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如梦令 [中]

CP:大天狗X青行灯

食用须知:姐弟设定,游戏背景。

!!!有今天更新的青行灯番外剧情设定,不知道的自己去搜搜新番外以及自己的私设,下章完结。



08

 

青行灯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自从来到晴明的院子,他们妖怪也学会了每天晚上通过睡觉来缓解疲劳,而她的睡眠质量一向是很好的。

 

偏偏今天晚上,她躺在榻上,一闭上眼就是方才那一幕,他突然凑近她,长长的睫毛仿佛都要扫过她的脸。

 

青行灯猛地睁眼,看着天花板,就连那颜色都好像是他身上穿的一般。

 

她是不是中幻术了。

 

她猛地坐起来,在周围点了青灯。

 

在外巡查的花鸟卷似乎听到了她屋内的动静,推开门看着她坐在榻上一脸呆滞。

 

“青行灯怎么了……”

 

“我总感觉我中幻术了。”

 

“怎么会?”花鸟卷闻言,急忙上前查看了一番,“没有啊,阿灯,你身上没有中幻术的迹象。”

 

“但是我一闭眼就会出现他的脸,就连睁眼看天花板也是,根本甩不掉。”

 

花鸟卷不知道那个他是谁,一时之间也有点懵。

 

“一定是今天太累了,再加上这家伙对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总之,睡一觉就好了。”青行灯叹了口气,对着花鸟卷笑了笑,“我没事的,你也去睡吧。”

 

说完,就又躺了下去。

 

“阿灯……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花鸟卷突然看向她。

 

“什么?”

 

“你是不是……妖心动了啊……”

 

青行灯瞬间又坐了起来,额头正好跟俯下身的花鸟卷撞了,两个人都捂着额头发出一声低呼。

 

“不可能。”

 

“可是,我先前听河童说,他就是这样每天晚上都能看到鲤鱼精啊……”

 

“我能跟那些小妖相提并论吗?”青行灯道,“好了,快去睡觉。”

 

不等花鸟卷再说什么,青行灯直接将她赶了出去,生怕她再说下去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09

 

没想到她这晚刚纠结完,第二天那个让她这么纠结的妖怪就自动找上门来了。

 

“找我做什么?”

 

青行灯盯着眼前看起来依旧是一脸冷静的大天狗看,突然发现他的确有让人沉迷的资本,意识到自己这个可怕的念头,她急忙清除了杂念。

 

“有一件事想求你帮忙。”

 

啊,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轮到他来找自己帮忙。

 

“说吧。”

 

“本家的辉夜姬昨天正好跟神乐他们出门了一趟,所以寮里暂时缺了她,你知道,我们用火比较多,所以……”

 

青行灯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当打火机?”

 

“也不是……”

 

啊,好像让他吃瘪了,青行灯突然有点开心,但是面上却不表现出来。

 

“帮你也不是不可以……”

 

“有什么要求说吧,报酬方面我会让博雅……”

 

“不,报酬什么的我们寮也不需要。”

 

看着大天狗疑惑的神情,青行灯突然道:“叫我一声姐姐我便同意,如何?”

 

“……”

 

晴明被通知大天狗来了,从内厅出来迎接的时候看到的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自己的得意式神抱手在胸前‘嚣张跋扈’地看着博雅家的得意式神,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在欺负良家小妖,晴明额头一跳,生怕这大天狗万一回去跟博雅告状,那他们阴阳寮之间的友谊还怎么维系。

 

“青行灯,你这为难后辈也不好吧。”晴明急忙出来打圆场。

 

青行灯被他这么一说,差点真的以为自己在以大欺小,但看眼前的大天狗哪有先前遇到她时那样的冷漠又不近人情,看到晴明先是礼貌地点了点头,后又是在她面前垂下了眼。

 

这是玩的哪出。

 

“晴明大人多虑了,青行灯并未为难我,大概是小辈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姑奶奶。”

 

姑奶奶?!

