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三更月 02

*


02 蝶恋花

 

 

“听说你昨晚又去业原火那里了?”一目连笑着问她这个事情的时候,青行灯正在给院子里的孩子们讲故事,他这么一说,青行灯急忙把那些孩子打发给了姑获鸟,一下拽着一目连走到一边,顺便还抬头四处看了看,有些警惕。

 

“你昨晚在前厅没听到吗?而且你不要在他们面前说这个,影响不好。”

 

她也知道影响不好啊。

 

“我昨天上午就被派去执行委派任务了,今天上午才回来,你是直接忘了吗?”一目连无奈地说,记得昨天去执行的时候她还特地告诉他一定要带个黑蛋回来的,结果这一下子就抛到脑后了。

 

青行灯这才反应过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那黑蛋呢?”

 

一目连见她直接跟自己伸出手完全不客气的模样叹了口气,掏出昨天好不容易得来的黑蛋给她,见她有些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没有半点淑女的模样。

 

“怎样,这次吸魂灯进步了吗?”

 

“谁说我要加吸魂灯了?”

 

“……”

 

一目连皱眉,先前最开始的时候她还老跟他们抱怨说自个儿三技能就是不见长,偏偏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满技能了,就她顶着个普攻全满的压力还在上战场。

 

“啊,总算加到明灯了!”

 

明灯是青行灯特有的被动技能,有几率使得己方妖怪使用招数不消耗鬼火。

 

“你那明灯触发几率本就少,就算加了不过也只是……”

 

他还没说完,对方凌厉的眼神已经抛了过了,一目连连忙住嘴并表示加到二技能简直不能再好了,青行灯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喂——青行灯!差不多该出发了!”

 

远处传来了晴明的声音,青行灯跟一目连摆摆手,加快了步子跑去,一目连却突然喊住她:“为什么突然就想提升这个技能了?”

 

青行灯愣了愣,脑海里浮现的是某人每次因为周遭鬼火不够有些恼火地甩出一把风刃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因为,突然我的慈悲心就泛滥了。”

 

一目连被这句话着实雷得不轻,青行灯会有慈悲心?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打本都打出了革命友谊,这家伙对待那些NPC从来就不手下留情,非得把对面吸得鬼火耗尽才肯罢休,现在告诉他,她有慈悲心?!

 

一目连拢了拢袖子,突然有点冷。

 

 

 

青行灯和茨木童子跟着晴明在大部队后头善后,茨木童子和她一向不怎么对盘,两个人从同时升到六星的那一刻开始就在针锋相对地对峙,为的就是争谁是寮里狗粮大队长这个称号。

 

“你昨天偷懒以至于我多吃了两百寿司才把任务完成,青行灯你怎么这么有本事呢?”茨木童子说,顺便不断地把脸色给他看。

 

以往青行灯早生气了,或者偷偷吸他一点鬼火,这次青行灯想了想昨天似乎一点都不亏,也就不想跟他计较了,哼哼了几声,坐在自己的灯杆子上悠闲地翘着腿,“吃了寿司还卖惨。”

 

“你这家伙还真是……”

 

“停,”青行灯竖起手指做了个手势,“别忘了你挚友的腿毛还是拿我的头发丝去换来的。”

 

茨木童子被她这么一说立马闭嘴了,因为晴明一直召唤不到酒吞童子,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搞到了酒吞的腿毛,据说集齐五十根就可以召唤,所以寮里其他大级别的妖怪的宝贵物品都拿去换腿毛了。

 

“你们俩就不能和谐相处吗?”晴明转过头,看了他们俩一眼。

 

“不能。”

“不能。”

 

 

 

等走到目的地的时候,却发现博雅和神乐他们也在这里,两个人各自带着自己的主力式神分站两处,看到他们,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顺便挥挥手打招呼。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晴明问道。

 

“当然是因为……”

 

话还没说完,就起风了,他们在的这地方是个山谷,这样的风应该很正常,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是没停下来。

 

“喂,你这家伙也是来这儿做那个任务的吧。”博雅大嗓门地喊着,被风吹得几乎睁不开眼。

 

青行灯看了晴明一眼,这才想起来她还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什么报酬。

 

