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酒吞童子X鬼女红叶】平安夜嫁行[短/FIN]

CP:酒吞童子X鬼女红叶

感觉我有他俩我还不写他们实在是过意不去啊望天

之前刚发过一段,我现在马完了直接就发。

这几天要出门,所以更文要等下周惹【你走吧】

之前在微博上有问狗灯或者酒红那辆车好,狗灯比较多……所以我要酝酿一下狗灯了,酒红就只能日常小短篇啦


***


00

 

晴明的另一区非洲同僚传信鸽给他的时候,他还盘坐在斗室里打算画符咒。

 

身旁的童女缓缓打开传过来的信纸,语气平静道:“致我亲爱的两心无间兄弟,我已成功偷渡,勿念,我也会好好照顾茨木童子的。”

 

不用想就已经想象得到那个家伙现在嚣张跋扈的嘴脸了,这边的晴明表示很不屑,自己也算是有小鹿男的男人,在自己这边平安京也算是抬得起头的人物了。

 

而那边的不过就刚拥有一个茨木童子而已。

 

“晴明大人,隔壁的博雅告诉我们他的茨木总是暴击好几万让他很困扰!”

 

“让他滚!”晴明脱口而出,猛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也想让自己变得困扰一点,“你们等着吧,马上就轮到我们给那边传信鸽了。”

 

一旁疑惑的天邪鬼们面面相觑,怀疑自己家主人估计非怕了,整个人都魔障了。

 

“不成不成,我不敢。”晴明拿起符咒又放下,这可是今天刚从天上掉下来的仅有的一张,万一又是独眼小僧这样的,他还不如去开少林寺算了,别当什么阴阳师了。

 

“晴明大人。”一个具有魅惑力的女声突然响起,身着蓝衣的女妖款款走来,“让我来帮您吧。”

 

这位是鬼女红叶,晴明最早抽到的一批式神之一,在相继抽到她和小鹿之后,物极必反,从此他便走上了一条通往非洲的不归路,至今一个“s”都没见过。

 

“这晴明血统不对,怎么帮都是没用的罢?”被这边动静吸引过来的凤凰火悠悠地说道,“不如随便唤个男妖过来,这院子里都是女妖也太寂寞了些。”

 

天邪鬼们骚动了起来,他们也是男子汉为什么就偏偏无视了他们。

 

“安静,安静啊!”晴明伸出手做手势,随后将手扶在额头,“虽然我们这个阵容已经很强大了,有R,SR又有SSR,一般人比不过我们……”

 

“大人,醒醒。”雪女道。

 

“我知道了啦!红叶啊,”他颤颤巍巍地走向梳着姬发的艳丽女妖,“这可是阿爸攒了很久的符咒啊,命运就交给你了。”

 

知道他刚拿到这个符咒不满半刻钟的雪女表示无言以对。

 

“呵。”她一手接过,“既然如此,便随意画片叶子吧。”

 

“不!!你应该更严肃点啊,比如说之前隔壁博雅说的玄学……!”

 

然而红叶并没有理他,直接就开启了召唤阵。

 

“不啊!!!”伴随着晴明的吼声,斗室内一片亮光,半晌四周一片寂静。

 

“散了吧,散了吧哈。”晴明转过身挥了挥手,这标准结局他都不想看了,自我安慰又多了个升星狗粮吧。

 

只有他知道,他现在特么连升星的钱都没了啊喂!

 

“女人,是你把本大爷叫来的吗?”

 

有低沉的声音从亮光中传来,晴明被惊得猛然回头。

 

一头红发的狂傲妖怪站在斗室中,背上还有这一个巨大的酒葫芦,小小的斗室都因为他的出现而瞬间光亮了不少。

 

他的身侧骤然浮现出了几个大字:SSR 酒吞童子

 

哦,天哪。

 

“来人啊!晴明大人昏倒了!”

 

01

 

晴明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之后的事情了。

 

但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也没有因为那些倒霉式神把自己一个人丢在斗室吹冷风而生气,反倒撒开腿就跑去了仓库。

 

一个,两个,三个……

 

丧心病狂地数自己的觉醒材料,可是他知道,他压根就没有给酒吞童子准备东西,鬼知道他会抽到这位大爷。

 

“晴明大人,你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雪女低声说道,把晴明吓得本来拿在手里的觉醒材料全部一股脑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酒吞童子大人说要娶亲。”

“???”

