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09【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连刀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09

 

他这突然一靠近,青行灯还没反应过来,之后分明只是说了一句很正常的话,她却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伸出手将他的头推开,故作淡定地说:“只是为了减少糖尿病的几率而已。还有,不要把感冒传给我。”

 

被她这样推拒,他竟是没有生气。

 

“意思就是我现在感冒了不能靠近你吗?”

 

“嗯。”

 

“那根据反命题,我感冒好了是不是就可以靠近你了。”

 

“不对,这不是反命题,不是,这根本不能这么算,不符合逻辑。”她回答,将他说的话全盘否定。

 

大天狗也没有再追问,既然她还不想回应那就先不要逼她,反正他们俩有的是时间,不过现在首要任务还是先把自己的病养好,不然这样子还真有些力不从心。

 

接下来两个人就安静地吃完了这顿饭,这期间青行灯也没有和他搭话,大天狗也就没有在说什么了,只是两个人都觉得双方之间的气氛明显发生了变化。

 

 

 

午休结束的铃声响的时候,他们俩正好擦着声音进校门,值日的是学生会成员,看见自己会长没穿校服的模样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今天是火星撞地球了吗,一向只和学生会高层一起的会长竟然会和一个女生一起,再仔细一看那个不就是最近和会长绯闻挠的沸沸扬扬的女主角吗。

 

只是面对他们一个个狂热的视线,长得像女神一样的当事人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和他们会长一起走了进去。

 

该说不愧是会长喜欢的款么……连性子都和他有些若有若无的相似。

 

 

 

“差不多够了吧,”青行灯突然停住脚步,“我该回去上课了。”

 

大天狗双手插兜,已经跟着她走到了教学楼楼下的小花坛。

 

“你应该没忘,学生会办公室也是在这幢楼吧?”他对她的反应竟然有些哭笑不得,她大概是以为他想一直跟着她吧,但是他也不是那种不理智的人,如果她还没有准备好也不会一直为难她。

 

青行灯面上不可察觉地红了一番,随后马上恢复,有些强词夺理:“我只是提早提醒你一下。”

 

说完,就加快步子往教学楼里走去,几乎是小跑着。

 

既是不想再被他取消也是不想再被其他人给看到,这几天接收到的各种视线已经足够多了。青行灯一开始其实并不喜欢出风头,甚至有时候希望自己是没有存在感的,只是上天给了她一副好相貌和高智商,这些都已经让她注定不能做个普通人,更何况偶尔的关注可能会满足一个女孩子的虚荣心,但是自从和身后这个人扯上关系以来,她平静的生活就被打乱了秩序。

 

她一向喜欢规划自己的人生,希望一切按照自己既定的轨道来运行,那个人的一出现,瞬间就扰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这种突如其来的慌乱感让她有些着急,而一切终于在他今天说了那句话之后爆发了。

 

她的脑子乱成了一片,幸而那时一目连进来,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接受吗,还是拒绝。

 

青行灯猛地摇了摇头,往自己的教室走去。

 

 

 

和她分道扬镳之后的大天狗倒是不知道她那边正在做一番心理斗争,反倒心情有些好,连带着本来因为生病变得虚弱的身体都好了几分。

 

他弯着嘴角拉开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刚一进去,就感觉到好几道视线同时投射到他身上。

 

抬眼扫过去,自己那几个朋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都齐刷刷坐在办公室了。

 

“平日里开会都没见人来得这么齐过。”

 

“开会哪有你的八卦来得有趣啊。”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旋转椅上的阎魔突然说,自从上次表演晚会见了大天狗和那个女生的那一出,就觉得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没想到之后听一目连说了这么多,还真被自己料中了。

 

“前学生会长不忙着自己的事情来管后辈的闲事真的可以吗?”大天狗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慢慢整理着桌上凌乱的文件。

 

“我,看到了哦。”

 

他抬眼看向说话的人。

 

正喝着手上拿着的灌装酸奶的彼岸花笑了一下,“会长今天还跟她去买奶茶了。”

 

“喂,你这家伙什么时候给我们买过啊?”荒川听她这么一说,突然走到大天狗旁边,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大天狗皱眉将他推开,“你是破产了还是上辈子没喝过奶茶?”

