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5【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和之前的PARO是不同的设定,这次是他们俩单独的故事,双学霸设定。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5

 

从小的时候开始,青行灯就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

 

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喜欢看书就会一直把一本书带在身边,就好像那个年纪的女生喜欢的洋娃娃一样,书就是她的全部。

 

只是从小习惯了在家一个人安静看书,突然来到了这个嘈杂的环境,她难免会有些不习惯,因为老师说要她学着和别人和平相处。

 

但是那个时候女生们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三三两两一起玩耍,她因为更喜欢一个人安静坐在那里看画册反倒显得有些孤僻。

 

直到后来班里的一些女孩子见她这样,有些看不过,就幼稚地去夺她的书本,心里是想让她加入她们的,毕竟虽然小小年纪,青行灯就是班里同学和老师都喜欢的孩子,因为这出众的外貌,但她却对大多数人爱答不理,难免引起了公愤。

 

本来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翻着手里画册的她突然感觉书被人抽走,有些惊讶地抬了头。

 

是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女生,年纪虽小脸上已经有了几分骄横。

 

“你怎么就知道看书。”说着把她的书高高举起,“书呆子。”

 

周围的同学都看了过来。

 

青行灯没有站起来,就坐在位子上,突然冷了语气:“还给我。”

 

“我偏不。”那个女生一点都不怕她,在这个幼儿园读书的几乎都是有权有势家庭的孩子,自然从小都是被宠坏了的,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吓到他们。

 

青行灯沉下脸,小小年纪早就有了不符合自己的成熟,她突然站了起来,眼前的女生被她这有些生气的动作惊得后退了几步。

 

随后她走上前,一下夺过了女生手里的书,因为那躲避动作太剧烈,她一下子就被自己弄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拿回自己书的青行灯。

 

青行灯没有说话,周围的孩子们都不敢上前,因为那个女生是小霸王本来就仗着自己力气大在班里横行霸道,但是青行灯看起来也是不好惹的样子。

 

随后,没有再看坐在地上的女孩,青行灯走到了窗户边。

 

这个贵族幼儿园很大,有好几个教室,因此他们便被分配在二楼,下面是一个小树林。

 

她拉开窗户,为了防止孩子们随意攀爬,这里装了栅栏。

 

拿着书的小小的手从栅栏的空隙探了出去。

 

青行灯眼睛都没眨一下地将书丢了下去。

 

 

 

手机屏幕上传来的图上是令她熟悉的身影,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她也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整个公立实在找不出其他几个跟他一样站得这么挺拔的人。

 

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握着手机的手竟然微微出了汗。

 

再往上看,时间已经指向了五点十分。

 

青行灯将手机锁屏。

 

想了想那个人之前对自己做的一些事情。

 

不是说了要跟她在一起吗,这算什么。

 

一点追自己的诚意都没有。

 

她冷哼了一声,看了看依旧没有那个身影的街道,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走到垃圾桶旁边,伸手就把自己手上拿着的奶茶给扔了进去,发出‘砰’的一声。

 

 

 

大天狗知道半路突然遇到那个女生准没有什么好事,即使他已经用最快方式打发了,却又因为半路被医务室老师叫住做了个苦力而耽搁了时间。

 

因此赶到之前和青行灯约定好的地方时早已经比五点过了十几分钟了。

 

他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突然有些烦躁。

 

打开微信也没有新消息提醒。

 

她来了吗?

 

大天狗敛眸,说实话他虽然对她有时候势在必得,但是有时候他的确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们某些方面很相似,但她又不是他,她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样的感觉往往会让他失去理性的判断力,经常做出一些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包括之前的告白,他后来也想了很久实在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就脱口而出了。

 

但是那的确是他的真实想法,一直以来,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就会去拿,现在的她,也是。

 

大天狗在这里来回踱步,长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在这里一直走难免会引得路过的女生驻足看很久,但他却完全没注意到。

 

久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人开始变少。

 

大天狗依旧没看到她。

 

也是,她之前已拒绝过他了啊。

 

他想了想,正要走突然听到旁边整理垃圾的老婆婆念叨着:“现在的年轻人啊,买了奶茶又不喝,直接就扔掉了真是浪费。”

 

说完,老婆婆重重叹了口气。

 

大天狗被她这话吸引了注意力,随意看去,就见她用夹子在巨大的垃圾桶里夹出了个袋子,里面装着两杯没有被开封过的奶茶。

 

衬着这夜色,袋子看起来竟是闪着一阵诡异的白光。

 

没来由的,他突然有一阵不好的预感。

 

 

 

直到坐到回家的车上,大天狗还是感觉怪怪的,终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立马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联系列表置顶的那个人。

 

上面显示的还是他们之前聊的东西,已经隔了有一段时间了,其实他们俩都不是喜欢聊天的人,而且有时候基本上在学校都可以碰到,所以就经常忘了微信这个东西,只是现在大天狗突然就想在上面问她下午到底来了没有。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在编辑栏打了‘我等了你一下午’,一按下绿色的发送键,却突然发现对话框旁边出现了红色的感叹号。

 

???

