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茨木童子X玩家】你与茨木[乙女向/短/FIN]

CP:庭管X茨木童子

就是玩家X茨木童子,乙女向,ky退散。


01

 

那日正值中秋佳节,整个平安京都在庆祝这个美妙的节日,本是一派祥和,忽的不知道为什么天上洒下了什么东西。

 

有人大喊了一声:“是符咒!”

 

大家疯了一般地抢夺,不过似乎是人人有份,即使是脸黑的要死的庭管也抢到了几张。

 

“啊,刚好可以给自家院子里舔几个新R卡兄弟。”

 

她拿着这几张符咒,往自己院子走。

 

02

 

在这以欧气分三六九层次的平安京,她,庭管作为其中几乎是最底层的人士,没有强大‘飒飒’的姑姑妈妈,更别提那些想都不敢想的SSR,见过最多的也就隔壁的欧皇时常拿出来溜的SSR男子天团,一个揉肩,一个捶腿,剩下的一个摇扇子,这日子过得别提有多舒坦了。

 

呵呵,她的天邪鬼家族唤出来还能给她来个大合唱呢,你们能吗?

 

回到院子,脱下外套,一群扫帚迎上来接过衣裳。

 

啊,这样才是王者的感觉【伪】。

 

03

 

斗室里

 

看着神乐和晴明坐在两侧一本正经,早就见怪不怪的她知道这两个人的技术最多让她除了院子里那群小僧48之外再凑一个河童48。

 

算了,她没来这个院子之前,据说过得更加凄惨,现在她来了,起码很多式神技能都满了不是。

 

所以,第一张符咒看到巫蛊师从那光里跳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异常淡定的。

 

按了按眉心,得,也算是新R,下次拍合照还可以多个新面孔。

 

但是,与其他人完全不一样的萎靡的神乐和晴明可以召唤出个毛?!

 

庭管上前一把夺过他们手中正想画的第二张符咒,忍不下去了,至少也得来个萤草这样可以1v5的爸爸级R啊。

 

04

 

曾经隔壁的博雅喝着荒川之主亲自奉上的茶,享受着一旁小鹿男扇着的风的时候,是这么对庭管说他的秘诀的。

 

“你得找个诀窍,我告诉你。”

 

“什么?”

 

“画符,要画那个东西。”

 

“啥啊。”

 

“就是那个!咱有的,你没有的。”

 

呵呵,秒懂。

 

05

 

不就一个小半圆一个长条再一个小半圆吗,对她来说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金光闪过。

 

“啊——”

 

得,你们俩别叫了。

 

“茨木童子啊!”

 

“啊——!!!!!!”这下子叫的是庭管。

 

06

 

庭管自己也想不到怎么就召唤出了茨木童子,她其实内心最想要的不过最多最多就是一只姑获鸟,其他就不求了。

 

所以直到茨木童子伸出那只鬼爪抓住她的后领把她一把提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懵的。

 

“喂,你是要和我打架吗?”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就连这角生得都是恰到好处,摸起来肯定特别带感。

 

庭管卒。

 

“喂,你死了吗?”

 

07

 

如果可以写信求助全平安京的人,她很想写——

 

‘召唤出茨木童子怎么办?’

 

‘太兴奋了完全无法停止颤抖怎么办?’

 

‘抽到SSR是不是要在平安京每个街道贴横幅?’

 

08

 

“你看我做什么?”茨木童子不知道第几次发现眼前这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

 

“不,我只是在思考。”

 

“呵。”

 

“思考如何才能让全世界知道我抽到了SS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这两天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晴明缓缓道。

 

“茨木!转个圈给我看下!啊,对对对,就是这样!”

 

黑焰一下将她烧的忘了自己是谁。

 

09

 

“庭管,该带茨木出去打套御魂了,这个样子一直在树下坐着成什么样子。”别人家的SSR可都是在打天下了。

 

“让我多看他两天,谢谢。”

 

10

 

“走!茨木我带你去打觉醒!”

