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10

CP:大天狗X青行灯

论一个远古巨坑的填埋


*


回到房内的青行灯困意全无,躺在榻上思前想后,第一次觉得这长夜漫漫仿佛没有尽头,手抬起在空中化出了一个虚无的边框,里头映出了走廊的场景,随后便是空荡的房间,看似一片平静。

 

那家伙真的是去休息了么,青莲灯显出的影像的确是如此,那她也就放心了吧。

 

只是,心里这没来由的一阵慌乱究竟是为什么。

 

*

 

轻轻地将青莲灯置于休息处,大天狗轻抚过它暂时毫无光彩的表面,深深看了一眼,随后起了一阵风消失在原地。

 

刚一落地,他便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周遭一片漆黑,这里是位于晴明本宅的藏书阁,在深夜自然是没有人会在这里的。

 

大天狗擅自闯入其实也是违反了规定,只是现在情况特殊,他不得不暂时先将这些抛在脑后,上前在书架上翻找了许久,

 

忽的一阵风袭来,还流连在书之间的指尖猛然骤停,如此这般感觉,跟以前那个时候相比再熟悉不过了,他垂眸,神色晦暗不明。

 

“黑晴明。”

 

“多亏你还记得我。”

 

看不见的地方大天狗捏紧了自己一侧拳头,只要一听到他的声音便会不可避免地想起先前那段黑暗的时光。

 

“擅闯晴明的庭院你可知道是违反规矩的?”

 

“我可没有闯入,我不过是同你的意识对话而已。你,是想回来了吧。”

 

意识里响起这段话,大天狗忽的怒意滔天,整个人妖力大盛,下一秒便回道:“我决不会再次被你差遣。”

 

“哦?曾经堕落黑暗的人如今却站在光明处,多么高尚的一件事情啊,还是说……”脑海里深沉的声音停顿了一番,随后不知怎的,大天狗猛地一回头,竟看到本被他放在门口的青莲灯悠悠飘然而至,“为了这东西。”

 

大天狗沉下脸,语气里已是盛怒,“黑晴明,你敢打她的主意,就不是当初封印你这么简单了。”

 

是了,现在黑晴明无法用真身来见他就是因为当初他动用自己的妖力将他封印,而今这家伙的意识竟还可以随意逃脱,当真是自己疏忽了。

 

“我当然无法打她的主意,只是倘若她知道……整个平安京赫赫有名的大天狗大人,便是曾经制造业原火混乱的罪魁祸首,她会怎么想呢?”

 

“她会如何想与你无关。”大天狗冷冷地开口,内里暗自驱动妖力打算将黑晴明的意识逼走。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相信那些妖怪。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把青行灯当做是你的良配,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毕竟我记得上次见到她似乎还是在那小木屋。”

 

听到这番话,大天狗瞳眸猛地皱缩,只听黑晴明继续说道:

 

“我设计将她居住的地方夷为平地,没想到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平定混乱了,也是那一瞬间我发现你其实很适合和我们一起,当然,也是为了追求你的大义。”

 

“闭嘴吧,黑晴明,别以为一切都可以被你掌控在手中。”大天狗说完这句话,便掐灭了黑晴明残存在他脑海里的意识,一时之间万籁俱静。

 

他早便查出那场祸乱是黑晴明派人所为,但是没想到也正是那一次变成契机,令他之后坠入万劫不复之地,从而做出了很多违反大义的事情,大天狗有些疲惫地按着额角,却没看到身后的青莲灯已然发出了清幽的微光。

 

半晌,他又继续方才进屋时在做的事情,凭借在黑暗里也能看清的良好视力,他自己扫视着书架上的每一本藏书,这里的东西有时候都会交给青行灯打理,因为她喜欢看书,晴明便顺便交给她来管辖,想到青行灯,大天狗的指尖又是一滞。

 

当年的那场业原火暴乱,晴明甚至请了黑夜山那两位才足够抵抗,而身为他院子主力的自己却是那场暴乱的始作俑者,真是可笑,尚且年幼的青行灯也参与了那场事件,险些在那一次丢失性命,他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个事情,今日被黑晴明提起,内心对她的愧疚感如潮汐般吞没思绪。