“他说要娶红叶。”

“反了!!”

 

还没给咱做贡献竟然想拱白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SSR。

 

02

 

“啊,本大爷看上你了,跟我走吧。”

晴明赶到院子时听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强抢民女的话语,红发的妖怪气宇轩昂地站在自己那个一直以来就冷漠.jpg脸的式神前面。

 

“不要。”

“为什么?”酒吞童子不解,还没有女人可以拒绝他,她看起来似乎和别的妖怪不一样。

“没兴趣。让开。”红叶瞟了他一眼,仅仅只是一个眼神都让酒吞童子仿佛心上中了一箭。

 

天哪,她好、好美。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酒吞童子邪魅一笑,“我一定要得到你。”

“有病。”红叶绕道,一道红枫飞出,酒吞童子受了一击,立马呜咽一声地倒地不起了。

 

见过弱的,还没见过一个普攻就昏了的。

四星的红叶不屑。

 

“啊!吞吞啊!”晴明踉跄地跑上去,先前他还是觉得这酒吞一来就想拐跑良家妇女着实不好,但现在他这样子又委实可怜,没想到一招就被放倒了。

 

被“吞吞”弄得一阵恶寒的雪女身上都快掉出冰碴子。

 

心疼酒吞童子的晴明当夜就把它送去了结界,进行爱的供养。

 

03

 

“喂,本大爷这是在哪里啊?!”醒来的酒吞童子看着这个偌大的地方有些摸不到脑袋。

 

“这里是结界。”

“啊,谁在说话啊?”酒吞童子四处看。

“这里。”

他低下头,被吓得后退几步,“什么鬼啊。”

“天邪鬼。”

 

“听都没听过。”桀骜不驯的酒吞大爷甩了甩自信的红发。

“我们是天邪鬼黄,这里是可以提升经验的结界。你也要被吃了吗?”

 

“喂,你说什么啊,天邪鬼绿,谁敢吃本大爷?”

“是鬼黄。”

“哦,鬼绿,你给我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突然结界门被打开了,将那句后来的“是鬼黄”吞没在了门又再次被关上的声音中。

 

“红叶!”酒吞童子眼睛都亮了,“这是本大爷的女人。”他指了指红叶,说给那些天邪鬼听,语气里带着满满的自豪。

 

“他脑子不好,你们别介意。”

“我们知道的,晴明大人有一种召唤奇怪妖怪的能力,既然这位也住在这里肯定也要被拿去吃掉了。”

 

“吃什么吃!”酒吞童子一直听他们说吃吃吃,头本来就大,现在感觉更大了,都要爆炸了,“红叶,你说,你一定是舍不得吃我的吧。”

 

“舍得,但是晴明大人不愿意。”

 

“啊,即使你说舍得,这模样也是美的让妖沉醉。”

 

“晴明大人说希望你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脑,不,妖力好了才可以出来同我们一起。”她冷冷抛下这么一句话,在从袖口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几个红达摩扔给他,酒吞童子笑着接过她扔过来的东西。

 

即使她扔的是炸弹,他都欣然接受。

 

“这红达摩,吃了可以帮你提升得快一点。”

“红叶,你对我这么好还没有承认爱上我吗?”

“希望吃掉它,你的自我意识过剩的毛病也可以随之消失。”

 

04

 

JO吞觉醒的时候可把傻子晴明高兴坏了,奔走告知,信鸽扑腾扑腾地从院子里向外飞,估计周围几个院子都知道晴明觉醒了酒吞。

 

“崽啊!阿爸可算觉醒你了。”鬼知道他这么多天到底经历了什么,晴明拿袖子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抹了大半天脸都要起皮了,才发现眼前这妖怪根本就没搭理自己。

 

“红叶红叶,你觉得我穿哪套比较威武?”酒吞一手拿着一件衣服站在红叶面前。

 

喂,你另一套还是我拼死拼活从商店里买来的,倒霉崽子!晴明控诉道。

 

“呵呵。”

“你选一个吧!”

