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妖尾/夏露】猫鼠游戏[短/FIN]

*《Honey Rainbow》本子解禁稿③

我似乎肝了6篇突然一想……慢慢发


猫鼠游戏



“喵呜——”

什么声音,本来看着夏和伽吉鲁在一旁打闹哈哈大笑的露西突然皱起了眉。

“怎么了,露酱。”蕾比哄着自己手里的双胞胎女儿看着露西突然变了的脸色有些疑惑。

“总感觉……有什么声音。”露西走过桌子,在角落四处看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弯下身子,果然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一个小东西,“找到了。”

她的声音里透露着喜悦,随后蹲下身,对着缩在桌底的那团温柔地说:“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里面的东西没有动,随后过了几秒,见露西没有别的举动,稍稍抖了一下,随后就迈开步子走了出来。

露西微笑着接过它,是一只有着白色毛的小奶猫,刚刚的声音一定就是它发出来的。

“啊,是猫。”蕾比看到露西手里突然出现的东西有些兴奋,虽然说公会里有许多猫,但那些会说话的和眼前这个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是咱的同类呢。”哈比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了露西身旁,伸出爪子戳了戳她怀里的猫,那只猫被哈比戳得向后躲了躲,拿爪子避开。

“它是家猫,你不是。”露西叹了口气,无法吐槽哈比这句话,“但是,它是哪里来的呢?”

露西说着,用双手将它捧起,放在眼前,这才发现眼前的猫有着一双天蓝色的瞳眸,异常的好看。

“这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和伽吉鲁争执的夏将注意力转回露西那边,就看到了露西手里拿着什么。

“是猫啊,夏。”果然,夏听她说完这句话就皱起了眉,随后又看了看一旁的哈比。

“哈比的情况有点难以解释,但是一般的猫的确是这样的。”露西无奈地对他说。

夏了然地点了点头。

但是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一只猫呢,露西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愣怔间,突然感觉手里猫咪那天蓝的眸子里映照出了不一样的色彩……

“露酱,小心!”

耳边传来了蕾比焦急的声音,露西听到她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回头看她,只是刚将头转回来,只听得‘喵呜’一声,随后身体里就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诶,什么事情都没有。”虽然刚刚感觉到了一点异样,但是扫视了一下自己,发现的确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露西对着身旁一脸担心的蕾比笑了笑。

 

回到家的露西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她说不清楚。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脑袋有些痒,整个人突然犯困起来,露西慢慢挪动步子到床边,只是刚坐到柔软的床铺上,忽的就被一个不一样的触感给吓得跳了起来,露西回头看——床上果然有一团不明物体。

“所以说——”露西扯了扯嘴角,站起身,一下掀开了床上的被子,“夏你不要随便跑到别人的床上行不行。”

根本不需要猜就知道床上躺着的人是谁,露西理所当然地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果然掀开被子,那个自己嘴里说的人正安然地侧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完全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意,露西将手扶在额头处叹了口气,这是夏一直以来的习惯,就算她说了他也不会听进去。

正当露西想把他直接从床上拉起来的时候,燥热感又来了,眼前的视野突然变得模糊。

本来睡着的夏被露西的大嗓门给吵醒了,挣扎地爬起来的时候没感觉到预料中被大力拉起的动作,夏这才有些奇怪地看向站在床边的人,只见露西扶着自己的额头似乎有些古怪。

“露西?”他马上下床,站到露西身旁,露西的手把脸挡住了根本看不清表情,夏抓住她的手想把她的手掰开,只是刚触碰到她的手背,一瞬间眼前的人突然放下了手,随后只是等不及他思考片刻,突然就被一阵巨大的冲力给撞到了身后的床上。

刚刚还站在他旁边的露西现在伏趴在他身上,整张脸埋在他裸露的胸膛,没有说话。

“喂喂,露西……”突然之间这是怎么了,夏被一具温热的躯体压着,虽然说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地点却是露西家的床上,这情况有点不妙啊。

但是身上的露西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在他身上蠕动了一下,突然嘤咛了一声,夏被吓得抖了抖,表情都不正常了起来,露西这是要做什么啊喂!

“喵——”

“唔哦?!”夏被身上人发出的声音给吓到了,瞪大了眼低头努力往露西看下。

慢慢地,身上的露西抬起了头,琥珀色的眼眸紧紧盯着他的,但是夏明显感觉到了,这是和平时的露西看他时完全不一样的眼神。

现在的露西看着他带了明显的……他很不想承认,但是这眼神好像跟他看到肉是一模一样的,喂喂,露西不会是把他当做吃的了吧。

夏咽了口口水,不知道露西要从什么部位开始吃他,有点恐惧。

露西撑起身子,将手放在夏的脑袋两侧,眯了眼看他,眼神里满是认真专注,随后慢慢又俯下了身子,将脸靠近他的。

夏脑后就是露西柔软的床铺,她这么一靠近,夏自然是无处可躲,随后就感觉有一股香甜的气息在自己鼻尖流窜。


她先是额头碰到了他的,随后就是鼻尖,再之后……

露西舔上了他的脸。

喂,开什么玩笑啊!

