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臆想症 18【校园PARO】

*


18



青行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要把自己往厕所带,但是一想另一边就是宴会厅,他们俩一起突然出现在那边似乎也有点不正常,更何况刚刚突然的见面,他们俩似乎都有问题想要问对方。

 

除了学校的制服,青行灯几乎没见过他穿正装的样子,只是今天看到,没想到他穿着这样的衣服站在那里不说话的样子真的有种精英的感觉,比他在学校的那样又稍稍难以接近了点。

 

他就这么抓着他直接往男厕所走,青行灯看到那个标志,突然挣扎:“等等,这是男厕所啊!”

 

只是那个人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样,直接就把她带了进去,厕所整洁安静,人们都在宴会厅几乎没有人在这里,他随便找了个隔间拉着她就进去,顺便锁上了门。

 

青行灯被他这锁门的声音吓得抖了抖,刚刚在外头还好,现在就算这厕所再气派,隔间也小的不行,站了他们俩之后剩余的空间就没有多少了,在这里和他单独讲话,她突然莫名紧张。

 

“青行灯。”这是他刚刚见到她之后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青行灯下意识抬头,随后撞进了他深不见底的瞳眸中,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与以前的似乎有些不同,“怎么……”

 

大天狗却突然低头垂眸,修长的手扣住她的下巴,沙哑地说:“可以亲你吗?”

 

青行灯愣住,脱口而出:“当然不……”

 

拒绝的声音忽的被他给吃掉了。

 

下一刻,就感觉唇上一热,那个人的吻就犹如狂风暴雨般袭来,几乎要将她吞噬,青行灯瞬间大脑一片空白,这和他们以前的那次不一样,这一次的他来势汹汹,仿佛对她势在必得。

 

如果说他一直都对事情的发展路线了如指掌的话,那么今天会在这里看到青行灯是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已经不想去了解了,但是平常见惯了穿制服的她,如今这样一身性感的晚礼服穿在她身上竟也是有一番别样的味道。

 

年龄不大的少女早已经发育得玲珑有致,被他亲得因为喘不过气胸口禁不住上下起伏,他垂眸看得眼神一暗,下意识伸出手就是搭在了她的后腰,那里曲线完美只要稍稍向上就是她光落在外的脊背。

 

青行灯敏感地想逃避他的触碰,奈何越躲越是靠近他的胸膛,因为穿这样贴身晚礼服的缘故,并没有穿平时那样的内衣,所以这个时候身体格外地敏感,仿佛下一秒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就是毫无遮掩。

 

“你这样穿,”他突然靠近她的耳畔,青行灯耳根一热,随后就听他有些隐忍地又说,“很不错。”

 

这大概是她能从他那里得到的最高评价了。

 

两个分明还是高中生的人因为穿着成人世界的衣服就突然感觉一只脚迈进了那里,脑海里也自动抛却了这个时代对他们这样的学生的禁锢。

 

“谁带你来的。”他突然扣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她,一双眼深邃如洞底,望不到边。

 

青行灯仿佛被蛊惑了一般,顺着他的话喃喃地说:“我和爸爸妈妈受邀请来的,是天皇集团。”

 

刚一说出这名字,就听眼前的人轻笑出声,随后凑近她,一双眸子愈发浓郁地盯着她,鼻尖几乎要抵上她的,“是要过来做那边的儿媳么?”

 

青行灯被他这突然的语气给惊到了,以为他是误会了什么,即使他们俩有些亲密的事儿也做了,到底也还没说开,她也不想他突然就这么误会自己,连忙瞪大了眼解释:“不是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的儿子,我刚刚是借故逃出来的。”

 

闻言,大天狗眯了眯眼,见她这神情倒是以前从没看过的,亏的她也这么认真去解释,那么这样一来,她的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吧。

 

“那如果你一定要嫁给他呢?”他突然带了些惋惜地说,脸上稍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看不清表情。

 

青行灯愣住,对方是那么强大的家族,倘若真的非她不可,那么她是真的没有反抗的余地,到那时候就算他们俩欢喜彼此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和那些话本里面说的那样被迫分开,这样的结局,她……一点都不想要。

 

见她还没有回答,大天狗又低了语气,说道:“没事,反正你的心里也没有我,我也不会为难你,不管你是和谁结婚,我都不会再管了。”

 

她被说得心下一沉,酸涩感猛地涌上心头,张了张嘴突然说不出话,她总觉得是他缠着她,如若有一天他真的对自己不闻不问,就这么把对自己的好又给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会半夜接到他的电话,会看到他生气的表情,还会收到他买的奶茶,青行灯突然不敢想,下一刹那急忙抓住了他原本放在她腰上要撤离的手。

 

感觉到手腕上有温热的触感,大天狗愣住,同时内心一阵雀跃。

 

“那我们就快点跑吧,趁他们还没有做决定,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这样……”

 

她还没说完,就突然被眼前这个人抱了个满怀,他的脸就埋在自己的颈窝,身子还一抖一抖的。

 

等等,别因为她说了这样的话就感动得哭了啊!

