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我见青灯多妩媚

注:私设多,现代架空,短FIN.


*


如果说要给自己的女朋友出一本书的话,大天狗觉得自己是最有发言权的人,可惜他的文笔比起她来说差得远,但真的要写的话他保证会不遗余力地写一整本。

 

关于他的女友经常让他背黑锅的事常有的事了。

 

大天狗感觉身上突然一痛的时候,睁眼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滚到了床下,幸而卧室里铺了一层羊毛地毯这才使得他被撞得不至于严重,只是按着额角有些摸不着头脑坐起身的时候,半裸着上身,下面就松松垮垮穿了条睡裤有些狼狈。

 

昨晚和他一块儿躺在床上的某个人正抱着枕头居高临下地看他。

 

“大天狗,你真是糟糕透了。”

 

说着,他迷茫间就感觉什么东西直接招呼上了他的脸,高挺的鼻梁首先受到冲击,眼前的女人直接把抱枕扔到了他头上。

 

昨晚在床上烂缠绵的时候她表现得分明就不是现在这副模样,现在又是怎么了,大天狗太阳穴处突突地跳着,正抬眼想跟她说什么,只见她皱着眉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大天狗正想着是不是自己睡一晚和她小说里的那些人物一样突然重生了,有些讶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禽兽,变态。”

 

她抛下这两句话,直接赤着脚下床从他身边跑过,一到浴室就关紧了门,震得墙仿佛都颤了颤。

 

大天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捡起地上的抱枕,随后坐回到床上。

 

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里面那个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他发火的这个人八点还需要去杂志社上班。

 

里面传来的噼里啪啦的水声过了一会儿便停止了,门打开的时候,浑身似乎还弥漫着水汽的女人裹了层浴巾就走了出来。

 

走到他身边瞥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内衣扔到一旁的洗衣篓里,随后转身就去衣帽间看今天要穿的衣服。

 

大天狗早就习惯了青行灯突然的情绪化,毕竟有一个作家女朋友就要时时刻刻准备好被代入到某个角色里,谁知道她今天又是想当什么了,不过她这么大的脑洞也就只有他有足够的耐心帮忙填埋了。

 

大天狗迈着步子去浴室。

 

 

 

踮着脚挑衣服的青行灯余光瞥到他慢悠悠进了浴室,眯了眯眼。

 

随便拿了件连衣裙就往自己身上套,然后在首饰盒里看了良久挑了自己喜欢的饰品拿了出来,之后才满意地去自己的化妆台前坐下。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青行灯拿起手机打开了某个社交软件。

 

开始编辑文字。

 

“我有预感。”

 

那头的好闺蜜花鸟卷很快就回复了一个问号。

 

“大天狗是不是厌倦我了。”

 

“???怎么可能……你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啊。”

 

那头的花鸟卷被青行灯这么一句话吓了一跳,本来还站在地铁上无聊刷着手机,一下子就站直了身子,她的这个好友现在是特别有名的编辑,副业是小说作家,出版的小说基本上都是销量火爆,不仅如此,青行灯现在交往的男友据说还是本市最大上市公司的掌权人,虽然当面没见过几次,但是那种成功人士必备的杂志基本上是少不了那个人的身影的。

 

更何况,在一起这么久了都没有分手,谁都知道他们俩的感情肯定特别好。

 

“你怎么发现的啊?有什么证据吗?他……”

 

“难道带女人回家了?!!!!”

 

那头的花鸟卷发来一连串的话,青行灯看得嘴角都扯了扯。

 

带女人?他住的这地方她来之前别说女人,就连楼下男保安的狗都是公的。

 

“我做了个梦。”

 

“……”

 

“我梦到他跟我说拜拜。”

 

“青行灯小姐,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反应吗?”

 

“什么?”

