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12

CP:大天狗X青行灯


俩坑……经常很容易精分,因为两篇其实是性格不一样的两个人,所以我每次都怕这里的狗子会突然捉弄灯灯,或者这里的灯灯每次都拒绝狗子,让我有种串戏的感觉。

明天!周年庆了!想当初刚入坑……就想着灯姐和狗子咋还不来……后来抽到了狗子,灯姐求到了,之后又接连来了俩,我家狗瞬间人生赢家,这两天也比较忙,最快两三天更一次应该差不多了,不会超过一周,想开新坑!但是我抑制住自己了!这个应该……快完结了吧!我猜【flag】



12


*

 

“青行灯,你怕是不知道吧?”大天狗抵着她的额头,“我来这人间远比你要久,知晓这花灯也比你早许多,男女之间定情的信物我若是视而不见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她这才发现他今晚隐了自己的翅膀,同她站在一起果真便像是寻常陷入热恋的人类男女一般,这样的认知着实吓了她一跳。

 

“我是信你的,但你也不要骗我。”她看着他,目光灼灼,眼神仿佛毒蛇的信子般舔舐着他隐约挣扎的内心,又好像一瞬间扼住了他的咽喉,令他说不出话来。

 

大天狗在这世上存在已久,向来最懂的就是隐藏自己的情绪,纵使内心早已泛起阵阵波涛,面上也是平静如初,点头答应了青行灯,想了很久,还是没把之前发生的告诉她。

 

 

 

最近平安京有些不太平,大天狗奉晴明的命令去地府的时候就是跟那边的几个妖怪商讨一些重要问题。

 

地府和他们所生活的平安京环境不同,人类和寻常妖怪是进不去的,里头氤氲着压抑的气息还有随时随地会出现在身侧的亡灵,基本上别说是人就算是妖没有重要事情也是不会前往的,然而大天狗本就不在意这些。

 

地府现在的管理者是阎魔,他先前见过她,身侧还站了个蒙住脸的男妖,那边的主要人员不多,基本上他也都认识了,不怎么熟悉的无非就是之前听说的新来的白童子和黑童子。

 

今天他的到来,大天狗因着院子里的事儿稍微来晚了一些,在通往地府的入口稍稍施了个法,就身形一现到了熟悉的地方,被几团鬼火引着走过一望无际的黑海,这才到达府邸,便是这样身上也是污垢不沾。

 

有听到女人欢快的笑声从府邸里传来,他面色不动,抬腿进去。

 

与阎魔交谈甚欢的也是如今世上鼎鼎有名的妖怪——彼岸花,周遭被殷红的花海缠绕,由远及近看更显得妖艳异常,与阎魔面对面坐着也是不输气势,这才刚刚手下的棋子将她逼入绝境,便听到了外头的通报声。

 

两个女人应声看去。

 

大天狗神态不变地走进,淡淡忘了她们一眼,随后同阎魔简单寒暄了几句。

 

“你这么晚才来,我还以为遇到了什么事。”

 

毕竟最近平安京不太平,她没弄错的话,之前他们一同打败的家伙仿佛有东山再起之势,只是倘若如此,眼前这个强大的妖怪会不会再一次……

 

大天狗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对他当年做的事知道的人自然是无所辩解,只是现在他自是不会再糊涂了,“家里的小事耽搁了。”

 

昨晚跟青行灯放花灯没有注意就忘了时间,回去的时候早就已经找不到姑获鸟她们了,青行灯急得不行,连带着看他的表情也黑了不少,大天狗动用人脉四处找了找,这才发现她们早已发现青行灯不见了,也知道他俩在一块儿,为了不打扰就自己回去了。

 

青行灯是又羞又气,回去之后便又习惯性地耍了小脾气不理他,大天狗自然也被晴明给说教了一通,无非就是作为大妖不好好保护院子里的孩子们,没有以身作则,接下去的就没说了,毕竟他们俩那档子事儿整个院都知道,多说了反倒显得有点多余,晴明也就叹了口气挥手让他回去了。

 

大天狗是连带着昨晚和今早一同好说歹说,才让她松了口给他点表情看,刚松了口气便马不停蹄地过来了。

 

“这次倒是没见你家的那个小妖。”阎魔扫了他一眼,随后又进入棋局,执起黑子稳稳地落下。

 

“小妖?”彼岸花开口,对阎魔记住的妖怪有点好奇。

 