 

她选择自杀。

 

“看来你是觉得每套都无懈可击,故此难以抉择,你真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女妖,我发觉我对你的喜爱与日俱增了,以后我便叫你红儿可好?”

“你可有玉?”

“啊?”

“没什么。”红叶默然离开。

 

呵呵,还真以为自己是她那酒哥哥不成。

 

“啊,红叶!我不叫你红儿了,你要玉我也可以买啊,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酒吞朝着她的背影大喊,但她依旧是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05

 

酒吞在变强,既然如此如果要在斗鸡场上比别人更胜一筹就要更好的装备,这一点晴明早就预料到了。

 

所以他不得不带着他的傻孩子们去击杀八岐大蛇拿点好御魂来。

 

但是八岐大蛇哪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打。

 

最后一轮的时候,他早就因为体力耗尽在后面躺尸了,现在场上站着的唯有那自己之前几张灰符抽来的萤草,酒吞童子还有几乎残血的红叶。

 

“红叶,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酒吞童子看着眼前凶险的情况,下意识就让红叶后退,她现在这样非常危险。

 

“少看不起我了。”她甩开他想挡在她面前的手。

 

一旁的萤草握着手里的蒲公英,内心着急,但是因为座敷童子已经倒下了,鬼火根本不足以让她用治愈之光。

 

这队伍弱是自然的,毕竟非洲晴明大人全部精力都拿去给酒吞了,就差把命都给了,其他人的御魂有些还是他用剩下的。

 

红叶最后甩出那一发‘红枫’的时候,就看到那蛇头朝她撞来,只是一刹那便是看不到光景了。

 

只感觉倒下的时候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痛感。

 

耳边充斥着一个人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红叶!”

 

啊,真是吵死了,只是睡一下又没什么大不了,这非洲清明翻车又不是第一次了。

 

不过他这个样子真的是……

 

“傻……”红叶轻轻吐露一声。

 

其实只是因为没力气了只能这样说,听在酒吞童子耳里就变成了一串大戏——“傻子,没有我你也要活下去。”

 

酒吞童子面如死灰,生无可恋的样子看得眼前的大蛇都抖了抖,他做错了啥,这几只妖怪不是经常来他这里挑战么,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放倒了,现在这是闹哪出。

 

淡定啊,大哥。萤草早就看惯了这样的场景,不过这次也还好,至少留下了他们俩,不然每次都是她一个人单挑大蛇也太无聊了。

 

“我一定要为红叶报仇。”

 

等等啊,大哥你这视死如归的表情,本蛇都很害怕啊。八岐大蛇懵逼。

 

积攒已久的狂气瞬间爆发,八岐大蛇在酒吞的强势攻击下血槽顿时清空,嚎叫了一声就消失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萤草摊手。

 

SSR的世界都这么迷吗?

 

06

 

因为晴明对酒吞的偏爱【he hu】,酒吞成长得很快,不仅在前几天的晴明举办的式神表彰大会上获得了‘狗粮大队荣誉大队长’的称号,还赢得了‘斗鸡战神’的勋章。

 

为他颁奖的是红叶,酒吞高昂着他接受着下面各种式神的喝彩,手里接过红叶发给他的勋章。

 

“红叶,我一定会继续加油的。”酒吞坚定地说,经过历练,现在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她一个‘红枫’就打倒在地上的废柴酒吞了。

 

“啊,加油吧。”

 

出乎酒吞童子意料的是,红叶竟然没有向往常一样出声呛他,反倒是鼓励他让他加油。

 

这让酒吞童子着实有点惶恐,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惹到红叶了。

 

红叶,求辱骂啊!

 

“红叶,你、你怎么了……你别这么说啊!”

