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妖尾/夏露】被忘记的纪念日[短/FIN]

*

《Honey Rainbow》本子解禁稿①



清晨的玛格诺利亚也是热闹不已的,街上的商铺早早就开了门,伴随着小贩们的吆喝声,新的一天又这样拉开了帷幕。

露西·哈特菲利亚从床上坐起,慢慢伸了个懒腰,一夜好梦,下意识看了看身边的床铺,平整一片,那个人昨晚应该是没来过,只是他没来不是应该高兴吗,这样就不会去想着要和他抢被子了,自己也不会因为盖不到被子而着凉。

只是……

露西将身子探到一旁的床头柜,拿起桌上的日历看了许久。

她没记错吧,是今天吧。

算了。她想着,放下日历,掀开被子下床,迈着步子向浴室走去。

“好,一天的好心情果然要从洗澡开始。”露西抡起拳头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做了个鼓励的手势。

 

直到在浴室里慢悠悠地哼完歌,洗完澡,她伴着湿漉的水汽从浴室里出来,发现房间还是空无一人,眼睛不禁垂了下来。

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想用尚且还带着些水珠的手来使自己冷静。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这么情绪化了呢,露西摇了摇头。

 

因为今天起得有些早的缘故,露西来公会也早了许多,很多人都还没有到,已经在了的人看到她都笑着和她打招呼,露西挥着手也同样微笑回应。

站在吧台前擦杯子的米拉看到她喊了一声露西的名字,露西向她走了过去。

“早上好,露西,今天好早啊。”米拉将擦完的杯子放到架子上,又拿起另一个。

露西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吧台前坐下,突然趴下,将脑袋放在手上,随后还叹了口气,米拉看她一大早就这么没精打采的样子有些吃惊,平常的露西明明都是元气满满的样子啊。

“怎么了吗,露西?”

“米拉姐,今天是几号啊。”她突然答非所问道。

“X月X日啊。”

那自己没有记错啊,露西皱眉。

“露西怎么了吗?”米拉又问了一遍,停止了手头的工作。

“没什么,”露西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的确有些难以启齿,“突然想问问。”

米拉见她不想说的样子也没有继续问,安静地陪在她身边。

 

渐渐地,公会里的人多了起来,接着就有了噼里啪啦的打闹声,只是在这一片嘈杂声中,安静坐在那里的露西就显得格格不入了许多,只是她平时也不怎么参与那些事情,所以也没有人多想。

露西撑着脑袋,思绪有些乱。

突然,公会的门被从外面猛地踹开,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挂着一张笑脸的灭龙魔导士和一只蓝猫径直走了进来。

露西回头看了夏一眼,心里头更乱了,干脆想假装没看到他的样子,只是还没装多久,就听到了那家伙大声喊她的名字。

“露西!”

拜托,别过来……

 

“你今天来得这么早吗?”那个人走得很快,刚喊完就已经来到了她身后,手马上熟稔地揽上了她的肩膀,动作熟练无比。

“有点睡不着,就起得早了。”她回道。

“哦,一定是吃太饱了吧。”

“俺都说了啊,露西晚上不要吃太多了。”

这两个人是笨蛋吗?

“才不是啊!”露西吼道。

“啊,精神不是挺好的吗,你刚刚坐在那里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夏看着她吼,突然笑道,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就将她整个人带离了吧台,露西被他这么猝不及防地拉着有些反应不过来,急忙迈着步子跟上他。

 

夏带着她走到了委托板旁边,上面张贴了的是今天妖精的尾巴公会收到的所有委托,公会里的魔导士可以随意选择适合自己的进行工作从而得到报酬。

委托板很大,上面形形色色贴了许多纸。

突然,露西瞥到了右上角,上面明确写了X月X日,她有些紧张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夏,但他仿佛就像没看到一样,或者说是看到了根本就没在意。

“嗯……哪个好呢?”夏眯着眼看着每一张纸,的确没有注意到。

露西突然将手背到身后,开口:“今天是X月X日呢,时间过得好快啊,你说对吗,夏。”

夏点了点头,依旧专心地看着墙上的纸。

耷拉下肩膀的露西,叹了口气。

突然,夏回过头看她,眼里冒着光,露西被他这么看着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心脏扑通直跳。

“你看,今天这个任务不错!”他看着她,从墙上撕下一张纸。

露西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扯着嘴角笑了笑,“是、是呢。”

果然不能期待夏太多。

 

然后在整个做任务的过程中,即使她不时若有若无地暗示夏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还是没感觉到,到最后接过主人给他们的报酬时,露西放弃了。

