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7【校园PARO】


CP:大天狗X青行灯


【青行灯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健康,从小到大几乎没怎么生过病。

   直到遇见他,才发现自己不仅病了,甚至一病不起。】



*


17


“明天的聚会别忘了。”一目连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声冷哼,也没有生气,站在自家清晨光线甚好的窗边眺望着围着别墅的群山。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打电话给好友的时候,那头竟是显示在通话中,但过了仅仅几秒,就回了过来,才刚刚清晨,那家伙又是在跟谁打电话。

 

正想着要不要多管闲事的去问问,书房的实木门就突然被打开了。

 

还没看见人,就看到堆在一起的衣服将来人的上身都给挡住,正缓慢向着他移动,一目连歉意地跟那头说了句,随后挂断了电话,上前接住了妖刀姬拿来的一堆衣服。

 

“这是干什么?”

 

“为明天的聚会做准备。”她从衣服后探出脸,在家休息的缘故,头发并没有扎起来,柔顺地披散在肩上,与平时看到的她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目连的眼眸不动声色地暗了下来,只是她并没有注意到,“我用你的名义向学校戏剧部的申请来的。”

 

又用他的名字么……一目连无奈地扶额,托她的福,他在学校私底下的传言也是千奇百怪,不管什么部门基本上都有他借东西的痕迹,而且用处大多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是一目连即使这样也不会去怪她,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还特地给荒川挑了件鱼的人偶装,金鱼姬说是她的珍藏,叫我们不要弄坏了。”

 

荒川年龄比他们大一些,再加上人也长得沉着稳重的样子,因此看上去就像是他们的大哥,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熟悉了之后因为其他学生会成员的古怪性格,他反倒是被当做是最正常的一个,结果偏偏经常会被针对。

 

“还是饶了他吧。”一目连好笑地说。

 

妖刀姬歪着头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青行灯早上起来的时候一下就看到了自己脸旁的手机,记忆一下涌了上来,她记得自己昨晚好像深夜和大天狗打了电话,再然后就不记得了,她应该是和他打电话的时候睡着了。

 

也是服了自己这特质,捞起手机解锁,查看通话记录,突然看到了后面显示的时间,吓了一跳,他们哪有打这么久的电话?!

 

在他备注名后面紧跟着的8小时简直吓了她一跳,这家伙根本就是没有挂电话啊,知道他家里有钱,但是电话费都这么挥霍还真是完全不在乎。

 

而且是前几十分钟挂断的,意思就是他睡得比自己晚,起的还比自己早,不仅脑子不是正常人构造,身体也不是么。

 

青行灯随意洗漱了一下,难得穿了条碎花裙踩着拖鞋下了楼。

 

她刚刚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楼下在客厅打扫的佣人就已经都注意到了她,大小姐穿这样的衣服还真是少见,平常基本上都是深色或者颜色一致的衣服,还很少看她穿这样的。

 

只是坐在餐桌上向大小姐打招呼的夫人竟是没有半点奇怪的意思,反倒眉眼染笑地招呼她下来。

 

“今天心情很好?”

 

青行灯叉起一个吐司,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被这么一问,顿了顿,咽下去才开口:“额、嗯,考试考得不错。”

 

妇人了然地点点头,但表情明显就是不信她,青行灯也知道,只是……瞥了眼旁边在看报纸的父亲,也就不多说了,埋头吃自己的。

 

“昨晚睡得好像很舒服,很少见你起的这么晚。”

 

“考完试有点开心,就失眠了。”她面不改色地说。

 

“既然今天休息,就跟爸爸去见见客户。”本来在看报纸的男人突然说道,声音里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

 

青行灯知道是不能推脱的,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她也不会耍任性,点了点头,明天的聚会已经跟父母说好了,他们不会安排占用她的时间,那么今天就只能先忙碌一下了。

 

只是……她想起了昨晚跟自己打电话的人,拿起叉子将眼前的煎得半熟的蛋戳破,蛋黄顺着刀叉流了下来,仿佛一瞬间看到了自己的心,有什么东西溢出来了和这个它一样流满了心房。

 

 

 

加长的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一栋高大建筑门前的时候,路边有路过的行人禁不住驻足观看,一辆豪车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本就会吸引注意力,更何况这样一来就想知道里面到底做了怎么样的人。

 

先出来的便是规整穿着西装的几个男子,在地面还没站稳,便立即绕过了车去后座的另一边开门,随后便是一双笔直白皙的腿从里面探出,未见其人就先看到的部位就已经让人惊艳,随后从车里走出的少女刹那间几乎惊艳了全场。

 

与那些平常就能在大街上看到的美女不同,她的五官便长得极为精致,不仅如此,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青行灯有些不习惯地扯了扯身上的露肩小礼服,这是出门前母亲特别交代她穿上的,的确很适合她,但是最近一直在学校念书的缘故,穿惯了校服,突然间这样盛装打扮还是有些不习惯,头发也没有像平常那样披散在肩头,而是松松地挽了起来,露出同样细长白皙的脖子。

