的斗篷,身姿挺拔地向教室门口走去,英俊挺拔的背影在黑暗的教室里都可以依稀看到。

 

 

*

 

青行灯到服装道具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抹颀长的身影,再走近还可以看到那个人握着门框的戴着白手套的手,即使是背对着她的,她也能凭借背影认出这个人是谁。

 

等等,不是说给他那个衣服的吗?那群家伙搞什么。

 

她走近,大天狗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过身。

 

天,这种相亲节目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但如果这真的是一个节目的话。

 

她——青行灯这个时候需要给她面前的这个人爆灯!

 

一身禁欲的黑西装再加上一尘不染的白手套,虽然说背上很中二的斗篷可能会让这造型与现代不符合,但是——这身打扮本来就是中世纪的贵族吸血鬼啊,只是没有獠牙的吸血鬼先生看起来还真平易近人。

 

“怎么了?”他低头看着一脸惊讶的她。

 

“以后都这么穿吧。”

 

他沉下脸,“你故意的?”

 

“没有。”这真的不是她故意的,她原先并没有让他穿这套啊!

“是么?”

“是的。”她迎上他的视线,这是他证明自己没有说谎的一个方式。

 

见青行灯的目光没有闪烁,大天狗相信了她说的话。

 

“这个有点热。”他抬起戴着白手套的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啧。”这家伙做这种动作是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也挺热的。”

“你热什么?”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她,还是原来的制服短裙,看起来可比他清凉多了。

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在热什么,青行灯扭头试图转移话题。

 

“之后呢,要干什么?叫我来穿这样的衣服。”

“没……”她下意识道,突然改口,“有事,我们来玩个游戏。”

他皱眉,示意她继续说。

“虽然只是个小游戏,但是你因为怕就弃权的话,也挺没面子的对吧?”

“你说。”

 

青行灯见他妥协,狡黠一笑,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胸口。

“现在呢,你就是吸血鬼。而我呢,就是天真的人类少女。”

“去掉天真,谢谢。”

“你认真点!”

“嗯。”

“然后……我们用这样的身份对话,谁先脱离角色算谁输。”

 

如果这时候荒川在场大概都要佩服青行灯想要玩角色扮演的欲望了。

 

“好。”

 

*

 

空荡荡的教室里零零散散摆了几张桌椅,其中的一个桌子前隐约可以看到坐着一个人,四下无声,忽的教室门被从外面打开,还未看到脸,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率先踏了进来,之后便是一张美艳异常的脸蛋,在黑暗中都得以依稀望见。

 

座位上的人视线紧紧黏在进来人的身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青行灯惊恐地开口,甚至将手放在胸前来凸显出自己害怕至极的模样,她这样的样子是大天狗平常都没见过的,他被她这反应弄得稍微没反应过来,随后平静了下来。

 

“这里是我的地盘,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他边说边起身,绕过前方的桌子,向她走去,随着他步子扬起的斗篷角擦过讲台边。

 

青行灯故作害怕地双手放在胸前向后退了几步,没走几步路后背就贴上了教室的墙壁。

 

大天狗挑眉,将自己的手套拉的更上,步步紧逼,直到她无路可退,她和他之间的空间开始缩短。

 

“听说,你们人类女子都喜欢这样?”

 

他伸出手撑在她脸侧的墙上,青行灯暗喜,但脸上还是表现出惊恐的样子,目光四处逃散地看着地面,整个人被笼罩在他的阴影里,教室里唯一的光源便是别的教学楼从窗户里射进的光。

 

“不是的。”她不卑不亢地抬头,这眼神仿佛真的是一个受欺负的柔弱的女子。

 

大天狗沉下脸,眼眸被一阵更深的黑笼罩,他将脸靠近她。

 

青行灯迎上他的眼睛。

 

不料他并没有和以前无数次一样将唇贴上她的,反倒下移吻上了她的颈侧。

 

“啊?”

忽略掉她疑惑的语气词,大天狗凑近她的耳朵,“早就听说人类的血液非比寻常,若是能够尝上一口。”

 

“不、不要这样……”青行灯十分配合地开口。

 

无视了她欲拒还迎的抗议声,大天狗张开嘴,一口咬上对方细腻的脖颈。

 

原以为只是随便让他亲一口,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咬了!