 

青行灯惊诧地瞪了他一眼,大天狗不以为然,仿佛刚刚什么都没说一样。

 

“哎,她就是在我的寮里习惯了,不用叫姑奶奶的,算下来她也大不了你多少。”晴明挥挥手,瞥了眼青行灯,愈发觉得幸而这大天狗是个善解人意的,否则万一他们在这院子里打起来,修葺费他也承担不起。

 

青行灯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变脸给惊到了,叹了口气地捂住了额头,“好了,我知道了。”

 

大天狗方才演了那么一出的后果就是这一路上青行灯都没跟他搭话。

 

他每次要开口说什么,对方好像就察觉到了一样,立马转头去找旁边随从的小妖说话,正大光明地把他晾在了一边。

 

大概是第二十次搭话失败之后,大天狗也沉不住气了,再她打算不知道第几次抓住旁边的天邪鬼打算聊说过无数次的八卦的时候,他直接紧盯了一眼比自己矮不少的天邪鬼。

 

小妖哪里承受得住他这样的眼神,畏畏缩缩地告诉青行灯自己好像突然有点急事,等下再过来,立马就退到了队伍的最后头,其他小妖见状,也在青行灯找自己搭话之前退到了后面,这下前面就只剩下他们俩了。

 

一时无话。

 

大天狗偏偏是可以习惯和别人沉默行走的,只是不爽她刚刚故意不理他而已,但是青行灯偏偏不喜欢跟别人一路无话,心里憋得慌,却又不想低头找他搭话。

 

“人世间已经有很久不曾这样太平过了。”他突然说道。

 

青行灯没有说话。

 

“我原先存在的那个时代,奇怪的事情倒是很多。”

 

一听到‘故事’,青行灯忽的警觉了起来,看似漫不经心,注意力却已经集中到了他那里。

 

“不过那些不说也罢,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更何况自己一个人说也没多大意思。”说着,他便要加快速度往前走,果然还没走出两步,就被她一把拦住了。

 

“你故意的?”

 

“什么?”

 

“你以为你说故事就可以让我听你的吗?”她压低声音道。

 

“听不听在你。”

 

大天狗看着她恬静的侧脸有些出神,他从未跟别人说起过他过去的那些事情,很多是他做错了,因此违抗了原则,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是难以启齿的,但是如果这些故事可以换来她对自己的一点关注,告诉她一些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倘若她知道那些,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待他。

 

她思考了一下,随后捏了捏身下的灯杆,“既然这么说了,那下次我若想问你,你一定要据实回答。”

 

他点点头,“那我现在可以和你说话了吗?”

 

青行灯愣了愣,随后大手一挥,颇有几分皇帝宠幸爱妃的仪态,“准了。”

 

10

 

说是让她来代替辉夜姬,但是真要实践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毕竟辉夜姬是每回合有几率获得鬼火,而她则是在一定概率下使妖不消耗鬼火。

 

因此这就变成了一个更看几率的问题,经常会有轮到一些妖怪的回合没有火的时候。

 

偏生每回合轮到大天狗的时候,他望着自己身旁围绕的火有些发愣,自己好像从来没遇到过缺火的情况。

 

“大天狗大人这次又是0火用大招啊……”旁边有小妖窃窃私语。

 

他一开始也想过会不会是青行灯特地操控的,但是看向她的时候,她正兴致勃勃地跟一群小妖讨论自己先前旅行的见闻,完全没把心思放在他们这边,他便觉得估计是他想多了,只是自己碰巧每回都遇到了明灯的触发。

 

“毕竟那位大人是大天狗大人唤来的,只给他明灯也说得过去吧。”

 

“莫非她和大天狗大人是……”

 

眼见这脑洞越开越大,就连大天狗不免都觉得有些窘困了,轻咳了几声。

 

这话还是别传到她耳里,他们现下本来就是八字没一撇,倘使她又听去了这样的言论,心里一气干脆跟他一刀两断的话,他那些故事全说了估计都换不回来。

 

“完全没火啊……她真的可以供火吗?”已经有小妖开始抱怨,顺便还将哀怨的眼神投向了青行灯。

 

青行灯觉得这锅来的莫名其妙,她本来就是因为辉夜姬临时不在才帮忙产火的,现下反倒还要被怪罪。

 

“差不多就可以了。”正当她想说什么,已经有人先她了一步站在了她面前,大天狗一脸平静道。

 

“可是……”小妖们还想说什么,被大天狗似乎有渐渐冷下去的趋势的眼神给制止了。

 

有他的解围,她帮辉夜姬完成的任务还算顺利,打算结束回自己的院子时,大天狗又叫住了她,执意说要送她回去。

 

青行灯也不是什么矫情的妖怪,既然她今天帮他了忙,那他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就点头答应了,两个妖怪飞在平安京的半空中,俯瞰着夜景。

 

