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定风波[短/FIN]

CP:大天狗X青行灯

庭院日常向

又名:院花院草闹别扭正确解决方法


*

 

“那我就和三尾一起去送这些家伙去结界。”青行灯扬声说道,略过身旁这位猛然投来的眼神,径直越过他自顾自走了,身后跟着自己的青莲灯。

 

大天狗紧了紧拳头,终是没有说话。心头越发觉得这女人现在的言行当真是更加违反大义了。

 

自己昨天仅仅只是对她说了句身上没有整对完整御魂的式神就别当初乱晃了,谁料他这话听到她的耳里反倒是变成他的错了。

 

以至于从昨天说了那句话开始,这位美艳妖怪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一次。

 

还未听得他解释,便是接了晴明的任务打算越过那片丛林去送这些天邪鬼去结界。

 

“青行灯。”他在她要走的时候,跟上喊道。

 

“大天狗大人有什么事吗?”她睨了他一眼,一张脸蛋端的是冷漠疏离的表情。

 

“隔壁的那群家伙和我说过,那片森林晚上有妖魔出现,你现在这样不能去。”他皱眉,丝毫没有接下来要跟着院子里许多妖怪去斗技的紧迫感,青行灯见他这样心里越发气恼,分明自己来这院子比他早得多,现在确是整日被他提醒不能做这做那。

 

她拂了拂袖,将背影甩向他,“这个就不需要大天狗大人提醒了,大人还是安心准备斗技为好。”

 

说罢便唤了那灯,一个腾空坐上去看都不看他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入夜,茂密的丛林中四下无声。

 

青行灯一手拢了拢前襟,另一手撑在缓慢前行的灯杆子上,两条修长的腿交叠着,神情放松惬意,身后跟了几只东张西望的天邪鬼。

 

月光扑闪,林子里薄雾弥漫。

 

“你这样子倒是真的看起来是出来玩的。”青行灯一旁的一位美人幽幽飘来一句,语气中带着些许善意的调侃。

 

青行灯稍稍侧头,将目光转向她,精致的眼角挑起,“这么紧张做什么,不过就是帮晴明把这些家伙送到结界而已。”她勾起耳侧一缕头发,在手指上回旋。

 

三尾狐见她这动作便知道这位青行灯大人藏了心事,在一起共事久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怎么,难道还有什么事难得住你?”

 

“少说笑了。”她仰起下巴,娇声笑谑道,“这世界上还不存在可以烦到我的妖。”

 

哎哟,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三尾狐微扬嘴角,眼波娇俏如波地望向坐在灯杆子上的女妖,“青行灯,有人同你说过一件事吗?”

 

“什么?”她蹙眉。

 

“你说谎的技术不敌妖力的一毫啊。”

 

青行灯一下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眸色渐沉,她曾经也被别人这么说过,忽然内心起了一阵无名火,直到方才被晴明派来送小妖怪们去结界,她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但既然都是强大的妖怪,凭什么要一方认输投降,这么想着的青行灯便觉得只要对方不来找她,她便一直晾着他。

 

三尾狐抛下这么一句,便走快了些,将她置于身后。

 

那灯也逐了她的心意一般加了速度跟了上去。

 

突然,乘着的灯抖动起来,青行灯正等着三尾狐继续说,一阵不耐烦地皱着眉俯首望向这盏青莲灯,佯怒道:“你又在抖什么,不就问个话激动什么?”

 

话音刚落,巨大的声响阵阵传来,倏然响彻正片树林。

 

青行灯正色,与身旁的三尾狐对视一眼,皆是摆起了一副战斗的模样。

 

三尾狐展开巨大的尾巴挡在青行灯和那群天邪鬼面前,转头道:“这里由我来,你快去把他们送到结界去。”

 

想必是这林子里某股邪恶的妖气侵染下所受控制的妖怪罢,三尾狐朗声道:“既然来了,不现身是不是显得不太礼貌?”

 

又是一阵巨响,树林里的几棵大树都在不禁颤抖,树叶沙沙声扰得人耳朵都不舒坦起来。

 

青行灯到三尾狐身侧,抚了抚青莲灯,灯在月下泛着青蓝色的光,杆旁围绕着些许光点,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一般,“今晚估计是逃不过的,他们应该早就料到了。”

 

故意挑今晚那群式神去斗技的时候,偏偏在只有她们俩的时候,这企图未免太明显。

 

“呵,”三尾狐冷笑一番,“平安京大名鼎鼎阴阳师家的式神也敢惹么,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等她说完,有声响从她们背后传来,青行灯挥袖就是一挡,这一击对她来说竟是有些隐隐作痛,她不禁咬紧下唇故作镇定。

 

这一个她是有自信对付的,而让她不安的便是倘若是成群,那凭她和三尾狐定是应付不了的。

 

三尾狐见青行灯挡了一发偷袭,对方却还是迟迟不在树林中现身,整个人杀气爆腾,红色的巨大尾巴陡然展开,“我们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当真以为我们不行么?”

