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茨木童子X萤草】伴君侧 03

CP:茨木童子X萤草

剧情有改动,所以很快地跳过了酒吞那段。

终于,终于是大老爷和大奶的同居【?】生活了

这里的晴明性格这样是因为,他就是我啊!我这个非洲人的真实想法。

不管也有私设啦23333


***


03 式神

 

她真傻,真的。

 

萤草本以为找到大腿的那位挚友——吞酒,不对,酒吞童子大腿便可以回去了,谁知道看眼前这个情形似乎扯上了某种情感纠葛。

 

眼前这位把一个巨大酒葫芦都扔在一旁的大腿垂着头不断念叨着,这一副深情的模样竟然惹得身旁的晴明大人都不禁感动了起来。

 

喂,你们来这里的本来目的不记得了吗?

 

“是不是只要找到红叶小姐,这位大……酒吞童子大人,就会振作起来了?”她开口,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找到根本来解决。

 

听到‘红叶’这个名字,酒吞马上就抬起头来望向刚刚出声的萤草,“红叶,在哪儿?”

 

“诶?”她下意识往后面一躲,这位的眼神太恐怖。

 

“酒吞,快清醒过来,和我打一架。”茨木一脸不耐。

 

萤草默默望天,越发觉得自己过来一定是傻了脑子。

 

“茨木童子?你还真是难缠,”酒吞童子慢慢站起身来,“我不是说过吗,能陪伴我的只有酒和月亮,哦,还有红叶,你又是想做什么?”

 

“吾友你因为一个女人丧失理智,在这里喝酒买醉,实在是有辱妖名。”

 

“哦?”他打了个酒嗝,突然有些摇摇晃晃地伸出手指戳向了茨木童子身旁沉默的萤草,“那你呢,你不也是。”

 

这位酒吞童子说的话让萤草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讲道理,她和大老爷?怎么可能!她虽说是这么多年没有经历过风月之事,也只是和小扫帚他们一起玩的时候听说过一点,但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这酒吞童子这句话明摆着就以为,以为她和大老爷是一对啊。

 

此时的萤草心里五味杂陈,不敢反驳,生怕惹了这位大腿,但不反驳好像又不行,万一大老爷误会了她的意思,那不就完了。

 

“我与你不同,并不会丧失理智。”茨木童子平静开口。

 

见这两位剑拔弩张的气氛似乎有愈演愈烈的倾向,一直在当背景板的晴明终于开口了:“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找到红叶,这样你就可以恢复理智了吧?”

 

“你说,你可以找到红叶?”酒吞童子下一秒就将视线转向了晴明,酒都消了一半。

 

晴明点了点头,抬起手在空中布了法阵,随后割破手腕滴落几滴血在其上,瞬间法阵发出刺眼的亮光,随后凝结成了一个很小的光点,在空中漂浮。

 

“只要你跟着这个东西走,便可以找到红叶。”

 

“哦哦!”酒吞童子一把抓起身旁的巨大酒葫芦背在身上,就兴冲冲地追着那光点,哪还有半点刚才醉酒颓废的模样,“人类啊,我会感激你的。”

 

“可恶,还没打架,他是要去哪里?”茨木童子说着就要去追,被晴明一把拦住。

 

萤草吓得汗都要出来了,这位晴明大人竟然敢拦住大老爷的路。

 

“可恶,你这家伙,拦着我做什么?”茨木童子咬牙切齿,好不容易找到酒吞正想好好打一场没想到就被这家伙给破坏了。

 

“你的挚友现在去找红叶,如果找到了就会恢复理智了。到时候打不是更有意思吗?”晴明笑了笑。

 

茨木童子闻言,觉得似乎也挺有道理,也便放弃了追逐。

 

*

 

当解决完酒吞童子的事情,萤草和茨木童子再次通过晴明的法阵回到那个院子,晴明却忽然对萤草提出了是否愿意留在这里的请求。

 

在场诸位都是一惊,众所周知,阴阳师手下有许多的妖怪。一般阴阳师是不用亲自去寻找那些妖怪的,通常是需要用符咒在斗室里将四面八方地妖怪召唤出来聚集于此。

 

而且如果真的想要去自己邀请一个妖怪,这身旁的茨木童子不是比这萤草要更好,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她。

 

这个问题萤草的内心也在思考,她惊得合不拢嘴,用极为震惊的眼神看着晴明,愿望实现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容她缓缓。

 

“晴、晴明大人……”她急忙说道,“这样不好……”

 

“哦,你是舍不得茨木童子吗?”

