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一晌贪欢[古风30题/晟芃太妃/HE]

*齐晟X张芃芃


*时间线在小说中北征胜利后,生二皇子之前,但说话语气偏剧版


*全程撒糖


*上次发还是十几天前,深深感受到了没帝后粮吃的官配党的怨念,但是因为lofter上文D太多,所以发文还是很谨慎【你走!各种求意见吧哈哈哈


*帝后一生推 真人我也推 反正这两个人我就是喜欢哼!


当今天下,上至劝谏大臣,下至街坊平民,皆知当朝后宫乃是张氏皇后独宠,要说这张氏皇后究竟为何如此得宠,众人皆言:此人甚美矣。曾有人言只是远远地见到过皇后的凤颜便知其绝代风华,宫中上上下下谁不知他们皇后风华万千,仅着素衣也是光彩耀人,眼波流转间皆透露着一股尊贵的气息,见此心中皆掠过一词‘凤仪天下’。

 

这不,‘凤仪天下’的张氏皇后再次迷得皇上夜宿兴圣宫误了早朝的事儿马上又传遍了整个皇宫,而当事人两个目前还在兴圣宫磨磨蹭蹭。

 

“啊,那个皇上啊,您看这早朝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吧?”芃芃坐在床上看着眼前慢悠悠整理自己仪容的齐晟,说罢还想着起身去帮他更衣,但无奈被被子给缠住,一起来马上又忽的摔回到了床上,“哎哟妈呀,这东西烦死老娘了。”说着还扯了扯被单。

 

齐晟只是轻扫了她一眼,依旧没有加快自己的换衣速度,整个人好整以暇地站在那儿,看着张芃芃脸上一下慌张,一下担心的神情心里竟有些愉悦,“皇后还是好好休息一些吧,昨晚想必累坏了。”

 

张芃芃老脸一红,默念了几句‘阿西吧’,忙抬起头举起手指着面前的人,眼睛里似乎要喷火:“是皇上力不从心了吧,不然怎会误了早朝?”

 

闻言,齐晟马上就皱起了眉,眼底里闪着幽深的光,虽然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已经让张芃芃刚升起了气势灭了一半了。

 

“好嘛~欧巴~是我错了,你没有力不从心,是臣妾贪欢。”

 

本来齐晟还因为张芃芃开头的胡言乱语有些头疼的,之后听到‘贪欢’两个字瞬间挑了挑眉,心情大好地道:“皇后竟是知道贪欢是何意思?”

 

“额…”真当她没文化啊,虽然字是真的写的丑了点,但这点词汇量还是有的好不,“皇上说的哪里话,臣妾这还是明白的。”

 

“贪欢,贪恋欢乐,在皇后眼里,朕是这样的人?”倒是真想听听她是怎么解释的。

 

张芃芃不禁扶额,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齐晟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是啊,皇上你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嘛,你看你一直关心我朝大事,日理万机的…臣妾唐突,您罚臣妾吧。”

 

“张芃芃,你这是要气死我吗?”所以,在她眼里他是那种动不动就惩罚的人吗?

 

“我靠,啊不对,不是啊!不是你说…啊!”面前的齐晟忽然俯下身来,将脸凑近她,“你、你要干什么?”

 

“干、你。”齐晟面不改色吐露出此等黄暴语句,静静看着张芃芃脸上的风云变幻。

 

张芃芃脑子里早就已经是一片浆糊了,这家伙到底又是从哪里学到了这种句子啊,老娘整个人都惊呆了啊,“齐晟,你、你说什么啊?”

 

“需要朕重复一遍吗?干…”

 

“stop!!stop!!我知道了!”张芃芃伸出手阻止他继续靠近,顺便用力推他,“这种事晚上再说,你快走啊!”

 

“皇后可是害羞了?”

 

“害羞你大爷!”张芃芃闻言,不禁破口大骂,“齐晟你这家伙!”

 

“闭嘴。”于是皇上用马上嘴使皇后娘娘闭了嘴,还顺便将她一把压在了床榻上。

 

张芃芃双手使力推拒着他,皇后的指责在心里告诉她,千万不能误了早朝啊!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是!至少也要使错误损失到最少,“皇上!早、早朝!”芃芃在亲吻的间隙拼命向身上的传达重要的讯息,奈何这人依旧在上稳如山。

 

阿!西!吧!张芃芃内心现在是崩溃的。现在满朝都知道自己以色侍君,迷得皇上一愣一愣的,她说一皇上不敢说二的,但是现实是相反的啊!自己是冤枉的,这赤裸裸的皇帝的威胁谁敢不服从啊!

 

“没有早朝。”

 

等等,皇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啊!

 

一把扯开缠在她身上的被子,满目春色遮不住,这般光景既是齐晟也不禁愣怔了半刻,“朕的皇后,当真是保养得体。”说罢,一手竟然就这么把床幔重新放了下来,似乎还有把刚刚换上的衣服脱下的意思。

 

“皇、啊不是齐晟!你不会玩真的吧!”芃芃目瞪口呆看着他做了这一连贯的动作,本来还在推拒的双手习惯性地捂住了胸口。

 

齐晟对她这动作心中表示很不屑,剑眉如刀鞘,俊美的容颜上,原本深邃的黑眸此刻金亮着,芃芃内心os:这明显是发情了啊!这不没用金戈吗…我又怎么撩他了?!

 

“你说话就不好看了,安静点。”他抚上她清丽的脸蛋,她那一头青丝就这么洒在床笫间,玉臂横陈,眼波流转间皆是风情,她当真像外人说的那样绝代风华,艳绝天下,他本不是纵欲之人,但是如果对方是她的话,他甘愿深陷其中。

 

他深深吻住她,唇齿相依。

 

大殿外大臣们或跪着,或在焦急地转着圈,忽的只听到几声急匆匆的脚步声,大臣们皆是神色严谨地围上来,却只见强公公无奈一笑,这群老家伙顿时心里‘咯噔’一声,随后强公公说的瞬间让他们心碎一地,“皇上有旨,今日暂不早朝。”

 

“公公,请问,皇上,可是在兴圣宫?”其中一个不怕死的大臣颤颤巍巍地走上前问道。

 

强公公继续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二人对视,心中已有答案。旨意传达到了,强公公也不忍心看着这些人脸面像是便秘的模样,便马上退了下去,徒留一帮大臣像是几座石像一般呆立在那里。

 

一片寂静中,不知谁先轻咳了一声,随后一群人才是反应过来,忙四散开来嘴里也不停默念着些什么,走时还有几个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人,撞了个踉跄之后才又换了个方向忙走开了。

 

之后宫内就流传着一个说法,在皇上没上早朝那天,大臣们个个都魔障了一般,回去的路上个个嘴里都碎碎念着:“悲哉,悲哉,我朝要亡。”

 

等到一番云雨结束,已是快晌午了,芃芃在齐晟怀里似乎是睡着了,睡脸看上去倒是和寻常女子没什么两样,但醒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张牙舞爪、满身尖刺的小动物,齐晟笑了笑,竟然不禁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颊。

 

睡梦中的芃芃条件反射的抬起手一把拍掉他的,嘟囔道:“齐晟,你有完没完啊。”

 

“没完,永远也没完。”

 

只是遇见你,就花光了全部的运气,哪怕押上所有的时间也远远不够。     



评论 ( 19 )
热度 ( 97 )
  1. 鹿汤圆小王几✨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