 

青行灯垂眸,紧了紧藏在宽大水袖中的拳头,随后转头向着背后早已经被吓得缩成一团的天邪鬼说道:“你们快走。”

 

说着,召出一只泛着青蓝色光的蝴蝶,扑腾了一会儿,便快速地朝着一个地方飞去。

 

“跟着它,它会带你们去结界。”

 

天邪鬼们面面相觑了几秒,随后见眼前这位大人神色严肃,也不敢多说什么,忙应了几声便是迅速撤离现场。

 

眼看着自己的这几个任务已经顺利撤退,青行灯也松了口气,但是内心还是紧绷得无法松懈。

 

青行灯带着这灯急速上升,果不其然她一纵身而起,便有数十道黑影随她而去,她乘着灯施了法,青莲灯发出幽光在半空中便是一记吸魂灯,这是她的必杀技,但是在这里估计只能拖延一会儿时间。

 

不等她调整心态,有黑影成群从森林深处向她们袭来,隐约中发出的吼声刺耳得仿佛划过耳膜的一道利刃,此起彼伏直击内心。

 

*

 

忽的,血光渐起,偶尔伴有几点青光。

 

青行灯握着灯杆子的手都不禁起了冷汗,不间断的攻击几乎让她扛不住,纵使她在院子里已经算是强大的式神,但是连番的攻击对她来说还是太过勉强,更何况同行的三尾狐也早已经是气喘吁吁。

 

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她想着,如果是平日倒还好,晴明大人派式神送一些小妖怪去结界的时候一般会安排几个强大的妖怪在旁护着,反倒今日正好院子里力量强的几位都被派去参加了斗技,这个重担就交在了她身上,因她平日里和三尾狐交情颇深,于是就顺道叫上了她,现在看来多叫上一个果真是正确的选择。

 

攻击了这么久,她们甚至都不知道敌人是什么。

 

月光扑闪,林子里薄雾弥漫。

 

只感觉不间断的黑雾向她们袭来,就如同正常人梦魇中的魔怪一般令人难以捉摸,猛烈地承受了一击,纵使她是一个强大的妖怪在连番战斗这么久也是坚持不住的。

 

待她因为体力耗费过多从那青莲灯上直直向后坠去的时候,青行灯竟是没有太多恐惧,只是这般不文不雅地跌落在地面上真是有损她的颜面。

 

其实此刻若是别的妖见到这场景,估摸着即使不顾场合也会暗自说一句纵使青行灯大人战败这美人摔下地的模样也是美得倾国倾城。

 

像忽的凋落的青莲花般。

 

青行灯宽大的袖子在半空中漾起一阵,仿佛风中摇曳的柳条。

 

*

 

不料背部尚未感受到重重敲击在地面的剧痛,便被人从背后托住了。

 

青行灯勉强睁开一只眼,入目皆是一片鸦羽。

 

“你还知道来了啊。”她缓缓说道,嘴角尚有血丝,说话间口腔里的血腥味侵染得她几乎无法思考。

 

她这话说得似乎又是他的错一般,不过大天狗毫不在意,满眼都是她那一双修长白皙的腿上斑驳的伤口,当真是如同在白纸上泼了墨般的刺目。

 

他垂眸看了看她这模样,只是分开一段时间就可以把自己弄成这样。

 

“你这狼狈的模样当真是违反大义。”

 

她勾起嘴角,即使虚弱依旧不减气势地反望他,不过反驳的话倒是说不出了,抬起手用略带冰凉气息的手抚向大天狗精致的侧颜。

 

他没有躲避,从她指尖传来的几乎刺骨的冰凉刺激了他,先前本因为她故意冷落他的行为而存在的努力也因为她的碰触而一扫而空。

 

一手将她揽在怀里,大天狗抬起另一只手便是召出羽刃风暴,凭空而起的风阵轰然乍起,尖锐的风刀有些许划在他的手背,不大的伤口处流出汩汩的鲜血。

 

“够了。”青行灯抓住对方的前襟,意欲阻止,无奈凭她现在的样子是做不了什么的,“你疯了吗?”