 

只是下一秒,她就知道了,这家伙哪里是哭,分明就是在笑。

 

“喂。”青行灯沉下脸,抡起拳头敲了敲他的背。

 

“抱歉,”大天狗的话语里夹杂着些许笑意,“你放心,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即使在厕所发生了这样一件小插曲,青行灯也没有忘记自己刚刚是跟大人说只是来上个厕所的,但是现在这一去似乎时间有点长,她无奈地看了看墙上的吊钟,这地方连厕所都装修得高端奢华。

 

她站在有着欧式风格仿佛镀了黄金边框的大镜子前整理着自己的仪容,除了嘴唇有点肿以及脸有点红润仿佛没什么问题,她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又仔细看了两眼。

 

大天狗慢她一步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俯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个人站在男厕所的镜子前怎么看怎么暧昧加诡异。

 

“我先回去了。”她转身对他说,完全没意识到他为什么也会在这里的问题,毕竟青行灯潜意识里听说他家庭背景显赫,那么出现在这里其实也不奇怪,“我们俩还是分开点好,万一要是让别人看到的,会对你不利的。”

 

大天狗正想说什么,她突然就急匆匆地踩着细高跟走了出去,临出门还不忘四处看看有没有人在。

 

他无奈地皱了皱眉,本来想和她一起去的,而且听她的语气仿佛这样还是在保护他?他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只是寻常家庭的孩子吧,平时头脑这么聪明到这种时候怎么就这么不灵活呢。

 

 

 

青行灯瞬间恢复了一脸平静的表情自在地走进了宴会厅,心里想着和那家伙在厕所整整消耗了15分钟,就算是肚子疼也不应该呆这么久,这些估计两家大人一下就猜到她是找借口跑出去的了,虽然说自己的确不想顺着长辈的意思嫁到那里,但是如果没有给他们留下好印象,日后父亲公司与他们的商业往来可能也会产生影响。

 

总而言之,都怪那个人。

 

“阿灯,没事吧,去厕所这么久。”自己的母亲看到她来了率先开口,她们在她不在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旁边的甜品台,两个人一人一个蛋糕完全不在意发胖地在吃,完全看不出是豪门贵妇的感觉。

 

如果说她先前还不知道的话,现在是明白了,母亲的旧识,这位美艳的妇人就是天皇集团的董事长夫人,那么如果她执意要把自己给她儿子,他们家应该真的无法拒绝,可是父亲母亲这么在意自己,真的会让自己变得和商品一样随意交换吗。

 

“我没事,整理衣服整理得有点久。”她充满歉意地笑了笑。

 

只是下一秒这位董事长妇人就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她愣了愣,之后她就又对自己身旁的母亲说:“好不容易等阿灯来了,我们别站在这里说话,去我们的会客厅,这里人多眼杂的。”

 

她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天皇集团本就是这地区最负盛名的企业,多少人想跟他们攀上关系,因此许多人也知道肯定要从联姻入手,这几年来在她耳边念叨着要把女儿介绍给她儿子的多得可以从城南排到城北,即使是纨绔子弟估计销量都高,更何况她那儿子偏偏还出息得很,只是那些女孩子她都看过了,一个都看不上眼,不是小家子气就是没有一点气质,还有她自己也是个实打实的颜控,有些样貌上就直接被她淘汰了。

 

但是她一直都知道的,自己故人同自己以前交好的时候,她们俩就因为不相上下的美貌红极一时,她的儿子继承了自己的基因生的这样好,那么自己朋友的孩子又会差到哪里去呢,果然现在长大了的确是令她特别满意,尤其是这一双长腿,作为女人都难免觉得赏心悦目。

 

想着,这位董事长夫人看着青行灯又是一阵满意地点头,但是青行灯就没她心情这么愉悦了,步子都迈得有点沉重,偏偏身边的母亲也是眉开眼笑的样子。

 

