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茨木童子X萤草】伴君侧 02

CP:茨木童子X萤草


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这对,因为我真觉得挺冷的,哎。

然后这篇文现在是有点按游戏剧情走,但是并不是全部照样。

为了故事需要会砍掉&改编一点剧情,等枯燥的剧情过了,就是大老爷和大奶的同居【啊?】生活了,望天,莫名其妙还成了情侣名?

接下来茨木和萤草就会按着我玩的游戏走,因为我是一个非洲酋长再加上肝力弱,所以有些强的地方你们是见不到的,这篇文也绝对不是什么攻略啊哈哈哈。

总之,谢谢喜欢的你们,替我的大老爷和大奶谢谢你们惹!


***


02 晴明



云雾缭绕不见日,这昨儿傍晚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是好好的,虽然太阳已经落山了,但也不至于和现在这样,天空沉闷得压下来,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看着这天,萤草莫名有些不舒服,不过眼珠子一转瞥到斜前方走着的茨木童子,顿时内心豁然开朗。

 

天哪,简直难以置信,自己竟和这位大腿赶路赶了一夜,即使双方一直沉默无言偶尔说上那么两句也都是萤草开的头,以茨木童子默然结束,她也异常兴奋。

 

真想现在就吸光他的妖气飞升,然后成为晴明大人的得意大腿从此走上草生巅峰。

 

想到这里,萤草猛地摇头把自己脑子里这般冲动的想法驱赶走,怎么可以这么觊觎实力如此强大的大老爷呢,别说吸他妖气,他那中二之火一下便可以把她带到地府。

 

还是等自己修炼足够强了再想着如何吸收大腿的妖气吧。

 

不过昨晚赶路的间隙,虽然没说话,但是大腿用实际行动帮她一下子弄了不少经验值,使得她那功力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往上飞,现在她感觉浑身都是力量,估计一拳能够撂倒一堆天邪鬼。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习惯一些让力量变强的方法,比如说要‘吃’掉那些N卡兄弟,昨晚她和大老爷就发生了这么一出。

 

“大老爷,咱们一定要吃掉那些东西么?”萤草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几个奄奄一息的不知名小妖,没怎么见过,看这颜值就是N卡,和旁边这大老爷的气质完全天壤之别。

 

“你不吃也没事,那走吧,别跟我了。”大腿马上下了逐客令,毫不留情。

 

“但、但是他们是活的,你看,还动呢!”说完,她提溜着那根巨大的蒲公英指给茨木童子看,没想到这蒲公英晃动一下,眼前的那几只妖怪顿时两眼一翻,一命呜呼了。

 

随后就消失不见了,化作一缕光在萤草没注意的情况下悄然无息地钻到了她的体内。

 

萤草吓得那叫一个惊悚,脸都要变得和衣服一样绿了,“大、大老爷,您干嘛偷偷出手啊!”

 

天哪,他怎么可以为了让自己‘吃’他们而做出这种事情?!

 

“你觉得我用得着搞偷袭吗?”茨木童子很想翻白眼,但碍于自己的威严形象,他没有这么做,“你感觉功力怎么样了?”

 

她沉下心感受了一下,惊呆了,自己似乎又上了一个档次一样,“我难道变成SR了?!”

 

“吸几个寄生魂就变成SR,这世上估计全是SR了。”

 

这回真没忍住翻白眼了。

 

“大老爷我错了,求您饶了我,”萤草欲哭无泪,这大腿明摆着就是生气了,萤草吓得开始思考哪种跪法比较容易求饶“您别吃我啊!”

 

“你放心,吃你估计会掉价成N吧。”大老爷一副省省心吧,送给他吃也不要的嫌弃表情,“刚刚你经历的那个叫做升星,是我们妖里面常见的提升法力的一种途径,星级越高等级就越高。”

 

“那、那我现在是……”

 

“三星。”

 

“大老爷您呢?”

 

“为什么告诉你?”

 

“……”

 

“星级越到后面越难升,一般刚幻化的妖都是两星,吃两个两星的升三星,三星就吃三个三星的升级,以此类推。”

 

“一般?难不成还有别的例子?”萤草听出了其中的重点。

 

“有些会是四星吧,我也只是听说,好像有几个阴阳师手下还有没有星级的。”茨木觉着这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幸亏眼前这小妖怪是二星而不是什么无星的,不然他也无力回天了。

 

“天哪,大老爷您简直是什么都知道啊,”萤草佩服得五体投地,即使和茨木童子没认识多久,她也已经深深地为对方的才华,其实更多的是体内的妖力折服。

 

茨木童子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妖了。

 

她一定要吸干他。

 

“大老爷,休息一下吧!”走了一晚上,再加上实在是跟不上他的速度啊,在后面看着前方健步如飞的茨木童子,萤草心里想,这SSR就是好,浑身上下哪一处都是顶好的。

 

“你这样是不能变强的。”茨木童子在前方头也不回地抛下这么一句,“这样的强度都受不了,怎么变强?”