 

他召出这么大的风阵,力道也会波及到自己的。

 

迎着惊风,他长袖飘摇如流云,镌刻着繁复花纹的衣摆上下纷飞,眼底一片平静,随后垂眸定定望着她说道:“我来晚了。”

 

既然如此,承受一点处罚性的风刃也是应该的吧。

 

身前的风阵还在席卷,地面的轰动声仿佛都惊动了上天,云彩都纷纷退散,隐约雷霆乍现,她却恍如不闻,青蓝色的眸子望着他的。

 

有几道闪电的亮光掠过她的眼前,他又缓缓道,“不会有下次了。”

 

只要他来了,几乎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她闭上眼睛失去意识的时候,似乎感觉有羽毛掠过自己的眼睑,一直向下,最后停留在嘴唇。

 

*

 

院子里的两位强大妖怪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吵架又和好了,可能因为之间时隔太短以至于根本没有妖怪发现。

 

但是大家都发现青行灯大人那双赏心悦目的双腿被缠了几层绷带,平日里养眼的事物没了,这让院子里许多妖怪着实失望了一番。

 

但是因为这腿伤,青行灯连坐在这灯上无事散步这样的事儿都做不了了,现下最大的消遣活动就是躺在院子里大树下的躺椅上虚度光阴。

 

本就是已经在院子里处于半退休的情况了,再加上这身伤,她越发闲了起来。

 

不过这样对她来说也挺好,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战的妖怪,要是变成这样的是那位满嘴大义的妖怪指不定要怎么样呢。

 

想着她稍稍偏头便看到了长廊上站着的那厮和晴明,单论这外貌的确是没得挑,身形笔直而颀长,面上一脸肃然,不过大天狗大人即使没戴着腰间那面具,平日里也仿佛戴了个面具似的,一点都不坦率。

 

青行灯想着,眸光闪亮。

 

兴许是因为她的眼神太过直白不加掩饰,那边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

 

大天狗瞥向她,喉结无意识滚动了一下。

 

青行灯自是不会错过他这表现的,一双剪水明眸望着他,觉得这样不够有趣,平日里总是这么清高自持的样子,真的让人很想打破他有条不紊的规则。

 

她微眯了眯双眼,像是想到什么一样。

 

稍侧过脸,对着他眨了眨眼,做完还心满意足地弯了弯嘴角。

 

果不其然那边的大天狗不可差距地移开了视线,妖怪极好的视力也让她得意地看到了对方微微发红的耳根。

 

青行灯轻笑出声,微乱的发丝掠过脸颊。

 

岁月静好。

 

*

 

有一晚,青行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还是自己住的那小木屋,屋外黑雾缭绕,天边不见日。

 

她感觉自己抬步走出了那木屋,周围凭空就出现了许多人,絮絮叨叨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猎猎疾风带着这些话语从耳边刮过,黑雾几乎遮蔽了眼前所有视野。

 

“不见天日的妖怪……”

 

她隐约听到这么一句,但依旧神色不改。

 

青行灯本就是因为喜欢听怪谈的妖怪,最后因为这般原因而被剥夺了见到白天的机会,这没有什么不对。

 

雾影斑驳,周遭围绕着的人群竟是急急向她扑来,这气势便像是想将她置之于死地一般。

 

来不及多想,她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惊得跌坐在地,恍惚间天际似乎有黑色的鸦羽散落,几片飘散在她手间。

 

她握紧羽毛,意识一阵抽离。

 

青行灯惊醒的时候正对上眼前人的双目,她惊慌无措的情绪也被对方尽数收入眼底,即使她可能会在几秒之后就恢复常态,但他的的确确是看到了。

 

“我睡了多久?”青行灯坐起身,见已经回了院子里自己的卧房心中不可察觉地松了口气,怎么会就这么在躺椅上睡着了,她分明只是想打个盹而已,定是这暖风吹得她太舒服所以就放松了些。

 

大天狗没有回答,一把拽过她,将她牢牢扣在怀里,背上的翅膀也展开将她和他整个包裹在里面。

 

有剧烈的心脏跳动声从肌肤相贴处传来,青行灯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方的慌张,她敛目,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番,难得任由他‘违反大义’地抱着自己。

 

青行灯稍稍挣脱,对方以为她要离开忙加大了力道,她吃痛一番,揪下他几根羽毛发狠地挥落一侧,捧起大天狗的脸就是将唇印上,细滑的指腹轻缓地摩挲着他脸侧,仿佛自己就像是个调戏良家妇女的登徒子。

 

能感觉到眼前这位先是一怔,随后将她搂得愈发紧了。

 

她稍稍离开,在大天狗耳边缓缓吹了口气,轻柔说道:“不过就是睡着了又做了个很长的梦,大天狗大人慌什么?”

 

明明是这么强大的妖怪,怎么就这么傻。

 

“梦到了什么?”他出声。

 

即使头痛欲裂,她还是将那梦里的场景记得一清二楚。

 

青行灯抬手搂上他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颈窝,“我梦到了你。”

 

他闻言,略微一怔,随后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抱得愈发紧。

 

“无妨,以后你的每一个梦里也只有我。”

 

*

 

他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就一直看不起弱小者,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生存。

 

若是他承认了对方,那么按照大义,纵是由她支配也是可以的。

 

世间约莫是找不出其他与他相配的妖了。

 

他们本就是如此契合。


FIN.

评论 ( 22 )
热度 ( 194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