 

 

“这两个孩子做朋友一定会相处得很好。”

 

她被董事长夫人就这么拉着手穿过长长的宴会厅,期间周围的喧嚣几乎都听不到了,直到踏出另一扇门又走到一个房间前。

 

“就怕阿灯这性子可能不惹人喜欢。”青行灯听她的母亲这么说道。

 

走在他们前面穿着黑西装的保镖替他们拉开了眼前房间沉重的实木门,青行灯突然想破罐子破摔了,大不了到时候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惹人厌的人好了。

 

只是房间此时还是空无一人,偌大的空间只有她们三个人。

 

装修豪华的房间里有个巨大的落地窗,不能从里面打开,毕竟这里是顶楼,但仅仅只是从里面向外看去已经非常震撼,里面就像是自家的客厅一般,摆放了几个大沙发和一个茶几,上面严谨地放了茶具。

 

董事长夫人领着她坐下,有三张沙发,自己就和她还有母亲坐在最中间的那个长沙发上,垫子很软,轻轻一坐就仿佛要陷进去。

 

“那孩子估计又临时有什么事,真是的,我都跟他说过不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忙。”女人终于松开了她的手,稍稍俯身,伸出白皙的手开始摆弄茶几上的茶具。

 

青行灯没有说话,看着她修长好看的手在眼前不断晃动,有茶叶的清香传来。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很喜欢喝咖啡,你偏偏喜欢喝茶。”自己的母亲突然笑道,听这语气,她知道两个人的感情的确很好,但是……她真的不能……

 

想着,原本紧闭的门突然有打开了。

 

听到了稳健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即使踩在松软的地毯上她也可以感觉到。

 

沙发是背对着大门的,这时候因为女孩子的矜持她是不能急切地回头的,青行灯突然如坐针毡,随后又告诉自己,你们只是做个朋友,不要想太多。

 

然后眼前本来还在专心致志泡茶的女人忽的转过来,笑容是这春风也比不上的明媚。

 

“儿子,你来了啊。”

 

“嗯。”

 

背后的人仅仅只是随意发了个声,她却突然怔住了,青行灯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仅仅只是几秒,那个人就绕过了沙发走到了她们面前,青行灯不自觉抬头与他对视,望进他的眼底发觉他的眼眸一片平静,与自己的惊诧完全不同。

 

随后他向着两位大人点了点头表示礼貌就落座在了一旁的沙发,一双大腿随意放着,坐姿挺拔,完全一副商业精英的模样,再加上一张俊美的脸,坐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

 

青行灯却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风景,脑子里思绪万千。

 

早在自己好友的儿子进来的时候,坐在一旁的青行灯妈妈就已经注意到了自己女儿的神情变化,这昨晚分明不是还在和男朋友打电话么,怎么下一刹那看到别人家儿子长得这么好看,就看直了眼。

 

“阿姨你好,我是大天狗。”想着,对面的这孩子就直接向自己介绍了。

 

“长得可真好,你应该不记得了,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不过后来都忙也就来往得少了,再加上见面也都是和你妈妈单独见面,你们学业也忙,哦对了,”她说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抓住了身旁女儿的手,“这是我的女儿,青行灯,你们俩年纪差不多,一定聊得来的。”

 

被提名的青行灯又是一怔,下意识看他,被他这看得一阵发虚,正想说什么,那个人已经先她一步了。

 

“真巧,我们是一个学校的。”

 

听自己儿子这么说,坐在一旁泡茶的女人内心不平衡了,一个学校,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不去认识,这孩子是不是傻。

 

“诶,一个学校的,先前怎么没听阿灯说起过。”

 

拜托,她之前也不知道他家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只是知道家世显赫,但是不知道会显赫成这样,怪不得……这家伙刚刚在厕所说让她放心,还一点都不怕她跟别人走了的样子,他早就知道了,而且,说不定还知道这两个大人早就商量好的事情,所以他刚刚在厕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套她的吗?