“我记得是叫青行灯吧?”阎魔突然弯起嘴角,“我们这级别的妖本来就少,你晴明的院子倒好,有这么多,就是她力量这么强大可别被养弱了。”

 

大天狗知道阎魔指的是她,因为在蛮久的一段时间之前,他经常奉晴明的命令带着她来这里执行一些简单任务,一方面是提升她的能力,另一方面可以开拓一下视野,毕竟冥界也不是谁都可以来的。

 

“是,除了有时候脾气有点难哄,其余时候都很乖巧。”他突然道,话语里带着的亲昵让阎魔瞬间了然,挑着眉看了看眼前的彼岸花。

 

彼岸花自然也是明白的,笑着落下自己的白子,随后阎魔便跟上,之后就见她精致的小脸立刻塌了下来,“啊,输了,还是技不如你。”

 

“各有所长,论战斗,我与你还是无法相比的。”

 

大天狗认同,他与彼岸花交际不多,因为她也是最近在来到平安京投靠阎魔的,隐约只知道她的招数与他们的都不同,似乎是在对方行动的时候就会在对方身上造成伤害,的确是一个很棘手的妖怪。

 

她们收了棋局,随后判官从外头进来,给阎魔递了一个卷轴随后便退到了一边。

 

“这个可以随时跟踪那人的异常。”阎魔缓缓拉开卷轴,“昨晚我发现,前几日在你的院子里出现了异动。”       

 

 

 

青行灯醒来的时候房里四下无人,这屋内陈设简单,除了远远放在落地窗旁边的茶几与软垫,就没多少大家具了,她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这不是她自己的房间,是那个人的。

 

小时候经常因为跟着大家去训练,体力透支太严重,晚上洗漱完就会迷迷糊糊地闯到他的房间,就算看到了他站在门口,也会一把推开他一下进去就栽倒了他的床上,但即使这样,每一次,大天狗也不会把她赶走,都会把自己的床让给她,至于他自己,她是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每次醒来都是不见了的,床边也每次都没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但是昨晚,青行灯清楚感觉到了,那个人躺在旁边的感觉,忘了是怎么回到他房间的,但是即使干柴烈火了一瞬间,到最后也是停了下来,那个人蒙住了她的双眼,青行灯想都到了这时候了,怎么还不继续。

 

“明天我有事要办,等我回来。”

 

她面上一红,原来是怕自己耽搁了要事,随后她竟是脱口而出了危险台词:“你是怕自己太累了吗?”

 

随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被压在床榻上,身后是他滚烫的身体,宽大的手掌轻轻抚过她腰侧敏感的皮肤,对方的手就像蛇一般钻进她的里衣,滑过小腹,随后一下握住了她那一团绵软,青行灯被他突然这样的举动惊得低呼了一声。

 

“很激动吗?”

 

她愣住。

 

“隔着背都能听到你的心跳声。”

 

青行灯也听到了,一下又一下,重重地几乎要敲在她的嗓子眼。

 

他低着头舔过她的后颈,灵活的手将衣服向上推,露出她白皙的大片肌肤,顺着背部美好的曲线向下,青行灯被刺激得弓起腰。

 

“你说,我是谁。”

 

她本来就已经被刺激的说不出话了,脑子里直接就乱成了一团,他没有放弃,继续追问,誓不罢休。

 

青行灯迷迷糊糊间仿佛着了魔,沙哑地唤道:“兄长大人。”

 

瞬间,身后的人的气息几乎要把她吞没,犹如被火灼烧一般,她几乎要被欲望吞噬,就这样被占有也是可以的吧,她将头埋进枕头里,鼻尖闻到的也是他的味道。

 

只是那一瞬间,就在她以为他就要攻破城池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唇流连在她的耳畔,没有再继续,就和一开始说的那样,又说了一次明天有事,拥着她恢复宁静。

 

身上的燥热尚未褪去,青行灯觉着那一瞬间自己比他还要急躁了,但是他们早晚都会那样的,的确没什么好急的,想着她便沉沉睡去了。

 

只是大天狗这一觉睡得格外舒坦,算是第一次安心地抱着她入眠,以往几次都是悄悄从背后抱住,天还没亮就赶紧抽身离开生怕被当事人发现,现在却已经无所谓了。

 

所以,第二天,他有生之年,第一次,睡过了头。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2 )
  1. KOKIA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