 

“太闲了。”

 

青行灯愤懑地锁上手机,然后往脸上拍了拍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白皙姣好的脸,随后又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早上梦里的情景,突然发现有些想不起来了,隐约只能记得大天狗走在前面拉着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的手对她说再见。

 

去你妈的再见,青行灯重重地捏了捏放在一旁的粉扑。

 

大天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景象,怎么就连对着镜子都这样呢,他没记错的话,青行灯一直都很注重外貌,所以每次坐在化妆台前的时候都会开心得不行,甚至还会哼上那么一两句,今天这样的确少见。

 

但他也没有多问,默默地走到衣帽间去换衣服。

 

 

 

等大天狗拨弄着袖扣走出来的时候,青行灯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站在全身镜前转了一圈。

 

“这条裙子很适合你。”

 

她的动作微微一顿,眼底里有喜悦闪过,但随即掩盖了下来,佯装着生气地回头望他,似乎是看他穿得这么斯文俊秀的模样,有些狠话突然也说不出口,眼光挪向一边,不做声。

 

“今天你别送我。”

 

她突然说。

 

大天狗闻言皱眉,“那你怎么去?”

 

青行灯愣了愣,因为自从住在一起之后基本上都是靠他接送上下班的,突然之间好像脑子里就没了别的交通工具的概念。

 

“我坐公交。”对的,坐公交。没有方向感的,没有考驾照的是她本人没错了。

 

“你公交卡都没有办过。”大天狗冷冷回答。

 

“那还有地铁!”

 

“你确定现在这个时间你坐地铁来得及吗?”他拿出手机对着她亮了亮屏幕,离上班时间还差20分钟,开车去15分钟差不多了,坐地铁……地铁站离这里也还有段小距离。

 

青行灯脑子高速旋转,不管怎么计算都告诉她只有他送她才能最快到达公司,她可不想因为迟到而导致其他人对她的印象变得有些不好。

 

“别闹了,有什么话下班再说,”他说着,拿了桌上的一袋吐司塞到她手里。

 

 

 

 

直到坐在地下车库他的车里咬着吐司的时候,青行灯觉得,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却还要被迟到这个事情所苦恼,自己好像越活越过去了。

 

大天狗发动车,在这仿佛在举办豪车展的地下车库穿行。

 

“说吧,早上怎么了?”

 

“不是说下班说吗?”青行灯咽下吐司,有点干,吃得有些艰难,大天狗见状,伸长手去后座拿了瓶矿泉水给她。

 

“不想等。”

 

“切,”青行灯自己拧开瓶子,真的要说又感觉自己有点幼稚,“没什么啊,就是梦到你出轨了。”

 

“……”大天狗一个震惊,差点方向盘打偏,随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急刹车停下,手肘靠在方向盘上有些难以置信地转过头看她。

 

青行灯又掰了一块面包塞到嘴里,“太真实了……”

 

“我算是明白那些莫名背黑锅的男朋友心里都在想什么了。”前方变绿灯,大天狗靠回到座椅上,还是疑惑的状态。

 

“喂,我这还算好了好吗?”青行灯也坐直了身子,“你知道梦里的你有多过分吗,抓着那个不知名女人的手,还对我说再见。”

 

“那我是要去你梦里把那个我揍一顿吗?”

 

“没错,顺便再关进大牢里永远都别放出来。”

 

“你上一次吵架还是因为我有一天晚上睡觉睡得比你早。”

 

“你怎么又提起这个事情了,”青行灯皱眉,将手里掰剩下的面包塞到他嘴里,“那次我都说了我好困却睡不着,没想到你倒是一下子就在我旁边睡得不省人事了。”

 

“大作家注意使用成语。”

 

“睡得津津有味。”

 

“算了。”大天狗叹了口气,他的女友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他是不是该庆幸她梦到这样的情景没有当时就给睡梦中的他一拳。

 

“本来是想揍你一顿出气的,”青行灯突然说,“但是吧,看着你睡在那里的脸突然就下不了手了。”

 

谢谢啊,从来没有这么感谢上天能够赐予自己这张脸。

 

 

 

