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妖尾/夏露】初梦

CP:夏·多拉格尼尔X露西·哈特菲利亚




***

原著脑洞向,为虐而虐,OOC,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看了503被吃了一口刀子,迫切地想虐夏。




——“终是大梦一场。”



01

 

露西走的那一天下着绵延的细雨,天空也阴沉得不像话,就像被浸泡在墨汁中,夏被一声惊雷吵醒,缓缓移开趴在自己脸上睡得正熟的哈比坐起身来。

 

就连脑子都昏昏沉沉的似乎没睡醒。

 

——我去找阿葵亚的钥匙了,不要担心。露西上

 

夏拿起那张纸条的时候周遭早就已经没有她的味道了。

 

久久站在桌前,夏一动不动,窗外滴滴答答地雨敲击在玻璃上,一下又一下,和他内心的鼓点合二为一。

 

02

 

那场影响整个菲欧雷的战斗持续了很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结束的时候也是来得异常迅速,仿佛沉睡了很久,夏睁开双眼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明明没有下雨,但却压抑得可怕。

 

咬着牙忍着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勉强站起来的时候,他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连自己这几天的记忆也是断层的,连不起来。

 

“露西!”

 

面带伤痕的他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狼狈不堪的少女,她跌坐在废墟中背靠着一个巨大的石头,听到声音抬起的那看向自己的琥珀色的瞳眸中满是惊恐。

 

她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但他没有出声,只是吞咽了一口口水,他没有任何印象,上一秒的自己似乎并不在这个地方。

 

“是谁做的?”他开口询问少女的伤势,蹲下去与她对视,露西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

 

她目光闪躲,身子不可见地往后缩,“谁?”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夏皱了皱眉,摸上她的额头正想说‘露西你是不是病了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却被对方一把打开手,

 

“别碰我,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这样真的好吗?”

 

伸出的手停顿在半空中的夏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露西说的话,“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第一次见面啊,我是夏啊!”

 

露西还是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忽然笑着说,骗你的啦,我在开玩笑。她依旧是用警觉的眼神看着夏,顺带还捂住胸口防止她因为衣衫褴褛而走光。

 

没来由的,夏心里对这样的眼神是不爽得很,他一直觉得这样狗血的桥段是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就算有,露西也不会把自己忘掉的。

 

他烦躁地揉着头发,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露西面面相觑,直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他看到露西突然笑了,以为她想起自己的夏正要说什么。

 

却听到她只是抬起头喊道:

 

“格雷,艾尔莎!”

 

身后走来同样伤痕满满的一男一女,看到他脸上皆是一惊,随后掩饰下来,“夏,你也在。”

 

03

 

经过大战后,一切似乎回归了原点,但又有许多不一样了。

 

艾尔莎告诉夏现在整个玛格诺利亚因为当初大战某些魔障粒子感染的缘故所以禁止成员前往,而他也只能被要求在镇子外的自己小窝里活动,夏倒是不以为然,这样说不定还让他省了每天早起的时间。

 

以前去公会最开心的就是捉弄露西,和其他人打架,现在虽然不能去了,但是每次到中午或者晚上的时候,自己家的门就会被敲响,然后拿着一篮子食物的露西就会出现。

 

“嗷嗷!露西,今天又是什么吃的?!”听到熟悉的敲门声,夏一把拉开门,看向门外站着的露西,但是她没有用和他一样的热情回应他,脸蛋上依旧挂着冷淡疏离。

 

“和昨天一样。”她说着,把篮子塞到他怀里就打算走却被夏一把拽住手腕。

 

她转过头带着金色的马尾也甩过去,一脸怒气,“你要干什么?”

 

夏真是气极了露西这样对他的语气,以前的露西就算生气也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现在的她对自己就好像是敌人一样防备。

 

“我说,你还没有想起我吗?”

