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三更月 01

*


01 相见欢

 

 

青行灯又捅娄子了。

 

晴明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拿着棋子的手忽的一颤,转头看向急匆匆跑来报信的天邪鬼赤。

 

“业、业原火那边,有妖怪说要治治青行灯大人。”

 

晴明带着歉意对坐在自己对面的源博雅笑了笑,随后低声问道:“又是哪位惹她了?”

 

哪里不好去,偏偏去业原火那边,那三个鬼面岂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天邪鬼赤也一头雾水地摇了摇头,忙说:“小的也不知道,那头传来消息的时候,已经被青行灯大人弄得一团乱了。”

 

晴明叹了口气,结束了棋局,在源博雅同情的目光下急忙赶了过去。

 

只是刚到业原火所在的荒芜之地,压根就没看到自家式神的影子,徒留三个遍体鳞伤的鬼面漂浮在那边看到他,瞬间眼神变得凌厉。

 

“这位阴阳师大人,”最左边的红脸说,“心情不好也不能三番两次过来是不是,这我们还要生活呢。”

 

晴明尴尬地笑,急忙道歉,中间的绿脸不肯了,粗着嗓子大喊:“被打一次也就算了,这一个月第几次了?!”

 

晴明继续赔笑,暗自打量了一下它们仨的伤势,这都快飘不起来了,要知道自家这个青行灯也才刚升六星没几天,战斗力竟然这么强。

 

最旁边的那个倒是没有其他两个这么激动,反倒有些瑟瑟发抖,看了晴明一眼,随后说道:“大人,下次让青行灯大人提前说一下什么时候会来,我们还可以做个准备,还有……另一个大人我们是真的打不过啊。”

 

晴明前几句立马应和了下来,听到后面那句他突然疑惑了,“另一个大人?”

 

“是啊,那位大人的妖力真的不是小的可以相比的。”

 

“现在她人呢?”

 

“另一个大人把她带走了。”

 

“……”

 

造反了她。

 

 

 

眼前入目的是不断变换的灯光,星星点点缀在地面,周围急促撩过她发丝的风阵阵吹来让她几乎睁不开眼,凭借自己的妖力几乎从未在这么高的地方飞过,青行灯不禁搂紧了他的脖子。

 

就是这一微小的动作又被他察觉了。

 

“为什么去那里惹麻烦?”

 

她仰起头,看到的是他俊逸的侧脸和微抿的唇角,仔仔细细把他整张脸好好看了一遍之后,才慢慢说:“我不去你会来见我吗?”

 

大天狗神色不变,避开她的问题,“以后不要这样,很危险。”

 

他收到她在业原火遭遇麻烦的讯息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放下了手头的任务去找她,当时也是一时冲动便没有控制妖术把那三个鬼脸给教训了一顿,现在想想似乎有点麻烦,万一惊动了另一边,可能会有不必要的困扰。

 

那边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他也就直接抓了她就离开了那儿。

 

青行灯见他还是这副语气,有点生气,“你担心我的吧,不然为什么要管我?”

 

说话间,大天狗已经把她带到了离她住的院子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巨大的鸦羽碰触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他带着她渐渐落在地面上,他稍稍松手想把她放下来,青行灯却依然不愿意放开自己的手。

 

“回答我。”她固执地看着他的眼睛。

 

大天狗看向她,随后目光不着痕迹地移开,稍微用力将她的手拿下,把她放在地上直到她站好。

 

“你听到我的消息就二话不说来了,你肯定在意我的吧,大天狗。”

 

“碰巧路过。”

 

“你为什么就是不承认呢?你真的很无聊。”青行灯眯起眼。

 

“青行灯,半夜独自闯入业原火境内,”突然间,大天狗按住突突直跳的额角,厉声说道,“你是真的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做一回事了吗?还是说嫌自己在这人世活太久了。”

 

他突然之间的说教让青行灯一愣,但是莫名地,比起刚刚他疏离的语气倒是让她开心许多,青行灯立马便弯了嘴角,正想说什么,却被他瞪了一眼。

 

“时候不早了,”大天狗站在青行灯面前,好看的眉皱起,“你的阴阳师应该很担心你了。”

 

青行灯没有说话,依然用那双澄澈的青蓝色眸子看着他,眼底里倒映着他的脸。

 

大天狗叹了口气,像安抚宠物一样正想和以前一样摸上她的头,却还是没有伸出手,“早点休息。”

 

说罢,没有再停留,捏了个风阵就化作风消失在了这里,若不是周围四散飞起的树叶都不会感觉到他刚刚的存在。

 

 

 

青行灯走进院子里,慢慢拉开前厅的门的时候,原本黑漆漆的屋子突然光亮一片,她难得被吓得抖了一下,抬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间正在喝茶的晴明。

 

周围还坐了几个她熟悉的同伴,看他们无精打采的样子一看就是被从睡梦里叫醒的。

 

晴明抿了口茶,先是打量了一下她,似乎没有受伤,这才放心的垂眸假装认真喝茶不在乎的样子,“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是去哪儿了?”

