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07【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荒花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07

 

昨天的那场大雨让空气多了几分潮湿,今晨的校园里都难得透露出一种闷热的感觉。

 

但是分明已经快秋天了啊。

 

 

 

“阿灯,你昨天是怎么回家的?”花鸟卷偏头问道,昨天下午在路上还散着步,雨滴就没预兆地落下,随后变成了倾盆大雨,他们也是匆匆忙忙找了个便利商店躲雨,不知道在学校的青行灯之后怎么样了。

 

“我没事,”说着,她顿了顿,又加上一句,“有人借了我一把伞。”

 

花鸟卷了然地点头,随后就看见青行灯站起身。

 

“诶,你去哪里?”

 

“我去一下学生会办公室。”

 

先前不是刻意避开那里的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还伞。”

 

也不顾花鸟卷疑惑的神奇,青行灯走出教室。

 

在位置上的花鸟卷却满脑子问题,这么说,借给她伞的人是学生会的,一定是一目连学长吧,毕竟他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呢。

 

理所当然这么想的花鸟卷。

 

 

 

等走到那写着学生会办公室的地方前,青行灯又迟疑了,抬起来打算敲门的手悬在半空中,开始酝酿话语。

 

说“谢谢你的伞。”

 

太做作。

 

“给你。”

 

似乎又太冷淡了吧,毕竟也算帮了她一把。

 

“既然这样,以后我们两清了。”

 

好像更不行了。

 

只是还没等她想出正确的话,门已经被里面的人打开了,她被这突然的动静吓得抬起头。

 

看到的是也同样一脸惊异的一目连。

 

一时之间相对无言。

 

“我是来还伞的。”拿出手里的折叠伞打破沉默的青行灯。

 

不料一目连看了看她手里的伞,眼底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转瞬即逝,却还是被青行灯捕捉到了,这有什么好笑的,他们学生会果然都是怪人。

 

“我来替你转交给他吧。”

 

“没事,不麻烦你了,我自己给他吧。”青行灯婉拒。

 

一目连也没有多说什么,笑了笑,指了指身后的室内,“那既然这样,我现在正好要去开个会,就麻烦你照看他一下了。”

 

学生会会长是缺胳膊还是少腿了吗,缺了一个人还需要再找一个人照看,难不成……学生会其实是大天狗的奴隶组织,全都是服从于他的吗?

 

青行灯脑子里幻化出一个身披斗篷,头戴王冠的那个人的形象,不由打了个冷颤,少爷病晚期了啊。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少女脑子里在想什么,但看她本来淡然的脸上突然多了几个表情,就明白大概是想了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一目连叹了口气,解释道:“那家伙重感冒还要来学校,防止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出事,我们才轮番来照看的。”

 

“重感冒?”

 

“是啊,早上来的时候就那样了,偏偏还不肯吃药,买了放在桌子上动也没动。”一目连非常无奈地摇了摇头,“所以,就拜托你了,我大概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拍了拍青行灯的肩膀,大踏步地就走了,留下青行灯站在门口。

 

虽然说一目连刚刚对她说话的时候眼底的笑意让她感觉有点怪异,但是说到底那家伙生了病也是因为自己,做人的基本准则告诉她还是去看看吧。

 

想着,青行灯尽量放低声音走了进去。

 

学生会办公室很大,先进去的是放着几个办公桌的房间,旁边还摆了一个巨大的书柜,密密麻麻放了许多文件夹,实木桌子上有些凌乱地铺着各部门上交的文件,上面放着的一杯水还在冒着热气,但是椅子上却没有人,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在左边又发现了一个门,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房间。

 

青行灯一边想着学生会的待遇真是好一边按下门把手推开门。

 

里头竟然奢侈地放了一张床,床对面还有一张长沙发靠在门旁边的墙上。

 

还没打量完这个房间,就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沙发上有个侧躺着的人,头被连帽衫的帽子给盖住看不清脸。

 

但是用猜也猜得到这人是谁,能堂而皇之霸占学生会办公室的除了那个人也没有别人了。

 

“会长?”

 

那人听到声音,长腿动了动,坐起身来,倚靠在沙发背上,随后抬手拿下连帽衫的帽子,转头看向来人。

 

和昨天看到他的时候果然不一样,坐在那里的大天狗面色有些苍白,就连嘴唇都少了几分血色,看起来一目连的确没有骗她,他这模样明显是病的不轻。

 

她走到他面前,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眼底竟然没有惊讶。

 

“你昨天是淋雨回去的?”

 

“嗯。”他回答,鼻音有点浓重,因此声音也比以往深沉了许多。

 

“为什么要把伞给我?”

