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6【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6

 

大天狗回到家打开手机,青行灯依旧没有把他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刚刚在那边玩还有在学校的时候虽然有空调,但是他一直有洁癖,回去的第一件事情一定就是洗澡。

 

男人洗澡速度本来就快,洗完出来,大天狗赤着上身有些随意地擦着头发,瞥见自己随意抛在床上的手机一直在闪,他,一个不喜欢别人打扰的人几乎把所有群聊屏蔽了。

 

难道是……他眯起眼,三步做两步走,拿起手机直接指纹解锁。

 

发现属于她的对话框还是什么都发生,刚刚吵闹的动静全都来自那个聒噪的群,有人在群里艾特了他。

 

大天狗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被打扰了脸就更黑了,愠怒地点开那个群,到现在还在刷屏,似乎聊了很久的样子,他随意瞥了一下他们无营养的聊天内容。

 

“酒吞啊,你干脆那天背个酒葫芦来,我看你不是很喜欢吹葫芦丝。”是彼岸花发的。

 

酒吞童子立马就在下面回复了:“我说了我上次只是替别人比赛,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葫芦丝了。”

 

额间有水隐约顺着线条美好的脖颈滑落,延着外表看似瘦弱其实结实的胸膛往下流到围着浴巾的地方随后不见。

 

刚打算锁屏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熟悉的头像突然在群聊里跳了出来。

 

“是大家道具也要自己带的意思吗?”是青行灯发的信息。

 

大天狗盯着她发的对话框看了许久,几乎不在群里发言的他,突然破天荒动了动手指,开始打字。

 

“学妹第一次参加,给她介绍一下吧。”阎魔说道。

 

正当荒川思忖该怎么给她介绍规则的时候,屏幕突然出现了那个人的对话框。

 

“不带也可以选择不去。”

 

 

 

那头青行灯躺在床上好整以暇地和他们聊天,突然刷到这么一条,气的突然坐了起来,这家伙想干什么。

 

其他人不知道他们俩之间发生什么了的就当他们只是随意聊天,但是知道内情的几个人已经在手机屏幕前面憋笑到内伤了。

 

“这家伙。”一目连难得把学校要审阅的文件看完,随手拿起手机就看到了这个。

 

青行灯自从把他拉黑了,对这个人的印象直接降到了底端,如果她是警察,那么他早就已经被她枪毙了,申请缓刑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那我就不去了。”她飞快打下这句话,随后赌气一般地又把这个群屏蔽了,顺便将微信从后台删除,随后又觉得那是一个很多人都在的群聊,虽然大家聊得多了基本上也都熟的差不多了,她这样说是不是显得有点太任性了。

 

她还是忍不住去打开了,发现大家都当只是她和大天狗在闹别扭,根本没有人多想。

 

青行灯真是差点忘了,学生会的人和他们的那帮朋友什么时候思维正常过。

 

只是几秒钟,手机顶部突然弹过一条短信。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发来的信息很简短却很直接——

 

“解除拉黑。”

 

 

 

开玩笑,他说解除就解除吗?他是会长没错,但是她一直遵守学校纪律,他也没办法动用私权来威胁她,青行灯盯着这个信息看了好久,头靠在枕头上左右动着,突然不知道要回他什么,可是她为什么非要回他不可。

 

算了,还是回吧,不然这家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你让我解除就解除吗?”

 

发出这条,她才发现自己这语气似乎有点向他撒娇的意味啊。

 

不止她这么觉得,那边的大天狗看到这消息,反倒笑了,刚刚让一目连从妖刀姬那里套来了她的电话,发了短信知道她会回,但是这语气,他承认他有点暗爽。

 

承认心里有他这么难吗,他又皱眉,手指飞快地动着。

 

“那你要怎么样才可以同意?”他不自觉放低身段,这是他第一次跟别人谈条件只为了对方可以妥协。

 

“没门,”她飞快打着,“你突然态度这么好干什么。”

 

青行灯见他已经在向自己寻求意见了,突然弯着嘴角笑了,未施粉黛的脸在床头灯的映照下显得特别柔美,脑子里开始想应该回什么。

 

就这么一出神,连敲门声都没听到,直到门轻轻地被从外面推开,她才察觉到,有些紧张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手里紧紧捏着手机。

 

已经过了她的睡觉时间,她竟然还没去睡觉,青行灯又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那个人。

 

“笑什么这么开心。”

 

“没有,妈妈。”青行灯神色淡然道,但是明显语气没有平时的强势。

 

进门看到平时一直安静的女儿躺在床上笑得开心,一般的母亲都会疑惑,更何况她了,与青行灯有着如出一辙眉眼的妇人见她不想说也就不多问了,调笑着看了她一眼,随后说:“那你早点休息。”

