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妖尾/夏露】睡着的他与猫

CP:夏·多拉格尼尔X露西·哈特菲利亚


***


这个是之前欠下的群里宝宝的生贺……

果然国庆回来学校就好忙啊【摊手】

啊,樱酱奶子橙子10.07生日快乐,迟来的生贺,么么哒。

我个人的观点的话是倾向于性格不同的人在一起会更好,但是不代表大多数啊,别较真。




被夕阳浸润的玛格诺利亚一片宁静。

 

将借来的书放在书架上,她回过头对着站在一旁的借书小哥笑了笑,刚打算走却被叫住了。

 

本以为是什么普通的事但在看到对方略显拘泥的脸蛋时,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我,喜欢露西小姐。”

 

少女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呆了呆,正要说什么只见他用食指顶了顶鼻梁上有着厚重镜片的眼镜。

 

“如果是拒绝的话,我是可以承受的。”他抬起头,隔着有如瓶盖般的镜片,露西看不清对方的眼神。

 

她转了转眼珠,不知道第几次扯出这样充满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呢……”

 

不知道为什么,果然还是对这样的,和自己一样特别喜欢看书的人没兴趣啊。

 

如果是两个一样的人在一起,不是会很奇怪吗?

 

看来这家书店以后不能来了啊。

 

缓缓走出书店,露西攥紧包的肩带,叹了口气,自己其实还挺喜欢那家店里的几本书的。

 

如果非要看的话,以后还是让夏来帮她借吧。

 

说到夏,他这家伙会来帮人干这种事情吗?像他这样根本不会看书还老是要打扰自己的人,他来借书的样子如果被公会那群人看到估计要兴起一阵惊涛骇浪吧。

 

想着,露西脑子里浮现了之前在书里看过的一句话。

 

——事物本身是相对的,所以互补是最好的选择。

 

“互补么?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打开家门。

 

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人在。

 

露西脱下鞋子,走到客厅看到茶几上散乱着的零食包装纸,还有几个饼干屑,她走上前熟练地将它们扔到一边的垃圾桶,包装纸被捏住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是丝毫未听见其他什么动静。

 

在将那些饼干屑也一并打扫干净之后露西站起身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果然看到自己出门时还整洁完好的床铺现在凌乱不堪,一个比自己高大不少的人占据了几乎她的整个小床。

 

露西渐渐走近,看到那人一只手臂横在额头,刚好遮住了双眼,似乎睡得很熟,就连自己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明明说自己是灭龙魔导士,听力可灵敏了,露西不禁想到某人之前每次自信的言辞。

 

夏身旁睡着的是平时总是张开白色翅膀活力四射的哈比,现在和主人一样也好像累极了一样瘫在床上。

 

真是一点都没有入侵别人家的羞耻心啊,还就这么睡着了。

 

但这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露西并没有和一般见到自己家睡着男人的少女一样惊慌,她跪坐到床上,伸手打算越过夏去拿在床边被他们俩踢开的毯子,刚够到被子的一角。

 

突然感觉腿上一痒,她下意识地一晃,结果整个人失去平衡。

 

“!!!”她的胸似乎正好撞上了某个人的胸膛……还能感觉胸正因为夏呼吸而上下起伏。

 

“嗳咿,咱还要一条鱼!”

 

原来还是哈比翻了个身导致尾巴扫到了她的腿。

 

幸好夏睡着了,不然现在这情况她估计要疯了,露西长舒了口气,也没有急着从他身上离开,就以这个体位用食指勾起了毯子。

 

成功后,充满胜利地轻声对自己说了一句:“Yes!”

 

她将手撑在夏的大腿上,想以此借力起来,刚半撑起身子,忽然发现本来应该睡得昏天黑地的那个人拿下了放在额头上的手。

 

“……”

 

夏睁开了眼睛,在窗外夕阳照射下显得晶亮的眼眸转向了她,也没有说话。

 

“你醒了啊?”

 

幸好自己已经起来了,不然估计都不知道怎么和夏说话了,露西内心的小人在疯狂说话。

 

“……”

 

等等,为什么不说话啊。

 

“既、既然醒了的话,那就不用盖东西了。”露西站起身来,手里拿着罪魁祸首毛毯,现在需要这个的人是她,她很想拿这个裹紧自己。

 

“露西你之前去哪里了?”

 

一醒来就问这个吗?她叹气。

 

“我去还书了,就是之前在公会看的那本啊。”她说着,试图让夏想起之前他在她看书时恶意捣乱的事情。

 

“那为什么这么久?”

 

“啊……”露西下意识地想到了之前还书时候的‘突发事件’,刚想说马上又止住了。

 

这样的事情和夏说干嘛,他又不懂,露西和他大眼瞪小眼。

 

“就是有点事情啊。”她不敢看他的眼睛,但又觉得夏又没那么厉害,自己干了什么他都知道,随后又理直气壮地点了点头。

 

夏‘哦’了一声,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向她伸手。

 

“干什么?”

