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妖尾/夏露】闹别扭正确解决方案

【之前被LOF屏蔽了啊喂!重发!】

偷偷和你说这是一辆车,兑现承诺漫画发糖,就开车。

这次漫画的大糖炸的我想飞了。

PS:我有话要说,看这个的时候请全程代入腹黑鬼畜24岁夏,谢谢合作。

什么?你和我说这个剧情很熟,我不听我不听,之前的长篇文章我废了,就玩个短篇车吧。




***




这是最强小队日常接任务的一天,然后这一次与之前无数次相同的是——

他们四个非常习以为常地走丢了。

“所以说,为什么每次都要玩迷路这一套啊!”即使已经习惯了这个套路,但还是一点都不好玩啊喂,特别是在这种森林里面,露西抱着头完全不顾形象地望天。

前几天夏和格雷自作主张接了这个任务,先不说本来就无所谓的艾尔莎,弱势的她只能因为少数服从多数这样的理由跟着过来了。

露西,为了这丰厚的报酬忍吧,更何况夏也是同意把自己那一份钱给她的。

想到这里勤俭持家的露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短时间内忘记了自己目前苦难的处境。

“不对啊!”她拍了拍脸,“现在要先找到他们,冷静,冷静啊,露西!”

萨亚•哈克依作为本次妖精尾巴最强小队的临时成员——不对,拖油瓶,她在心里加上一个备注,此时内心的心情和露西如出一辙。

前几日妖精的尾巴公会接手了他们村庄派任的魔物讨伐工作,为了指引大家在山里的路线,她便被爷爷要求加入了他们,但是她很想说,自己一个没有强大魔法的人确定不是去拖累的吗?

可是那位火焰魔导士信誓旦旦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只要有他在就绝对没问题的’这种话,让小姑娘顿时心生安稳,不过这种强大男人对小女生的吸引力早在她看到他身边站了一位美丽的女魔导士开始就断然无存了,那种心思她瞬间就斩断了。

现在,她带着些许雀斑的脸上挂着忧愁,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害的这些强大的魔导士大人迷路。

虽然她不知道,迷路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

刚刚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接近傍晚,渐渐夜幕降临,她发现自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里已经要迷失方向了,周围勉强可以透过月光看清一些植被,寂静无声的森林里只有隐约传来的树叶沙沙声,她不禁抱紧了自己的双臂,腰间的长剑随着她的走动撞击着她的腿。

“夏先生!露西小姐!格雷先生!艾尔莎小姐!”她扯开嗓子喊着大家的名字,但是除了空荡荡的回声并没有人回应她。

即使心里怕得要死,萨亚还是迈着步子向前挪动着,但又不敢迈大步子,生怕掉到深不见底的洞穴中,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巨大的树,萨亚忙跑过去坐到树下歇息,爷爷说过只要她乖乖待在大树下面,他就一定会找到她,萨亚抱紧了膝盖,瑟瑟发抖地看着周遭,平时的满腔热血也在这个环境下被耗尽。

忽然,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她条件反射地以为是夏先生,但是声音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沉稳,反倒也是怯懦的,一下没一下地缓慢前行。

萨亚屏住呼吸,这里除了她们,还有别人!

难道还是说这是传说中那些让村民瑟瑟发抖的强大魔物吗,她不敢想,牙齿也不禁咬住了下唇,指甲将手掌捏得生疼。

既然这样,那自己就放手一搏吧,她将手探向腰间的长剑,缓缓挪动双腿,背靠着树干,支撑自己站起来,将剑举起,月光下的剑面闪耀着光芒,上面映照着她恐惧却异常坚定的脸。

近了,那个脚步声在一点点地向这棵树靠近,萨亚握紧剑柄。

就在某一刻,她马上转过身去拿剑指向对方,眼睛几乎不敢睁开,“别,别过来!”

“呜啊——!”