“今天谢谢你了啊。”她突然道,语气有些不自然。

 

大天狗也听出来了,知道她尴尬,也没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应了一声。

 

“其实我知道我并不是特别强的妖怪。”

 

他听她突然这么说,下意识看向她,映入眼帘的是青行灯白皙的侧脸,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

 

“虽然身为强大妖怪的那一阶级,但是我的攻击力一直不是很高,你今天也看到了,如果当做辅助我也不是特别合格。”

 

这还是青行灯第一次在别的妖面前承认自己的缺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今天他出来替她说话,她突然想对他说这些。

 

“可是自从来了晴明大人的寮,他一直把最好的御魂给我,也会带我去斗技场,平常出任务也不会忘了我,只是渐渐地,更多新成员的加入也让我意识到了我的不足。”

 

大天狗没有回答,安静地听着。

 

“晴明大人是很好的人类,好到经常让我忘了以前是怎么对人类对待的。”她垂下眼,扯着嘴角笑了笑,“这样说很奇怪吧,我从前其实也是个人类。”

 

“我知道。”他说道,先前就有打听过她,所以关于她的一些事情他还是清楚的,知道她原来并不是这样的性子,也知道她之前所遭受的那些对待。

 

“那你呢?”

 

“我曾经也做过错事,”他淡淡道,看到她疑惑地看向他,“为了大义而盲目地去做了一些不符合原则的事情,伤害了很多人和妖,只是那些并不是我的本意。”

 

“你看,整个平安京这么小。”

 

青行灯突然道,眼前是平安京点点的灯火。

 

“这只是平安京而已,妖界和人界之宽广,你想必是没见过吧。”

 

“就算再大,也就只有一个你。”青行灯说道,看向他的眼睛,“就算以前有过不好的回忆,还是要珍惜现下,因为有些事情,只有你,大天狗才能做到。”

 

“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一个青行灯,虽然这么说可能很不好,”他说,“正是因为那些人类没有好好珍惜你才让你可以遇到我们吧,有时候做妖可能会有很多限制,与人类有许多不同,但是我们有更长的寿命,会比他们有更长的时间去看清一些东西。”

 

说话间,已经到了晴明院子的上空。

 

“阿灯,你可算回来了,今天的任务做得怎么样啊?”

 

她刚落地的时候正好碰见了凤凰火,灯杆子里的烛火愉悦地跳动了一番。

 

“还、还行。”她说道。

 

凤凰火觉得她这口气好像有点不对劲,正想多问几句,就见她闪移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孩子怎么这么奇怪。”

 

 

——“什么东西……”她皱眉。

 

“比如说,这种夜里最好不要单独跟男妖待在一起。”

 

还不等她反应,他忽的用手覆住了她的双眼。

 

“晚安。”

 

有冰凉的触感落在脸颊,仿佛羽毛拂过一般。

 

 

11

 

正巧这几日赶上了人类的乞巧节,青行灯一向是对这样的节日不感兴趣的,只是院子里有许多女妖似乎对祈福的庙宇有着别样的感觉。

 

“我听说,那里有祈求姻缘的。”鲤鱼精低声对伙伴们说道。

 

“诶,是吗,如果可以的话,想给白狼姐姐求一个。”萤草突然道。

 

一旁的三尾狐捂住脸,摸了摸她的头,“这你得让白狼自己求,我们帮她肯定没用。”说罢瞥了一旁站着的白狼一眼,被看的妖怪瞬间红了脸。

 

“白狼?给谁求?”青行灯正收拾好,走到他们旁边打算陪她们一同前往。

 

“阿灯,该说你是迟钝还是什么好?”三尾狐无奈地笑,“自然是给那位源博雅大人。”

 

闻言,青行灯着实惊了一下,自己好歹也是整个院子的八卦收集者,竟然会有消息不是自己第一手知道的。

 

“不过我也可以理解,源博雅大人跟他家的式神都长得很好。”花鸟卷突然来了一句,“记得之前那位大天狗大人不就是特别受欢迎吗,你说对吗,阿灯。”

 

“是吗,我倒是没觉得。”青行灯是不明白花鸟卷为何突然来问自己,但还是很平淡地附和了一句。

 

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三尾狐和花鸟卷不禁对视着笑了笑。

 

10

 

化作人形的女妖们双手合十地站在佛像前,虔诚地低下头在喃喃自语着。

 

青行灯站在一旁没有动作。

 

“你没有想求的吗?”萤草侧头半睁着眼看她低声说道。

 

青行灯摇摇头,“这种东西我向来是不信的。”

 

“我知道灯姐姐你是觉得这些是人类的信仰,可能并不适合我们妖,”萤草说道,“但是,如果这样做能够抚平你内心的不安的话,又有何不可呢?”

