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三更月 03

*

微连刀


03 江城子

 

 

 

青行灯有时候觉得大天狗他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成年的女妖看待,现下看着他垂眸帮自己清理鞋面的侧脸,生的剑眉星目的,五官也这么俊俏,忽略掉身后的翅膀,分明就是年龄正好的人类青年。

 

她虽然与人类接触不多,但也知道自己这幅皮相自然是极好的,不然也不会引得方圆十里的妖怪经常爬到晴明家院子的围墙上就为了看她一眼,只是这副外貌在他面前似乎一点都不起作用。

 

大天狗施法用风把她的麻烦解决时,一抬眸就看到她正心不在焉地盯着自己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弄干净了,可以走了吧?”

 

青行灯被他唤回意志,低头果然看见鞋子上已经没了一点污渍,有点失望,就着她的手从他的怀里下来,青行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理了理衣裳上的褶皱,趁他又想要突然消失的时候急忙抓住了他的衣摆。

 

“我可以期待的吧?”

 

她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大天狗看着她抓着自己衣服的白皙的手,眼中波动了一番,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然后青行灯就愣愣地看着他垂下眼把自己的手拉开。

 

“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她下意识地就脱口而出,这次是伸出两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声音都变得有些急促。

 

忽的天边传来一声悲恸的鸟啼声,下一刹那,空中不远处还在飞的鸟儿就应声向下坠落,不一会儿还有不断四射而起的弓箭在空中四散开来。

 

青行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看到了吗?你我所处的位置就好像刚刚那个鸟和下面的人类,”大天狗淡淡地说,随后拿手造了个风刃,在手中有些肆意地把玩,不等青行灯说什么,直接手掌一转,将风刃甩到不远处的树丛中,几棵稚嫩的小树瞬间倒下,“如果你继续靠近我的话,我不难保证你的下场会比它们好。”

 

 

 

花鸟卷提着灯在漆黑的走廊上巡夜的时候突然感觉不远处有道亮光,是一种特有的青光。

 

“青行灯?”花鸟卷急忙过去,只是下一秒对方就速度极快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下一刹那自己身后那个房间的门就急速地被打开又被关上。

 

紧紧锁住,用外力根本没法打开,应该是主人动用妖力将它锁住了。

 

花鸟卷一脸担忧。

 

 

 

“青行灯回来了?”晴明听到这消息立即放下手上的酒盅,想立即就去找他那个下午有些无法无天的式神。

 

“但是阿灯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花鸟卷随即说,果然使得晴明的动作一顿。

 

“她怎么了?”

 

“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

 

晴明沉思,那看来是真的心情很不好了,因为当了很久她的阴阳师的缘故,式神的性格他基本上也摸透了,青行灯其实是个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的妖,一旦她不开心了,就喜欢把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从还是幼年期的时候就这样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已经很久没出现了,上次还是因为能力不够导致大部队被偷袭了而关在房间里自责。

 

 

 

青行灯特别烦躁,她本来以为只要自己一直坚持,别说他这样不解风情的木头了,就连黑夜山悬崖上的石头都能被她捂热,然而现实往往不会随着她的想法走。

 

她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一直这么抗拒他们俩之间关系的更进一步,青行灯趴在床铺上,把脸埋进被褥里,他们第一天认识的时候,他并没有对自己表现出这么排斥的感觉。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她遇到他的时候还是个连妖术都用不利索的小妖怪,即使他经常神出鬼没,也不在院子里的大家面前出现,但是总是会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突然挡在她前面,就算问他为什么,他也只会板着脸说自己闯入了他的管辖范围。

 

但是他究竟是什么妖怪,难不成这整个平安京都是他的,分明是因为自己有了危险才出现的。

 

隐约想起来了,是因为那一次她又被他救了,随后鬼使神差地在他侧脸上啄了一下,就是那一次,大天狗本来对自己还算客气的态度就冷硬了起来,有时候甚至对她爱答不理的,出现的频率也少了许多。

 

大天狗在躲她。

 

青行灯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是她哪里做错了吗?