意料之外的不是那种粗犷的属于可怕的怪物的声音,仿佛还是一个女声,萨亚睁开左眼,仍是不敢挪开剑。

但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透过月光,她看到自己正拿着自己得意的武器指着一个人。

“那、那个……”
“露、露西小姐?!”说着质问的话,可是声线却不禁带着颤抖。

“萨亚!”等等,怎么是拿剑指着她,虽然遇到的不是夏,但至少有个认识的人了,露西叹了口气,“终于找到一个了……”

“现在已经到晚上了,不如我们休息一下,明天再继续找吧。”
“说的也是呢,真是麻烦啊。”眼前的少女说着,无奈地将手放在额头,手背朝向了萨亚,乘着月光,她看到了手背上的粉色图章。

这个纹章和夏先生手臂上的是一模一样的。

“说起来,露西小姐的纹章颜色真好看啊。”和夏先生的头发颜色是一样的呢,她在心里说道。

“诶?我也是这么觉得的。”露西将手背朝向自己,“不过夏这个家伙有时候还会自恋地说觉得这个纹章就是代表他啊什么的,真是让人火大啊。”

其实一开始自己选粉色只是因为少女个人喜好而已,但是后来发现误打误撞反倒还有种宿命的感觉,其实她也不讨厌这样。

摸了摸手背,露西若有所思。

突然树丛旁似乎窜出了什么,反应敏捷的露西一把扑倒了萨亚,“小心!”

“发、发生什么了?!”两个人一齐看向发生骚动的地方,黑夜里隐约只能看到泛着绿光的一对物体,忽然间明白是什么的两个人心里不禁慌了起来。

这也太倒霉了吧,迷路了竟然还能遇到凶猛的丛林野兽。露西内心吐槽着。

“开启吧,狮子座之门,洛基!”她熟练地从腰间的包中掏出钥匙指向半空中,不一会儿身材高挑穿着正装的男人出现在两人身前,这一场景着实把萨亚吓了一跳。

“这是我的魔法,可以召唤出星灵,不多说了,现在我们先解决眼前的家伙吧。”露西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个的话,交给洛基就没问……唔啊!”

说话间,露西终于知道什么叫不能早早立flag,不远处的洛基还在对付着那只难缠的野兽,紧接着黑暗中似乎被绿色点亮了一般,露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和夏他们一起做任务的时候比这个更艰难的不是没有遇到过。

“拜托你了,芭露歌!”毫不费力地召唤出第二个星灵,站在在芭露歌和洛基背对着形成的一小片空间中的露西甩出鞭子,“一起战斗吧,萨亚。”

这种时候,数量多的话,为了召唤出多的星灵,她决定不启用魔法消耗大的星灵服模式。

“诶?好、好的!”听到对方这么坚定的声音,萨亚握紧剑柄,她在努力,那么自己也绝对不能输。

四个人背对着围成四方形,四周的野兽在聚集,青绿色的双眸下尖锐的獠牙清晰可见,咬紧牙关挥着剑试图赶走他们,却被一口咬住剑身。

“!!”

“萨亚!”听到萨亚的惊呼声,露西一甩鞭将眼前这头野兽打出好几米远,趁着对方一时不能从地上起来的时候连忙向身后将鞭子甩出,一把缠住那把剑使劲将它从野兽嘴里拉出。

“谢谢你!”

“公主,小心!”手上戴着铁链的处女座星灵一个潜入地下将露西身后试图偷袭的野兽给制服。
“谢谢,芭露歌。”

“我觉得这些家伙估计就是引起村庄骚动的原因了,”萨亚举着剑扫视周围越来越多的野兽,“虽然说一只攻击力并不足为惧,但是如果数量过多,是个很大的麻烦。”

难怪之前村民们都无法对抗这些发狂的野兽,现在虽然有身为魔导士的露西小姐和自己在,估计局势也不会倒向她们这边。

但是不管怎么样,两个女生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不再多说就明白了对方在想什么,均是决定放手一搏。

萨亚恢复气势,一剑将飞扑过来的野兽砍倒在地,气喘吁吁的同时内心自然是充满成就感的,“这样下去,根本就是没完没了了。”

野兽在增加,她们几个的体力在飞快消耗,更不用说同时还在使用魔法的露西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啊!”趁着洛基放出狮子光辉让那些怪物暂时被击倒得以休息片刻的露西说道,“既然这样的话……”

她咬咬牙,又拿出一把钥匙,与之前不同的是露西早就已经可以三开门,可是持有两个星灵战斗了这么久,第三个门估计维持不了多久,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这道门的星灵可以速战速决了。

“公主,注意你的体力。”芭露歌提醒着。

她点点头,“开启吧,白羊座之门,阿莉耶丝。”

