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05【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连刀、荒花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05

 

学校外奶茶店成片,里头基本上都设置了几个卡座供学生放学后坐在这里消遣,平安京公立高中有不少学生放学后都会在回家之前选择在这里逗留片刻,因此这边这条街只要是上学的日子一直都很热闹。

 

这还是青行灯转到这个高中以来第一次来到这条街。

 

花鸟卷带着她熟门熟路地走过几家店随意到了一家与其他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店前,走了进去。

 

“学生会的大家一般都会选择在这里聚会。”走过正在制作奶茶的吧台,花鸟卷走到了后面的小包厢。

 

只是花鸟卷刚将手放在包厢的门把手上突然又将手急速收回放在胸前。

 

“怎么了么?”青行灯开口,看着她做这一系列动作。

 

花鸟卷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摆摆手:“只是有点紧张而已。”说完,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入。

 

只是还没等青行灯看到里头的人,站在她眼前的这个人就已经急速跑了进去。

 

“欢迎回来。”

 

抱、抱住了。

 

除了青行灯其他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并没有露出任何不自然的表情。

 

被花鸟卷抱着的少年比周围站着的其他人都高了许多,身上有些不规矩地穿着学校制服,即使这样,整个人看上去反倒显得有些桀骜不驯而不是邋遢,也许是因为这张好看得过分的脸的缘故吧。

 

“那是荒,花鸟卷的男朋友。”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旁边一个女声解答了她的疑惑,“好久不见呢,青行灯。”

 

青行灯侧头看去,发现和自己打招呼的是黑发高高束成一个马尾的少女,这个人她有印象,是先前初中的同学,妖刀姬。曾经她们那帮人玩的不错,但是后来她转学走了之后两个人就联系得少了很多。

 

“原来你也是公立的学生。”

 

妖刀姬点点头:“前几天一目连在我家看到了我们的合照,就告诉我说你转来了这个学校,只是之前我刚得知就代表学校去参加体育竞赛了,现在才来得及跟你见面。哦,对了忘了说,那家伙是我的男朋友。”指了指不远处朝青行灯挥挥手微笑的一目连。

 

虽然一开始她说的时候就猜到了七七八八,但还是有些惊讶,这样的两个人竟然会在一起,因为一目连明显看起来是温和型的,而妖刀姬,虽然说分开了几年,但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学校体育队的,看起来就是特别强势的样子,这样的组合竟然莫名有趣。

 

“什么啊,原来大家都是认识的啊!”荒川凑到她们俩旁边。

 

“跟你可不是旧识啊,荒川。”妖刀姬淡淡开口。

 

“还是一样不近人情啊你这女人。”

 

 

 

既然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打发时间最好的东西自然就是玩游戏。

 

小小的房间里放了几个矮沙发,然后沙发围着的是一个木制的小圆桌子,他们那群人在青行灯和花鸟卷进门的时候闹哄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叫嚣着坐到了沙发上。

 

青行灯走在最后,等其他人都落座之后,她看到其中一个座位就坐了下去,直到坐好才发觉旁边早已坐了个人,只是现在仰躺在靠背上,脸上还盖着一本书。

 

听到身旁的动静,那个人这才手指动了动,将盖在脸上的书拿了下来,覆在书上的手指白皙修长,露出书下一张尚且显得有些迷茫的俊脸。

 

“喂,大天狗你这家伙出来玩还睡着了。”荒川不满地说。

 

“仅仅就是当个会长体力就不支了啊。”荒也打趣道。

 

大天狗皱眉,把书拿到一旁,坐直身子,没有搭理他们的话,反倒侧过头,“啊,又见面了。”

 

突然被他这么搭话的青行灯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回答什么。

 

“今天,头上没戴那天那个。”

 

“当然不可能每天都戴同一个啊。”

 

“那个比较适合你。”

 

坐在周围的其他人竟然不自觉地觉得浑身一抖,这种气氛是怎么回事,总感觉这两个人把他们都隔离了,在自己的世界里啊。

 

 

 

桌上摆了很多可以用来多人游戏的纸盒子,最后他们还是选了最普通的扑克。

 

“你觉得这么多人可以玩扑克吗?”大天狗淡淡地说,看了眼决定这件事情的荒川。

 

“不,这次不麻烦女性,单纯我们男人之间的厮杀。”

 

“我可记得上次的七连输。”

 

“这次绝对不会了,对哦,这次不是新同学也在吗,不如你来吧。”突然感觉斗志满满的荒川。

 

 

 

即便拿着牌也不减气势的各位学生会成员们坐在沙发上,在荒川抛下一阵豪言壮语之后,他的牌运竟真的随他说的那样突然变好了许多,在接连给他们几个下马威之后,轮到了青行灯出牌。

 

其实她对这个并不是特别擅长,虽然聪明但其实更擅长与记忆力有关的方面。

 

她修长的手指在自己手上几张牌上徘徊,突然另一只修长的手指伸过来指向了其中一张牌。

 

接下来就听旁边的人说:“这几张连着,他就玩完了。”

 

“喂,大天狗你这家伙……”

 

突然被指导了的青行灯立马按照他的指示打了出来,果然听得荒川叹了口气,摊出了自己的牌表示认输。

 

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他现在已经有些护短了啊。刚刚那样子真想录下来分发给整个高中每个女生每人一份,看看有多少人要碎了玻璃心。

 

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青行灯轻咳了一声,然后站起身。

 

“我先去下洗手间。”

 