 

在保镖的簇拥下,她和后来下车的母亲随着他们走进大楼,往前看便看到了方才已经比她早到了这里的父亲。

 

青行灯身材本来就高挑,现在穿了高跟鞋走在这么些男人周围竟也是不输气势,高跟鞋有节奏地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等到了铺着厚实地板的内厅,这才渐渐没了声音。

 

“来的有点晚,不过所幸赶上了。”她挽上父亲的手,与父亲的随从们一起站在VIP电梯前,父亲没有责怪她,点了点头,两个人一时无话。

 

她左右打量了一下这里,这是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先前这幢大楼似乎还一直在装修中,直到近几年才完工,她也一直忙着学业和竞赛的事情,根本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不过不得不承认这里似乎比自己家的公司装得还要富丽堂皇。

 

看这电梯按钮都闪着金光,青行灯叹了口气,这万恶的资本主义。

 

头顶的天花板光亮地将他们的身影反射出来,就连刚刚路过的前台小姐都好看得仿佛是来参加选美大赛。

 

见她一副上下打量仿佛没见过市面的模样,被挽着手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电梯‘叮’地一声响了,他收回要说的那句话,带着女儿走了进去。

 

 

 

“到时候见了他们,别乱说话。”父亲深沉的声音突然响起,青行灯望着显示屏上不断跳跃的数字,有些出神。

 

“这楼造的这么好,是谁的?”

 

“你这孩子,刚刚不是说了吗,好好说话,”虽然嘴上这么呵斥着,他还是告诉了她,“天皇集团的,这次刚好在这楼顶的旋转餐厅有个聚餐,将这儿有头有脸的人家都邀请来了。”

 

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她皱眉。

 

“这点道理阿灯还不懂么,”母亲在旁边打圆场,嗔了自己丈夫一眼,随后伸出手轻轻握住青行灯的,“别紧张,阿灯,就和平常的聚会是一样的。”

 

但是他们俩越这样说,她越觉得这个聚会似乎和她以前参加的有点不一样。

 

 

 

果然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直觉没有错,刚出电梯门踏出去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

 

通往餐厅入口的走廊不长,却站了好几个保镖,这明摆着就是告诉别人这里有很多大人物,但是在从小良好的家庭教育下,她早就已经学会了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青行灯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往餐厅里走去。

 

方一进去,一个同父亲年纪相仿的人便拿着酒杯与父亲打招呼,随后她和母亲也与他做了简单问候之后,一说到最近家里公司的收购案,父亲便和他就要勾肩搭背一样地走到了一旁,她知道父亲一直为了他们家奔波着,所以公事需要也是应该的,一旁的母亲也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远远地嘱咐了父亲一声‘不要喝太多’就挽着她的手打算带她四处走走。

 

说是旋转餐厅,这里的桌椅似乎都被主人给移到了别处,被临时弄成了一个可以供人们随意走动的大厅,和她平常参加的那些聚会差不多,旁边的桌子上摆放了精致的甜点和高贵的洋酒,不时还有穿着严谨的服务生端着酒杯在走动。

 

她也从服务生的盘子上接过一个酒杯放在嘴里轻轻抿着。

 

“阿灯也要理解呢,”母亲温柔的声音突然在她身旁响起,青行灯侧头看她,“我们与一般家庭不同,所以这种聚会也要正常对待呢。”

 

原来是怕她不喜欢,青行灯摇摇头,“我没有感觉不舒服,就是还没习惯。”

 

妇人笑着摸了摸她的手背。

 

 

 

“咦,你们也来了吗?”青行灯听到声音,应声看去,随后便瞬间被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面前站着的女人看起来和自己的母亲年纪差不多大,但是这眉眼间蕴含的风情竟是与自己母亲完全与众不同的,甚至说还可以超过她的妈妈,再加上她身上一件晚礼服外面随意套了件披肩,露在外面的肌肤几乎与少女无异,岁月似乎对这个女人过于善良了,但是再仔细看,眼前这个人似乎和一个人很像。

 

不料之后自己的母亲竟是忽的松开了挽着自己的手,上前握住了眼前那个女人的,两个长相美艳的妇人就这么牢牢抓着对方的手。

 

“是啊,上次说了这次聚会的,我就带着孩子来了,”说着,自己的母亲连忙将她推到那个女人面前,“好久没见了吧,这孩子最近一直在忙学校的事情,都见不着人。”

 

“这是青行灯吧,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我记得之前见她还是这么小一个,跟我家那个一样。”女人打趣着,还比划了一下那个高度,的确是挺久了的。

 

见母亲和她语气的熟稔,青行灯也就放松了下来,突然对眼前的人好感剧增,不仅长得是一副倾国倾城的样子,性格也好得没话说。

 