平时虽然会对露西动手动脚,但是现在这个突然对自己主动的露西莫名让他十分紧张啊,如果伽吉鲁在场一定会非常恨铁不成钢地对着夏这般怂的行为摇头。

她温热的舌尖在自己的脸上流连,好似在身上点火一般蔓延到了全身,夏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突然不知道往哪里摆。

像是不满意夏的行为,露西突然调整了坐姿,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小腹上,夏立即本能地倒吸了口气,就算平时对这方面的事情再不关心,真的遇到了,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随即也有了感觉。

“喂,露西……冷静点。”夏稍稍偏头,沙哑地说,自己的理智也在她的攻势下一点点被吞没。

“喵、喵喵……”但是露西却没有搭理他,反倒自顾自在嘴里念叨着什么,一般人可能是听不见的,但是夏的听觉本来就比普通人的灵敏许多,露西这家伙在说什么啊。

然后就感觉冰凉的小手抚上了他的胸膛,毫无章法的顺着向上。

夏知道如果自己使用全力的话是完全可以推开露西的,但是突然之间就不想这么做,明知道这样的露西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变得奇怪,但他却并不想快速地去解决这个问题,心中有点想要更多,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夏只专注于战斗的脑袋第一次开始因为一件事情变得纠结。

“嗯……”露西又发出一阵酥麻的声音,舌顺着他的脸向下,吻了下巴,接着又轻柔地扫过夏凸起的喉结。

他被她这样的动作给逼得有些忍不住,握紧拳头,夏随后抬起手将她的脸捧起阻止她越发放肆的动作。

“露西你没事吧?”

被他捧在手里的露西没有回答,只是痴痴地看着他笑,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几乎要让人在里面溺毙,她的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潮红。

夏凑近她,耸动了一下鼻尖,“奇怪,没有喝醉啊。”夏没有闻到一点酒的味道。

也就是夏突然凑近的那一刹那,露西突然向前动作,吻住了他的唇,夏被她这突然的动作给惊呆了。

他们俩其实对对方的感觉早已经心知肚明,但却一直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夏是觉得没必要,反正他们都会一直在一起,露西就是他的,而露西只是一直在等夏主动,随后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即使这样,公会里的人也早就把他们当做了一对,也只有夏知道他们俩就算看过对方身体或者还做了一些别的出格的事情,但是一般情侣会做的事情其实都还没有做过。

不是说没有想过,但是一直没有想过这么多,现在露西主动接近他了,猎食的本性顿时充满了夏的思想。

 

他一把扣住了露西的后脑勺,让她没有机会逃脱,嘴上是她带来的美好的触感,她有些生涩地含住了他的下唇,舌尖也开始无章法地舔动着,夏被她这样弄得心里头痒痒的,因为也没有经验,但是凭着本能,他也探出舌强行撬开了她的嘴。

露西尝起来的味道和她本人一样香,夏想着。

手也渐渐地摸着她的后脑,只是突然感觉多了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夏本能地捏了捏,换来了怀里人的呜咽声,他看了看,突然发现,竟然是猫耳朵。

露西的脑袋上竟然长了猫耳朵,那么……

他的视线向下,果然看到一条不是特别长的尾巴从那个地方伸出,夏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身上的人味道是露西没错,所以一定是本尊,只是这奇怪的外表和行为……

 

“夏,露西呢!”

“露西在哪里?!”

突然露西家的门被用力地从外面撞开,闯进来的一男一女正是一脸焦急的格雷和艾尔莎。

幸好夏在思考的时候早就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动作迅速地捞起了自己身上的露西,随后坐起身来,只是露西却不肯离开他,一双手反倒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颈窝,因为刚刚睡觉所以夏把围巾早就放在了一旁,现在被露西这么贴着,刚消下去的燥热又瞬间传遍了全身。

但是露西的力气却大得惊人,他也不好用全力把她推开,因此当那两个人暴力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长着猫耳的少女一脸享受地紧紧贴着有些局促的少年,身上穿着的衣服都有些不整,瞬间,在他们俩眼里夏就变成了一个乘人之危的坏人。

“喂,你这家伙。”格雷上前,拳头已经举了起来。

艾尔莎没有说话,但是右手前已经升起了魔法阵。

“喂喂,你们也冷静点啊,露西这家伙好像变成了猫啊!”夏急忙说,因为露西抱着他的缘故,他也不好使用魔法来防御,只能赶快出口解释。

“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但是你这家伙对露西做了什么?”艾尔莎微笑,眼底里透露着一股寒意,把夏看得一直打冷颤。

“我什么都没做啊!”你们也来得太快了。

夏在自己面前还是不敢撒谎的,艾尔莎眯了眯眼,相信了他。

 

“这个,露西中的魔法。”格雷将手上的一张纸递给夏,看了看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喵呜’的露西,觉得这魔法实在是太神奇了,但某种方面也很恐怖。

夏接过,扫视了一下大致明白了这应该是和当初和露西遇到的那个假火龙用的是同一种类型的魔法,只是它还会让中了这个魔法的人拥有猫的特征。

“携带者是今天闯入公会的一只猫,我们已经交给会长处理了,应该是路上魔法商店里不小心跑出来的,幸好我们发现及时,不然露西说不定就会遇到危险的事。”说着,艾尔莎瞟了瞟夏,内心突然有点庆幸露西一直都和夏一起。

只是格雷却不这么想,看着艾尔莎松了口气的表情,他突然很想说,眼前这个人对露西来说说不定才是最危险的啊喂!

“喝下这个,应该就会恢复原状了。”艾尔莎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递给夏。

 

露西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她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早已经躺在了她心爱的床上,周围寂静无声。


Fin.


PS:

有敏感词,后半段删了一些……不妨碍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55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