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04 【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连刀、荒花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04

 

此时走在前面的青行灯内心也是躁动的,分明是背对着她依旧感觉有股灼热的视线焦灼着她的背部,但是说不定他其实根本没有看她,只是自己臆想而已。

 

也不知道坐到位子之后,后续的表演是怎么看过去的,青行灯竟有点恍惚。

 

但从那天的记忆来看,这个人就是无法接近的。

 

因此在花鸟卷两眼发光质问她和学生会长关系的时候,青行灯不禁佩服起女生的八卦能力。

 

“哪有什么关系啊,根本不认识。”青行灯放下包,拉开凳子坐下,昨天的表演就这么结束了,除却艺术节其他举行活动的时间,大家依旧是在教室认真地学习。

 

花鸟卷抚着下巴看着自己的好友都这么斩钉截铁地否认了,自然是相信的,但是即使她信了,整个学校昨天也早就已经引起轰动了,就连刚入学的低年级同学都知道了昨晚的事情。

 

一出名,青行灯先前参加知识竞赛夺冠的事情也就被曝光了出来,本来知道的人也不算多,这下好了几乎全校都知道了,而且顺便再给她扣上了‘会长绯闻女友’的帽子,看起来接下来的生活一定不太平。

 

她是冷淡惯了,只是看那个人的样子,因为这个和她扯上关系会不会厌恶她厌恶的要死呢?

 

算了,不管这么多了,她承认一开始对他的确存了一点莫须有的心思,但是现在只希望两个人暂时不要遇到的好。

 

“说起来,阿灯,昨晚的礼物是什么?”

 

“啊,你这么说,我想起来我似乎还没打开看过。”昨天心思不定的缘故,那礼物就直接被她扔在了书包底部也没有碰过,现在被花鸟卷这么一提醒,她才从书包里将它拿了出来。

 

撕开外面的包装袋,慢慢打开里面的纸盒。

 

很简单的一样东西,是个钥匙扣,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小猫图案。

 

“啊,这个好可爱。”花鸟卷眼前一亮。

 

青行灯突然递给她,“你喜欢就送你好了。”

 

“阿灯你自己留着吧,这种钥匙扣我有很多了呢。”花鸟卷笑着摆摆手,不是客气,她是真的家里收藏了太多这类东西了。

 

青行灯看了眼,随后放回盒子里,塞到了抽屉下。

 

 

 

学生会干部办公室传来的笑声使得从走廊经过的学生都可以听到,但是并没有人敢上前阻止或者是打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露出奇怪的神情然后走过。

 

“哈哈哈,大天狗,这东西是什么啊?”荒川用手指着另一只手拿着的小东西,抑制不住地笑,方才那些学生听到的就是他发出的笑声。

 

“昨晚晚会的奖品。”大天狗难得回答他的问题,随后一手夺过他手里拿着的钥匙扣。

 

“喂,你这家伙不会要挂在书包上天天看着吧。”荒川想了想这样的场景,突然觉得毛骨悚然,“有点惊悚。”

 

大天狗瞥了他一眼。内心着实佩服荒川的奇思妙想能力。

 

“说起来,昨晚跟你一起去领奖的那个,不仅不是个花瓶,还挺厉害啊。”荒川说着,从桌上捞来一张纸拿给大天狗。

 

他接过,随意扫视了一下纸上内容便看了个七七八八。

 

“家庭住址你都知道?”他皱眉,突然眯着眼看向荒川。

 

“绝对冤枉。”荒川举起双手,看向了身边一直没说话的一目连。

 

大天狗又将目光转向一目连,眸底幽深不知道隐含着什么。

 

一目连知道他想问什么,笑了笑说:“妖刀和她是旧识,我就随便打听了一下,因为这事儿还差点和她闹得不愉快。”

 

“不过我说你,平白无故打听这么个突然来的转学生,虽然说人家有点聪明吧,你们这种非人类之间的惺惺相惜我也能理解,但你这样我还以为你对她有那个意思呢。”荒川拿起桌上的一杯水一口喝下。

 

“我有说过我对她没那个意思吗?”

 

“噗——”

 

荒川嘴里的水突然尽数喷出,深知因为被呛住一直不断地咳嗽。

 

就连一直淡定的一目连都被惊呆了,表情有些愣怔。

 

“怎么,为什么这个反应。”坐在沙发上的大天狗换了个左右腿交叠坐着,仿佛刚刚说的只是一句平常至极的话,没有理会他们,开始兀自审阅起手上学生代表交来的文件。

 

虽然说那位的确生在在这学校称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之前也有长得还不赖的曾经向这位会长大人告白过啊,这个人是即使看到眼前的女生因为告白失败凄惨地抹眼泪都没有说半句话就转身走了。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一目,你以前认识那女的?”荒川小声地问。

 

“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可能之前电视上的知识竞赛看到过吧。妖刀应该跟她认识。”一目连无奈地笑了笑,他的惊讶程度也不比荒川低啊。

 

不过有一点凭他和大天狗多年的交情,他可以确定的是,大天狗绝对不是现在才认识那个女生。

 

 

 

虽然之前在教室已经想过希望不会跟他再见面,青行灯觉得有时候命运的就是这么会捉弄人。

 

中午和花鸟卷来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刚拿着餐盘在一个空位子坐下,就感觉有人喊花鸟卷的名字,朝着发声处看去,这一看倒好,竟是学生会的那些人。

 

青行灯没来由地握紧了手里的筷子。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花鸟卷先前似乎有提过她有个男朋友在学生会,只是现在因为参加省运会的缘故不在学校,所以她跟学生会的人认识也是正常的吧。

 

“一目连学长。”花鸟卷笑了笑放下筷子,完全没注意到她们这里已经变成了整个食堂的焦点,其实她内心也在奇怪,学生会的这些大爷们基本上很少来食堂吃饭,他们一般都一起待在学校外小吃街的小店里,大部分富家公子的天性,今天突然来食堂倒是让她大吃一惊。

 

“荒好像明天就要回来了吧。”

 

“啊啊,嗯,他昨晚有发短信告诉我。”

 

“那就明天放学后老地方,我们打算跟他聚一聚。”

 

花鸟卷点头应下,因为荒的关系,她跟他们也算熟悉,经常会被带着一起参加聚会。

 

随后说完,见他们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花鸟卷有些疑惑。

 

一目连话锋一转,目光看向了坐在她旁边的青行灯,“你朋友有空的话,也一起来吧。”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花鸟卷一愣,随后迟疑地点点头。

 

此时却没看到在她旁边的青行灯听到自己名字被提到的时候看向了他们那帮人,目光却在那一刹那和后面插兜站着的某人突然交汇,仿佛一瞬间听不到了周围女生的窃窃私语声。

 

那个人看向她时,眼底晦暗不明,一片幽深,看不透情绪。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71 )
  1. 阴阳师狗灯主页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