 

青行灯吃痛地低呼了一声,随后他反倒变本加厉起来,咬了一口还不够,明显还感觉到皮肤被吮吸。

 

“你……”她有些装不下去了。

 

大天狗放肆地吻住,辗转地吮,倒真的像是在吸她的血一样。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这地方如果有印子,校服领子根本遮不住么?这一刻的青行灯似乎忘了之前她都给大天狗造成过什么困扰,比如说明知道他头发短,更遮不住脖子上的印子,还要在他脖子最上头吸一个草莓。

 

痛感还在持续,随后,她感觉到这家伙其中一只手有点不规矩地摸到了她的腰,还有向里面探的趋势,青行灯忍无可忍,伸出手捶打他的背部,“大天狗你这家伙搞什么?”

 

他松开了她,突然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隐约听到有人闷声在笑。

 

青行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输了。”

“你……”

“既然这样,输了的人有什么要付出的。”他将头抬起,戴着白手套的手突然扣住她的下巴,目光专注地看着她,青行灯紧张地眨了眨眼。

“那就……”她开口,“换这位吸血鬼先生和我这个人类少女处个对象?”

 

不等大天狗回答,她就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猛地吻住他,撕咬着他的嘴唇,仿佛在报复他刚刚的行为,其实心里和砸了一罐蜜一样甜。

 

大天狗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一手搂紧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撬开她的牙关缠住她的,像是终于找寻到伊甸园的旅人一般饥渴难耐,心中对她的欲望愈发强烈。

 

如果背景不是这样的学校,恐怕这样的两个人真的会被当做是突然发生了爱情故事的吸血鬼和人类少女吧。

 

这个吻很长,明明快有些喘不过气了,但青行灯也不想结束,这里面蕴含了很多感情,有对他纵容自己做这么多事情的感激,也有自己对他满满的喜欢。

 

旖旎想法一直在青行灯的脑子里围绕,直到教室的灯被突然地打开。

 

 

*

 

“说起来,下个月让我办一次水产品介绍大会吧。”荒川兴致勃勃地说道,看向走在他身旁的一脸严肃的大天狗。

 

现在是午后,刚结束学生会的工作,他们正打算去小卖部和那群朋友会和。

 

“驳回。”大天狗不带任何感情地拒绝,似乎忘了荒川和自己多年的朋友情谊。

“你这家伙,之前那个试胆大会不是同意了?况且,这个水产品介绍会可以让同学们多了解水产品的好处,还可以……”

“不可能。”

“你这家伙……”

“同意了你,我估计之后茨木就要开酒吞童子介绍大会了,还有酒吞的红叶介绍大会,我可不想惹这么多麻烦。”

 

说完,大天狗便迈开步子,打算和这个胡思乱想的人拉开距离,没一会儿就走得离荒川好几米远了。

 

“切,这家伙不就是喜欢角色扮演的活动么?水产品也可以啊。”荒川愤懑道。

 

说起大天狗喜欢和自己女朋友角色扮演这个事情可是几乎传遍了整个年级,但是迫于他的威严大家几乎都是默契地选择不说。

 

毕竟那天服装道具部的人一回到教室,就看到自己的社长和学生会会长正靠在墙上进行得火热,吻得那叫一个热烈,再加上身上穿的那一身衣服让人不想歪都难。

 

随后文学社那群藏不住秘密的人很快就把这件事情传开了,消息就从一开始的‘两个人穿着道具服在教室接吻’变成了‘会长喜欢角色扮演特别开了这次大会为的就是可以和女朋友亲热’,总之最后的版本简直千奇百怪。

 

作为事件的主人公的两位选择性屏蔽了这些,只是,他们俩心里都知道经过那晚,两个人的关系反倒更近了一些。

 

*

 

坐在自己一直坐的位置还是一如既往吸饮料的青行灯突然看到了远处走来的大天狗,和他对视了一下,笑了笑,朝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大天狗见她用这种手势也不生气,顺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一脸气恼的荒川。

 

“荒川怎么了?”他走到自己身边之后,青行灯问道。

 

“思想过于荒谬被我教训了。”

 

“荒谬吗?开个水产大会很奇怪吗?”

 

在座的人都沉默了。

 

“你们太不给面子了,那之前那个试胆大会就很好了?”

 

青行灯正要开口,未料站着的大天狗握住了她的手,打趣道:“是挺好的,可以的话,还可以召开第二届。”

 

其他人都笑了,就连荒川也被逗笑了。

 

“我看你是中邪了。”

 

 

FIN.

评论 ( 38 )
热度 ( 106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