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1【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1


尴尬,真是太尴尬了,还有什么比在自己家小区穿着特别随意的时候遇到认识的人更尴尬的了呢,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学校的大人物,还对自己说过那种类似告白的话。


这家伙会打篮球不奇怪,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家小区里的篮球场。

 

青行灯感觉手里的冰棍都瞬间融化了一半,张着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吃,愣在原地,连自己本来要去做什么都忘了。

 

这种时候第一反应都应该是逃走,然后她就这么做了,拿着便利店的塑料袋放低脚步声地路过篮球场旁边,耳边充斥着的是此起彼伏的篮球敲击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得她的心都惶惶然的。

 

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就依稀听到了口哨声。


她被这突然的动静给惊到了,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瞬间就想提腿就跑,只是这想法还没付诸行动,肩膀就突然被人给抓住了。

 

“没想到在这里都可以遇到,该说是巧合还是有缘呢。”

 

是哪一个你自己心里没那么一点X数吗,青行灯不禁想,她来这里可有段时间了,但除了今天,之前从来就没在这里遇到过他啊。虽然隐约觉得对方可能是为自己而来的,但是多想仿佛又会显得自己特别自作多情。


大天狗从一开始在一目连那边打听到她的个人信息的时候本来是没打算看她住在哪里的,只是后来偶然一次翻开,发现她竟然就住在这个小区,有点惊讶又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这里是最近市区里最好的住宅区,只是他一直住在老宅,很少会来这边父亲给他买的房子这里住,只是知道她就住在这里之后,就偶尔会来看看,没想到今天还真的遇到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因为已经放学了一段时间,她现在没有穿学校的制服,即使是简单的居家服也有一番别样的感觉。

 

“在自己家打篮球有什么奇怪的吗?”他自然地说。

 

青行灯也无法证明他是否在说谎,只是觉得这一切真是太过巧合,她在这里虽然住的不算久,但是基本上附近的邻居还是眼熟的,她可在小区里从来没见过他。

 

刚刚属于一旁吹口哨一员的源博雅从小就和自己的表弟一起玩,但是这家伙长大了以后来他家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今天破天荒地突然打电话给自己说要过来打球。

 

打球?这家伙自己家老宅的球场是被夷为平地了吗,竟然没事干跑到他这里来打球。

 

一开始,源博雅也没有问为什么,既然他来了,也就叫了一堆自己住在小区里的朋友陪他一起打,一开始还好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家伙突然就态度认真了起来,丝毫不退让,把他们给打的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屡屡得分,完全不留情面,整张脸都板了起来。

 

源博雅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表弟非人类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只当他心情不好来找他们发泄了,只是这家伙突然这样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没想到,大概又打了十几分钟。

 

原本专注得分的表弟突然动作顿了顿,稍稍偏头看了场外一眼,只是这么随意一瞥却被他看到了,外围走过了一个穿着休闲的女生,手里拎着个塑料袋,另一只手还拿着个冰棍,有些悠闲地在走着。

 

源博雅可不觉得就这样的女生能让他表弟一见钟情,既然这样,那就是蓄谋已久了。

 

怪不得刚刚焦躁得拿他们出气,原来是因为迟迟蹲不到人。

 

都高中生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已经是大学生了的源博雅成熟地摇了摇头。

 

 

 

“会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青行灯被大天狗身后以及周围的这十几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感觉头皮有些发麻,第一反应就是打了退堂鼓,可是大天狗哪是这种这么容易妥协的人,只一下又抓住了她的手腕。

 

青行灯想挣开,却发现他力气出奇地大,感冒好了之后简直就是原地满血复活了。

 

“这周五放学后请你吃东西吧。”他开口,见她下意识就想拒绝的样子,又加了一句,“算是谢你之前感冒照顾我。”

 

“哇哦——!”有时候男生们的起哄也会特别地会看气氛,这不大天狗刚一说完,就有几个男生用暧昧的眼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扫视。

 

“说起来,这位就是学妹吧!”就在青行灯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有个人从后面走到了大天狗身边,两个人都长得很高,穿着相同颜色的球服,虽然长相都异常出众,但是两个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而且看他熟络的语气,估计和大天狗关系不错吧。

 

只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他们俩都一震。

 

“这家伙总是跟我提起你哦。”

 

他是说谎了,大天狗从来就没有提起过她,以他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东西介绍给别人认识,就是觉得这两个人都很有趣想特别逗逗他们而已,果然这反应让他达到了目的。

 