 

翻了个身,面朝天花板,眼前的一片雪白都好像他衣服上的颜色。

 

 

 

一目连咬着绷带的一端在自己手肘上绑绷带的时候,忽的察觉了周遭环境的一阵妖力波动,是和他同一级别的妖怪,他立即警惕地坐正了身子,手上的绷带随之滑落,一旁的妖刀姬见状重新拿起。

 

“不想死的话就先包扎。”一贯的态度冷淡,一目连温和地笑了笑,然而神色却是没有放松下来,之后在看到妖刀姬身后出现的人影后,面色才渐渐缓和了下来,什么啊,应该是因为她来了的缘故。

 

青行灯在床上不知不觉就躺到了晚上,也没有人来叫她,出来听到这边的动静就过来了,果然看到了好几个挂彩的朋友。

 

“这是怎么了?”她指了指一目连手上的伤。

 

“方才晴明带他们去打真大蛇了。”

 

“这般丢脸的事情就别说了吧。”一目连笑了笑,看他们这样的模样自然知道结果是什么了。

 

青行灯听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在那里并不能帮他们什么,只能做好后勤工作,说着她抬手去旁边拿药酒,打算帮着妖刀姬一起处理一目连的伤口。

 

“你下午这是怎么了?”一目连开口,看着眼前正在捣鼓药酒的好友,就算刚刚过来的时候一脸平静,眼底里竟然难得的出现了一点红。

 

青行灯的手微微一顿,随后又继续捣鼓,“没什么,睡得有点久。”

 

妖刀姬从她手里接过药酒,“有什么事别藏着,虽然说我们都是晴明的式神,但大家也是朋友。”

 

“朋友”——这个词是青行灯之前在人类的话本里看来的,她当初和院子里的很多式神这么说过,渐渐地大家都喜欢用这个词语了,只是她唯一没有和他说过,因为她总觉得他们俩并不能用这个词语形容,他甚至都不喜欢自己。

 

“大家都把我当朋友,但是偏偏有一个不识相。”她突然道,垂下眼。

 

与青行灯面对面坐着的妖刀姬和一目连面面相觑。

 

随后,一目连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因为自己来院子早,其实也算是青行灯的前辈,现在她既然心情不好,他自然也有责任安慰她。

 

只是这一拍,感觉方才的妖力压迫感又来了。

 

一目连轻咳了一下,“你啊,我们都在安慰你了,差不多该收收你的妖力了,压得我要喘不过气了。”说着有些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胸口。

 

青行灯闻言立马收了自己的妖力,只是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释放妖力。

 

“我、我没有释放啊……”

 

妖刀姬在一旁也道:“我是没感觉啊……”

 

一目连忽的一愣,看了看两位一脸疑惑看着他的女妖,顿时内心升起阵阵寒意,如果不是青行灯的话,那是谁,更何况就算是青行灯,按照她现在的实力其实也是不足以撼动到他的,只是方才那个压迫感让他几乎差点喘不过气,甚至在他拍上青行灯肩膀的时候到了顶峰。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他笑了笑,只是心里却没有放松。

 

“一目连真是,打大蛇打得心有余悸了。”

“果然还是要晴明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吧。”

 

忽略了一旁两妖的交流,一目连陷入了沉思,这样的情况他不得不往最坏的方面思考,莫非这个院子的各位已经被一个强大的妖怪盯上了,只是这里是平安京阴阳师的住处,究竟是哪里的妖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入侵甚至还公然挑衅他。

 

 

 

此时方才随意用了小手段‘挑衅’了大名鼎鼎风神大人的罪魁祸首正一脸平静地立在屋檐上,仅仅只是随意看去就可以把底下的情景尽收眼底。

 

下午青行灯离开之后,他闲着没事就跟着她,只是她一进房里就一直到晚上才出来,之后就看到刚刚那几幕。

 

嘴上说期待他,却又去找了别的妖,大天狗微微眯起眼,而且那家伙他认识,是风神一目连,虽然攻击力不如他,但是防御能力却是妖怪里的顶尖,要真的对决还真的不知道鹿死谁手,想到这里大天狗突然有些烦躁。

 

甩了袖子就想走,但是鬼迷心窍地,还是选择继续站在这里。

 

 

 

花鸟卷来的时候看到就是他们三个难得坐着端正聊得认真的模样,她见状也开心地从画卷里跳出来跪坐到青行灯旁边。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怎么杀蛇。”

 

“诶?”

 

“我刚刚从大蛇那里回来,挂了一身彩,有点狼狈。”

 

花鸟卷立马一脸担忧,“没事吧,需要治疗吗?”

 

一目连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手上包扎好的伤口,“已经没事了,就是短期内应该都不能再去了,真是棘手啊。”

 

“身体要紧,”妖刀姬在一旁说,“实在不行让别人顶替你吧。”

 

妖刀姬也是关心,但是谁都知道没有可以替补一目连的,缺他不可。

 

青行灯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去,突然有点羡慕。

 

花鸟卷察觉到她的神情,戳了戳她的肩膀,“怎么了?”