 

她没有说话,半晌,“这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啊,因为露西,露西是……”他顿住了,找不出话来说,思考的瞬间却错过了眼前少女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

 

“够了,夏先生,我只是帮艾尔莎他们送东西的,你如果每次都这样我会很困扰的。”她一本正经说着,表情严肃。

 

“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名字后面加别的东西啊?”夏烦躁地说道,语气冲得让露西都吓了一跳,“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失忆了,但是你不要这样忽然之间就把别人忘了啊!”

 

他抓着她的肩膀,这种被别人遗忘的感觉难受得快要把他给吞没。

 

“放手啊。”她没好气地说,他缓缓放开自己的手,垂到两侧,任凭自己的力道将手指捏得青白。

 

04

 

夏得知自己体内END元素还没完全失踪的时候露西也在,最强小队和以前一样围坐在桌子前。

 

“夏,不要太自责,这与你没关系。”艾尔莎看向他,虽然知道这对他来说打击很大却不得不告诉他。

 

“啊啊,我知道,但是很失败的是我根本记不住我是END时候的事情。”他手里拿着杯子,渐渐收紧,似乎把心里的压力都释放在这方面。

 

“我们会想办法清楚你体内的这些东西的,”格雷说道,“不过可能需要时间。”

 

夏表面上点着头,但是其实知道这些并没有用,如果真的可以找到方法,那么就不会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更何况因为这个缘故,公会里的人都与自己隔绝了,他现在也已经明白了。

 

一旁的露西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格雷和艾尔莎对着夏说告辞的时候,在夏不可察觉的时候深深看了他一眼。

 

05

 

“您说,您知道清除的方法?”艾尔莎看向波流西卡,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么夏就可以改变现状了,他也有理由重新回到公会。

 

“是啊,可是相反代价也是巨大的,”波流西卡缓缓说着,然后翻开手头一本年代久远的书,“这是我之前看的一本书,上面说需要‘一’的魔法。”

 

艾尔莎愣了愣。

 

“只有那个有星灵魔法的露西可以做到。”她接着说。

 

艾尔莎眼睛一亮,但是接下来波流西卡说的话却让她紧握双拳。

 

“代价是生命。”

 

路过这边听力极好的夏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马上冲了进去,将两个正在对话的人吓了一跳。

 

“那我就这样吧,我不要清除那个什么END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如果这样,迟早有一天你自己会被吞噬,从而被取代。”

 

门外悄然闪过一抹金色,快得让人注意不到。

 

05

 

从那天开始,夏不再抱怨露西忘记自己的事情了。

 

就连格雷都奇怪他是不是突然转性了,而且这个家伙还突然和露西两个人相敬如宾起来,看得他整个人毛骨悚然。

 

一个对着另一个喊敬语的样子让他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

 

日子一天天在过去,夏一直坐在小屋里,有时候露西来了,他就假装不经意地提出话题来和她聊天,因为知道自己作为夏的时间估计已经不多了。

 

之前在废墟看到露西那个样子还有周围的一片狼藉,他基本上就已经明白造成那些的是谁了。

 

尽管他并不记得身为END时的事情,可是还是不能否认他就是END,是他伤害了曾经最不想伤害的露西,就算她忘了他,也是一件好事。

 

他这么想着,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那个时候,看着自己不认识她反倒攻击她的露西肯定比现在的他还要难受吧,那个时候的露西一定非常害怕吧。

 

明明畏惧得不得了了,却还要勇往直前。

 

这一次,他不会逃避了,也不会一个人走掉,那就自己面对。

 

06

 

——我去找阿葵亚的钥匙了,大家不要担心。露西上

 

夏拿起那张纸条的时候周遭早就已经没有她的味道了。

 

久久站在桌前,夏一动不动,窗外滴滴答答地雨敲击在玻璃上,一下又一下,和他内心的鼓点合二为一。

 

“露西不见了。”夏平静地说。

 

格雷和艾尔莎听他这么说,连忙慌了,拿着那张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半晌才接受这个事实。

 

