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2【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2

 

提着塑料袋有些窘迫地到家之后,青行灯将买来的东西塞到佣人手里之后直接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也记不得是第几次把自己一下子毫无形象地摔到床上,她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有些出神,随后将手探到枕头下,将方才开始就一直在震动的手机拿了出来。

 

微信上显示了好几条未读消息。

 

花鸟:阿灯,你在哪儿怎么不回我?

花鸟:上次老师说数学重点会考到的是哪几张试卷的题型呢?

花鸟:阿灯,之前另一个题型的解法我问荒,他告诉我了,你要听我说吗。

 

后面又发了几条,青行灯这才反应过来,下周就是月考了,是自己来这所学校以来的第一次大型考试。

 

虽然一直都被他们称作是天才少女,只是她擅长的仅仅只是需要记忆力方面的学科,那些逻辑推理类的比如说数学,虽然不至于学得太差,可是一直都是她的弱项,稍稍不谨慎就会拖她所有学科的后腿。

 

想到这儿,青行灯有些头疼,将手机解锁,开始打字回复:“刚刚去外面买东西就没有带手机,让你担心了。”

 

那边花鸟卷回得很快,大概是一直在等她的消息:“没关系的,不过阿灯你不是说你数学不太好,但我也其实不是很擅长。”

 

之后那边刚发完这条信息,就发来了语音聊天的请求,青行灯按下‘接受’。

 

花鸟卷在听筒里的声音比她本人的更要好听很多,此时顺着手机那头传递过来,青行灯觉得她作为一个女生都快要被她的声音给迷惑了。

 

“阿灯,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荒一定很喜欢和你打电话吧。”

 

“诶?”她怎么知道。

 

“没什么。”

 

“我刚刚说的,虽然我数学也不行,但我觉得有个办法可以帮你啊。”那边的声音突然欢快起来。

 

青行灯好奇问道:“什么办法?”

 

“你可以去问会长啊,让会长帮你。”花鸟卷突然道,这边青行灯听到那两个字拿着手机的手突然就顿住了,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刚刚某个人在小区篮球场咬着冰棍看她时的模样,接下来花鸟卷说了什么她都没听到,直到对面喊了好几次她的名字,她才反应过来连说了几句抱歉。

 

“是真的啊,会长之前代表我们学校参加过全国的数学竞赛还拿过一等,不过他好像也不是只擅长数学,听荒说他似乎就没有不擅长的,所以学生会的大家都喜欢说他是非人类。”

 

这么一说,的确是的,刚刚在篮球场虽然只是随意一瞥,但其实他篮球好像也打的不错,她也是从小被夸聪明长大的孩子,所以一直以来难免有些自负,但现在才发现好像有人比她要厉害的多。

 

“阿灯也很厉害啊,那种知识竞赛竟然也能拿第一名。”

 

这个总感觉跟全国数学竞赛比起来突然就没了多少技术含量啊,青行灯揪着身下的被子皱起了眉头,他这方面很厉害她承认,但是其他方面就不敢恭维了。

 

“那种记忆力的难不倒我……但是数学那种东西不止是要记吧。”

 

又随意和花鸟卷聊了几句,他们就挂断了打算各自复习。

 

青行灯拿着一本数学参考书靠在床头,思绪却有些混乱。

 

月考的事情几乎都要被她忘光了,以前在私立她是从来不愁这个的,因为大家都是懒散惯了,因此就凭她有时候不算特别好的数学,也几乎每次都是年级段的榜首,可是现在她已经在公立了,这里的学生和以前在的学校那边的同学不一样,就好像最近认识的学生会的那些人,他们不仅长得比其他人好,就连家庭条件也是其他人比不上的,真的算是天之骄子了,特别是那个人。

 

她垂眸,先前因为晚会那件事,她似乎就已经无形中和他捆绑在一起了,本来是想在这个学校尽量不引人注意地过完高中生活,现在想想多解释似乎都是画蛇添足。

 

既然都已经会被一起提起了,那么如果她的成绩与他相差太多的话,势必会被很多人拿来当笑话的吧,光她这几天应付的就已经有那么一两个女生了,谁知道背地里还有多少,她叹了口气。

 

要不直接以月考为由拒绝他今天说的那个吧。

 

但突然转念一想,周五……月考结束了啊!

 

这个人还真的是让她根本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青行灯有些烦躁,打算用学习来使自己别想东想西,低头看书突然发现书一直都是拿反了的。

 

 

 

今天轮到大天狗执勤,在校门口没站多久果然就看到了远处有些慢悠悠走过来的人,今天是周二,不用升旗仪式,因此对校服的穿法也没有那么严格,她在外面套了件毛衣开衫,长长的头发披散着,手缩在袖子里,身材其实是高挑的她此时都显得有些娇小。

 

她昨晚没睡好,大天狗看出来了,眼下有一抹明显的青黑,跟她白皙的皮肤起了明显的对比。

 

可能是知道今天难得是会长执勤的缘故,违反校规的女生明显多了很多,大部分的目的都是希望能够借此引起会长的注意,只是她们现在眼里的这个人一双眸子里根本就看不到她们。

 

 

 

还没到校门口,青行灯就已经看到他了,为什么感觉别人带着红袖章都特别正常,他右手戴着的时候就有种莫名的怪异感,看的她心里有些痒。

 