哎,她拿着沉甸甸的钱袋子,却高兴不起来。

今天明明、明明是那个纪念日啊。

几年前的那一天,她为了加入妖精的尾巴公会而遇到了假火龙,夏在那个时候出现救了她,还把她带到了妖精的尾巴,那是她的命运之日,更是他们俩命中注定相遇的日子。

但是,只有她一个人记得,太狡猾了吧。

这样想着的露西看着走在眼前的夏的背影没来由地感觉心里一阵空荡荡的。

 

夜幕降临,一直走到她家楼下,夏也没有半个字提到‘纪念日’,露西在一路上的纠结中也早就原谅他了,他是夏啊,怎么可能和女孩子一样时时刻刻把这种事情记在心里。

露西拉开家里楼下的门,转身用一贯的笑容对夏和哈比说:“那我就先进去了,你们俩路上小心哦,晚安,夏,哈比。”

只是刚说完,她刚拉开的门就被身后的人猛地关上了,发出‘砰’的一声。

露西被这声响吓了一跳,然后就见一道黑影笼罩住了自己。

“露西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露西疑惑地看向眼前背着月光的人,夏这几年长高了不少,她已经不得不仰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了,只是此时夜色有些浓了,即使有月光,他的表情也看不真切。

只是片刻,她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恼怒,“忘记的人不应该是夏你吗?”

“哈?”

“哈什么哈啊,”露西推了他一把,马尾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摇晃,“我今天明明提醒过夏这么多次了。”

“有吗?”夏皱眉,随后侧头问一旁的哈比,“哈比,有吗?”

哈比也皱眉。

这两个笨蛋!

露西气极,拉开门就往楼上跑去,脚步声重得几乎要把地板踩破。

留下呆滞的夏和哈比在原地不知所措。

 

跑进自己房间的露西心情郁闷地一下将自己陷进床里,回想着今天自己提示他的那些,明明都已经这么明显了,为什么那家伙就是感受不到。

竟然还反过来说自己忘记了。

以后是绝对不会让他们俩来自己家吃饭了。

以后?算了,一周吧,但是至少三天是肯定的。

就在露西这么想着,窗户传来了‘砰砰’的声音。

露西没有理会,但是外面的人却没有停止,甚至开始叫她的名字,之后就听到了隔壁邻居开窗询问的声音。

 

露西坐起身,打开了在床边的窗户,正好对上了他笑嘻嘻的脸。

夏就这么趴在窗台上,哈比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却丝毫没感觉危险地站在外面跟她说话。

“露西……”他这么说着,“那个什么日快乐啊。”

什么叫那个什么日啊,随便起名字真的好吗?!如果是临时想起来的就绝对不原谅他。

“我之前就想到了,但是准备的时间有点久。”他突然说,“啊,就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东西害得我昨晚都没时间来露西家了。”

夏还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露西听他这么说瞪大了眼,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他。

然后就听他带着歉意地说:

“抱歉呢,那个樱花树似乎拔不下来了。”

她听他这么说着,突然眼前闪过无数光点,在夏身后,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就包围了她的窗子。

“等等,这是什么?!”

 

看起来像是萤火虫却又不是,毕竟抓那个会被说死的吧。

“啊,本来是想抓萤火虫的来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的哈比说道,“但是我和夏一直找不到那么多啊,抓了快一晚上都没有,我们就又连夜去隔壁镇子了。”

“哦哦,之前听米拉说隔壁镇子有一种和萤火虫差不多的小虫子,也会发光,就是要提前注入自己的魔法,”夏接着说,“嘛,不过注入魔法的时间有点长,所以今天去公会有点晚了。”

哈比和夏对视一眼,“都因为夏是笨蛋,一次性注入了太多,差点让虫子都死掉了!”

“喂,我只是为了让它可以更亮一点好吗!才不是……”

夏突然愣住。

在窗子里的露西突然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将头贴近了他的颈窝。

“露西……”

“对不起,夏。”她的声音突然有些打颤。

“突然之间怎么了啊,这样不像你啊。”

“我,”露西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真是笨,夏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么重要的日子,他可是夏啊,比起任何人都要珍重这些日子的存在的人,“很喜欢。”

喜欢这个礼物,但是更喜欢眼前这个人。露西在心里默默说。

夏咧开嘴笑了,露西喜欢这个礼物就好,对着身旁的哈比眨了眨眼,看来准备得很成功呢。

哈比点点头。

夏慢慢伸出手回应露西的拥抱,果然如果是为了露西的话,不管做什么他都会很乐意地去做啊,因为露西她啊,早就已经占据了他整个世界了。

 

Fin.

评论
热度 ( 76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