 

不安么……

 

青行灯触揣摩着这个词,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寻思什么,内心在挣扎和矛盾,仿佛有两个思想在撕扯着自己,一个牵引自己去一个方向,另一个拉着自己回到原来。

 

“我其实很矛盾,我总感觉如果我迈出这一步,我可能不能和以前的我一样了。”

 

青行灯终于还是双手合十地拍了拍,学着她们的样子。

 

“不管灯姐姐变成什么样,你还是你啊,为什么要惧怕自己的改变呢?”

 

“当思想开始被另一个东西左右的时候,就感觉不能掌控自己了,这样的趋势让我有点害怕。”她皱眉。

 

萤草看着她若有所思,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灯姐姐找到那个人了吗?”

 

“什么?”她下意识答道,“不是人,他可是妖……啊……也不是……”

 

“原来是妖怪啊!”萤草恍然大悟,“那是哪位大人呢?”

 

明白自己好像下意识说漏了嘴,青行灯感到异常窘迫,甩了一句‘小孩子不要懂太多’就转身打算自己去逛逛了。

 

“阿灯怎么走了?”三尾狐拜完,看本来站在不远处的人不见了。

 

“我猜灯姐姐大概是明白了什么,只是我还是很想知道究竟是那个妖怪能让灯姐姐这么念念不忘。”

 

“是么,那姐姐来告诉你到底是谁。”三尾狐立马来了兴趣,弯了弯嘴角。

 

11

 

身边擦肩而过的是来朝拜的人们,青行灯恍若未觉,整个脑子里循环的是方才与萤草的对话。

 

忽的,有铃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青行灯停下脚步侧头看去。

 

眼前是一个小小的摊位,简陋的架子上琳琅满目地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铃铛,一个人类摊主正站在后头吆喝着,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的不停地摇动,刚刚听到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鬼使神差的,青行灯走了过去。

 

摊主见忽然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一时之间都忘了吆喝,半晌反应过来,“姑娘有什么需要看的吗?”

 

她细细打量着每一个,“这些是做什么的。”

 

“姑娘不知道吗?今天可是乞巧节,自然是买下这些铃铛送给心上人,上天被保佑你们在一起幸福一辈子的,好多姑娘都买了呢。”

 

“我没有心上人。”她回答,拿起一个,只见其中一个突然发出了亮光,照得她半眯了眼。

 

“如果喜欢就告诉他吧,这铃铛被之前阴阳师大人家的一个妖怪施了法,倘使心里有一个特别的人存在,抓住它的时候就会发光,若是那个人抓住了你送的铃铛,就会发出声音。”

 

“我说了,我没有……”

 

——“阿灯,你是不是妖心动了啊?”

——“灯姐姐找到那个人了吗?”

 

“姑娘?”

 

摊主见她话还没说完就愣在那里,不禁喊了她几声。

 

青行灯这才反应过来,随意问了一下多少钱,给了钱之后就匆匆将铃铛塞到了兜里快步离开了。

 

12

 

“这样一个铃铛就能测这种东西,开什么玩笑?”

 

青行灯将它放在眼前仔细端详,趁着月光,铃铛表面反射着完美的色泽,但只有在她的手指碰到它的时候才会发出晶亮的光芒。

 

“原来你在这里,晴明大人找了你许久。”

 

一目连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青行灯吓了一跳,转过头瞪了他一眼,后者则是无辜地耸了耸肩。

 

看着他,青行灯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的站起身。

 

“你过来一下。”

 

一目连疑惑,还没上前,就被她一下抓住手,往里塞了什么东西。

 

“这什么……”

 

“捏着,别说话。”

 

……

 

半晌,两个人就这么沉默地看着一目连的手心,什么声音都没有。

 

“你这是给了我什么?”

 

“没事,可以还给我了。”说着,她有快速把他手掌掰开,将东西拿了回来。

 

一目连是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不过凭着手感似乎是一个小东西。

 

一目连握着的时候没有响,青行灯意识到。

 

不,说不定这东西本来就不会响,不管谁拿着都一样。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68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