 

因为晴明这句话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的萤草很想解释,但是一直咳嗽不断。

 

“那可以啊,你们俩可以一起来我们院子啊。”说着搓着手,用充满爱意地眼神望向她和茨木童子。

 

晴明身后的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忽然都眯起了双眼看向他,眼神里透露着满满的冷漠。

 

“晴明他明明就是想要一箭双雕。”神乐漠然地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晴明。”

 

“喂,咳咳,”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萤草觉得现在这发展不对劲啊,“我和大老爷不是这种关系啊喂!”

 

什么舍不得他啊,这样说下去感觉下一秒大老爷的黑焰就要烧过来了。

 

“那你不想来院子吗?”晴明惋惜地说,“哎,这里妖气可是很足的,平时多加训练一下子就可以升很多级了呢。”

 

萤草听到‘妖气足’,‘升级’,眼睛都亮了,这本来就是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其实她一开始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但是晴明刚刚说‘舍不得茨木童子’,她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的大腿。

 

发现他竟然也在看她,直直地对上了他的眼睛,吓得她连忙把视线收了回来,规规矩矩地目视前方。

 

茨木童子悄无声息地皱眉,他有这么吓人,哦不,吓妖吗?

 

“我自然是愿意留在这里的,”她开口,萤草明白以自己现在这样一身柔弱模样与不精的才能,不留在这里继续修炼便是找死,甚至有可能在回家的路上便被别的妖怪吸收,而她并不想这样。

 

她要变强,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晴明颔首,示意她接着说。

 

她抬起头,看向比自己高了不少的晴明,小小的身躯仿佛已经隐约有了威严的模样。

 

“日后要做妖上妖,即使死了,也不想被其他妖怪吸收。”

 

茨木童子在她身旁看着她说出这么些话,这样的神情,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他刚来到这个世界上曾经说过什么呢。

 

“为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我必将成为强者。”

“弱者只配匍匐在强者的脚下。”

 

这是第一次,他发现,他们俩的内心何其相似,如此接近。

 

“小草你说得太好了。”晴明满意地点了点头,“我绝对答应你,你在我这里只会变得越来越强。”

 

随后萤草侧过头,看向茨木童子,“大老爷,谢谢你之前帮我这么多忙,报答的话……我现在还不够强,但是以后你有事就来晴明大人这里找我,我定会帮忙到底。”

 

她眼神坚毅地看向他,这样一个小小的妖怪竟然说她以后要帮助他茨木童子。

 

“有什么好找的,我也会留在这里。”

 

周围一阵倒地声。

 

除了萤草和茨木童子,其他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晴明在从地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帽子都丢在了地上,他震惊地抓住了茨木童子的肩膀,“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也要留在这里。”茨木童子皱眉,伸出手打掉了晴明放在他肩膀上的手。

 

“……”萤草觉得自己实在是搞不懂这位大老爷在想什么,他是疯了不成。

 

“以后来找你太麻烦,真的要报答的话,在这里估计更方便。”他抛下这么一句话给萤草,然后迈开步子,走近晴明。

 

“不好好培养我,你就死定了。”他轻蔑一笑,满脸的嘲讽。把晴明看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单独房间。”

“是。”

 

“平时训练也不能疏忽。”

“是。”

 

萤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顺从不已的晴明大人,觉得自己这待遇似乎一下子就被比下去了,亏得自己刚刚还说了那么一大串感人肺腑的话,现在还比不上大腿的一句留在这里。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知道大腿也要和她一起留在这里,她会有那么一丢丢开心呢。

 

明明刚才想到要和大腿告别,她其实心里是有些闷得慌的,现在就好像拨云见日般,整个人都舒服了起来。

 

一定是因为以后可以继续吸大腿的妖气,而且自己还当了晴明大人的手下,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现在竟然看到了她美好的未来。

 

“不过你们俩既然已经成为了我的式神,这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哈。”

 

……

 

没人告诉她晴明大人是这样子说话的,总感觉晴明大人在得到大腿之后整个人都癫狂了。

 

“晴明,恭喜你啊!”神乐走上前来,竟然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手帕,激动地打算抹眼泪,“竟然是茨木童子啊!”