虽然已经是秋天,她都已经穿上了毛衣外套,那个人还是只穿了一件校服衬衫,袖子半折在手肘,正稍稍低头拿着文件夹跟旁边的学生会干部说着些什么,从远处看,整个人颀长且挺拔,的确很惹人注意,她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女生,几乎都是眼冒星光地看着。

 

难怪……今天裙子短的这么多。

 

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女生爱美之心都会有,所以她也有悄悄地把裙子改短了一些,本来腿比起别人的就修长白皙许多,这下反倒锦上添花了许多。

 

以前私立是无所谓的,但是她现在在公立这样会被抓吧,突然看到了眼前几个被勒令站住的女生,她扯了扯嘴角,突然有点虚。

 

 

 

“喂喂,这是今天抓的第几个随意改制服的女生了啊!”酒吞童子看着文件夹上一竖排的登记名字,突然感觉自己的头更大了。

 

一旁的狸猫处理完刚刚又记录的一个,回道:“我们刚执勤20分钟,已经有46个了,不过他们看到是我去记她们的名字,本来上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就求我别记她们了。”

 

酒吞童子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群人难道不知道吗,虽然今天表面上是会长执勤,可是那家伙真的会自己亲自去记名字吗?别开玩笑了。

 

最多就是站在那里供他们看几眼,更何况要不是他已经有一个可怕的家室了,估计她们连他也不会放过的。

 

“诶诶,那个女生,你等一下,你的裙子。”身旁的狸猫突然拿着文件夹说道,一只手指了指远处一个穿着毛衣开衫的女生。

 

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虽然裙子改动很少,但仔细看也是违反校规的,狸猫小跑到她身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被对方的美色所迷惑。

 

 

 

青行灯是没想到自己还没走到校门口就没抓到了,站在离门口还几米的地方有些愣怔。

 

但看刚刚那些女生哭丧着脸的样子就知道记名字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她才转来这里没几天,她可不想这么快就惹上什么。

 

“同学,”她突然放柔声音,低头看向比自己矮了许多的戴着红袖章的狸猫,她这样一副模样不认识她的倒真的以为她就是一个性子软的,“我的裙子有些小了,今天能不能先放过我?”说完,她又笑了笑,一双眸子弯弯地看着他,虽然说狸猫对她并没有别的什么感觉,但被这样一个漂亮女生看着难免也会有些害臊,他为难地挠挠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青行灯见他这样子就觉得已经成功了一半,自己这一招果然一直都没有过时。

 

只是正当她再打算说什么的时候,眼前狸猫手里拿着的文件夹突然被人抽走了。

 

接着斜前方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她抬眼看去,刚刚还站在门口跟别人交谈的大天狗竟然来了。

 

周围有女生不甘地小声说话,也有些在奇怪会长竟然亲自来登记名字了。

 

 

 

酒吞童子本来站在那里等狸猫的,没想到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那个自己口中绝对不会亲自执勤的人竟然去了。

 

这都是在搞什么,不过他觉得夹在那两个人中间的狸猫估计比他还尴尬,先为自己的学弟默哀一分钟。

 

 

 

“初犯?”他的声音有些清冷,因此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难免带着一些压抑的气场。

 

青行灯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和昨晚遇到的似乎又不一样,他是学生会长,在校规面前应该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这样的行为的吧,但是就算这样,对自己用这种语气说话又是为什么,她突然内心有些没来由地委屈,但脸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迎上他的目光,她点了点头,“会长是要记我的名字吗?”

 

狸猫擦了擦汗,这不是废话吗,会长都亲自来了,恐怕不是记名字这么简单了吧,这个只要会长不开心的话,全校通报都有可能啊。

 

青行灯看了一眼旁边的狸猫,朝他伸出手,“笔给我吧。”

 

狸猫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分明这个女生不是学生会的人,他之前也没见过但就是也不敢违抗她,可是违抗会长也不行。

 

三个人就这么僵持地站着。

 

 

 

离上课还有段时间,因此进校门的都不禁朝这边看了看,发现又是那个女生和会长之后有几个都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只是狸猫就没那么好过了,他隐约是听过会长最近和高二的一个女生走得很近,但是如果真的是眼前这个,那他可不想被写进他们俩的故事里去,他就是一个围观群众啊。

 

“狸猫你先回去。”大天狗突然开口打破沉默。

 

得到这个命令,狸猫连忙应下,将笔递给了大天狗,赶忙跑回了酒吞童子那里,随后就被他抓住一顿询问。

 

 

 

现在只剩下他们俩了,青行灯被他这么看着久了,刚刚还有点委屈,现在就只剩下尴尬和羞耻了。

 

“你问也问了,要记名字就记吧,还要赶着去上课。”被他看得发麻,青行灯急忙说。

 

只是大天狗还是没有把笔递给她。

 

正当她打算自己拿的时候,那个人突然把笔移开,让她拿不到,她又伸手,他就拿到了更高的地方,青行灯窘迫地踮着脚拿了几次都没拿到放弃地站稳了。

 

“你为什么不求我?”

 

“啊?”

 

“刚刚我看到了,你在求他。”说着,指了指那边和酒吞童子一直在往这边看的狸猫,突然被指的狸猫立马打了个寒颤。

 

青行灯都不知道是夸他视力好还是听力好了。

 

正想说什么,只听他接下来继续说:

 

“你求他有什么用,我职位比他高,我能给你的比他更多。”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TBC


后记:


接下来还有一更~

11章开头被我改了一点,不妨碍阅读。

评论 ( 17 )
热度 ( 4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