 

“听晴明说你似乎并不让我出去打架。”

 

“不,觉醒不一样。”

 

她酷炫狂拽地一笑,似乎在看自己的娇妻,“走,朕带你去换件新衣裳。”

 

11

 

庭管终于找回了在这个平安京的乐趣,原本还在想特么A了这个游戏,不对,离开这个世界算了。

 

周围的人老是给她吹嘘自己的SSR有多好。

 

可笑,她的现在就是最好的。

 

巴不得在额头上贴一个‘我有茨木你有吗?!’的标签。

 

12

 

“茨木,茨崽,小茨佬!”她一下将手指戳向茨木童子的额头,“你知道你有多好吗?”

 

茨木童子不语。

 

“天哪,我就差想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你了。”

 

茨木童子默然,看着眼前她手舞足蹈的样子,内心隐约泛起了波澜。

 

13

 

“庭管,库存告急!”

 

“不管,先给茨儿升级御魂。”

 

“庭管,没勾玉了!”

 

“不管,茨儿要打探索,快去给我买体力。”

 

“庭管,商店里有了新衣裳……”

 

“买,买,买!”

 

她的茨木自然是值得最好的。

 

迟早有一天,她可是要把这个变成奇迹茨木环游平安京的女人。

 

14

 

“哎……”庭管从外头回来,身心俱疲。

 

“咋啦哦。”晴明迎上来,看到一旁的神乐也是一脸疲倦。

 

“哎,被斗鸡的虐了呗,真是的,庭管也是,这样的阵容也敢上去。”

 

“我这不是蹭点分,打算给茨儿拿点勾玉么。”

 

“这样下去,茨木就会变成温室里的的花朵的。”

 

“呕吐,别这么说他。”

 

15

 

躲在一旁的茨木,眯起双眼将手里拿着的红黑达摩使劲往嘴里塞。

 

等等,他在做什么,这种不雅观的吃相,他是疯了吗?

 

16

 

斗鸡。

 

“哎,这下又要拜托你们了,我的R卡大队们。”

 

“交给我吧,让我跳个舞吓吓他们。”山兔霸气道。

 

运气好让对方跑走,运气不好就是之后被虐呗。

 

看破现实的庭管仰望苍穹。

 

谁知道这最左边的式神突然发出一声惨叫。

 

救命,有人暗算!

 

17

 

突然,手持黑焰球的茨木童子出现,顺带出场还转了个圈,骚气十足。

 

哇,这从头到脚都是她的款,这个时候她是不是要在之前补一句:好希望,有个王子可以来救我!

 

虽然现在是个童子。

 

“茨崽!!!!!!!”

 

“呕吐。”其余式神。

 

18

 

茨木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莫名其妙地会在乎起除了自己挚友以外的生物的感受了。

 

如果眼前这女人一天不让他连续换两套衣服转圈给她看,他就会觉得她是不是病了。

 

她还有个怪癖就是每天固定的事情就是在院子里把他浑身上下看个遍。

 

最后踮起脚摸摸他的角说,“哇!你的角怎么也这么好看,哦不对,你全身上下都好看。”

 

19

 

一天晚上,庭管忽然不见了。

 

茨木童子一个人躺在院子里手里拿着先前她留给自己的黑蛋咀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依旧习惯了这样野蛮的吃相,就和她一样。

 

对啊,她的确是一个不怎么好的家伙。

 

说话粗鲁,声音又大,遇到什么事情就疯了一样的狂叫。

 

明明穷还要倾家荡产地把最好的东西给他。

 

但是她就是因为这样,才这么傻。

 

对,没见过比她更傻的了。

 

20

 

“啊!茨木对不起!我昨晚睡过头了,现在来了。”

 

她匆匆来的时候,茨木童子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她。

 

不知不觉心里松了口气。

 

21

 

“啊,怎么办好呢,斗鸡分数和勋章都不够,没寮子要我啊……”庭管和隔壁友人叽叽喳喳地说着。

 

“哎哟喂,你不是有茨木吗?”

 

“好笑,我怎么舍得他去打打杀杀。”

 

22

 

那天茨木童子攻破了所有结界,几乎一招秒杀。

 

23

 

“以后你的结界我来破,你的觉醒材料我来打,你的御魂我来拿,你的那个什么斗鸡也交给你。”

 

“至于你,躲在我后面就可以了。”

 

庭管呆了,脸发烫。

 

24

 

庭管感觉自己似乎是坠入爱河了,还是和自己的式神。

 

25

 

“晴明,茨木是不是对我告白了!”她捂着脸,自己最近等级上去得快,也马上就找到了一个欧洲寮子,养活大家已经是不成问题了。

 

“醒醒。”

 

“不,别让我醒了,有的人活着,她已经死了。”

 

26

 

“听说你会跳极乐净土。”

 

茨木童子走得好好的,险些摔倒。

 

没事,反正她截图了。

 

27

 

“这些是什么?”