身着白色毛绒衣裙的女人凭空出现,伴随着‘对不起’的声音周围瞬间爆发出白色的羊绒,将野兽淹没。

“速战速决,阿莉耶丝。”洛基提醒着,第三道门对露西来说魔法消耗很大,更何况她现在还在战斗,他们不能让公主受伤。

这就是魔法吗,一旁看着露西之前连续召唤出两个的萨亚就已经很神奇了,现在竟然又出来一个。

即使她们的人手在增加,但是那些怪物本来就不是吃素的,随着其中几只向着天空发出的几声嚎叫,周围的野兽再一次增加。

这一次露西是真的有点没底了,本来还以为之前那几只完全可以凭借魔力差距一点点击倒,然而现在它们是打算用数量取胜。

眼看着阿莉耶丝和洛基都被周围的魔物缠住,露西依旧不愿意选择放弃,在她心里,不管局势对自己来说有多不利,她都不会轻易投降。

用力甩着鞭子打在一旁的地面,扬起一阵尘土,从前她总觉得自己很弱小,加入最强小队的时候也在担心自己这样会不会拖累大家,但是渐渐地她发现了自己的价值,这个世界上也有露西可以做到的事情,而她并不想永远站在大家身后。

“露西飞踢!”许久不用这个必杀技,露西显得有点略微生疏,但马上就找到了感觉,随着自己这几年魔法的提升,这个招数的威力自然也是增强了不少,踢飞几只野兽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厉害,这是自己研制的绝招吗?”一旁的萨亚惊叹,刚对付完几只魔兽气喘吁吁。

“其实只是很普通的踢脚而已,你这么一说我总感觉加上露西这两个字真是莫名羞耻。”

脑子里回闪过夏使用绝招的场面,如果这家伙不是说‘火龙的铁拳’而是‘夏的铁拳’,估计她当场就会笑场吧。

“露西小姐,这样一定可以……小心!”萨亚语气陡然回转,使得露西瞬间也没反应过来,她扭头一看,金色的马尾随之摆动,只见一道浑浊的光束向她们俩射来。

没仔细多想,露西身子向旁边一倒,同时拉过萨亚,身体即使倒在森林铺满树叶的地面上还是令她作痛,刚刚那道光束还是擦过了她的腿边,刺痛得她咬紧了牙关。

幸好没有整道射在自己身上,不然可能她估计要痛得昏过去。

露西试图在萨亚的搀扶下站起来,却腿一折又再次摔在地面。

“啊——这个应该是那群怪物的绝招,看起来魔力不高但是绝招还是很强。”露西脑袋快速转动着,之前那一道估计是好几只怪物合起来的绝招,不然不可能会有这么强的威力。

“公主!”
“露西!”

“不要管我……”她对那两个星灵喊道,一手撕开本就不是很长的短裙下部,用布条绑住刚刚的伤口处,防止血液的继续流失,她半撑着身子站起来,看着为自己掩护的萨亚忽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她咬紧下唇,嘴里都隐约感觉到了血腥味,握紧手里的鞭子,她勉强站着,看着不远处匍匐着的魔物,有些还在不断接近中,露出尖锐的獠牙。

“夏……”救我。

她没有大喊,仅仅只是用正常的声音叫他的名字。

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的习惯,每次遇到危险,只要喊他的名字,不管在哪里,夏都会听到她的声音,然后来救她。

“露西小姐……”萨亚用剑防卫着,想告诉她即使夏先生的听力再怎么灵敏,她这样喊他的名字在这个偌大的森林里也肯定是听不到的。

露西将另一只没抓着鞭子的手握成拳,她的身体渐渐虚弱,刚刚召唤出的三个星灵的身体也开始变透明,这是要消失的征兆,因为主人的魔力正在变少。

星灵们知道现在的情况紧急,就算不久之后要因为魔力的缘故回到星灵界,还是拼命对付着不断涌过来的魔物。

“公主!”就在他们的身体化成全透明,使出的魔法绝招也已经无效的时候,他们周围不远处瞬间燃起了一阵火焰,将他们当做圆心一般包在中心。

以为是新的敌人出现的萨亚害怕得抖了起来,但是露西这火焰意味着什么,她见过无数次了,只有那个人才可以发出的这样强大的火焰。

“夏!”她惊呼,终于松了口气一般地跌坐在地上看着那个忽然挡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龙鳞状的围巾随风飘扬。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了,现在甚至不用去想其他的了,因为不管怎么样困难的战斗都会被解决掉了。