 

“有个朋友突然叫我出去。”青行灯走进来,一旁的天邪鬼给她在茶几面前放了个坐垫,她就着垫子跪坐了下来。

 

“朋友?”晴明反问,然后扫视了一下周围,“可是你的朋友都才刚刚被我叫醒。”

 

青行灯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还在打哈欠的姑获鸟、花鸟卷她们。

 

“是别的院子的。”她灵机一动。

 

“别的院子的,仅凭一己之力可以把那三个鬼脸打成那副样子的,我暂时还不知道哪家阴阳师家有这样的式神。”晴明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是我们一起打的。”

 

“但你之前带孩子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战斗力。”

 

“我昨晚背着你吃了几个蓝蛋,总之,不早了,打扰大家也不好,还是让大家快点回去睡吧。”

 

晴明也没有为难她,摆摆手让那些在这里当背景板快要睡着的妖怪们回房去了,就在青行灯看着大家走了之后正要拉上前厅的推门,晴明叫住了她。

 

“哎,你说你做我的式神多久了?”

 

青行灯站住,想了想,“似乎有几十年了吧。”自己还是幼年的时候就被晴明召唤到了这个院子,随后直到前两天刚升了六星,对妖怪来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

 

“所以啊,”晴明说道,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人类来说可算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我对你还是挺了解的。”

 

青行灯愣了愣,又听晴明说:“虽然我不知道那家伙是谁,但是几次三番你有麻烦都化险为夷应该都是他来救你的吧?”

 

记得很早的时候,青行灯来这里不久,就因为独自出去进行委派任务遭遇了一些强大妖怪的欺凌,等晴明急匆匆派了当时的主力式神去营救的时候她已经安然地坐在那里了,除了脸上挂了几道彩,倒是没有别的大问题。

 

从那以后,青行灯也不是什么安分的妖怪,经常会出去因为收集怪谈四处游历,这样下来就多次遇到麻烦,但是每次等他收到她的消息的时候,她往往都已经平安无事了,一次两次倒还好,几次下来,就算是巧合也没这么好运的,再然后仔细想想,肯定是有人一直在帮她了。

 

青行灯欲言又止,正想说其实她也不是特别了解对方的背景,就见晴明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哎,没事,只要别和那边山上的妖扯上关系就好了,那家伙手下的妖怪个个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不过我们应该也碰不到它们,黑晴明那家伙平时就神出鬼没的。”

 

青行灯点点头,也没多说,眼看着天都要亮了,和晴明说了声就回了房间打算好好休息一下。

 

 

 

一阵压迫感传来的时候,大天狗正落地在漆黑一片的山林中,眼前是一片黑,和刚刚放青行灯下来的那边树林的黑暗不同的是,这里的黑是连妖都受不了的压抑。

 

还未迈出脚步,他就忽的停顿了下来,然后就听身后有人对他说道:“执行任务的中途不见,似乎不像是你的作风。”

 

大天狗转身,淡淡道:“业原火那边出了点事情,我去处理,不过我觉得你最好先管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三尾狐。”

 

有着妖艳外表的狐妖灿然一笑,“那是自然,只是我手下说那边似乎好像有别的妖气。”

 

突然一阵风在三尾狐的耳边流窜,堪堪就要刮到她的脸,她也不怕,静静地站在那里,“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妖怪能让你维护到这个地步,只是我能保守这个秘密,但是黑晴明大人迟早有一天也会知道……”

 

大天狗皱眉,脸上一片沉寂之色。

 

“你私下里和那个阴阳师院子里的妖怪有来往的事情。”

 

风刃瞬间将周围的树拦腰砍下,大天狗沉下脸,“这件事情与她无关,就算要惩罚,也是算在我一个人头上。”

 

三尾狐笑出声,突然觉得有点不认识眼前的大天狗了,这家伙和她们一起在黑晴明手下做事,这冷血作风她也不是没见过,现在竟然还会说出这种话,她也不是什么好妖,只是……大天狗如此维护的那位,她也是见过的,况且,也许那位也已经不记得了,其实很早之前她还受过青行灯的恩惠。

 

“放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大天狗看了她一眼,收回风阵,向着林子愈发黑暗的深处走去。

 

 

 

躺在床榻上早已进入梦乡的青行灯不知怎的忽然从梦里惊醒,背后一阵冷汗,她转头看向窗外,明月高挂,没有星辰,就连平时聒噪的蝉声也没了,她又想到了大天狗,今天好不容易才用手段让他出来见了自己一面,可他还是匆匆地就走了。

 

他心里分明是有她的,但是为什么不说呢。

 

青行灯不懂,拿起床头一个话本展开,里头的人类男女一明白对方的心意就丝毫不拖沓地在一起了,为什么他们不能这样呢?

 

等下一次,她一定会紧紧抓着他不让他走,然后问清楚。

 

青行灯放下话本,从枕头下摸出一根黑色羽毛,视若珍宝地抓在手里,这才又安然睡去。


TBC


后记:

是游戏背景的。

然后这个灯灯性格可能跟之前写的都有点不一样……看起来似乎会有点年纪小的感觉,但的确是的,狗子的话会比她想的全面成熟些。

如果介意的话可以说一下……我尽量改OTZ

或者这篇会停一停【你走吧】

评论 ( 44 )
热度 ( 48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