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考试繁忙中,暂不填坑,考完回来
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1

CP:大天狗X青行灯

设定是狗从小带大灯,最后两个人发现彼此都对对方存在某种感情,然后顺理成章在一起的故事。


[偷偷说一句,这篇是会开车的]


*


从灯上下来的时候,青行灯正好与来人对视了一眼,眼前这位神色倨傲,身姿挺拔的妖怪身着白衣径直向她走来,她见状,习惯性地冷下了脸,也是一脸冷傲地看向他。


“你怎么在这里?”

 

“这难道是您一个人的院子吗,我在这里有什么好奇怪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与她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这样,一开头就是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就像是在斗争。

 

此刻,却是他先败下阵来,大天狗仗着身高差低下头看她,平日里一直坐在灯上的缘故让青行灯总给其他妖怪一种高高在上的神秘感,这种时候忽然下来了反倒是平凡了不少。

 

“别站在院子里了,近日平安京不安稳。”他半天才说出这句话,没有提到最近自己平定几场动乱的事情。

 

她不语,倒是抱手在了胸前,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先前他一声不吭就走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第一句话竟然是让自己不要站在这里。

 

大天狗拿她没有办法,抬了抬手,便是几阵微风骤起,一下子将眼前的美人给托举了起来,这风起得很快,让青行灯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一下就被风带到了自己的灯杆子上坐定。

 

每一次,他都是二话不说就用风把自己带到灯杆子上然后就打发自己离开,这一次也是,要不是院子里那些小妖怪的闲聊,她估计都不知道他们近日在平定动乱的事情,是要瞒她到什么时候。

 

“你以前可比现在好多了。”他缓缓开口,施了法让她无法动弹,防止她从灯上下来。

 

听他提起以前,青行灯脸色微变,随即不可察觉地轻眨了眼,不在意道:“我不记得了。”

 

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妖怪的寿命这么长,更何况有些东西对妖怪来说的确是忘不掉的,如果有忘掉也是别的东西,关于她和他的,她都是记得的。

 

从她来到这个院子里开始,她就伴随在他左右,跟着他和晴明大人出去打八岐大蛇,有时候她也会和院子里一群小妖怪一起跟着他打各种妖怪,她的每一天都有他。

 

可是后来的大天狗就不是经常有时间陪他们了,经常会一天都看不到他。

 

最初的时候尚来这里的青行灯不懂很多东西,没来院子的她只是一个喜欢听怪谈的妖怪,也不知道原来他们需要战斗,需要辅佐阴阳师,直到来了这里。

 

她被那位叫做晴明的阴阳师召唤来的时候,周遭围了一群没见过的妖怪,尚未开口,便忽的与众妖中最出众的那一位四目相对。

 

他说,他是大天狗。

 

而她,从那个时候开始,便是和大天狗从此生活在一个院子里的青行灯。

 

*

 

在晴明的院子里一住下便是好几年,这些年头对妖怪来说并不算什么,于她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最大的变化不过就是自己的法力日益增加。

 

从一开始需要他带着自己一直到后来单独面对那些凶恶的妖怪,青行灯觉得自己早就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妖怪了,和院子里原来那些式神一样,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就不会被区别对待了吧,比如说每次都会把一些事情瞒着她。

 

“大天狗,你解开这个法术。”她恼怒,喊着他的名字,方才他提起以前的事情让她更加不爽起来,重重思绪几乎将她淹没。

 

但他的确说对了,自己和以前确实很不一样了,以前的她是不会喊他全名的,在最初的她眼里,可能他对于自己更多的是一位前辈的存在,毕竟自己现在一身不俗的实力绝大部分都是对方赋予的,周围的妖怪对他多少都存在着许多崇敬的感觉,有时候对他说话都是毕恭毕敬的。

 

之前的她和他们也是一样的,对他怀着尊敬的心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越发地无法用和以前一样的感觉面对这位同自己一起在院子里生活了许久的‘前辈’了。

 

见青行灯皱着眉怒道,大天狗表情不变,并没有听从她的意愿。

 

从她来到院子开始,他和她一直以来都是平淡和谐的,她跟着他们去打觉醒,她就在后面默默呆着,连带他将一套好的御魂放在她手里的时候她也是闷声不语,郑重地收下。两个人的关系说不上亲密但也绝不是针锋相对,要说这么多年以来,与他配合最默契的应该还是只有她了。

 

“我只是出去办一些事情,你也不要想多。”

 

她听他好半天才一字一句说了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冷哼了一声:“是啊,我的确是没有资格管你的。”

 

“青行灯。”大天狗皱眉,一把抓住那灯杆子往自己这边一拉,便将她和他的距离瞬间缩短。

 

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青行灯有那么一刹那的愣怔,却是马上反应了过来,“我有说错吗?”

 

她望着他,青绿色的眸子里满满盛着他的脸庞。

 

她在故意惹怒他,他都是知道的。

 

最初的时候刚遇到她,晴明说让他带着她一起练级,他便同意了,就像之前对待院子里其他新来的式神一样认真教导她,可是时间一久,久到她已经可以脱离他们自己独当一面作战的时候,他却是莫名其妙不愿意放手了。

 

他甩掉心头的那阵心思,抬眼看了看她,见她还是望着他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大天狗甩了甩袖,转过身翻了翻手掌将她的定身术解了开来,“很晚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说罢,便是朝着自己房间走去,将一个背影甩向她,院子里徒留露水滴落在池塘中的细微声响。

 

青行灯深吸了口气,攥紧了灯杆。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回她和他的不欢而散,她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气他的隐瞒还是自己对他的咄咄相逼,但是无论是哪一个都让她心里堵得慌,平日里冷静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惆怅。

 

坐在灯杆子上又在院子里呆了很久,她才扯了扯嘴角强装笑意,控着那灯往自己的房间去。

 

见她坐在那灯回去,大天狗这才从不远的角落现身,眼神晦涩不知道在想什么。

 

*

 

“阿灯。”

 

青行灯停下点烛的手,侧头望向发声处。

 

三尾狐踱步到她身边,之前她本是想来找青行灯聊聊天,便在她房门口等着,没想到对方竟然现在才回房。

 

“你同大天狗大人发生什么事了么?”

 

她垂下眼帘,随后拨弄了一番头发,装作不在意地回道:“你看见了?”

 

说完这句,她突然意识到,也是,那位大人这么惹人注意想不看到都难。

 

“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三尾狐轻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她同三尾狐一直以来都是关系亲密的朋友,在这个院子里也相处许久了,她说的话青行灯自然是听的,但是她说的她何尝不知道。

 

“说清楚什么?”她忽然又笑了,手抚过一旁烛台的边沿,“你说,你内心怀有对一个人的感情,你会藏匿在心中不开口吗?”

 

三尾狐正想开口,青行灯却继续说道:“他可以。”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青行灯垂眸,恍惚间想到先前他们一同去远方攻打妖怪的时她受伤的事情,虽然昏迷意识不清,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

 

那如羽毛般悄然降临在她唇上的触感,还有——

 

“阿灯。”

 

不是‘青行灯’。

 

多少次她都以为自己只是做梦,但是太过真实以至于她不得不否认这一猜测。

 

她在等他来对她说,但是等了很久,她都没有等到。

 

所以后来她才会对他开始恶语相向,想着如果这样会不会激怒他,但是他还是没有,这才使得她恼怒得不行。

 

“阿灯,你……”

 

青行灯看着燃烧的烛火,眼底晃荡着光,喃喃道:

 

“我不会,我是真的喜欢他。”

 

她喜欢他,她知道,他却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他也是喜欢她的。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3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