 

一开始也正是因为心中这种感觉,才一直迟迟装作看不见她对自己表达的感情,但是后来爱意却盖过了这些,他还是将她纳入怀里,这般黑暗的事情自然也不想让她再知道,只是……当年他内心被黑暗所吞噬,曾经在黑晴明手下做事却是不争的事实。

 

终是找到那本藏书,大天狗将它拿出,指尖抚过表面。

 

这是记录着这几百年来平安京所发生事情的册子,上头便详细记载了当初业原火暴乱的事件,也不知道怎么的,自从他从黑晴明那里回来之后,记忆里某些东西仿佛缺失了一般,就连当初如何封印黑晴明的事情都变得有些模糊,若这是黑晴明的阴谋,那他便是想着这几年再一次复出作乱了。

 

冷静地将书纳入怀中,大天狗又抬手在书架上重新用妖力捏了一本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转身看到先前被黑晴明引来的青莲灯还在身后,伸出手抓住它的长柄,大步走出了藏书阁。

 

*

 

这一天,天气晴好,比起往日似乎又冷了几分,妖怪们自然是感受不到这么多的,但是基本的认知还是有的。

 

院子里的女妖们正一道坐在姑获鸟的房里看新来的孩子。

 

“姑姑,她是谁呀?”萤草好奇地上前,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姑获鸟怀里的孩子。

 

“哎,这是你晴明大人清晨刚召唤出来的孩子,是辉夜姬呢。”

 

“这名字真好听。”

 

青行灯望了一眼,一见便知是同她一样阶级的妖怪,但是现在尚且年幼而已。

 

“阿灯,晴明大人交代说这几日她先交由我看管,等过几天便交给你和大天狗大人,你觉得如何?”姑获鸟看向坐在一旁的她,神色温柔。

 

青行灯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只是为何要加上大天狗?

 

“这孩子估计也是和你们有缘的,先前刚被召唤出来,还有些不适应,早晨听到大天狗大人吹笛子的声音便安静下来了,而且她似乎也很喜欢听你写的那些话本。”

 

青行灯微微一愣,听姑获鸟说了这些,这才又仔细去看她怀里的这个孩子,俏丽的脸上还隐约带着几分红晕,一头黑发反倒衬托得她更加清新脱俗,便连这名字也是好听得可以。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的妖术是可以出鬼火吧。”三尾狐出声,“毕竟那位大人离了鬼火可怎么行。”

 

远处走在晴明身旁的大天狗不自觉打了个喷嚏。

 

听他们提起大天狗,青行灯敛眉,有些出神,昨夜她刚有不好的预感,随后青莲灯那边隐隐传来的声音便让她的预感化为了现实,她知道了很多她曾经不知道的事情。

 

全是关于他的。

 

那些在她尚且年幼时经历的事情,竟有些也是与他有关,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她,青行灯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导致他们俩之间产生间隙,更何况,在一起这么久的情谊,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还是始终无条件相信他。

 

青行灯想着,决定将昨晚的事情给忘掉。

 

“阿灯?”一旁的烟烟罗见她出神的模样,开口道,“可是有什么心事?”

 

“啊,只是看到这孩子有点想到以前了。”

 

“是哦,你刚来的时候也只有那么小一点吧,真想看看啊,这么小的青行灯大人。”烟烟罗调笑道,她来的比青行灯晚许多,而且来的时候已经是成人模样,青行灯自是无法反驳她什么。

 

她那么小的样子院子里见过的妖怪没有几个,毕竟院子里如今这番盛景,都是由他们这些‘元老’打下的。

 

“外头怎么回事,怎么这般吵闹。”姑获鸟突然皱眉道。

 

姑获鸟的听力本就比他们好许多,其他人仿佛未闻,但是妖力比较旺盛的青行灯听她这么说,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仅仅只是瞬间的警惕,下一刻她便笑了,安抚周围的女眷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先前大天狗收复来的两个妖怪来了。”

 

还果真如大天狗所言,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自己乖乖上门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不是来当晴明的式神。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45 )
  1. 阴阳师狗灯主页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