 

“是啊!”晴明感慨地望天,“多少年了,我竟然也是拥有SSR的人了。”

 

没想到不一会儿后头的院子里就一阵骚动,一下子从里头涌出许多妖怪,长得一个个都和萤草老家那几个N卡兄弟一模一样,不,就是她的那些N卡兄弟那个品种的,晴明原来是一个喜欢养N卡的阴阳师。

 

“晴明大人,您终于得到SSR大人了!”其中一只寄生魂巨大的身子因为哭泣而一颤一颤的,身旁另外一只寄生魂帮它擦着眼泪。

 

“这位就是茨木童子大人吧!”一只灯笼鬼飘过去,围着茨木童子打转,“不愧是SSR,这妖气也太足了吧!”

 

“是啊,长得也是高大威猛的样子。”一群天邪鬼嚷嚷着。

 

萤草忽然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留在这里,这儿和她家到底有什么区别?N卡估计比她家还多。

 

但是她觉得自己身边的大老爷内心的后悔之意只会比她的更多而已,身边N卡的数量在增加,他们两个瞬间就被围在了中间,似乎被当做了讨论的对象。

 

茨木童子缓缓转过头,看向她,表情里带着一种奇异的蔑视:“真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形是拜谁所赐。”

 

萤草被他这眼神吓得魂都要没了,这位大爷,明明是您自己要一起留在这里的。

 

她讪讪地笑,“但是这样不是也很有趣吗?在这里,我们可以更好地修炼。”

 

茨木童子是同意她这句话的,毕竟她真的是他遇到过的妖怪里头最废柴的一个了。

 

可是他自己似乎都忘了他也只遇到过SSR而已。

 

萤草抬起头向着他笑,“大老爷这么强,肯定会带着这里的妖怪们更进一步的!”

 

她这样的表情应该够谄媚加狗腿了吧,萤草心想着,弯着嘴角思绪飘摇。

 

对方本来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的小女妖,一副青春靓丽的样子,白皙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一双清亮的蓝色眸子闪烁发光,眼波流转间竟然还有一丝勾魂摄人的感觉。

 

被一个异性一直用崇拜的眼神盯着看本来就是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感觉,更何况对方是个有皮相的,而且茨木童子也不小了。

 

他有些尴尬地移开眼睛。

 

萤草哪里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大老爷估计是被她这模样给恶心到了,看到他移开双眼的样子,急忙抓住了他一边袖子,确是扑了个空。

 

她之前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手臂的事情,也曾经暗暗地想试着用治疗之光帮他恢复,但是做不到,不过这样也丝毫没有影响这位大腿在她心中的光荣形象。

 

况且,这手臂有无对大腿的发挥似乎也没有什么阻碍。

 

茨木童子见她抓着自己断臂的那只袖管,心里莫名有种不爽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自嘲还是讽刺道:“你觉得这样很可怜?”

 

“不,就算您断臂也没有关系,反正我……”她说着,停顿了一下,语气柔柔地,“我还有手呢。”

 

言下之意就是,我有就行了。

 

“……”茨木童子,冷漠.JPG。

 

大老爷怎么沉默了?

 

茨木童子为自己刚才酝酿起来的莫名的感觉而一惊,他竟然会觉得这小女妖要说出什么煽情的话来,到底还是他想得太多了。

 

这棵草,不仅战斗不行是个废柴,脑子也不好。

 

但是忽然他似乎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这么多年以来从他来到这个世上开始就是一个人游荡,身边关系唯一好一点的就是现在去找女人了的酒吞童子。

 

他是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跟着这么一个弱小的妖怪一起留在人类的院子里修行。

 

茨木童子看着身边笑嘻嘻和院子里各种妖怪打招呼的萤草。

 

现在阳光正好,照得她身上都在隐约发光,萤草开心地对着那群妖怪笑,接受着小花妖给她戴上的花环,绿色的马尾辫随着主人一摇一摆的。

 

突然内心就这么平静下来了。

 

茨木童子抬起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萤草。”

 

无人应答。

 

“萤草?”

 

“我告诉你哦,我遇见大老爷的时候,他正在欺负一堆天邪鬼,我啊就上去……”正手舞足蹈对着一堆N卡诉说自己与茨木童子相遇的事情的萤草说得根本停不下来,“然后我马上就见义勇为地挡在了天邪鬼的面前……”

 

茨木童子扯着嘴角,露出个嘲讽的笑。

 

平静个鬼。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205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