其实是去调整一下,青行灯欠了欠身,就走出了包厢。

 

 

 

只是没想到这一出去,竟是有收获,刚打算从隔间出来,就听到了门口传来了脚步声,随后便是女生特有的说话声,尖尖细细的。

 

先前她没听多清楚,但是既然她们都进来了,她现在出去反倒有些尴尬,不如再等等,等她们走了再出来。

 

听动静,那些女生站在了洗手台前。

 

随后她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我刚刚看到了,高二那个之前在晚会和会长坐在一起的女生也在这里。”一个话语里明显带着不满的女生开口。

 

“这有什么奇怪的,肯定和会长一起啊。”另一个附和。

 

“但是刚转来怎么就会和他关系这么好。”

 

“哎,虽然好看,但是肯定没有学姐您和会长般配啊,那样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性子怎么相处啊,估计谈恋爱起来也是一点都不主动的,很快就腻了。”

 

又是无聊的高校女生的厕所八卦戏码,青行灯一会儿便明白了。

 

之后就听她们继续说:“好像是叫什么青行灯,人长得还不错,谁知道背地里……”

 

突然她们正在说的话被打断,因为隔间的门忽的被推开了。

 

几个拿着口红在镜子前补妆的女生愣了愣,看到从隔间走出来的还穿着和她们一样制服的青行灯之后表情更呆滞了。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虽然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模样,但不代表不管什么人都可以骑到她头上来,更何况是这种自我感觉良好得不行的人。

 

她径直走到他们面前,因为身高缘故,倒是可以微微俯视她们。

 

“我会不会使手段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倒是你们,”她又走上前一步,靠近打头的女生,她的五官本就是精致的,但是因为气质问题平白增添了不少凌厉的气场,那女生被她看得不自觉后退了几步,“认识会长这么久也没有把他弄到手,真是没用啊。”

 

“你、你……”

 

“你什么你,有这功夫在这里嚼舌根不如去想想怎么引起他的注意吧,不过凭你这样的脸,你觉得看过我这样的脸,他还会多看你一眼吗?”青行灯说的话丝毫不留任何情面,她知道对付一个人该怎样戳中她的要害,只要攻击她最在意的东西就可以了,绝对能让一个人彻底崩溃。

 

说罢,她收回眼神,又淡漠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其他女生,她们都被她刚刚一番话给惊呆了,一时之间也没有人开口说什么。

 

青行灯丝毫不在意,从容地绕过他们去洗手台前洗手,洗完抽了旁边一张纸擦手,走出了洗手间。

 

等她走出去,还留在厕所里的女生这才愣怔地瘫坐下来。

 

 

 

只是她刚从厕所出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倚靠在走廊墙上的大天狗,手上似乎在把玩着什么东西。

 

“花鸟说怕你有什么事叫我出来看看你。”

 

难不成是让他去女生厕所找她么,不过为了教训那群女生她的确耽误了不少时间。

 

“没事,厕所用的人比较多。”她说的可是实话。

 

不过大天狗全当她是说厕所人多,让她等的时间有点久了。

 

然后这个时候,她才突然看到大天狗刚刚手上一直在把玩的是什么,是一个猫的钥匙扣。

 

和那天她收到抽屉里的是一样的,只是颜色不一样,是那天晚会他们一起去领的奖品。

 

他一直留在身边吗,算了,说不定他只是单纯地喜欢这个东西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青行灯立马打消自己多想的念头。

 

正想问原因,突然余光似乎瞥到了一抹与自己一样的制服裙角在走廊拐角,马上就要走到他们这里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青行灯想起了刚刚自己在厕所听到的那些话。

 

“……那样看起来冷冷淡淡的性子怎么相处啊,估计谈恋爱起来也是一点都不主动的,很快就腻了。”

 

 

 

鬼使神差的,她突然抬头看着他。

 

大天狗仿佛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也低头看她,与她四目相对。

 

只是她感觉他的眼里竟也有什么东西在跳跃,仿佛透过他幽深的瞳眸可以看到自己与他如出一辙的眼神。


脚步声渐进,仿佛还听到了刚刚那女生的抽泣声和旁边人安慰的声音。

 

青行灯握了握拳,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突然朝眼前的人伸出了手,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搂住了他的脖子,身子贴了上去。

 

刚在厕所被青行灯教训了的学姐刚走过拐角,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容貌艳丽的少女稍稍踮起脚就勾住了眼前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的脖子,然后下一秒,女生的唇就贴上了那个人的,没有她以为的推拒和厌恶,那个人对她这样的举动放任不管,甚至在她亲上他之后,还抬起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

 

制服的裙摆都被她几乎捏到变形,周围跟着自己的几个女生发出的吸气声一片。

 

 

 

青行灯一开始只是突然将唇贴了上去,但是没想到刚碰到他微凉的唇瓣,下一瞬间就被他擒住了后脑勺,撬开了牙关,城门顿时失守。

 

舌头,伸进来了。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此时已经无暇去管拐角处站着的那些无聊的人了。

 

鼻尖都是这个人给的气息,他的大掌甚至覆上了她的腰部,滚烫的感觉顺着那里传遍全身。

 

这可能是她的梦,但是却这样真实,真实到她突然感觉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抽芽,几乎要把她的心房顶破。

 

 

 

直到走廊尽头早已经没有了人,两个人都浑然不觉。

 


TBC


后记:


突然就亲、亲了……

评论 ( 21 )
热度 ( 90 )
  1. 阴阳师狗灯主页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