 

他又发了一遍,发现还是这样。

 

之后他这才扶住额头一下靠在车后座上。

 

这女人是把他给拉黑了啊!

 

他开始思考这几天自己的言行,完全不记得他有做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情,何况前几天他还和她在走廊说话了。

 

 

 

那边,从学校外面的街道上因为怕耽误时间而没叫司机来的青行灯一个人气呼呼走回了家。

 

一到家就将撒气一般地把包扔在了玄关处的鞋柜上,飞快换了拖鞋,青行灯无视了身后母亲疑惑的眼神立马就往楼上自己的房间跑。

 

她就是疯了才真的会去那里等他,想到这个,她又气不打一处来,这样耍她有意思吗。

 

亏她之前已经,已经有一点动心了。

 

青行灯垂下眼眸,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来由的一阵难过。

 

 

 

一目连和妖刀姬到约好的地方的时候,大家已经基本上都在了,就连平常经常因为忘了时间而迟到的大天狗都来了。

 

他们学生会的几个人关系好,经常双休日或者学习休息的时候就到学校附近的台球室或者KTV聚聚,偏偏这些人虽然过得像是挺不良的,成绩却是一个比一个好。

 

一目连进来的时候明显多看了坐在沙发上闷声打手机游戏的大天狗几眼,荒川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凑过去偷偷说:“这家伙今天心情似乎很不好,刚刚跟他来了几盘根本不留情。”

 

一目连闻言,又瞥了瞥他,见荒川口里说的这个人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看,手上不停,手机上发出的莹白的光把他整张脸照的更加白皙俊逸,即使这样谁都知道他现在其实早已经整个表情都黑了下来,一般这种时候大家都知道是不能惹他的。

 

“这是怎么了。”妖刀姬走上前,对大天狗今天的样子也有点奇怪,虽然说学生会长在其他人眼里的确有些不易近人和冷傲,但良好的修养让他即使是那样的性格,对每个人都是谦逊有礼,还很少会像今天这样。

 

“我偷偷告诉你们,你们别说啊。”荒川继续压低声音,随后指了指自己手上拿着的手机,“他今天来问我,信息发不出去是不是拉黑了,我说是,他就这样了。”

 

一目连了然,这家伙原来是吃瘪了,怪不得反应这么大,也不怪他这样,想他和大天狗从小也算是一起长大了,读书以来,基本上喜欢他的女生绕整个平安京走一圈都可以,哪会像现在这样还反过来被别人拉黑啊,而且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个人肯定就是青行灯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总感觉这家伙陷得很深啊。

 

“解铃还须系铃人。”一目连突然笑道。

 

“那就快点去找那个人吧,不然我这游戏还玩不玩了。”荒川说,想到了刚刚被他那变态般的操作几乎按在地上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家伙玩游戏和读书一样一直都非人类,平常跟他们玩有时候也不会使出全力,刚才他明显感觉到了,他分明就是认真的。

 

坐在沙发上本来还在继续操作游戏的大天狗突然感觉一道阴影笼罩在了身上,关上游戏抬头看到是笑眯眯的一目连,他关上手机扔到一边,淡漠道:“怎么?”

 

“要不要来一局?”一目连抬眼向他示意身后的桌球。

 

刚刚被他那操作虐了一遍的几个人突然由衷佩服一目连的勇气。

 

大天狗沉默了一会儿,随后理了理身上因为坐着变得有些皱了的制服,站起身来。

 

本来在一旁哄闹的酒吞他们也不玩了,注意力全被吸引到了这边,两个高手过招自然是会有很多观众的,更何况其中一个看起来还来势汹汹。

 

很快的,几轮下来基本上都是大天狗占优势,一目连也不急不缓,丝毫不在意的样子。

 

又是一个他的回合,他弯了嘴角轻俯身,用只有他们俩的声音说道:“在女人身上认栽了?”