 

她同你们那些SSR不一样啊,这先天不足的,能怎么办。

 

但是,她的萤草语录里面这么说道——大腿说得什么都对。

 

“我知道了,大老爷,我一定听您的话,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听到这句话,茨木童子稍稍一愣,总感觉有点不妥却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这小妖怪似乎一点都不怕他,见到他就衣服自来熟的样子,大多数知道他的妖怪见到他都是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别说这样自然搭话,就连看他一眼都是马上转移视线。

 

他生得好看,因是个天生的霸者,故一直以来都带着一股傲然之气,头上的鬼角泛着潋滟血红,看起来就是一副生人勿进的高冷模样,所以这么多妖怪里头,与他走得最近的便只有那位妖界与他同样有名的酒吞童子,也是他的挚友,至于其他妖怪,茨木童子是没怎么接触过的。

 

眼前这小女妖是第二位和他走这么近的,而且其实他内心并没有怎么抗拒,他一定是不对劲了。

 

“我们认识?”半晌,茨木童子的声音从前方幽幽传来。

 

完了,跟了大腿这么久,虽然只有一晚上,但是自己竟然还没有自报家门,这在江湖中可是大忌。


“您说得对,我还没和您说我叫什么。”说着,她状似正经地虚握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故作严肃道,“大老爷您好,我叫萤草。”

 

说着有些羞赧地笑了笑并且晃了一下手中的蒲公英,一副人畜无害的狗腿样,想趁机在大腿面前刷刷好感度。

 

大佬不为所动,不愧是名讳比她多两个字的男人,哦不对,男妖。

 

“这名字比起您的肯定差远了。”


她一直觉得名字的字越多越好,这样报出去有气势,即使之前住的地方那边一堆天邪鬼怪们名字特长还比她弱许多,她也很羡慕。


以前帚神说像她这样帮忙回复别人体力和妖怪,是大奶。


所以她一直在想,如果自己叫草大奶的话,这等级是不是上去了点。


但是自从遇到了大腿,她觉得,名字虽然要长,但是重要的是其中的高深内涵,就好像大腿,叫茨木童子,这每个字都比她的高雅多了。


如果可以她想改名叫茨木草大奶。


有梦想有希望。


重点是比大佬的名字长。

 

“不,挺适合你的。”果然和一根小草一样,弱不禁风,好像一下子伸出爪子就可以捏死一样,茨木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好像那老毛病又犯了,动不动就想要和别人比试,这种小草子怎么能和他较量了,连他一招都承受不住吧,况且他可不是什么恃强凌弱的妖。

 

没来得及说出自己想改名的梦想,萤草已经完全沉浸在‘啊,大老爷夸我了’的喜悦中,两手捧着腮帮子,脸就像苹果一样红彤彤的,差点连手上一直拿着的巨大蒲公英都差点扔在了半路。

 

清晨的风吹得她垂在腿后的绿色衣摆飘飘荡荡,就像那春日里晃悠的柳条般,好不容易恢复了神志,萤草终于看到了不远处高耸的城楼,总算是到那个平安京了,没想到竟然是要走这么远的路。

 

不过,捡到了一个这么牛逼的大腿,这一波,她自认为不亏。

 

刚踏进这城,萤草就深深感觉到了自己和这里的不符。

 

作为一个从小,哦不,从化成妖开始就在乡下长大的她来说,这般繁华且充满着人味的街道市集根本就不适合她的画风。

 

“说吧,晴明在哪里。”大腿对紧跟着自己的还不到他胸膛的小女妖说道,“不说的话……”

 

“我说,我说,您不要用那个什么火烧我。”萤草慌忙地阻止他可能会干的事情,“晴明大人当然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我带您一起去。”

 

呵呵,这么快就找到了那个晴明,跟着大老爷一起飞升计划就这么死掉了一半,看来接下来只能在这位茨木童子大腿找到晴明之前跑到晴明面前跪求他收下她,然后装疯卖傻说不认识这位大腿,最后趁机在这位大腿目瞪口呆失意之时上前抱紧他吸光他的妖气。

 

萤草觉得自己的计划简直就是天衣无缝,无法攻破。

 

直到她和茨木童子一起拐着拐着走到一个巷子里,再然后看到一个偌大的宅邸,还不等她实施那个完美的作战计划,茨木童子就踹开那个门进去了。

 

喂,大老爷你怎么不按剧本走呢?!