“既然是她自己的选择。”

“我们尊重她。”

 

07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一直都没有失去意识,即使他都已经做好准备随时离开,但却一直没有发生,每一次午夜梦回醒来他发现自己还是夏,说起来也奇怪,他本来就是夏啊,却惶恐醒来不是自己。

 

露西也离开很久了,杳无音信,不管怎么打听都没有消息。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她多么像当年不告而别的自己,也是这样忽然甩下一张纸条就再也没回来。

 

他就这样每天醒来,吃饭,睡觉,过着重复的每一天。

 

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露西的消息。

 

却是再也没见到她。

 

08

 

直到被格雷打了一拳他才知道,这些日子露西根本就没有去找阿葵亚。

 

她那天一留下纸条就去了一个村庄,在那里偷偷钻研了‘一’的魔法。

 

那个村民见她久久没有出现,这才在她住的地方找到了这本书,顺着她留下的各种东西找到了妖精的尾巴的各位。

 

这时夏才明白自己以后都是夏,再也不会是END了。

 

反倒是露西却再也回不来了。

 

似乎听不到闻讯赶来的其他人的哭声,夏眼神迷茫地看向远方,仿佛露西随时都会在那里出现一样。

 

也是这个时候他恍然大悟。

 

露西根本没有失忆。

 

09

 

又是一个下雨天,没来由地,夏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冲出家门,随着哈比一声‘夏’紧接着关门的声音几乎比上雷声。

 

倾盆般的雨水浇在他身上,夏浑然不觉,等跌跌撞撞地跑到一棵樱花树下面的时候已经全身湿透。

 

因为下大雨的缘故,周围几乎没有人。

 

这棵樱花树是玛格诺利亚的标志,每到一个特定的日子就会开出不同颜色的花,又名彩虹之樱。

 

“夏!”好不容易跟着他的脚步飞来的哈比手里拿着伞,拿到他的头顶。

 

“露西淋湿了。”他喃喃道,不管哈比撑着的伞往前走。

 

走到一个小小的石碑前面停下,因为枝叶繁茂的缘故,即使不是开花的季节,这棵巨大的樱花树依旧能为树下的一片土地遮挡不少雨水,可是石碑还是被淋湿了,不断有水从顶部流向两边,石面上的字被雨水染成了深色。

 

“夏,再这么淋下去会感冒的。”哈比把雨伞递过去。

 

他接过伞却没有撑在自己头上,反倒是蹲下去将伞柄插在了石碑旁被雨淋得有些湿润的土地,使得伞正好遮掩住了这一方天地。

 

抬起手缓缓摩挲过光滑的石面,这上面的字是他刻的,每一个字都被他铭记于心。

 

即使不愿意念起,但是却无法否认。

 

‘露西·哈特菲利亚’

 

他没有在后面加别的,仅仅只是她的名字。

 

每次看到这个,脑门都无意识地发烫,烧灼得他都快要晕过去,明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会忘不掉。

 

每一天早上看到那一张桌面上的纸条都会以为她刚刚出去,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张纸条他放了有多久,每天都放着,每天都给自己造成露西刚刚走的假象。

 

哈比没有说话就在一旁看着他做完这些动作。

 

“夏,你这样,露西也会不开心的,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如果她真的忘了我的话就好了,至少走的时候就不会难受了。”他的声音夹杂着雨声听不真切。

 

他以前都不知道被人抛下是什么感觉,以为所有人都会在原地等他,只要他从外面回来了,就一直有人张开双臂迎接他,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心里的感受。

 

那个时候自己走的时候,露西一定也是这样的吧。

 

只是现在的他也是等不到她了。

 

因为总是觉得她对他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一直便没有细想过这其中的关系,直到她真正的消失。

 

那一刻,心里第一反应不是伤心却是生气,心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让他说不出话。

 

彼此什么承诺都没有做过,笼统的说辞确是用过不少,结果却遗憾地再也无法心灵相通。

 

——“重要的人。”

 

——“我的搭档。”

 

他脑子里回荡着这几个以前形容她的话,无法控制地捂着眼睛哽咽着跪下去,“可恶!露西……”

 

眼前是无尽的黑,一望无际。

 

10

 

夏猛地睁开双眼的时候是一片漆黑,他没有说话,只是感觉眼角尚且还有液体的余温,就连心脏也在扑通扑通直跳。

 

突然间一道光直射过来,让他猝不及防,他伸出手挡住双眼。

 

“你醒了?”