 

“突然有点羡慕。”

 

那个人有没有自己的院子呢,他的院子有她这样的妖怪吗,还是说有更漂亮的,性格也比她好的,她没想过。

 

但是像他这样的妖怪,就像风,根本捉摸不到,也会有他围绕的中心吗。

 

青行灯抬头想惆怅地看看天空,突然好像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在远处屋檐上,但只是那一刹那,等她眨了眼再看就已经没了。

 

“阿灯,你好奇怪。”

 

“我也觉得我挺奇怪的,”青行灯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但是吧,就算这样,我也没想过如果不喜欢他了会怎么样。”

 

“喂喂……”一目连有点吃惊,难得失态地出口。

 

青行灯有些不屑地看了看他惊讶的神情,想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干脆就跟好友们坦白了。

 

“我喜欢一个家伙很久了,但是他好像一点都不喜欢我,甚至讨厌我,想把我推开,”青行灯对他们说,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周围路过的天邪鬼们听到纷纷脚底打滑,“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也不想放弃,就算他说我们俩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是不是……他是人类啊?”花鸟卷问。

 

青行灯摇摇头,人与妖之间的禁忌大家都知道,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和妖无视这一规则义无反顾地在一起,久而久之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了,更何况那家伙那一身妖力想掩盖都掩盖不住。

 

“应该……还不如人类吧。”妖刀姬一语道破,虽然并不知道多少内情,但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

 

“其实,就算不能在一起,”青行灯撑着下巴,“我也想知道他到底在不在意我,这样也许我就能安心地放弃了。”

 

不会的,你根本不会放弃的。

 

其他人默默在心里想着。

 

 

 

大天狗离开平安京街道的时候已经过了约定的时分,不知不觉就站过了时间,这对他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黑夜山,三尾狐来回绕着那棵枯木走了大概几百遍,总算将大天狗盼来了,他从天而降,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己的迟到也当作一无所知,三尾狐急忙走上前去:“你总算来了,黑晴明大人刚刚找你一直没找到。”

 

大天狗皱了皱眉,“什么事。”

 

“好像是和下午那群阴阳师出现在你管辖范围的事情有关。”三尾狐压低声音,“那些下午盯着你的部下已经被我统一口径了,只是你切记,不要提到她。”

 

大天狗颔首,这是自然的事情,只是他并不能保证,黑晴明是不是已经发现了。

 

他刚来到背对着他站着的那个和她的阴阳师有着如出一辙背影的那个人身后时,那个人仿佛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慢慢转过身。

 

他那画着油彩的脸上一副平静的模样,仿佛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目光却在他的周围打量。

 

下一刻,突然道:“怎么,她没有跟你来吗?”

 

大天狗忽的收紧了拳。

 

“我先前就听说你和平安京的一个当式神的女妖怪有接触,”黑晴明又道,“只是没想到她还是晴明的式神。”

 

大天狗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着。

 

“我调查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叫青行灯吧?”黑晴明忽然笑了,“是个还算厉害的妖怪,跟你应该是一个级别的,只是她知道你是谁么?”

 

大天狗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手背上的青筋都因为他的用力过猛而根根分明。

 

“不如跟她正式会面一下也可以。”

 

“和她无关。”他立马回答。

 

“你今天来迟了也是因为她?”黑晴明慢慢地说,随后又仿佛叹了口气一般,“为了一个这样的妖怪抛弃大义可以吗?”

 

不等大天狗回答,黑晴明就抛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又消失了。

 

他站在那里良久,手也不愿意松开,脑海里晃动的一直都是她平日里的画面,不管是抱着他手臂期待地看着他的,还是因为鞋子脏了不愿意走路看着他的,甚至是更早的时候一脸狼狈地坐在地上捂住的样子。

 

因为站在对立面,所以他永远也不可能向她表达自己的想法。

 

甚至是在发现她对自己存在那方面的情感的时候,也只能选择把她推开。

 

这样的他,一直都站在矛盾里,备受煎熬。



TBC


后记:


我 想 虐 【开玩笑】

因为接下来周末开始上课了缘故,所以变忙了很多,再加上以后每天都有老师布置的单词和句子要背,毕竟接下来要好好准备雅思了,家里人在给予支持的时候也给了很多意见,就愈发觉得好好努力了,所以更文不能和以前一样频繁了……但是一有空就会写,毕竟这个圈子虽然冷,但是都有着一份不一样的感情在……可能什么时候没人了,我大概也会停了2333现在也是因为这么多小伙伴支撑着我,所以才能一直写下去,萌cp就是这么简单。

关于《臆想症》的本,明信片和书签已经都施工完毕了,之前已经放了一个出来,另一个应该会先保密,但是是根据原文画的校服paro狗灯,宣和预售应该会在这周内放出来,久等了2333我也很急的!但是因为各种不可抗力所以不得不拖后了一段时间。

评论 ( 21 )
热度 ( 5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