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狗灯、荒烟】关于流星雨的可持续发展报告②

没想到还是完结不了,有点长


07

 

大天狗和青行灯面面相觑。

 

“我说真的啊。”

 

烟烟罗将手虚拢在嘴边,“我今天和晴明去打荒骷髅了。”

 

“荒骷髅,是那个新来的吗?”辉夜姬问道。

 

“没错,聪明的孩子。”烟烟罗捏了捏她的脸。

 

“然后?”大天狗说道,“说重点。”

 

“博雅家来了个新人。”烟烟罗想了想,随后比划了一下,“大概有这么高。”

 

大天狗一下子沉下了脸,看了眼身旁的青行灯。

 

“额……太高容易顶到天花板,所以你为什么惹到他了?”求生欲望强烈的青行灯急忙切入重点。

 

“我看他害的队友几个都用不出技能都嘲笑了他,被发现了。”烟烟罗扶额,她还真的不是故意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的那位应该是荒吧。”大天狗说道,“先前跟博雅他们组队的时候有见到过,是刚来没多久的式神,博雅很器重他,来了就直接升到六星满级了。”

 

“满级?!”烟烟罗不平衡了,她都六星好一会儿了还没满级呢。

 

 

08

 

“博雅,”刚回到庭院,几个式神四散分开之后,荒突然把打算去休息的博雅叫住了,“刚刚打那个跟我撞名字的骷髅的时候,站斜前方的阴阳师是谁?”

 

博雅扯了扯嘴角,这谁记得住啊。

 

“带了四个女的跟一个老爷子的。”

 

博雅这才想起来,“应该是晴明家的了,那家伙之前跟我说他好几个主力式神都去做任务了,所以今天出战的都是家里最近的新战力。”

 

“什么时候去一趟晴明家吧。”

 

“你这家伙不是说能宅就宅,连个好友协战都不会赏脸去的吗?”

 

荒没有说话,只留给博雅一个潇洒的背影。

 

09

 

不知道是不是烟烟罗那天的抱怨起了效果,还是晴明在他们身边安装了实时监控,晴明为了能让她经验升得快些,竟然让她跟着那些孩子们去打副本刷经验。

 

“都一把年纪了……”烟烟罗看着周围雀跃的新生力量还有那些不知道自己即将被当做狗粮被喂掉的N卡有些无奈。

 

“我最近知道了一个提升经验快速的方法啊,”晴明在身后说道,“就是好像好友一起组队的话经验值会更高啊,所以我特地叫了博雅……”

 

等等……烟烟罗回头,果然看到了急匆匆赶来的博雅。

 

“抱歉,来晚了。”博雅笑着说,随后他身后突然亮起了一道光,散去后先映出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

 

烟烟罗一抖,侧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因为放心不下烟烟罗的青行灯偷偷拉着大天狗躲在一旁的树上仔细看着下面的情况。

 

“那个就是烟烟罗说的找她麻烦的家伙么?”青行灯斜坐在灯杆子上,稍稍俯身看着。

 

大天狗抱手在胸前悬浮在她身旁,定睛看了一眼,“嗯。”

 

“我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个妖怪。”青行灯拿出随手携带的本子,向大天狗伸出手,眼睛还盯着下面,大天狗十分默契地递给她一支笔。

 

青行灯提笔写下:‘荒,不知何处来,特点:很高。’

 

“你这算写的是什么?”

 

青行灯用笔抵着下巴,“新的妖怪就意味着有新的故事,我觉得这是不错的取材,而且先前平安京怪谈那边还催促我赶紧多写几篇新故事给他们寄去,这下刚好有了。”

 

“我见过那家伙,”大天狗看着下方的荒走到了队伍中间,“很强。”

 

“废话,”青行灯翻了个白眼,“他跟我们是一个级别的。”

 

“你的意思是你也很强?”

 

“也不知道上次是谁被我吸得一点鬼火都没有。”

 

大天狗一时语塞,“写你的去吧。”

 

 

10

 

“说抱歉的是我啊,玉藻前之前斗技耗费了太多体力,茨木又帮忙带了另一边的副本,没办法之下就只好叫你来帮忙了。”晴明说道。

 

“没事,”博雅笑道,“荒也是可以胜任这个任务的,更何况我看你好像也带了个六星式神啊。”博雅看向站在一旁仿佛在看风景的烟烟罗。

 

“烟烟罗刚六星不久,还没满级,所以就带她来顺便弄点经验。”

 

荒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女妖,若有所思。

 

“不过,晴明啊,可能要委屈你家式神一下了。”博雅突然说道。

 

“怎么?”