除却以上这些,大天狗觉得自己的女友有时候还是很懂事的。

 

她不会无理取闹也不会做一些幼稚的行为,因为两个人不管情商还是智商都旗鼓相当,因此在很多事情上都非常契合,大天狗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最适合自己的女人了。

 

除了某些时候青行灯的过于‘乖巧’也会让他很苦恼,比如说在床上的时候,还不等他进入状态,她就已经自觉地用双腿缠住他了。

 

即便这样,也很大程度上取悦了他,大天狗坦言这样的她他还是很喜欢的。

 

 

 

将她送到了公司楼下,青行灯也算没和他闹别扭了,傲娇地留下仅剩的几片吐司就急忙拉开车门快步走了进去。

 

大天狗见她安全进去了这才打算发动车,下一秒公司助理催促的电话就打来了,和她不一样的是,当老板的好处就是至少可以随心所欲地不用怕迟到,因此他接电话的时候那头已经很焦急地问他究竟在哪里了,却不敢去催他。

 

大天狗这才说自己已经在路上了,那边听到这句话松了口气,又噼里啪啦告诉了他今天的行程安排和一些要开的会议。

 

他点头应下,随后挂了电话向位于市中心离这里没多远的公司开去

 

 

和青行灯认识是一个偶然,处于巧合两个人同时被大学室友一起拉去参加了大学的联谊会,本来就是气场相合的两个人一下就看到了在会场的彼此,本来也不是特别矫情的人,既然都对对方感兴趣,很快就交换了联系方式,之后就很正常地发展,一直到了现在。

 

想到这儿,他突然想起来那个时候,青行灯来找自己说话的时候拿的还是一个九连环,递给他也没说什么话,他神色淡然地接过,在手中随意摆弄了一下就解开了,递给她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她脸上的一抹惊讶。

 

之后就是她室友在一旁起哄的声音:“呀,谁要是解了阿灯的九连环可是要对她负责的哦。”

 

他的室友怕他不开心,正想上前说些什么,大天狗却看着她说道:“说话算话。”

 

她抬眸和他对视。

 

也就是从那一次,他在她眼里看到了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羁绊。

 

 

 

所以说,他的女友果然还是最好的。

 

大天狗突然在一家花店门口停下。

 

迈开腿下车,径直走到里面,里边正在用纸包着花的店员们看到他西装革履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都不自觉红了脸,有些紧张地问他需要什么。

 

大天狗好看的眉毛皱起,伸出手露出精致的袖扣,指了指远处娇艳欲滴的白玫瑰。

 

“不好意思,麻烦把这里所有的这个花都包起来吧,送到一个地址。”

 

店员本来是被他的样子惊了,随后又是被他说的这么一句话吓到了,愣在那里半天没动。

 

“太少了?”

 

“不、不是……”见过买花的,1314有时候都是大手笔,这一买买全部,在场的姑娘们突然都开始羡慕那个被送的人。

 

 

 

下午,青行灯提交完最后一个杂志方案的时候舒了口气,拿起桌上的黑咖啡就一口喝下,完全没感觉到苦,只是下一秒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里面走进来的是实习生,这几天刚来杂志社实习的一个女大学生,长得乖巧,办事也很利索,她很喜欢。

 

“主、主编,门口有你的东西……”

 

青行灯皱眉,她似乎最近没买什么东西啊,就算要买也是寄回家了。

 

“好多花……”那个实习生红着脸说,早就听说了自己的主编已经有了对象,但是没想到秀恩爱都这么正大光明。

 

“花?”青行灯站起身,跟着她走到门外。

 

外头见到她的同事都一脸艳羡地看着她,青行灯想着这里又不是没人被送过花,大家这么惊讶做什么。

 

只是刚走到门口,她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看着她了。

 

整个公司的大堂几乎被花塞满,满眼的白玫瑰,几乎以为自己到种植白玫瑰的地方了。

 

不用想,她也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了。

 

因为她喜欢白玫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当时女生宿舍楼下有男生用红玫瑰摆了个爱心向楼上的女生告白,青行灯和大天狗正从外面回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青行灯看了一会儿,这才和他道别。

 

大天狗一把拉住她,“你喜欢?”