 

“哦,那就去死吧。”她抬眼,目光认真严肃。

 

酒吞抚着心口舒了口气,这才对啊。

 

07

 

“哟,挚友,在这里过得好吗?”隔区的茨木童子来探望酒吞童子的时候,这货正坐在树下喝着闷酒。

 

“呵,是你啊,茨木。”他头也不抬,继续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挚友,这不像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先前晴明还说你这家伙在这里过得挺好的。”本来以为自己挚友也找到了好的阴阳师,自己也放心了才是,但看这情况竟是有些不对劲。

 

“我为情所困。”酒吞缓缓道,看着眼前的酒盏出神,“她,简直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妖,我为她而着迷。”

 

“身为鬼王的挚友你竟是被女妖所拒绝……这该是怎样一个强大的妖怪。”茨木童子喃喃道。

 

“面对她,我便无法思考,而她还是一次次拒绝我。”

 

酒吞童子有些醉了,背靠着酒葫芦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脑海里浮现的是来到这院子的几天时日里自己对红叶做的那些事,他对她一见钟情,在他眼里再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妖了。

 

酒吞童子把酒对天,“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啊,不愧是我的挚友!”茨木童子也坐下拿起酒盏盛了酒与他碰杯,清脆的声音在院子里久久回响。

 

殊不知不远处闪过一道倩影,徒留一片红枫叶。

 

08

 

“好,这是庆祝wuli酒吞顺利通关御魂六的庆功宴,大家不要客气哈!”晴明在院子里非常慷慨地发着红达摩,保证一人一个,这可是他积攒已久的,如今实在是太高兴了,他才拿出来大家一起共享。

 

然后趁着对方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移步到酒吞旁边塞给他几个黑达摩,“崽啊,这可是阿爸帮你存的,拿去好好吃,给我争口气!”

 

酒吞童子表应下,接过了那些黑达摩,见晴明走了,忙献殷勤地跑向小口吃着红达摩的红叶。

 

“红叶红叶,这个给你。”他双手奉上,他已经够强了,他要把这个给红叶吃。

 

“你算了吧,我不要,这个是晴明给你的。”她瞟了一眼那黑达摩,个个黑亮发光,看起来就很好吃,吃了能不变强么,只是这该死的晴明竟然存了这么多这等好东西就是为了给眼前的酒吞。

 

不过,他是SSR,本来就应该值得最好的。

 

“不,我就要给你,这是我对你表达爱意的方式。”

 

“呵,我不需要这些,我以后的用处可大了,所以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她傲然地说,但是内心难免落寞。

 

酒吞已经五星了,而她也已经是五星了,谁都知道他是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止步不前的,而到了那个时候,如果可以,他要变强,她就要牺牲自己吧。

 

红叶想着,目光不禁落寞。

 

毕竟晴明大人也不可能把她一个SR升到六星啊。

 

09

 

“酒吞,你马上就要六星了。”晴明郑重地对他说,然后献宝一样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堆白达摩,“看啊!这都是阿爸为你准备的,整整五个白达摩啊!”

 

“……”

 

呵呵,估计是非傻了,数数都不会了。

 

“啊,晴明大人,是四个!”身旁的寄生魂喊道。

 

晴明目瞪口呆,连忙又数了数,之后抱头,四个白达摩掉落在地,“我的妈!为什么!竟然会少一个!”

“晴明大人,请节哀。”

“明明,就差一个,就差一个!吞吞就可以到达巅峰了!”然后干掉隔壁博雅家的茨木和对面神乐家的大天狗,可是现在的他竟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他也已经没有白达摩了,“崽啊,阿爸对不起你啊!”

 

“认命吧,脸黑还想着六星。”雪女飘过来已经对晴明这种不靠谱的行为见怪不怪了,从她一直以来都是三星就可以看出来了,晴明已经完全忘了给她升星的事情。

 

“我不管!这两天我绝对要让吞吞六星,用尽一切办法!”晴明哭着离去,还不忘捡起地上散落的那几个白达摩。

 

“我看他暂时是做不到的,如果非要这两天的话,你应该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吧?”雪女轻描淡写道。

 

红叶。

 

他们院子里五星的式神不多,除了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实则li da ru niu】的萤草,就只剩下红叶了。

 

这不可能。

 

10

 

有一天,酒吞昏迷了很久。

 

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力量爆棚,以为自己变成了兄贵,跑去池子边一看却发现没有,还是原来这个样子。

 

“酒吞大哥,恭喜你六星啊!”新来的几个天邪鬼在他身边乱窜,话语里透露着欣喜。

“什么?!”他惊呆。

“我们感觉到了强大的妖气,就知道您一定已经登上巅峰了!”