 

“学长太优秀了,没有机会认识。”她淡淡地说。

 

“学妹也不差,刚转来我就已经知道你了。”他接道,看到青行灯的眼底有怒意泛起,突然觉得很有趣。

 

两个大人是没感觉他们俩之间的针锋相对,但是此刻全都是满脑疑惑。

 

儿子之前好像跟自己说过有喜欢的女孩子,所以才死活不来,昨晚跟他透露了人家小姑娘的家庭背景和资料,就突然转性跟来了,果然男孩子的喜欢都不会长久么。

 

女儿昨晚分明和一个人关系很好的样子,怎么今天就用那种眼神看人家。

 

 

 

“好了好了,你们俩现在都认识了的话,以后在学校里多照应点。”说着,大天狗妈妈将手里的茶首先递给青行灯,随后看向她儿子,几乎是威胁一般的命令。

 

他点了点头,难得顺从。

 

只是下一秒他妈妈说的话仿佛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瞬间将周围的气氛引爆。

 

“如果阿灯的男朋友欺负她的话,你得去帮忙教训一下,毕竟咱们两家关系也不错,怎么能受欺负呢?”

 

“男朋友?”他一字一顿地重复,下一秒就把视线投向了青行灯,被看的人也是一惊,完全没想到伯母会说这种话。

 

“哎,是啊,本来还想着你们俩孩子挺好的,只是既然都有了那也就不能勉强……”他妈妈甚至惋惜地叹了口气,估计就差没把那个所谓的‘男朋友’给偷偷灭口了,都怪她迟了一步。

 

青行灯突然感觉自己之前简直就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然后果然看见眼前一直盯着自己看的人有些危险地眯了眯眼。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别人?”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又是一惊。

 

“儿、儿子?”不是啊,就算突然看上了人家女儿,横刀夺爱也是不行的啊。

 

事到如今,再瞒下去估计也是要出事的,青行灯突然下了决心,回道:“我之前不知道你是天皇集团的继承人,所以骗了我妈和伯母说我有男朋友了。”

 

“骗?”他皱眉,随后弯了嘴角,“你男朋友就坐在这里,有什么好骗的。”

 

“……”

“……”

 

等等,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你、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青行灯听到坐在她左边的自己妈已经语无伦次了。

 

“抱歉伯母,刚刚为了捉弄她所以才装作不认识她,”大天狗先是解释了自己一开始的行为,随后看向自己早就呆在那里的自家妈,“妈,她就是之前我跟你说希望你能好好对她的人。”

 

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认真惊到,青行灯突然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之后只好低声对自己母亲说:“妈,我昨晚在跟他打电话。”

 

这下忽的没话说了。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原本以为大人可能会因为他们俩这种行为而责备他们,只是没想到,突然坐在青行灯两侧的两位女士突然越过她就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就说,这孩子跟我们家有缘,以前你还不信,我说早点定下来,你非说顺其自然,现在还不是这样。”

 

“这样我就放心了,你家孩子怎么看怎么放心。”

 

……

 

被这两位的动作稍稍吓到的青行灯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稍一抬头就对上了那个人的眼,在他的注视下,突然被看得面上一热,偏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因为那一刻,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喉咙口了。

 

 

 

“听说你被催婚了。”

 

晚上,帮着父亲公司看文件的大天狗突然收到了荒川发来的短信。

 

因为这个,他又想到了白天的事情,他们俩的母亲激动得不行,立马就敲定了双方的亲家关系,如果不是年龄不到,估计下一秒就是要商量嫁妆和彩礼了,随后就连父亲也知道了,母亲做主的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反对,一整天几乎都在听两个女人激动地策划未来。

 

只是和两个大人在一起自然不好和她在做什么,两个人最多互相看几眼,随后结束宴会了之后他就听母亲的话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回了家,分明是没什么问题的,叫自己去不过是多增进一下感情,她的想法他难道还不知道么。

 

只是……唯一的甜头估计就是,趁她要下车的时候,大天狗突然喊住了青行灯,对方闻言条件反射地回头,他忽的就碰了一下她的嘴唇。

 

随后见她难以置信地看了他,车外就是她的父母,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大天狗现在仿佛都能想起唇上的触感,难得心情大好地回复荒川:“我乐在其中。”

 

“???????”

 

对面很快回复了一连串问号,他没有再理会,突然发现眼前的一堆文件都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一想到明天一目连的生日聚会还可以见到她,大天狗突然感觉充满了干劲。

 

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毕竟……他已经可以正大光明和别人宣布她是他的了。

 

TBC


后记:


天哪,多么肥硕的一章,敢信吗,有6000字……

我觉得过完连的生日,再交代下那个月考,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如果有本的话估计会写几个不公开的特别番外……

评论 ( 50 )
热度 ( 9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