 

“这个,”博雅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套御魂,“只能请她先带一下这个了。”

 

晴明拿来一看,是一套崭新的火灵御魂。

 

 

11

 

烟烟罗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六星了竟然还会穿上孩子们才会穿的火灵御魂,感觉身上哪哪儿都不得劲,放出的技能全白字不说更是毫无威慑力。

 

而且就连头上浮现出火灵标记的时候她都觉得丢脸,希望没被寮里其他人看到。

 

殊不知树上的两位此时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我是第一次看到烟烟罗这么憋屈。”青行灯坦言。

 

“我是有了解过,”大天狗说道,“荒虽然强,但是好像特别耗火。”

 

“比你还耗?”

 

大天狗眯了眯眼,“我大招才3火。”

 

“触发木魅反掉3火。”青行灯答道。

 

大天狗知道说不过她,只好继续跟她解释荒:“他的大招好像最多可以用掉8火,自然是火越多的情况下伤害越大,而且因为被动机制,就和茨木一样,干掉目标一个单位伤害会传递给别人。”

 

“不错。”青行灯记录下来,“照你这么说,他的队友只能普攻似乎很有道理。”

 

“因为火都被他用完了。”

 

“可怜。”

 

12

 

“喂。”

 

烟烟罗好不容易接受事实的时候感觉背后一凉,随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句‘喂’是在喊她,鬼使神差地,她就回头了。

 

果然慢慢仰起头,就看到他又盯着自己看了。

 

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打个招呼吗,好像有点尴尬,不说话好像显得有点高冷,思考了片刻,烟烟罗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跳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哥俩好那样回了他一句“嗨”。

 

这下周围的式神和阴阳师们都安静了下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晴明,你家的这个式神认识荒?”

 

“不认识吧……?”

 

荒皱眉,看了看自己刚刚被拍了的肩膀,这是第一次有人跳起来拍他。

 

烟烟罗也懵了,看着他皱眉,觉得自己真是中邪了。

 

他上前走了一步,烟烟罗下意识地后退,不会吧,就因为这个,他想要连同之前自己笑他的仇一起报复她吗?现在她身上穿的是火灵,这家伙如果来真的,她肯定打不过,不对,就算没穿火灵,她也没把握可以打过他。

 

“你……”

 

烟烟罗开始思考怎样可以暗算他。

 

“想看流星雨吗?”

 

“……”

 

他的眼神真挚而且诚恳,脸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是却无形中透露出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

 

“不想。”

 

她想也没想地回答。

 

果然,下一秒,他果然又皱眉了。

 

烟烟罗完全是下意识的,因为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说这个。

 

青行灯在上边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就看荒一点点走近烟烟罗,然后说了些什么。

 

“他们说了什么?”

 

大天狗重复了一下他们的对话。

 

“你没听错吧?”

 

“我宁愿你怀疑他们说的话也别怀疑我的听力。”

 

“好吧,但是实在是太诡异了。”

 

博雅看他这样,扶了扶额,“荒这家伙又来了。”

 

“怎么了?”晴明一头雾水。

 

“他的技能有个幻境效果,因为我们寮穷,一直没黑蛋给他喂满那个技能,以至于他到现在都不能很好地掌握自己幻境,有时候就算火充足也放不出幻境,所以他好像一直挺苦恼的。”

 

“那个幻境就是流星雨么?”

 

“老实说,我也没见过,毕竟……本来火就不多,触发幻境又要一定量的火,他有时候本来就把队伍里的火都用完了,轮到他又没多少了。”

 

荒被拒绝了,还没缓过来,“我见过你。”

 

烟烟罗不知道他这又是来哪一出。

 

“在女子会上。”

 

烟烟罗又懵了,脑子里快速搜寻他说的这个关键字,仔细想了想好像的确有这么个会,当初是受青行灯所托带着辉夜姬去参加的,记得她那天实在是太累了就在树下睡了一会儿,隐约间还听到有男声,本来以为只是自己在做梦,因为醒来的时候她们会都开完了,辉夜姬来叫她,她才后知后觉地带她一起回去。

 

所以这么说,那天来了的是他。

 

你一个男性式神来女子会干嘛,当然这句话烟烟罗没有说出口。

 

“那好巧啊!”

 

本期尬聊第一名颁发给烟烟罗,青行灯在本子上记下。

 

还没等荒说话,组队的倒计时就到了0,自动开始了。

 

他们俩不得不停了对话,开始漫长的副本攻略。

 

一开始烟烟罗觉得他不过是个有点厉害的妖怪,但是看了他的实战后惊奇地发现,好像有点不足够来形容了。

 

荒的确是在有鬼火的情况下伤害高得不行。

 

只是他说的流星雨到底是什么,烟烟罗不知道,因为刚刚拒绝他了,她也不好意思拉下脸又去问他一次。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05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