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2

CP:大天狗X青行灯

[偷偷说一句,这篇是会开车的]


*

 

晴明感觉到,这几日,院子里的气氛似乎有些沉闷。

 

先不说自己那位得意式神本就习惯性释放低气压,没想到就连这位平日里虽说是冷淡但也不至于拒人千里之外的美丽女妖都是一脸冷漠。

 

说不上和平常有什么不同,但就是感觉很不对劲,晴明用扇子敲着手掌心。

 

*

 

自那晚以来,青行灯已经几天没和大天狗说话了。

 

让她气恼的是反倒她一冷落他,他的事情就变少了起来,经常一整天都能在院子里看到他的身影,有好几次似乎感觉到对方余光向这边过来,但她却也是一脸淡定地目不斜视。

 

分明是生气的,不然那天晚上也不会说出故意气他的话。

 

说到底,他还是自己的前辈,用人类世界那边的关系来概括,他可能就像是她的兄长。

 

这个词语让她心头蓦然一痛。

 

兄长。

 

是像博雅和神乐那样的关系吗。

 

她苦涩地笑了笑,他们又不是人类,至少人家兄妹之间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而她和他倘使互相分别了,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但至少以前,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便像是关系亲密的兄妹。

 

*

 

青行灯刚来到这个院子的时候,里面住着的式神并不多,除去几个聒噪的天邪鬼便只剩下常伴在晴明身侧的雪女还有三尾狐,再然后才是那位她一来便已经认识了的大妖,大天狗。

 

因为是刚被召唤出来的缘故,法力以及妖术尚且不能自控,因此虽说先前化为妖的时候在人世间已经游荡过一段时间,青行灯刚来的模样还是同人类孩童的个头差不多,彼时的他也好不了多少,若不是背后那对翅膀,便和人类的少年郎无异。

 

用三尾狐之前的话来说就是那个时候的他们还算是有着小孩子般的稚气,但是脸上表现得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就是了。

 

“青行灯,以后你就跟在大天狗身边和他一起变强吧。”那位把自己召唤出来的阴阳师大人蹲下来语重心长地对她说,这语气还真的把她当做孩子,虽然说现在她的外表的确如此,但是内心却是无比渴求赶快增强妖术好让自己快速长大。

 

但是提到那位的名字,她下意识地仰视着立在晴明身侧的那妖怪,依旧一脸平静似乎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见大天狗没反应,晴明头疼地按了按额角,“一起练习,你们俩都会很快变强的,难道你不想变得更强吗?”

 

也就这种时候大天狗才会仿佛被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眼光一亮,随即反应了过来点点头,分明长得也是个少年模样却已经有了日后身为一位大妖该有的威严。

 

*

 

身为同一个级别的妖怪,他们俩却因为掌控着不同类别的妖术而不能被做详细比较,这让晴明每次都很苦恼,如果不让这两位切磋一下怎么才可以知道能力是否已经提升。

 

但是彼时晴明的院子已经不再是最初的冷冷清清,多了几分新的妖气,他对他们俩的能力提升也就不再管得这么严了,不如随这两位大妖自己发展,说到底天资优秀的妖怪定是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他不如把这时间多留一点去训练别的式神。

 

*

 

“阿灯。”

 

她在院子里发呆的时候正好三尾狐拍了拍她的肩膀,她难得一见地抖了抖身子,这一反应倒是惹得三尾狐不禁莞尔。

 

“你这反应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又是‘以前’,她沉下眼色,心里更乱了一些。

 

“晴明大人让你去叫大天狗大人,然后我们一同去外面一趟。”

 

“为什么让我去?”

 

三尾狐一时语塞,她总不好说是因为晴明大人发现了他们俩现在似乎存在矛盾所以才故意安排她这么说的吧。

 

“因为院子里其他妖怪都不敢接近他,而且刻不容缓,阿灯你也不是那种因为某些原因而不负责任的妖,对吧?”三尾狐可以将事情严重化,她知道,青行灯虽说有时候嘴上毒了点,但是一谈到院子的集体利益,再怎么样也是会妥协的。

 

她没说话,随后越过三尾狐乘着灯离去。

 

见她离开的背影,三尾狐这才满意地勾起嘴角。

 

一个不说,一个不问,当真是要急死院子里的所有人了。

 

*

 

第一次喊大天狗兄长是什么时候呢?