 

“就算喜欢,你也别这样,太高调了。”

 

“我当然不会这样。”

 

青行灯眨了眨眼。

 

“这花太少了。”

 

“……也是,但我不喜欢红玫瑰。”

 

“那你喜欢什么?”

 

“白玫瑰啊,不觉得这样的颜色才好看吗,就跟我一样,跟白玫瑰一样妩媚动人。”她突然自夸,毫不掩饰自己对自己的喜爱。

 

“嗯。”他难得赞同道。

 

 

 

“太浪漫了吧……”周围有小姑娘偷偷地感叹道。

 

青行灯被快递员叫住签了个字,随后打量了一下满地的白玫瑰,这么多,真是资本主义的浪漫。

 

随后她笑着对身后一直在围观的单位里的各位小姑娘招了招手,指指地上一束束包装精美的白玫瑰花,“喜欢的话,拿一点回去也可以的。”

 

随后她低头,将刚刚从快递员那里拿来的一张卡片在手上展开。

 

“我见青灯多妩媚。”

 

是那个人一贯龙飞凤舞的字迹。

 

那就,原谅他吧,虽然本来就不是他的错,但是至少也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晚上公司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大天狗直接叫了司机去接青行灯下班,她也说自己可以打车或者别的方式回去,但他还是觉得不放心。

 

揉着眉心看完了一份文件,大天狗正想拿起手机问司机送到了没。

 

办公室的门就突然被打开了。

 

他正想抬头警告助理在自己工作没完成之前不要进来,不想看到的却是本应该回家了的某人——手里正捧着一束白玫瑰笑着看他。

 

“怎么不回家了?”

 

“因为我原谅你了,所以我来看看你。”她走上前,将花往他办公桌上一放,一点也不顾忌,“太多了,有些小姑娘喜欢就给他们了,还有一些直接送回你家老宅那院子了,可以吗?”

 

“都已经是你的了,怎么处理随你。”

 

“哎,我就喜欢你这资本主义的发言。”青行灯走到他椅子旁边,从后搂住他的脖子,身子前倾靠近他,头靠到了大天狗的肩膀上。

 

大天狗拽住她的手就把她拉到了大腿上。

 

“我叫了外卖。”她突然说,抬头划拉了一下手机,“似乎快到了,上面写着已经离这里不远了。”

 

“到时候让助理拿一下。”

 

“我在你们公司点外卖会不会很好笑?”她突然回头问,屁股挪动了一下,大天狗眸色一下暗了下来。

 

“不会。”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但是吧,你们公司看起来这么高大上,下面突然来了个外卖小哥。”而且她点的还是小龙虾和各种小炒,也只有她能够让眼前这个严重洁癖的人允许这些东西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了。

 

“每个人都需要吃饭。”

 

“你真双标。”她突然说,真不知道公司其他人如果知道老板在自己办公室点外卖吃味道这么大的东西会是什么反应。

 

“只对你双标。”他突然说,搂紧她。

 

青行灯对他今天的各种行为特别满意,开心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你在古代估计就是昏君了。”

 

大天狗不置可否。

 

“我看到你写在卡片上的字了。”她说,从兜里拿出那张卡片,白纸黑字地在他面前晃了晃,“虽然原意并不是这个,但是这样写我很开心。”

 

“嗯,”他应道,“料青灯见我应如是。”

 

“自恋。”她锤了一下他的胸膛,他随后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地吻,不肯放开。

 

 

 

这便是他们俩的故事,于茫茫人海中相遇,此后还要继续携手共度余生。



FIN.


后记:


突然想脑一篇现代PARO,这篇就这么混乱诞生啦!

评论 ( 31 )
热度 ( 12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