 

“你这家伙对学妹也是这种说话态度吗?”

 

“你是她吗?”

 

“你这话说得真是莫名欠揍。”荒川说着还假装抡了抡自己的拳头,“是想比试了吧?”

 

“现在估计只能跟你打个平手。”大天狗靠向椅背。

 

荒川才意识到他是在小瞧他,不过看在他正在生病的份上也就没有再计较。

 

“哦,对了,马上就是我生日了,”一目连开口,脸上挂着一贯的笑,扫了一下在场的众人,“那过几天的月考结束就帮我庆祝一下吧。”

 

“地点?”大天狗问。

 

“先前几次都是在外面,这次妖刀说不如在家里自在一点。”他就知道大天狗要这么问,这家伙一直怕麻烦也健忘,所以会提前问好约定的事宜,说完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手机屏幕上妖刀姬发来的短信——‘这次生日在你家吧,顺便,一定要叫上青行灯’。

 

从今天中午他们一起去吃中饭,然后自己莫名其妙被妖刀姬拉走,他就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她这么明显想撮合他们俩的这份心思已经太明显了,只是这个最后成不成还要看他们自己的意思,若是两个人对对方没意思的话就算他们再怎么帮忙也是没用的。

 

只是他把自己这个意思告诉妖刀姬的时候,对方直接就还了自己一个白眼,告诉他只要照做就行了。

 

难道他说错了吗?一目连疑惑。

 

坐在位子上的大天狗得到地点回复也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兴趣平平。

 

直到一目连说妖刀姬想把青行灯也叫来的时候,他撑着头的手才突然动了动,只是除了站在他旁边的荒川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荒川撇了撇嘴,浑身抖了抖,没人告诉他有人谈恋爱会这么恶心啊,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

 

 

 

一上午没来上课的青行灯回到教室的时候,不免有几道视线会集中在她身上,只是她并不在意,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己位子上拿出这节课需要的书,马上进入状态。

 

花鸟卷看她回来了,低着声音对她说:“阿灯,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幸好上午的几节课并不是特别重要的课程,就算缺了她觉得按照青行灯的能力也并不算什么,但是月考马上就到了,她又是突然转过来的学生,这的确有点不好。

 

“花坛那里有只狗受伤了,我照顾了他一下,等他主人来了就把他带走了。”

 

“诶,学校有这样的狗吗?那真的好可怜啊。”

 

“嗯,”她点点头,的确挺可怜的,“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啊?”

 

“没什么。”

 

总感觉青行灯最近似乎变了点,花鸟卷想,刚开始她来的时候就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反倒这两天话变多了不少,有时候说的话还接地气了,虽然她知道这样形容是不对的,可是她的的确确感觉到了,她一定是开始试着跟他们好好相处了,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花鸟卷心里开心,连带着听课都认真了许多。

 

只是这课上到一半,两个人的口袋都不约而同发出了震动。

 

平安京公立不如私立那般自由,虽然说是允许同学带手机方便联系的,但是一般情况下在教学区域是不允许拿出来甚至是玩的,所以带了手机的基本上平时都是放在口袋里,或者没人的情况下偷偷拿出来。

 

调了静音模式的手机忽的在口袋里无规律地震动,那应该就是有信息发来了。

 

青行灯通讯录好友不多,除了家里人就是一些因为重要事务加的同学和学校工作的干部,最近聊的最多的人也就是坐在自己旁边的花鸟卷了,可是现在她似乎也指了指自己口袋里的手机,说是和自己遇到了一样的状况。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两个人结伴去了厕所,躲到了一个小隔间掏出手机。

 

手机里的信息提示还在一条接着一条的进来。

 

没想到两个人的信息竟然是相同的。

 

 

 

等青行灯解锁打开软件才发现,两个人好像被一起拉到了一个群聊里。

 

她扯着嘴角看着那个名字被改成‘副会长万寿无疆’的群,后面的人数竟然高达十几个,她可真不记得自己在这个学校有认识这么多人,一个手指的人数最多了。

 

犹豫了许久,她也没选择退出,觉得还是默默观望一下。

 

翻开了一下群成员,发现了妖刀姬,应该就是她把自己拉进来的了。

 

只是……这到底是什么群,副会长?一目连?