 

‘啪嗒’一声,周遭忽然变得明亮,夏这才看清自己眼前的吊灯。

 

声音的主人向他走近,一头金黄色的长发挽在脑后,很普通的居家服外套着一件围裙,手里还拿着一个锅铲,俨然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

 

“刚刚听到你喊我名字了,怎么了,24岁了还做噩梦吗?”她笑脸盈盈地看向他,“诶,你哭过啦?”

 

“胡说什么啊,这是汗啊,太热了。”他坐起来,头上盖着的冰毛巾也掉了下来,“我已经好了。”

 

“不行!你今天发烧这么严重,看你睡了一下午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她拿起那个掉在被单上的毛巾一把按到他的额头,“要不是哈比发现了,夏你现在估计就烧傻了。话说,你刚刚做了什么梦啊?”

 

脑海里闪过刚才梦里的那一幕,夏又是脑子一痛,觉得还是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幼小的心灵了。

 

“梦到露西穿兔女郎装,还差点被怪物抓走。”

 

“喂!”她没好气地开口,“那你最后把我救回来了吗?”

 

“啊?嗯,当然了!”

 

“敷衍。”她斜了斜眼,“不说了,锅里的东西要焦了,既然病好了等下吃完饭你洗碗。”说着,她从床上坐起身理了理皱了的围裙刚要走却被人一把拽住手腕,想都不用想抓住她的是谁,露西翻了个白眼。

 

“露西,好喜欢你啊。”

 

“?!”这家伙发什么神经啊,“放手啊,忽然之间说什么啊?!”

 

“没什么,忽然想说而已。”

 

“走开啦!”她挣脱开他的手,拿着锅铲捂着脸跑了出去,关上门的瞬间还可以听到她不停地嘟囔。

 

门又被关上了,夏一个人坐在床上,背后还在因为刚才那个梦而冒冷汗,伸出手虚握了几下,幸好他那个时候保护了他们的未来,不然没有她的生活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窗外已经没有雨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夏看向不远处的窗户,外面还点缀了星星的灯火,是周围邻居点亮的灯。

 

他掀起被子下床走向厨房。

 

今晚要对露西说几个喜欢你呢,想让她感受到自己的感情的话估计不管说几个都不够吧,但是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向对方表达。

 

11


那个时候还没等她用‘一’的魔法,自己就找到了她。


 

彼时露西还是一脸茫然地看向忽然出现的自己,惊讶地觉得他为什么可以这么快找到自己,夏怎么都不愿意让露西施展那个魔法,顺便戳穿了她假失忆的谎言。


被拆穿的露西一脸惊慌,之后就眼泪汪汪地控诉夏这样的人就应该也尝受一下被人轻易忘记的感觉。


“我不要你再继续保护我了,这种事情应该由我来,露西你只要负责看着我就好了,我保证绝对不会把你忘掉了。”他表情认真地说,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又瞎又傻。

 

后来的后来,夏找到了抑制甚至可以永久性清除END魔性的魔法。


最后,公主和她的骑士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12


这个梦呢,还是不要告诉露西了。


他想着,走向厨房。


“夏,发什么呆啊,快点过来帮忙。”

露西回过头,向他欢乐地招了招手,旁边飞着一只长着白色翅膀的蓝色小猫。


夏应了一声,快步走过去。




FIN.


 


评论 ( 8 )
热度 ( 7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