一旁的萨亚惊讶得不得了,她原本听他们说夏先生的听力十分灵敏至多只是比其他人好一点,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已经到了一种可怕的境界。

三两下甩手放火烧掉那几只作乱的野兽,他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浑身散发出一种‘别惹我’的气息,几乎是以一种狂暴的模式攻击,这群野兽本来刚刚就已经和露西过招了许久,现在自然是招架不住,瞬间就被击倒在地,狼狈地聚在一团。

“太好了……”她松了一口气,抚着胸口惊魂未定,突然一道阴影笼罩了下来,露西下意识抬起头却见眼前的人朝她走过来,她面色愉悦地伸出手想让他把她一把拉起来。

但是掌心没有等到意料中的温热触感,露西眼前一黑感觉自己身体突然悬空,头昏眼花。直到感觉自己的胸似乎抵到了什么,她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夏这个家伙竟然把她扛了起来,就和搬重物一样,不想扶好歹也可以公主抱啊,这算什么。

她伸出一只手去捂住不长的裙角,生怕春光外泄,然而这个人似乎已经考虑到了,一把抚上了她的屁股,却没有和以前一样坏心思地揉捏一把,反倒非常正人君子地只是帮她捂住,如果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那她就是真的被打傻了,估计是生气了。

任命地垂下头,她看着移动的地面,心里是有愧疚的,但是比起这个,她现在满脑子回荡的只有一个感觉。

因为这被扛着的姿势,夏走路的时候,她的胸撞在他的肩膀后部,是真的很痛啊!

“萨亚!”还没从露西被夏扛走的景象反应过来的萨亚呆站在那里,直到听到有人呼喊她对的名字,她才后知后觉地看向发声处。

是急匆匆赶过来的格雷先生和艾尔莎小姐。

“格雷先生,艾尔莎小姐!”萨亚跑上前去,一脸惊魂未定,刚刚那群魔物已经被夏先生一个人轻松解决掉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害怕会不会有新的怪物出现,但是看到他们俩也来了之后她瞬间放心了。

“夏呢?!露西和你一起吗?”

“夏先生把露西小姐……”本来想说扛走的萨亚忽然顿了一下,“救走了,刚刚已经回去了。”

“可恶,这家伙还是这么乱来,忽然一下子就疯了一样地跑开了。”格雷挠了挠头发,一脸厌烦,但其实他心里自然不是这么想的,既然露西被找到了,他和艾尔莎也松了口气。

“那就好,这样我们也回去吧。你肯定也吓坏了吧。”艾尔莎拍了拍萨亚的肩膀,觉得这原本是属于最强小队的任务竟然让她参与了进来,真是过意不去,“既然都没事就好了。”

【车预警】

昏暗的禁闭空间中唯一的光源便是窗边投射进的一抹月光,山中的夜晚与城市所不同的就是多了一分不一样的静谧。

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似乎和平常也没什么区别,除了这个比起玛格诺利亚舒适的公寓来说实在过于简陋的木屋子,以及眼前这个人难得释放的低气压。

“嘶——”因为伤口被稍微碰触而不禁吃痛的露西倒吸了一口气,本来想说‘轻点’也被自己吞咽入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也是怪自己,她内心愧疚地决定沉默不出声。

很少有的这样两人不出声对峙的情形如今竟然发生了,如果不是脚踝上感觉到绷带一点点缠绕在皮肤上,她几乎都要以为夏离开木屋了,可事实上这个人现在还是半蹲在床前面帮她处理伤口。

“呐,夏……”她出声打破僵局,试探性地去喊那个人,回应她的只是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还有山间不时传来的狼嚎声,眼前的人并没有回应。

有些失望地垂下睫毛,坐在床上的露西放置在身体两侧的手抓紧了单薄的床单。

果然是生气了吧,其实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自己也经常因为同样的原因对他闹脾气,每一次如果夏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她就会生气得惩罚他不能吃到她做的饭,这似乎是他们俩吵架最多的原因。

“我没事的,”她又说道,像是自我安慰一般,“我不是很好吗?”说着,还活动了一下手臂,学着他平常那样。

耳边听着她这么说着,脑海里却闪过之前危险的那一幕。持着鞭子的露西被一群野兽围攻,因为脚扭伤的缘故已经跌坐在地上无处可逃,可能对于全盛时期的她来说那些一定是不在话下的,但是在路途中已经非常筋疲力尽的露西连全力挥动鞭子都异常吃力,召唤出的星灵也在别处被其他野兽压制住。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把那些家伙全都烧掉,后果可能会到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如果我那个时候没来的话,你会怎么样?”