“?!”

 

等等,这个该死的晴明干了什么!

 

“晴明!”酒吞一脚踹开晴明的房间,把他揪起来,“我六星了?”

“吞吞!咳咳,你醒了啊,是啊,你终于六星啊,太好了……”

“好你妹!红叶呢!”酒吞童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心一点点沉下去。

 

听到红叶这个名字,晴明沉默了,没有说话。

 

酒吞童子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

 

“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

“抱歉,红叶她……是自己愿意的……”

“不可能!”

“真的啊喂!”

“如果这样,你不如把我也给别的妖怪吃掉算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

“活着也没意思了。”

 

“等等,你们在做什么?”萤草刚进来就看到眼前这个惊悚的场面。

 

“小草……救、救我……”晴明大人对她伸出手,眼神惊恐,“酒吞要自杀。”

 

现在这是闹哪出。

 

“您、您先冷静啊。”萤草劝阻道,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刚上六星就要自杀,别说晴明大人不肯,她也不肯啊,这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贡献的狗粮和觉醒材料。

 

“这家伙杀了红叶!”

 

“你说谁杀了我?”熟悉的声音响起,酒吞瞬间松了手,朝它看去。

 

红叶款款走来,但是与以前不一样的是,一直穿在身上的蓝衣换成了大红色的嫁衣一般的衣裳,头上还盖着一层头纱。

 

“还是让我去死吧。”酒吞望天,醒来发现世界都变了,红叶这是要嫁人吗。

 

“不过是换个觉醒衣裳就要死要活,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好歹还是个六星的。”

 

“呜呜呜,红叶!我以为,我以为你死了。”

 

“我来得晚的话,估计你死了。”

 

刚被酒吞那个有着兄贵般力量的妖怪提起来半天的晴明坐在地上喘着气,觉得自己真是造了什么孽啊,好不容易前两天欧得不行抽了个五星狗粮喂给他升了六星,今天差点被弄死。

 

红叶不过是去换了个衣裳没看他升六星的场面,自己就差点小命不保了。

 

不过,这红叶不是不喜欢觉醒后衣裳的么,今天怎么忽然就换上了。

 

11

 

“红叶姐姐,你喜欢怎样的男妖啊。”萤草有一天忽然跑过来这么对她说。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派来的了。

 

红叶白眼一翻,甩下一句。

 

“老实本分,不拈花惹草的。还有,发型规矩的。”

 

11

 

“红叶啊。”酒吞童子见她坐在不远处的树下小酌,连忙凑过去也坐下,见她这酒盏要空了,连忙拿起酒壶给她倒上,“你说我们认识多久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她看了他一眼,有点惊悚。

 

这厮的头发怎么都压下去了,以往狂傲不羁的那头开花头呢?

 

“你就不能对我好点么。”酒吞满脸写着‘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你想说什么?”

 

“咳咳,成为我的人吧,哦不,妖。”酒吞抓起她的一只手,牢牢地,不想让她挣脱开,“我保证会对你好,最好的东西都给你,绝不私藏御魂,不拈花惹草,做一个本分老实的妖怪。”

 

“而且,为了你,我愿意修改我的发型。”

 

“我骗人的。”

 

“那你喜欢什么,我都愿意改。”

 

“真的?”她半信半疑地瞥了他一眼。

 

“真的,比我的御魂还真。”

 

红叶沉默了,酒吞急了,他说错话了?

 

“红叶?”

 

这是拒绝了吗。

 

“你以为我这衣服是换给谁看的?”她淡淡地看向他。

 

他愣了愣,顿时领悟。

 

她笑了,双手捧起他呆滞的脸,凑了上去。

 

酒吞手中的酒盏忽的落地,顿时酒香溢满。


“傻。”她喃喃地说道。

 

FIN.


评论 ( 54 )
热度 ( 296 )
  1. Willate_sama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
    妈呀好甜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