 

手指滑动的速度几乎跟不上他们聊天刷屏的速度,青行灯好不容易才翻到自己被拉进来时的记录。

 

水产之王:‘哇,学妹来了。’

 

副会长:‘是妖刀拉进来的。’

 

水产之王:‘某人还不迎接吗?’

 

副会长:‘他下午有公开课,应该看不了手机。’

 

刀:‘没事,等他下课了就知道了。’

 

……

 

然后就一串漫无边际的唠嗑,也大致说明了这个群的目的,她就是再笨也猜到了这里的人大概都是谁,应该都是他们几个玩的好的,为了给一目连庆生特地创了这么一个群。

 

只是莫名其妙她就进来了。

 

花鸟卷也终于弄明白了状况,拿着现在还在不断震动的手机,她比青行灯稍微好点,至少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认识的,可是大家为什么要把青行灯拉进来,感觉她好像很困扰的样子。

 

完全不是因为困扰而皱起眉的青行灯,而是有了似乎被当成家属了的无奈感。

 

因为……群里聊的各位似乎根本没有人因为她的加入而感到突兀,反倒都非常自在地在聊着。

 

花鸟卷看着她的脸,有些担忧,阿灯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跟自己疏远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下午因为公开课没有在群里说什么的大天狗突然发了条信息。

 

为什么认出那个人是他呢,因为头像是简单粗暴的一片黑,就连名字都是一个点,除了他估计也没别人了,他发的也很符合他应该会发的。

 

“……”

 

见他来了,青行灯更加有些无地自容了,匆匆给点了群消息免打扰之后退出群聊界面。

 

随后就看通讯录那边出现了一个红点,点开,就是刚刚那个黑色头像的请求加好友请求。

 

她手指一顿,迟迟没有点下去。

 

“啊,阿灯,你看,是上次晚会的照片!”旁边的花鸟卷突然在群聊里看到了什么,有些惊讶,猛地拍了拍身旁的人。

 

这一拍不要紧,青行灯一不小心就按到了‘接受’,没等她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是好友了。

 

她顿时惊了,这才过了几秒,她就不小心接受了,对方会不会觉得是自己等待已久,也没有仔细看花鸟卷给她看的照片,青行灯盯着手机屏幕良久。

 

直到对方突然发来一张图片。

 

花鸟卷又去关注自己的手机了。

 

青行灯打开,图片加载出来,是上次那个猫咪挂件,看起来是被摆在桌子上,靠在一个笔筒旁边,那桌子的样子看着特别熟悉。

 

等想到是什么地方的桌子之后,她心头一跳,匆忙锁住手机屏幕。

 

 

 

“发了个东西就不说话了,现在又在看什么,笑的这么恶心。”

 

在公开课之后他们就去上体育课了,刚打完一节课的篮球,两个人在更衣室换下流了一身汗的运动服,荒刚脱下上衣,就看到刚刚在场上频频拿分完全不像是感冒了的某个人拿着手机似乎在笑。

 

“换你的衣服。”他拿下手机,将手里的干净短袖套上,搁在凳子上的手机迟迟没有亮起,他也不意外,估计是不会回他的。

 

直到两个人衣服都换好之后,这才慢悠悠地走出更衣室。

 

就在荒和他讨论放学之后和其他几个人去哪里玩玩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大天狗皱眉,丝毫不忌讳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虽然说校规禁止学生在教学领域使用手机,但是他们本来在这学校就是几乎不将纪律放在眼里,更何况因为家庭的特殊背景,也没有老师会管到他们。

 

是刚刚那个人的消息,也是一张图片。

 

大天狗有些意外。

 

点开。

 

是和他一样的猫咪挂件,只是待遇比他的差多了,此时却是被一只手几乎捏得变形。

 

完蛋了,他竟然觉得她这样反倒比平时要可爱得多。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7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