 

“毯子给我。”

 

“你都醒了……”下一句‘要毯子干什么’露西还没说完就感觉手里的毯子被他拉住了,“啊,白痴夏,你!”

 

本来可能还是想给他的,但是他这样,偏让露西有了逆反心理,连忙拽紧,不让这个人有可乘之机。

 

但是露西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上夏,几个来回之后,在夏猛地一拉后,露西整个人连着那毯子都被拉了过去。

 

“喂!”

 

于是,夏又躺回到了床上,连带着刚刚站着的露西。

 

“你别太过分啊!”露西生气道,但因为这样隔着一条毯子趴在他身上的姿势显得毫无威慑力。

 

“过分的是露西吧?”

 

“哈?”她完全不知道这个人在说什么。

 

“把我和哈比扔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快活。”

 

“……”

 

等等,到底在说什么啊?完全不懂啊,她目瞪口呆。

 

“明明和别的男生下午一起玩还说谎的露西。”

 

“你跟踪我?!”脱口而出的露西马上后悔了,自己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没有。”

 

十分担心他下一秒可能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三俗言情小说书里的话,露西情急之下一下子拿毛毯盖在了夏脸上,先把眼前的障碍清除,刚打算就这么跑了好了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就说吧,露西。”他的声音透过毛毯,闷闷地,好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显得有些落寞和孤单。

 

“我没有和他玩,我只是还书而已。”她叹了口气,因为被禁锢,只能如实招来。

 

身旁的哈比依旧睡得很熟,不时吹出几个鼻涕泡,但她还是试着压低声音,毕竟如果哈比醒来看到他们俩这样的姿势,那她就真的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其实更想知道夏是怎么知道的露西这个问题放在嘴边一直没有问出,纠结不已。

 

“哦。”他似乎明白了,估计是不知道之后的突发事件,然后就沉默了,因为被毯子蒙住的缘故,露西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

 

“那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过了大概十几秒,才有声音传来,“味道啊。”

 

忘了这家伙的嗅觉了,可是根本没什么肢体接触啊,这也有味道啊,她煞有其事地低下头闻了闻自己,什么都没有啊。

 

“可是我又没碰到他。”怎么可能有味道啊。

 

“因为他站得离露西太近了。”很烦,露西每次出门一次,身上的味道就会沾染到很多,本来就只有露西一个人的沐浴露的味道,现在多了许多闲杂人等的,夏皱着眉内心不爽,很想让露西以后别出门了,或者出门在身上穿个防护服,但如果这样对露西说的话估计会被打死吧。

 

“可是没办法啊,我不可能不还书的啊。”

 

“那就不要看了。”他理所当然就开口了。

 

“我才不是夏你啊,”她很想给眼前这个人一个暴栗,“夏,听好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兴趣,你呢喜欢吃肉,我喜欢看书,如果我和你说让你以后不要吃肉了你会怎么样?”

 

她一本正经地教导着,觉得这种观念还是有必要给眼前的人科普一下的。

 

“……”

 

“对吧?”

 

“所以露西喜欢会看书的人?”

 

如果露西真的回答是的话,他是不是要去看书啊。

 

“不啊,”她飞快地说,“我已经喜欢看书了啊,没必要要求其他人也喜欢看书。”

 

“哦……”夏若有所思。

 

露西不喜欢会看书的人,意思就是露西喜欢不会看书的人,他记住了。

 

“但是,谢谢,夏。”

 

“啊?突然之间干什么?”

 

“因为忽然想通了一句话。”

 

“什么?”

 

“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吧。”

 

“切。”

 

“应该就是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意思吧大概?”

 

“去掉大概啊,”他一把拉下脸上的毛毯亲上去,眼里闪着光,“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毫无防备的偷袭让露西吓了一跳,随后反应过来笑弯了眼回吻,嘴角都是抑制不住地上扬。


——事物本身是相对的,所以互补是最好的选择。

 

不宣于口的东西两个人其实各自都心知肚明。她和他也是,什么都是相对的,所以他们俩都是彼此最好的选择。

 

“嗳咿,”哈比揉了揉眼睛,刚被自己一个破掉的鼻涕泡吵醒,“怎么已经晚上了。”

 

明明和夏一起睡觉的时候还是傍晚的来着。

 

下意识地去看夏。

 

“嗳咿,露西怎么也睡了。”

 

手臂横在那里几乎跨越了整个床的夏正在熟睡,还有一旁侧卧蜷缩在那里的金发少女不是露西是谁。

 

“太狡猾了,都不给咱盖毯子。”

 

哈比扯过一点两个人身上盖着的小毯子给自己也盖上,也学露西那样把夏的手臂当做枕头,和露西背靠背躺了下去。

 

夏也是,露西也是,都自己睡着了。

 

那今晚谁都别吃晚饭了,它这样想着,阖上了眼睛。

 

这样的话,三个人就会做一样的梦了吧。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138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