 

“嗯,好的。”她点了点头。

 

只是妇人刚转身出去,门还没完全关上,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眼突然转了回来,就看到刚刚还跟自己点头保证的女儿又把视线投到了手机上,神情异常专注认真,嘴角又弯了起来,白皙的脸上都带着不正常的绯红。

 

“男朋友?”她突然来一句,果然见女儿猛地抬起头,跟平时冷静的她完全是两个人,她瞬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但是却不想让她没面子,也没多说,“算了算了,妈妈也就不管你了,有的话下次带来看看。”真可惜,本来之前世交家认识的几个人的儿子都是不错的人选,但现在看样子她已经学会自己做决定了。

 

“没有,不是的……”她急忙解释,直到母亲把门关上,她都无法冷静。

 

青行灯叹了口气,又仰着躺了回去,都怪刚刚那个人的短信。

 

她伸出手又拿起手机,眼前显示着那个人发来的短信。

 

“看不出来吗,我在追你。”

 

突然间不知道回什么,青行灯又想到了那天下午看到的照片,那时候一气之下直接就把它删除了,现在她又去了相册下面的最近删除开始翻找,果然没滑动几下就找到了那张照片,现在看还是扎眼的很。

                                                                          

青行灯觉得自己也不是矫情的人,如果因为这个就一直生闷气似乎也不行,更何况男人和女人本来就差很多,如果她不说,对方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吧,大天狗就算再聪明,也不会直接看透别人在想什么的。

 

她抿了抿唇,不知不觉心里对他的感情已经升华到开始怜悯他了。

 

青行灯将那张照片恢复,随后将照片直接发送给了对面的他,在下面又添加了文字:“在追我的话,她是谁?”

 

大天狗以为她脸皮薄,估计就不会回了,所以正打算发个晚安就睡的时候,手机又‘叮’的一声响了,备注‘sugar’的人发来了一张图片,以及下面一段话。

 

点开那张图片,大天狗完全不认识这个女生是谁,但是照片里另一个人是他没错,青行灯问她是谁,他是真的回答不上来,编辑短信编辑了半天,他干脆关了短信界面,直接打了电话给她。

 

那边估计是被他这突然的电话吓到了,嘟了好几声在接了起来,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因此他也刻意压低了声音。

 

“我说实话,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人,”他不等她开口直接开门见山,“所以你就是因为这种照片把我拉黑的?”

 

他说的太笃定,青行灯瞬间就信了,但是明明就见过为什么会不认识,这家伙是从来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吗。

 

“那你怎么和她说话,而且,因为那天你迟到了。”

 

大天狗从床上坐起来,背靠着床头,压低声音,语气里是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柔。

 

“这个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

 

青行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承认错误了,还让她别生气了,那语气根本就不像是她认识的他,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是她刚刚备注的‘X’,的确没打错人。

 

“我没有生气。”她侧躺着,将头埋在被窝里,生怕再被母亲听到,她从来就不会深夜跟别人打电话,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所以你觉得我眼光有这么差?”他好笑地说,“我自认为我的审美还算正常。”

 

都是聪明人,青行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脸上又是一热,随后说:“你全身都是缺点,估计唯一的优点就是审美观了。”

 

知道她这是在夸赞自己,大天狗应和,没有反对的意思。

 

青行灯开始有了困意,有些迷迷糊糊地说:“我要说的没有了,都跟你说了,我那天等了你很久。”

 

他垂眸,他等她的难道算短么,只是他们的时间刚好完美的错过了,再加上的确是他迟到在先,她晾他几天也是应该的。

 

“下次不会让你等了。”

 

他说下次,青行灯正想说哪有下次,突然睡意袭来,她睡眠质量一向就好,说睡就睡,完全不拖泥带水。

 

那头的大天狗见她久久没有回话,刚想出口问,就听到了一阵沉稳的呼吸声,叹了口气,也开始佩服起她这个奇特的能力,只是他一晚上也没舍得挂断电话。

 

“晚安。”他淡淡地说,脑海里勾勒出的满是她的睡颜。

 

TBC


后记:

就……这么和好了啊!

然后不知不觉竟然已经5w字了!难以置信.Jpg 不过我估计一直被我拖的话,10w字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如果有时间的话,偷偷印个10本小料也不是不可以,做个纪念什么的……

然后,因为灯灯本来就很直率,他们俩其实说开了就很明白了,也不想存在误会什么的,所以两个人之间有啥只要好好说,都会解决的。然后……父母是不会干扰的,也不会有过多的别人情节,只有炮灰和助攻,其他都不会出现。

评论 ( 37 )
热度 ( 49 )
  1. KOKIA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