晴明开了扇子挡住一边脸,艰难地回答:“不是早跟你说了,只有这个任务才可以得到大天狗碎片啊。”

 

“……”

 

“喂喂,你听到没,晴明说大天狗啊,又是什么妖怪?”一旁的茨木童子突然扯了一下她的灯杆子。

 

青行灯被风迷了眼,好不容易睁开眼,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晴明想要召唤大天狗。

 

这一认知让她又惊又喜,但是……他们这个妖怪的世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他们看似是单独的个体,但好像又不是,就比如说她是青行灯,但可能并不是唯一一个,只是她们拥有不同的思想。

 

而她想要的那个大天狗,分明已经是存在了许久的妖怪,那么晴明如果像收集酒吞那样召唤出大天狗,又会是谁?

 

不知道是谁,但是绝对不会是他。

 

风终于停了,青行灯急忙从灯上下来,“不行,我不同意,我不做这个任务了。”

 

其他人都被青行灯这一言论吓了一跳,就连博雅都惊得瞪大了眼。

 

“喂喂,晴明你家这个式神还挺有个性啊。”

 

青行灯面无表情,随后又说了一次:“反正不行。”

 

晴明只当她是因为怕大天狗来了夺了她的位置所以心里不平衡,急忙安慰:“你放心啊,就算有了大天狗,他也还是要尊称你一声前辈的。”

 

“???”

 

“毕竟你先来寮里这么久,年纪又比他大。”

 

“我没有啊!”

 

“到时候你们也要好好相处啊。”

 

“鬼要跟他好好相处。”青行灯抛下这么一句话,直接跑回去坐上她那个灯,一溜烟地就跑了,给晴明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啊,完了,没有六星式神这任务做不下去了啊。”茨木童子摸着自己手上的几根腿毛默默地说。

 

“茨木你闭嘴。”晴明黑脸,刚刚帽子被风吹歪了都没来得及扶。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青行灯的心很乱,从那里逃出来之后她完全不知道要去哪里,有些不知方向地在小树林里瞎指挥灯乱飘,只是这里几乎都长得一样,没一会儿她就开始原地盘旋了。

 

“你说,这里是哪里。”青行灯低头,奈何身下的灯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真是白养你了。”她从灯上下来,一下就不小心踩在了有些潮湿的土地上,这里大概昨晚刚下过雨,一片泥泞,鞋子高高的跟上一下就沾了泥土。

 

突然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办了,青行灯徘徊在树林里,她的灯就那么默默跟在她身后,显得有点滑稽。

 

青行灯看见不远处高大树上伸出的诡异枝丫,有点狰狞地朝着她的方向展开,这地方怎么看怎么奇怪。

 

“晴明!”青行灯喊了一下,回答她的只有树叶的沙沙声。

 

“茨木!”她又喊,随后加了一句,“我让你当狗粮大队长,你出来啊。”

 

“大天狗……”她突然鬼使神差地喊出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喊出来了,随后有些惊讶地瞪了眼,依然是没有回应,她大着胆子又喊了几声。

 

“大天狗!大狗子,管闲事狗……”

 

喊得青行灯有些头疼,周围的青光突然跳动了起来,她的灯突然围着她转圈。

 

“你别绕了,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青行灯烦躁,随后一伸手就将还在转圈的灯在她背后按住,“都说了你不要再转……”

 

谁知道一转身,就看见不远处赫然起了一个风阵,鸦羽包裹,她被惊得几乎迈不开步子,手下的灯还在动,随后风散去,里头站着一个挺拔高挑的身影。

 

“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你都没有听是吗?”

 

直到大天狗走到她面前的时候,青行灯这才反应过来,手下一松,自己的灯立马就横在了他们俩之间。

 

“挺护主,可惜是个白眼狼。”大天狗瞥了一眼那盏青莲灯,先前因为眼前这女妖总是闯祸的缘故,他还帮她修理过好几次这个灯。

 

青莲灯被他这样凉飕飕地看了一眼立马就溜了,自觉到了一边,青行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它,殊不知通常妖怪的法器和妖怪本身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

 

“你怎么在这里?”