“你家儿子也长很大了吧,”她妈妈突然说,青行灯莫名感觉手一抖,但是在说话的人突然想到了昨晚女儿半夜打电话的事情,立马转了话锋,“以后学习也可以多交流交流。”

 

对面的女人本来等着她说什么,但见她只是说了学习,忽的有些奇怪,她们之前分明在电话里交谈过,既然本来都是好朋友,那么现在双方都有把各自孩子凑成一对的意思啊,毕竟这两个孩子年龄相仿,家庭背景也势均力敌,再加上眼前这个少女长得是真的好看,配她家那个儿子也是一点都不亏的,两个人站在一起一定特别般配。

 

这种好机会她当然不会放过,抓着自己好友的手,继续暗示道:“阿灯长得这么好看,年纪也不小了,有男朋友了吗?”

 

这问题,她再傻也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青行灯正想脱口而出‘没有’,但脑海里突然闪过某人臭着一张脸的模样,顿了顿,两个女人都直直盯着她看。

 

随后她抓紧了一边裙摆,“有了。”

 

两个女人都是一脸吃惊地看着对方,特别是她的妈妈,突然抓住她的手,“真的假的?你这孩子怎么不说呢?”

 

而另一边的妇人突然有些惋惜,自己是真的很喜欢眼前这个女孩子的,但是怎么就晚了这么一步呢,她当真是给自己家的儿子操碎了心,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跟他说今天有个很重要的聚餐,好说歹说才把他给骗了出来,谁知道刚到就被他爸领着去公司办公层开会去了,也不知道现在结束了没有,只是已经没用了吧,眼前的姑娘都名花有主了,她突然有一个邪恶的想法,怎么不让她再看看自己儿子再说呢,毕竟也不是自夸,自己儿子的受欢迎度她还是感到非常自信的。

 

“阿灯高中都已经谈恋爱了啊,想想我家那孩子,一点都不给人省心。”妇人叹了口气,美眸垂了下来,让人都看着怜惜,青行灯看着她竟然会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哎,你也别这样,那孩子多好,小时候就聪明,以后继承了他爸爸的公司肯定前途无量啊。”她妈语气里这惋惜青行灯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也许没遇到那个人之前,她可能会听从他们大人的意见与这个素未谋面的优秀的人见一面也说不定,但是那个人已经不知不觉走到她心里了,就算他们以后不能一直在一起,现在她也不想轻易放弃。

 

突然妇人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之后立即就眉开眼笑了,“你看,刚说着呢,这孩子就说会结束了,马上就上来,你们见个一面也可以,做朋友也不错不是吗?”

 

青行灯突然紧张了,见面了不就代表要后续发展么,这时候完全无法推脱,但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青行灯突然说道:“我、我有些不舒服,先去一趟洗手间。”

 

她都这么说了,两个大人也没有多为难她,只是说了一句‘快点回来’,她就匆匆向大门走去。

 

一走出门,方才的里头的热闹似乎瞬间就与她无关了,她看着走廊上的指示牌,洗手间在电梯走过去那边,青行灯放缓步子走去,心想希望那个人能在她上完厕所之后就走掉。

 

只是刚靠近电梯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叮’声,有人到了这个楼层。

 

不会这么巧吧,青行灯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愣愣地站在电梯不远处,随后门应声打开,出来了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对电梯里笑着说:“希望我们的合作愉快。”

 

她突然松了口气,打算从他们中间走过去,只是刚走到电梯口,刚刚还没走出来的人似乎也正要出来,她还没侧过头看,就只能看到那人黑西装的一角,高大挺拔地站在里面。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青行灯侧过头去,表情就定在了那里,竟是有些错愕,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她突然都听不见了,电梯的光闪着和厅里一样的金光,将那个人照着仿佛有些不真实,但是她怎么可能认错呢,眼前这个穿着剪裁完美的黑西装的男人就是昨晚跟自己打电话,然后刚刚在母亲面前被她当做男朋友的人——她的会长。

 

来不及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本来站在电梯里的人已经长腿一迈走了出来,随后便是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没有在意周围公司同事的眼神,他抓着她就往洗手间那个方向走去,随后便是拐进了拐角。

 

身后看见自家少爷这么做的与他一个电梯里的其他人都惊呆了,一时之间都忘了进去,还站在电梯门口,他们刚刚和公司的合伙人还有少爷一起在楼下开会,之后听说这里有聚会就被总裁一起邀请来参加了,总裁还在楼上处理一些事务稍后上来,夫人急着找少爷,他们就先跟少爷来了,没想到可以看到这样一幕。

 

刚刚那个突然出现在电梯口的美女是谁,即使不知道身份,但单看这长相气度也知道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刚刚那一瞬间,那两个人竟是异常登对。



TBC


后记:

狗妈:我有个好儿子,但是他却背着我偷偷找了个媳妇儿。

又、又爆字数了【你走吧】

下一章都被我突然之间写了一半,望天

评论 ( 22 )
热度 ( 4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