青行灯愣了,随后脸上一热,对着人群快速鞠了个躬,说了个再见就很快转过了身。

 

大天狗一下抓住了她此刻穿着的连帽衫的帽子,将她往自己这边一扯,青行灯差点站不住脚,手上的冰棍都几乎要被她弄到地上。

 

“既然你没拒绝,就当你答应了。”他好听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青行灯没有回头,其实心里特别乱,不知道在想什么,既说不出拒绝的话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源博雅突然觉得在这方面自己这位表弟的造诣的确比自己高许多,轻轻松松竟然就约到了这个长相属于上上乘的学妹。

 

“随便你说,反正我不会去的。”她回道,攥紧了塑料袋的带子。

 

突然,拿着冰棍的手一空,她惊讶地转过头去,那个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将刚刚从她手里抢走的冰棍自然地吃了起来。

 

一旁的源博雅是被他刚刚这一系列动作给惊呆了,这家伙是出了名的洁癖,别说吃别人的东西,就连有时候他坐过的凳子都能被这家伙嫌弃好久。

 

“反正你会来的。”他含着冰棍,突然有些戏谑地看着她,眼眸在篮球场的灯光映照下闪闪发光,仿佛藏了现在天上的星辰。

 

“我不会的。”她看了他一眼,随后移开,眼底里闪过的是转瞬即逝的慌乱,却被他尽收眼底。

 

青行灯逃开,这次他没有阻止她,看着她在夜幕里被路灯映照下渐渐缩小的人影,突然心情大好。

 

 

 

在小区打球出了一身汗之后,他一回到老宅的家,自家母亲就已经知道他千里迢迢去源博雅这个表哥家的小区打球的事情,看着他的眼神也充满了怪异。

 

“好端端地怎么去博雅家了,你看都这么晚了。”即使岁月在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妇人嗔怪的模样依旧能依稀看出年轻时的风情万种,突然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凑近还穿着球服的儿子,“难不成是去见什么人了?”

 

母亲自然是了解儿子的,瞬间一针见血,大天狗上楼走楼梯的脚步顿了顿。

 

她原本以为自己估计又要被儿子赏赐一个白眼,毕竟她这儿子虽然样貌像了她,但是性格却和他爸一模一样,什么事情都喜欢憋在心里。

 

只是她看着他走到了自己房门前,将手放到了门把手上,打算开门进去,她也就不再多问,打算下楼去做别的事情,只是还没转身,就听他突然看向了她,有些严肃认真地说道:“你们别吓到她。”

 

 

 

和母亲说了那句话之后,他抛下了神色呆滞的妇人,回了自己房间,徒留那位一个人在门外安静爆炸。

 

其实也不是仅仅是因为那次下雨天她给了他伞就对她一见钟情这么简单,那个时候一开始确实已经对她产生了好感,但他觉得他们可能以后没有见面的可能了,便想将这份美好安静地放在心里。

 

直到后来上了高中。

 

在学校外面的那条很多学生们都会去的街上,他又遇到了她。

 

这一次的她穿着的已经是私立高中的校服了,头发长长了不少,身高也比之前高了许多,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也是以前比不上的,她就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即使是站在一个个小摊旁边仿佛也是来参加舞会一样端庄优雅。

 

他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是突然上前冒昧地询问似乎有些不妥。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许久也没有看到旁边有人和她说话,大天狗便知道她是一个人在这里,她不疾不徐地路过了好几个摊位,最后在一个冰淇淋车前面停了下来。

 

也没有急着去排队,她先是在招牌前又站了很长时间,应该是在考虑自己该买什么。

 

大天狗周围有人喊他一块去另一头玩玩,他点了点头应下,目光却还是没有离开她。

 

她终于选定,心满意足地从店员手里接过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有那一瞬间他才看到她眼里流露出的和平时不一样的眼神,突然在想如果她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会是怎样的,他突然觉得陷入了泥潭,最该抽身的时机他选择了放弃,如今不得不选择深陷。

 

他想,至少他知道了她是哪个学校的,找她还不容易吗。

 

但是他却没想到,她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便是那一次表演晚会认出她开始,他就已经不会再让她逃走了。

 

 

TBC


后记:

今晚刚到HK,吃了夜宵在住的地方休息有空赶紧用朋友的电脑马了一章,the one里的点心代表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即使第二次去还是忍不住被主题吸引了,结果比第一次还让人觉得……OTZ 希望明天不要继续踩雷了,大家晚安~

评论 ( 18 )
热度 ( 51 )
  1. 阴阳师狗灯主页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