不等她说完,他几乎是下一秒又接道。

“就算被那些野兽吃掉也无所谓吗?”

这是第一次露西从夏的语气里感到冷静与疏离,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夏对自己一直是百依百顺,就算发生争执,也是一直顺着她,几乎是被她单方面压制。

“什么啊……”

为什么夏会忽然用这种方式说话,这样一点都不像平时的夏。

自己一开始也只是为了来找他,以为他生自己的气在路上发生什么事了,本来好不容易因为夏救了自己内心开心得不得了,现在就好像平白无故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思及此,鼻子就酸涩得不行。

隐约感觉到空气中漂浮着咸湿的气息,夏敏锐地抬起头,良好的视力让他在黑夜里也可以看清东西。

她稍稍低着头,不断有冰凉的液体滴落下来,刚好尽数落在膝头的短裙布料上,晕染出一片与周围颜色不符的深色,只是这样无声地掉着眼泪都可以把他的内心搅成一团。

眼前的景象使得他刚刚好不容易树立的气势轰然倒塌。

明明最不想看到她哭了,然而这个时候罪魁祸首似乎是自己,但是只要是让她哭的人都不可原谅,包括他自己。

“别哭啊……”

这个人不觉得很莫名其妙吗?刚刚在训斥自己的是他,现在又让自己不要哭,在内心不禁翻了个白眼的露西,黑夜中可以被夏看得很清透的琥珀色瞳眸中似乎翻滚着波浪。

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她早就已经深深地了解到夏这个人的弱点几乎没有,但偏偏对她的眼泪没有办法。

不过,他的表情一直没怎么变化,仿佛是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眼看着他这样,愣怔间,本来就聚在眼眶里的泪水又一股脑都涌了出来,自己都控制不住,这个时候,就有点尴尬了,似乎显得自己特别爱哭一样,露西连忙伸出手去抹,不料却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明显刚刚这个举动落在他的眼里就好像是她急得想掩饰自己的眼泪一般,这时候,夏忽然起身向她压了过去,额头贴上了她的,露西感觉他呼出的热气都拂在了她脸上,双手撑在了身子两旁的床上。

望着自己看过无数次的那张脸,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瞬间忘了思考,几乎下意识道:“干、干什么……”脸上还挂着泪水,眼睛也红彤彤的,这些夏在黑夜里都能看得异常清晰。

他似乎弯起嘴角笑了,俯身吻了上去,露西顿时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手下意识地去推拒他,撑在对方的胸膛上,却被手掌心的温度烫得一抖,这家伙的体内是在烧火吗。

鼻尖呼吸间都是对方的味道,两个人的气息急促交缠在了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夏本来就因为自己魔法的缘故体温比常人高出许多,现在更是烫得就像露西冬天放在家里取暖用的魔水晶。

露西的内心: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男人的身躯比起她的自然是要沉重许多,更何况他又比自己高这么多,轻而易举地就无视了自己的推拒反将她压在了身下,不等她说些什么就被他一瞬间夺走了话语权。

不是没有吻过,不管是蜻蜓点水式的轻吻还是夺人心魂的深吻都有过,每一次他都是主导,但这样的吻,她总是可以深深地感觉到了被这个人强力占有的感觉。

露西身体难得有些僵硬,星星点点的吻不断落在眼睛和唇上,明明不是第一次却让她有些紧张得大口喘气,丰满的胸脯因此上下起伏,不时碰上他的,果然听到夏倒吸了口气。

真的不是故意的啊……看来这个动作在眼前这个人面前明显变成了主动勾引。

“这、这里不太好吧……”要在这种地方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什么的。莫名其妙的,她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地点不对,身下是硬实的木床板,身上是眼前这个烫的不行的人,万一被别人听的她真的不能再做人了。

似乎听到轻笑声,果然被嘲笑了。

不对,自己还没有和夏妥协,怎么可以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

“我觉得吧……”他缓缓说道,似乎在刻意隐藏笑意,然后忽然咬住她的一侧耳垂,含糊地继续说,“在这里肯定有和在家做不一样的感觉。”




完整版移驾👉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5901200353373

评论 ( 9 )
热度 ( 122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