 

庭管把手里的N卡一股脑丢给眼前的茨木童子,“以后他们就交给你带了,你这么好,肯定不会拒绝我的对吧,么么哒。”

 

28

 

隔壁的源博雅是这么说庭管他们院子的。

 

智障母亲和残疾父亲艰难地撑起了这个家。

 

庭管没有因为他骂她智障而生气,反倒——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知道我们有一腿啊!你小子眼力见不错!”

 

29

 

庭管强吻茨木童子的时候,晴明被吓得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你、你在做什么?”

 

差点连帽子都弄掉了的他赶快正了正,生怕因此身高矮了一截。

 

“辣手摧花。”

 

30

 

“啊!你亲都给我亲了,是不是可以让我看看你铠甲下的……”

 

“为什么你一个女人会这么不知自重?”

 

“啊!我就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的模样,快,掀起你的铠甲来,让我看看你的皮。你的皮肤红又白,好像……”

 

茨木阻止了庭管继续唱下去。

 

用嘴。

 

31

 

哇,她好像变成了烟花。

 

32

 

“你时常消失,究竟是去做什么?”茨木童子拉过庭管,觉得有时候自己睡着了醒来会忽然发现她不在,但是马上她就会出现,光是看他就可以看很久。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而我,就是那个被选召的人。”

 

33

 

“傻子,我是不会离开的。”

 

34

 

“茨崽在的地方,就有我!”

 

“为什么你总是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天哪,你别举报我!”

 

35

 

月黑风高。

 

“我要推倒你了!”

 

她‘嗷呜’一声把这位穿得几乎是全妖怪里最多的男妖给拔了个干净。

 

这触感,爽。

 

拜托,下次学学你挚友,不然行事也不方便。

 

“你其实可以说,坐上来,自己动。”虽然他就算不说,她也打算付诸行动。

 

“荒唐。”

 

他翻身压过,反客为主。

 

36

 

“我昨晚的表现你还满意吗?”庭管笑了笑。

 

“如果不算你昏过去的话。”

 

“滚!”

 

开玩笑,她竟然昏过去了?

 

37

 

财大器粗,现在她和她的宝各占了一半。

 

庭管YD地笑了。

 

38

 

“啊,人生,真是美妙啊!”

 

“天哪,非酋初级,我什么时候才有SSR啊!”隔壁院子一声大喊吓得庭管一哆嗦。

 

“喂!我告诉你哦,我有SSR,还是茨木童子哦!”

 

“滚!”

 

“来啊,你让我滚啊,你和我打一架好不好?”

 

“呜呜呜,妈妈,隔壁的欺负我!”

 

39

 

“你似乎看起来没有外表这么单纯。”

 

“女人都是善变的,自从有了你,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我了,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真羡慕你一天到晚都有这么多话可以说。”他幽幽地说。

 

“我,”她正色,“在等着你堵我啊!”

 

最好是用嘴。

 

茨木童子隐晦地一笑,顺从了她的意思。

 

反正自己也不亏。

 

40

 

“话说,庭管你和茨木怎么就好上了?”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庭管上仰头45度角仰望天空。

 

41

 

后来,深山中的酒吞童子喝着酒忽然听闻小妖说,平安京有个茨木童子要和庭管结婚了。

 

哦,肯定和他认识的就知道打架的那货是同名同姓。

 

42

 

同名同姓个鬼啊!

 

真以为全世界都叫什么童子啊?!

 

43

 

座敷童子打了个喷嚏。

 

44

 

“茨崽,你看,商店里说有卖新衣裳了。”

 

“嗯。”

 

“不慌,就是天上的星星,我也摘下来给你。”

 

45

 

被他吻上的下一秒,庭管脑子就混乱成浆糊了。

 

沉迷美色,无法自拔。

 

46

 

如果再给她一个机会。

 

她一定。

 

一定。

 

牙白。

 

无法思考了。

 

“唔!你!”

 

……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185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