 

果然看到眼前的人皱了皱眉,随后他的回合就是一个完美的进球,他的声音伴随着球进洞的声音一同响起:

 

“她,我势在必得。”

 

啧,真是符合这家伙的风格啊,一目连突然撂下杆子,牵住一旁妖刀姬的手,“认输。”

 

虽然他这简单的动作没什么,但是看在大天狗眼里就是——即使我这场比赛输了,但在追女人方面还是略胜一筹。

 

大天狗突然觉得他这个朋友一直都不是他表面看上去那么温柔无害。

 

 

 

“你说……是青行灯把大天狗拉黑了?”她没听错吧,两个人互相换一下妖刀姬可能会相信说不定,但事实的确是如此,一目连都这么笃定地告诉她了。

 

事实上在一目连知道的时候内心也是闪过一阵惊讶的,但是的确说得通,不然那家伙今天这么反常地生气做什么,这两天也就只有青行灯能让他情绪起伏这么明显了。

 

妖刀姬坐在副驾驶座上,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刚在那里的时候她的确隐约察觉到了,只是现在亲口告诉她这个事实,依旧震惊。

 

她和青行灯的关系也许现在没有那么亲密了,但她们俩依旧是很好的朋友,而大天狗,她对他的认识仅仅只是男朋友的朋友而已,这么简单,对他更多的还有尊敬和敬仰,因为他天生的才能,只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和她的朋友似乎有了不一样的关系。

 

“怎么,担心了?”前方路过一个十字路口,一目连熟练地打着方向盘,还顺便分心看了看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妖刀姬。

 

“也不是,只是觉得有点神奇。”

 

“我理解你,”一目连点点头,“一开始我也觉得很神奇,但是时间久了觉得他们俩某种程度还是很契合的。”

 

“我只是一直觉得要性格相反的人才可以做恋人,”妖刀姬说到这里顿了顿,因为她看到一目连突然调笑地看了看她,她没出息地脸红了一阵,之后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但是阿灯和会长似乎都属于那种被动型的,所以我觉得……”

 

“你确定你足够了解他们俩?”一目连反问。

 

妖刀姬看着窗外不断穿行而过的街道夜景,欣赏的同时立马回道:“我只是这么觉得。”

 

一目连不知道青行灯是个怎样的,但是大天狗这家伙的话绝对不是被动的人,而且看起来冷漠,其实心思比谁都还多。

 

“放心吧,他们俩的事情自己一定会解决的,”一目连笑着伸出右手摸上旁边人的头,顺便宠溺地揉了揉,完全不管她被自己揉乱的精心准备的发型,“但是我们适当推他们一把也不是不行,用我手机帮我发个微信。”

 

说完,他突然心情大好地笑了笑,这下大天狗可要欠他个大人情了。

 

 

 

洗完澡,青行灯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指向晚上十点了,她一向作息健康,用花鸟卷的话来说就是老年人作息,现在这个点的确已经到了她该睡觉的时间。

 

习惯性地把手机拿去充电,突然看到了屏幕上有新的通知。

 

之前去洗澡还没有的。

 

因为有强迫症,她不得不看看到底是谁发的。

 

一打开就发现之前被她屏蔽了的那个群发了几百条信息,大概是对某人的气还在,连带着对那个群的印象也不好了起来,青行灯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开看。

 

再往下拉就是刚刚发来的——一目连的信息,之前因为要参加他的生日派对,所以他来加了自己。

 

似乎是一条群发信息,因为语气竟是充满了官方感。

 

‘定于本周日举行的生日派对是变装主题,请参加的朋友们务必准备好当日的服装。’

 

所以谁来告诉她,学生会的人脑子里一天到晚到底都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收到这条微信的其他人。

 

“靠,一目连这家伙搞什么鬼。”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的荒川看到这条微信突然坐起身来,“化装舞会?这玩的哪出啊。”

 

“啧,这家伙觉得本大爷会玩这种幼稚的东西吗?”酒吞童子对他的做法很是不屑。

 

反倒收到这个的茨木童子突然有些兴奋,似乎可以看到与众不同的挚友了。

 

“很有趣,”彼岸花意味深长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良久,“这个一目连总算知道找点好玩的事情做做了。”

 

其他剩下的几个人反应也都大不一样,就连和一目连关系算好了的大天狗这次也都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了,但即使再不满,寿星的要求他们也不会拒绝。

 

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这毕竟是她来这个学校的第一次大型聚会,青行灯觉得自己也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弄得大家都不愉快,入睡前不得不开始仔细思考周日那天应该穿什么前去聚会。

 

这一晚,除了始作俑者的两个人以及其他几个本来就是思想异于常人的人之外,大部分人基本上都突然陷入了困惑中。

 

TBC


后记:


最近开学了,准备雅思还有跟同学聚的缘故所以有点现充,再加上游戏周年庆要来了有点激动【你走吧】所以更新可能有点慢,但是在努力填ing

评论 ( 17 )
热度 ( 4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