 

“不是说了吗?”他回答。

 

青行灯意识到,昨天他说的,要还她的吻。

 

这家伙真是……既然他不说也无所谓。青行灯耸耸肩,走出这个房间,却没看到大天狗突然追随她身影的眼神。

 

只是没过多久,她又走了进来,大天狗将眼神收回,依旧一脸淡然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一目连拜托我照看你一下,”她说着,手里拿着药片和一杯水,然后走到长沙发前在他身边坐下,“你先把药吃了吧。”

 

一目连那家伙难得做了件正确的事情。

 

只是大天狗却没有接过药,依然躺在那里,脑子有点昏沉,眼前的情景都是在摇晃的,包括刚刚青行灯跟他说的话在脑海里也是一阵空灵的回荡。

 

青行灯也没逼他,将药放到一边,也没说话,静静陪他坐着。

 

“这个梦有点长啊。”

 

突然他没来由说了这么一句。

 

青行灯一愣,之后就感觉右肩膀一沉,那天吻他时感觉到的气息突然扑面而来,他把头靠在了她肩膀上。

 

“会长?”

 

没有回应。

 

青行灯也没有推开他,就这么坐着。

 

微眯着眼并没有睡着的大天狗望着她放在膝头的青葱十指出了神。

 

 

 

昨天下午把伞给她之后,大天狗才意识到自己只有一把伞。

 

但是这点雨对他来说也不并不算什么,抓起包走在雨幕里的时候,眼前不断穿过的校园景象让他不禁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也是这样的雨天。

 

那个时候的雨似乎比现在的更大,噼里啪啦地敲击在地面,不时还伴随着几道闪电。

 

是还在读国中时候的事情了,因为跟父亲的再次意见不合,他还是毅然决定搬出那个家,只是那时年纪尚小,就算做了决定,有家里的强大势力阻拦,他也根本做不了什么,最多只是在街上漫无边际地晃荡一下,最后还是会被家里的人带回去。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遇到了她。

 

和现在一样的淡然的神色,白皙艳丽的脸,在普通人之中格外引人注意。

 

彼时他也是因为没有伞却不愿意躲,一个人坐在公园旁边的石凳子上,浑身散发出一股少年的傲气,年纪小,自然也比现在固执得多。

 

虽然说身子一向很好,但一直被这么淋着肯定也会出问题,那个时候他也和现在一样,脑袋已经有些恍惚了,就连敲击在身上的雨滴对他来说都有千斤重。

 

也就是那个时候,一把伞横在了他的头上,转头去看,模糊地看到了百褶裙,是个女生,但是视线受阻,也没有其他力气再抬头仔细看。

 

她也没有很快离开,就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直到雨势变小。

 

远处似乎听到了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接着就是几声急促的脚步声。

 

他有些昏沉,听她说了一句:“雨停了。”

 

果然,眼前的地面上的水坑映射出了光彩,太阳又出来了。

 

她收了伞,走过他身后,长发若有若无地触碰到了他。

 

大天狗侧过头去看她的背影,只能看清头上的一抹青蓝,还有那身私立国中的制服裙。

 

 

 

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他反倒心头大快,满身湿透地上了自己家的车,司机也被他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将毯子递给他。

 

大天狗象征性地擦了擦,手靠在车窗边看外面街道的景象。

 

如果刚刚没有把伞借给她,她肯定也就和他一样湿透了吧。

 

白色的制服如果湿透了的话,等等,偏移主题了吧。他猛地坐起身,白皙的脸上忽的一阵绯红。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有点暴躁地挠了挠头。

 

 

 

大概是因为那天下午在车上奇怪的遐想。

 

当天晚上,梦到了。

 

只是刚进入梦乡,她就来了,身上穿着的制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湿了一片,隐约还能看到里面缀着花纹的内衣。

 

与以往面对他清冷的表情不同的是,她突然对着他笑了,一双眼弯的像个月牙,然后迈着步子向他走来。

 

大天狗愣神,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一把按住肩膀推倒在床上。

 

一定是梦啊,这样的她。

 

但如果是梦的话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吧,至少梦里的她是他的,

 

这样想着,他按住她的脖子将她拉向自己,另一只手紧贴着的是她温热的肌肤,吻住她的时候,和那天一样的感觉,有些沉沦却不想苏醒。

 

有欲望凝成一条线缠绕住他的脖颈,不得不承认他有一天也会为别人屈服。

 

沉睡间,忽的清醒,身边空无一人,他坐起身,浴室里的冷水将他快要汹涌而出的渴求浇灭。

 

翌日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才发现自己糟了报应。

 

 

 

一开始她过来的时候以为也是个梦,但靠在她肩膀上的感觉是真的,还有那相同的气息,他才发觉不是梦。

 

这个病在她看来是因她而起,但事实上的确也是因她而起。



TBC


后记:


这一话写的隐晦的部分,我们懂就好。【会心一笑】

评论 ( 29 )
热度 ( 59 )
  1. 阴阳师狗灯主页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