 

这个,青行灯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那时自己来院子已经有些时日了,因为晴明临时有事,神乐带着他和她一同前往远野去讨伐凶恶的妖怪以此增长经验值。

 

但是他们确是低估了其中几只妖怪的实力,被对方攻击得几乎没有还手能力,若不是大天狗最后一刻爆发出强大的羽刃风暴,他们估计就要失败而归了,这对大天狗来说估计要比被打死还难受吧。

 

青行灯捂着伤口坐在地上,裸露在外的双腿磕在地上有些作痛,但是比起伤口的疼痛这些反倒不算什么,身旁初初褪去少年青涩的大天狗也坐在她身旁检查着自己的伤口,看起来比她的还要严重得多。

 

她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话到她嘴里似乎就会变成刺,她已经习惯性使然了,最后也没有说话,只是用余光不时看向他。

 

神乐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跑过来,蹲在他们俩前面,脸上挂满了担忧。

 

“你们俩没事吧?!”她连忙说道,说着还从袖口中扯出几条布,将青行灯受伤的小腿包裹起来,动作一气呵成地让他们俩都不禁愣了愣。

 

仿佛是察觉到了两位妖怪疑惑的眼神,神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因为出去总是受伤,所以哥哥就在我身上放了几个应急的布条。”

 

她解释完,继续专心致志地替青行灯包扎伤口,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之后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

 

青行灯望着她的脸,抿了抿嘴,缓缓道:“哥哥……是谁?”

 

她记得院子里似乎没有叫做这个名字的一号人物。

 

神乐一脸奇怪地抬起头看向她,随后看了看大天狗,“诶,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哥哥就是兄长大人,这个阿灯总听过吧,”

 

‘兄长大人’这个词汇之前在怪谈书里有看过几次,但是具体的她不甚了解,只知道兄长大人就是类似于一位有强大实力并且照顾别人的人。

 

说罢,神乐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双手合十拍了一下,“你看,大天狗就像是阿灯你的兄长大人一样,你们一起变强,一起修炼,而且看这样子也很像呀。”她指的是现在外貌上的年龄差。

 

她和他皆侧过头无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念了句:“兄长大人……”

 

然后便见他倏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又重新看向神乐。

 

自那日后,她似乎终于找到了称呼他的词语,喊他全名吧,似乎有些不尊重,毕竟对方好歹也算得上是带自己的大妖,在全名后面加上大人吧,她又是不乐意的,那现在这样的称呼岂不是刚好。

 

不过,她的这位‘兄长大人’似乎并不是很乐意。

 

在她又一次在战斗中对他喊道兄长大人的时候,大天狗终于不沉默了,冷冷瞥了她一眼,让她差点忘了怎么放招数,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并不知道对方因为什么原因而这样,只是当他因为自己的妖术没有施展好才不开心。

 

*

 

他果然如自己所料,就坐在长廊尽头手里拿着长萧,没有动作就是静静坐着。

 

青行灯从灯上下来,缓缓向他走去。

 

听到动静,大天狗转过头看了一眼,随后站起身来,面朝她,也不说话,直到她走到了他面前。

 

“晴明说让我们一同去外面一趟。”说罢,便打算转身就走,不料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这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他几乎鲜少做这样的动作,虽说性格上是强势之人但对她很少会用强迫的行为。

 

“你是在对谁说?”

 

她深吸了口气,很想说这里除了我们估计已经没有别的妖怪了,不是对你还能对谁。

 

“对你。”

 

“我是谁?”他不依不挠,一改往日冷漠疏远的态度。

 

她启了启唇,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抬起脸转过头面向他,“对兄长大人。”

 

他的反应过来如她想象的那般,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仿佛她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要叫我兄长大人。”

 

也不知道他为何如此排斥这一称谓,青行灯忽然觉得这可能是她最近几日报复他的最好时机了。

 

“为什么不能叫,你不就是吗?从以前……”

 

不是她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她无法说下去了。

 

脸忽然被什么东西挡住,她气得瞪大了双眼,眼前恍惚闪过一个‘祭’字。

 

这位大妖竟然拿自己的团扇挡住了自己的脸,青行灯气不打一处来,“你在做什么?!”

 

不料,忽然她感觉后脑勺被托住无法动弹,随后隔着紧贴着她的扇面,唇上传来了熟悉的温热触感。

 

和那时受伤昏迷时感觉羽毛拂过的感觉一样的。

 

但这一次,她是清醒感觉到了。

 

扇子被移开,他尚托着她的后脑勺,青行灯难得呆滞的脸被大天狗尽数收入眼底。

 

“那你说,哪位兄长大人会对妹妹做这种事情?”

 

他说道。

 

她瞬间停止了思考,沉溺在他低沉沙哑的声音中。


TBC


后记:

其实这篇他们俩都是喜欢彼此的,但是因为别扭还有某些原因就选择隐忍,但是一旦发现了对方的心思就决定乘胜追击,最后发展jq【不对!】

评论 ( 18 )
热度 ( 124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