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Love&Producer] 2/4

好好好!!!

鲸鱼星的路英俊:

给总裁太太傻子米,和小周女友锤锤。


并不敢带标签,哈哈哈哈哈哈哈。


----------------------------------------------------------------------


【如月】


魏谦在门上敲了三下,然后推开门请你进去。你看着他的动作,想起他当初毫不客气要叫保安轰你出去的情境,暗自感叹真是世事无常。


“总裁下一个会半小时后开始。”魏谦关门前叮嘱了一句,你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然后看门关上,迈步走向背对着房门的李泽言。


这人真是一如既往地臭脾气。你想,听见有人进来也不回头看一下,枉你还特意带了布丁来。


“咳咳。”你清了清嗓子,以便让他知道是你来了。然而那把宽大的皮椅仍然没有转过来。


你有些好奇地绕过去,意外发现他竟然手撑着下巴睡着了。睡梦中的他不会像条蛇一样一开口就喷你一脸毒汁,有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脸上,他的睫毛仿佛镶了一层金边。他的脸上带了点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好事,看起来有点幼稚,又有点可爱。


你忍不住俯下身去,悄悄凑近他的嘴角,却在几乎要碰到的那一瞬间,听到他低低地吐出两个字:“……铭铭。”


你一惊,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紧张地想着要怎么解释。


要怎么解释……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好像不解释也可以的吧?亲自己的男朋友又没什么不对。


你想通了这一点,又察觉到身后的人完全没动静,忍不住回头,看着还在睡梦中的他,高高兴兴地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这一下他终于被你弄醒,察觉到唇角的湿润,他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他故作冷漠地扫了你一眼,眼底的笑意没能躲过你的眼睛。


你抢在他之前开口:“你刚才是不是梦见我了?”


他看着你得意的样子,“哼”了一声,冷冷开口:“你是不是白日梦还没醒。”


这人,果然醒了就不可爱了。你撇撇嘴,决定抛出重磅炸弹:“但你刚才说梦话了,喊我‘铭铭’来着,你肯定是梦见我了。”


一向面无表情的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狼狈的神色。但只是一瞬,他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我只是在背诗。”


“……啥?”你有点傻眼。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他转过椅子,拿起摆在桌上的文件,似乎想到了什么,心情很好地翘起嘴角。






【计划】


周棋洛以前被采访的时候,曾经被问到如果去卡拉OK,会唱哪首自己的歌以外的歌曲?


他当时回答了一位大前辈的歌,那是他用了很多年的标准答案。既可以表达对前辈的尊重,又可以告诉歌迷们他的感激之心,因为那首歌是大前辈写给粉丝的。


但其实他喜欢唱的是《One Love》,这是只有他跟你才知道的小秘密。


从“薯片小姐”到“制作人小姐”,再到后来的“繁歌”和“烦烦”,他对你的称呼变来变去,却一直固执地要求你把这首歌当成他专属的来电铃声。


你问他为什么,他说,这首歌就是他想对你说的话。


他说,他的超能力,是超喜欢你。你一直以为他在开玩笑,那他只好把想说的话,一遍一遍塞进你的脑海中。


你应该怎么说呢,你承认自己有点缺乏安全感,毕竟他拥有者“绝对吸引力”,你偶尔会有点怀疑,你对他的感情,是不是因此而来?


毕竟,他养一只叫“荔枝”的宠物比熊犬,都黏他黏得要死。有一天,他突然在你们闲聊的时候说:“以后我们婚礼,就把《One Love》当背景音乐,最好在我们发誓的时候,正好放到“百年先も 爱を誓うよ”这句。然后让荔枝也站在神坛旁吧。”


你眨眨眼,没反应过来:“……然后呢?”


他悠然自得地说:“让伴娘抱着她。然后,等到你扔捧花的时候,让她跟女宾们一起去抢,我打赌,她一定能抢到。”


“你怎么知道?”你呆呆地问。


他看着你,脸上突然绽放出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因为那是你的捧花啊,比谁都幸福的新娘抛出来的捧花,就算是荔枝也会想要的。”


你看着他眼底的期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要让荔枝加油啊。”


他却没再说什么,只是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枚钻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薯片小姐、制作人小姐、烦烦小姐——黎繁歌小姐,谢谢你答应我的求婚。”他边说边给你戴上。


左手无名指上沉重的实感终于让你反应过来,你看着他,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你都答应让荔枝抢你的捧花了!”他鼓起腮帮,“别想抵赖!”



评论
热度 ( 14 )
  1. 楠楠野鲸鱼星的路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好好好!!!
  2. はきれの硝子ボール鲸鱼星的路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俊太啊啊啊啊啊啊爱你呜呜呜呜!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