 

萤草急忙跟上去,觉得这个晴明家的门质量也太差了吧,还不如帚神扫的那破庙的大门。

 

“大老爷!”萤草大喊,生怕这茨木童子抢先一步跑到晴明面前,万一晴明看他资质比自己好,不要她了怎么办,那她来这儿还有什么意思。

 

方才门刚被撞开,院子里的人便已经纷纷来到了门口,是几个人类和一个他们的宠物一样的东西,萤草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在不知道哪个是晴明大人面前丢了形象,但是心里又特别不想这倒霉童子过去。

 

“黑焰,呵,这样就足够解决你了!”

 

等等,为什么要对晴明大人用这样中二且可怕的绝招啊。

 

不对,她知道了,这茨木童子看起来一副要帮她变强的样子,结果还是一个想在晴明大人面前表现自己绝招的家伙,这样的话,晴明大人看到他这么强,肯定就要他当手下了啊!

 

这一出当真是玩得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童子,萤草怒。

 

“切,竟然避开了。”茨木童子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类,刚刚他们闪身避开了他的招数,不过这只是他小试牛刀而已,他的能力远远不是如此,要是他真的认真起来,自认为没有人可以躲避,可是那招数定是对现场的人都有波及。

 

身后这小女妖资质这么差,指不定就被他的招数打得起不来了,他还是算了吧。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是不想用那招害到这小妖怪,万一死了估计还要怪到自己身上。

 

“你上来就做这么危险的举动,你到底是谁啊?!”一个白色毛绒状的东西跑上前来,随后一个身穿蓝白色长袍头戴一顶高帽的男人挡在了那个毛绒团子面前,随后走近了茨木童子,与他面对面。

 

“哪个是晴明。”

 

“你怎么完全不听我说话?!”

 

完全忽略掉弱小事物发话的茨木童子不为所动。

 

“我就是晴明。”这位蓝袍男子缓缓说道,手里拿着的收起的扇子不断敲打掌心,看起来就像是个清秀的读书人。

 

原来这就是她找了许久的晴明大人,萤草在暗地里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接下来的重点巴结对象就是他了。

 

“你就是吗,那我问你,有没有一只喝醉了的红色妖怪来过这里?”

 

“红色的妖怪?”

 

“呵,想隐瞒是吧?那我只能用力量强迫你说出来了。”

 

……?听到这里,萤草疑惑了,难道茨木童子不是来和她一样成为晴明大人的手下的?那么自己之前好像一直恶意揣测了高尚的大老爷,虽然他有点中二,但是帮自己变强了不少,这种时候既然她和大老爷之间的误会解开了,那她是不是也应该帮他一下。

 

“怎么会这样……”站在晴明大人后面不远处的少女担忧地说道。

 

“这是常识吧,对于不听话的人就要用力量征服他。”

 

天哪,萤草打算在心里给这个大老爷点一万个赞,这句话不能再赞同了,她急忙点头,发现他除了中二竟然还会自己创造中二名言,而且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竟然让人无力辩驳。

 

“啊啊,这妖怪简直无法沟通啊!”

 

“停!不准你说大老爷了!”就这样把一个中二的人从梦中唤醒简直无法原谅,萤草看不下去了,她要维护大老爷的中二,这样的大老爷由她来守护。

 

“你又是什么东西?”那个毛茸茸的一团用嫌弃地语气说,明显这眼神比看茨木童子要不屑得多。

 

“我是萤草,他是茨木童子,大,哦不,茨木童子大人想要晴明大人帮忙一起找他的挚友。”

 

“哼,这么无礼还想让晴明大人帮忙。”那白色的毛团撇开头,啐了一口。

 

萤草气不打一处来,但想到现在找大老爷的朋友重要,也就忍了,扯出一个自认为没有妖可以拒绝的可爱笑容,说道:“对不起,是我们无礼了,还请晴明大人帮忙。”

 

本来还想说是这位茨木童子不懂事,但想到每个大腿可能都具有的属性——脆弱的玻璃心,就放弃了。

 

茨木童子在一旁听她道歉,很不爽地从鼻尖发出‘哼哼’声,正想否认,萤草一把举起自己的巨大蒲公英把大腿的脸整个挡在了后面,不让他说话。

 

“既然是有事相求,那么我便答应吧。”这位晴明大人真是出奇地好说话,不过他看着她和茨木童子的样子怎么有点不对劲,希望只是她想多了。

 

答应了也没有什么附加条件总感觉非奸即盗,萤草想着,提高了警惕。她的心在刚刚又瞬间从晴明这边倒戈到了大腿这边。

 

“不过你真的知道酒吞在哪里吗?”茨木童子怀疑道。

 

晴明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手捏了个诀,很快眼前出现了个法阵,自己走到了阵法中间,顺便还对着萤草和茨木童子招了招手,“来吧,这样就可以带你们去酒吞童子那里。”

 

两只妖一前一后站进去,亮光一闪,周围的景物就悄然变了。

 