 

“这里被晴明买了吗,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他对她说话的语气有点讽刺加刻薄,青行灯抿了抿嘴,并没有完全搞清楚他生气的具体原因。

 

“你上次都走了,怎么又来管我了?”

 

“这里,是我的管辖范围。”

 

意思就是是她自己的错。

 

“哦,我知道了,”青行灯突然恼火,走近他,然后快速地伸手在他身后翅膀上拔了根羽毛,“就是在这里挥洒你的碎片,然后让全世界的阴阳师都能召唤你吗?”

 

大天狗因为她这没大没小的举动皱了眉,“青行灯,胡言乱语什么?”

 

“我说错了吗,他们来这里做任务就是想要你的碎片,这样就可以召唤你了。”青行灯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但又因为他波澜不惊的俊脸完全不能生气起来。

 

大天狗将她稍稍推离,“你似乎把这个任务想得太简单了。”

 

青行灯想把手上的羽毛潇洒地扔在地上,就像之前自己看的那些话本里的女主角那样,可惜她发现自己跟他又不是话本里的那个关系,这个羽毛也不是他们的定情信物,他们聊的也不是——爱情。

 

“所以啊,你先管好你自己吧,”她放下手,垂眸,“谁知道你会被谁召唤走。”说罢,抓了旁边的青莲灯打算走,却被一阵风忽的困住了。

 

她虽然已经六星一段日子了,但是偏生晴明并没有给她装备特别好的御魂,所以跟其他人比起来总有些差距,再加上她本身的天赋问题,在同级别的妖怪里并不算最强,更何况在眼前这个几乎站在实力顶尖的妖面前。

 

她手无缚鸡之力地就被困住了,这一刹那青行灯突然想给晴明扎小人,为什么就不给她好一点的御魂。

 

“我觉得你应该去隔壁的平安京幼儿园重新学习一下。”他一下抓住她的手腕,说出的话却是刻薄至极,“对召唤这个意思到现在还不懂吗?”

 

“什么?”她愣了愣,开口。

 

“我可以将我身上的一部分给那些阴阳师,然后他们通过收集我的力量来召唤我,但是我并不会因此被他们召唤出来。”大天狗难得耐着性子解释,觉得她真是越活越过去了,“而你,也是这样,我们都是单独的个体,难道你把你的头发丝给他们,他们召唤出来的就是你了吗?”

 

“但是召唤出的跟我一样……”她喃喃地说。

 

“但是不是你。”

 

“那、那就好。我还以为……”

 

“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怕他们把我召唤去他们阴阳寮才这么生气的。”

 

差不多这个原因了。青行灯讪讪地点头,发现自己刚刚对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有点越级,但是转念一想晴明说的让她当他的前辈,又感觉浑身不对劲,还是这样好。

 

大天狗一下就知道了答案,无奈地按了按太阳穴,只是就这么一不留神,就感觉胳膊被抱住了,他看着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头,皱眉道:“松开。”

 

青行灯没松,依然紧紧扒拉着他,这样一个没有所属阴阳师的妖怪怎么身上都没有怪味,那每天都是住在哪里,怎么还能保持个人卫生。

 

“我带你回去。”

 

“你知道这是哪里?”哦,他知道,他刚刚说这里是自己的管辖范围,青行灯不说了,也没有动,突然不想回去了。

 

“青行灯。”他喊她,“自己走。”

 

青行灯还是没动,直到感觉这个人的容忍度可能到了某个临界点了,急忙道:“鞋子脏了,回不去。”

 

大天狗垂眸,果然看到鞋跟那边沾了不少泥。

 

“真不敢相信你已经六星了。”



TBC


后记:


压榨了锤锤帮我G了一下本子的书签,开心,看到校园paro的狗灯复活了秘制激动2333还有明信片的太太画的也超好看OTZ!文的话除了我的未公开番外还有俊太和以北的爆字数G文,也超级感谢这两位!争取下周之前把预售链接弄出来【你走吧】然后因为印量少&成本比较高,所以价格可能会稍微高那么一丢丢……真的不会很高,应该都是能接受的范围,谢谢各位了!

评论 ( 20 )
热度 ( 58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