晴明带他们来到了石子地,放眼望去不远处还有一个树林,在去往树林的路途中还有不少巨大的石头横陈在地上,这诡异的地方,她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连走个路都无法走稳。。这酒吞童子也是着了魔,看他和茨木童子关系这么好的样子,肯定也是个SSR,一个SSR竟然来这里玩,还不如她家住的那群N卡兄弟呢。

 

“我感知到,酒吞童子就在这附近。”晴明说道,“我们一起去找找,如果喝醉了的话,可能在哪个石头后边躺着。”

 

迎面扑来一阵草木的味道,混着花的清甜气息,没感觉到好闻,反倒还有些痒,萤草来不及克制,非常不文雅地打了个喷嚏,惹得走在身旁的大腿躲避不及。

 

她打完这喷嚏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讪笑着地从衣袖中掏出手帕擦了擦脸,充满歉意地对着大腿狗腿子一般地笑了笑。

 

“弱者就是弱者。”茨木甩下这么一句,头昂得老高,就像是斗鸡胜利的公鸡一样骄傲,萤草真是恨死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了。

 

萤草气得拿着左手的蒲公英对着他就是重重的一点,这刚遇到的时候一点倒是不要紧,可是现在的她哪里还是一开始遇到茨木童子时的那个弱鸡萤草啊。

 

毕竟,她现在。

 

可是升星了的啊!

 

这茨木童子被她吸得猝不及防,身子竟然晃动了一下,顿时感觉体内似乎少了可以感觉到的妖力,这家伙是来真的!

 

他如刀子一般仇视的眼神扫过去,紧盯着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蓝毛萝莉。

 

简直就是知妖知面不知心,他把她当做一个好妖,而且她现在这一身功力还是他帮她升的,而她竟然想吸死他?!

 

“你是想尝尝地狱之爪的味道吗?”茨木童子狠狠地说,眼神晦暗,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技,没有几个妖能抵挡这个,一招下去,眼前这棵该死的槽子估计连根都不剩。

 

“您对恩人这般态度,定会被妖怪们看不起的。”萤草义愤填膺,“如果让那些N卡兄弟或者是崇拜您的大家知道,您对恩人恩将仇报,您觉得这像话吗?”

 

“你!”这小萤草说得也不是全无道理,他茨木童子一直都很看中面子,特别是大家对他的看法,倘若因为这小草就在大家面前失了风度,简直就是得不偿失,更何况,让她吸吸又怎么样,不过是那大海里捞一勺,他也没什么损失,“罢了,我不和你争执,强者最不屑与你们这样的弱者较真。”

 

“死中二。”萤草在心里默默骂道,之前叫他大老爷真是太便宜他了。

 

“你们俩看起来感情很好啊,认识很久了吧。”走在前面的晴明听了许久他们的对方,笑道。

 

“呵,晴明啊,你知道吗?六道众生,万物生灵都不过是这三千世界中的沧海一粟,妖怪亦然。一旦松懈,就会被其他的种族欺凌,玩弄,甚至屠戮。所以他们必须有一个领导者来指导他们。所以,为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中活下去,弱者们都要匍匐在强者的脚下!”

 

“抱歉,晴明大人,他就这样的,你别管了。”萤草扶额,口才好偏偏不用在正道上,要他何用。

 

“不,我觉得茨木童子的确是一个有趣的人。”晴明大人似乎非常赞同他的话。

 

已经看到日后匍匐在茨木童子脚下的萤草呵呵一笑,她现在觉得他们仨里面有病的估计是她。

 

突然,晴明大人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全神贯注,半晌却是耸了耸鼻子。

 

“有酒味。”

 

夭寿了,这人类的嗅觉比她和茨木童子这两只妖怪还灵。

 

“跟我来!”晴明顺着那味道跑去,跑的方向是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让萤草奇怪的是那个石头竟然头顶长了毛。

 

还是红色的。

 

目瞪口呆。

 

“天哪,大老爷,您看那石头也要成精了啊,还长毛了。”

 

“我看未必是石头要成精,那个毛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啊!这位想必就是酒吞童子大人吧。”晴明早已走到了那石头的另外一面,恍然大悟的声音吸引了这边异想天开的两位的注意力。

 

“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听到这个名字连忙跑上去,狗腿子的萤草也跑了上去,她倒是要看看,这个SSR大腿的只有究竟是何方神圣。

 

因为,如果必要的话。

 

她也想吸吸这位的妖力啊!

 

与茨木童子一起走到石头背面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一位有着一头凌乱不拘小节红发的妖怪倚靠在石头前面,这酷炫狂拽的装扮一看就知道是个惹不起的妖怪,一身酒气熏得她几乎都要无法呼吸了,这位大人身旁还散落着不少酒罐子,显然之前就已经喝了不少了。

 

还未开口询问这位大人在这里做些什么,只听他神志不清地呢喃道,“红、红叶……”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98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