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3

CP:大天狗X青行灯

有些地方用的是插叙,所以不要搞混哦【你走】


*

 

最开始的时候,青行灯也有乖顺的时期,手里攥着晴明不知道从哪里给她弄来的怪谈书,因为初初来这里不久,有些字还不是特别理解,晴明身为阴阳师又时常需要出去办一些事情,所以替她解释怪谈书中句子含义的重担就落在了大天狗身上。

 

每每拿着怪谈书仰着头看向他的时候,她就见他愣了一会儿,随后也是顺从地同她找了个坐的地方帮她解释一些有着生僻词汇的地方。

 

青行灯虽然不喜形于色,但是听怪谈的时候却是可以放下所有戒备的,有时候到了动容处还会抽噎着鼻子,同时又要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而使劲憋住,殊不知她这一举动其实都被大天狗收入了眼里。

 

“如果听不下去就说下一篇吧。”说着,他与她一同坐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将不大的怪谈书摊开放在石桌上,打算翻过这一页,不料他的手却被一只比自己小很多的手猛地按住。

 

“即使悲伤也要听下去,这才是对怪谈的尊重。”她声音疑似哽咽道,“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不可能每一个都是美好的。”

 

大天狗静静地看着她,感受到他的视线,她也慢慢地将视线投向他。

 

他隐约还可以看到她眼底的晶莹,挂在眼眶迟迟不落下。

 

她看到了他眼底里的自己,分明是个孩童模样却已经初具日后的倾国色,而他也是外表得天独厚的妖怪。

 

恍惚间,有异样的感觉在她心里萌芽,挠的她的心痒痒的。

 

青行灯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到嘴边的话忽的尽数被自己吞咽回去。

 

“快些吧,说完这个就可以换下一本了。”大天狗却是移开视线又看向书页,淡淡抛下一句。

 

隐约有失落感缠绕在心头,青行灯垂下眼帘,忽的拿过原本在他手里的怪谈书,大天狗被她这忽然的动作弄得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身旁的她从石凳子上跳了下来怀揣着怪谈书快速跑开了。

 

大天狗自然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是只有她感觉到了,自己脸上的热度是奔跑时吹拂的再强烈的风都无法吹散的。

 

*

 

瞪大双眼,青行灯反应过来伸出双手猛地推开他,胸口因为喘气而剧烈地上下起伏,看得眼前的大天狗也莫名有点口干舌燥。

 

要不是对方那团扇上明晃晃的自己的唇印,她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你这是……”她尚未平定,不料反应大的只有她,眼前的这位依旧是一脸平静地低头看她,“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大天狗一双眸子清亮异常,对上青行灯恼怒的明眸,“我是认真的。”

 

开什么玩笑,认真的,她侧过头怒极反笑,这么多年来,现在这样做个登徒子一般的行为随后就告诉自己他是认真的,她青行灯好歹也是看过无数本关于这方面的怪谈书的妖怪,怎么可能被他这样轻易耍的团团转。

 

“少开玩笑了,”她冷笑,“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么多年你又在干什么,兄长大人?”

 

不等他回话亦或是抓住她,那柄灯杆忽的飞到两人中间,将他们俩隔开来。

 

说罢,她转身离去,水袖隐去了捏紧的拳头。

 

“除却天边月,无人知。”

 

不料身后的人突然说道,本是一首平常至极的诗句,青行灯听了却是浑身一颤,就连步子都停了下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写在纸上的吧?”

 

的确是她写的,这是她自从有段时日发现自己的情感随后写下夹在书里的,但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

 

“无人知什么?”他步步紧逼,青行灯意欲逃离,那身姿似乎和以前那个怀揣怪谈书落荒而逃的身影合为一体,“逃走,是你唯一的办法了吗?”

 

是的,如果再不逃走,她恐怕就要被自己的内心压抑到死了,但是她知道,她也是逃不掉的。

 

她又和那个时候一样逃走了。

 

*

 

其实一直以来大天狗是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后来才来院子里的妖怪是什么心思,一开始的确是小瞧她的,晴明说她和他是同一级别的妖怪,他特别不屑,那么小的个头能做些什么毁天灭地的事情不成,整日还需要乘在那灯杆子上。

 

但是因为觉得身负大义的人不可拘泥这种小事,他便也答应了晴明说的,带她修行。

 

一开始,青行灯的妖术的确不强,经常会被对面一个小怪攻击得灰头土脸,自尊心极高的她又不肯轻易认输,被从灯杆子上打下来又坚强地爬上去继续作战,大天狗就站在旁边看着她一遍遍做着重复的动作。

 

这样一看,他和她还是有些相似的,起码不服输方面是这样。

 

而他也不喜欢被打败,既然如此,那他便帮助她提升一些也是可以的。

 

除却平时的训练时间,她和他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他给她讲怪谈,青行灯这样的妖怪对其他事情都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一听到有怪谈故事便会缠着周围的妖怪讲给她听,而曾经游历四方见多识广的他自然成了不二人选。

 

一开始,他也是拒绝的,不过随着日子的流逝,渐渐地最后一点不情愿也被磨光,有时候如果她没有捧着怪谈书来找他,他还会想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双方本就是长得好的妖怪,一来二去眼神对视间难免会摩擦出一些别样的情愫,他是察觉到了的,可是却一直将这份感情压抑在自己心里。

 

可以等她长得稍微和自己再相配一点再说也不迟。

 

直到——

 

后来,她突然对他喊了一声‘兄长大人’。

 

大天狗觉得这样的情感,估计是无法让她接受的吧。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渐渐长成了不再缠着他说怪谈的少女,少时晶晶发亮的眼睛也渐渐被平淡取代,时常会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同他说话的时候也开始带刺。

 

他隐约是有些猜到的。

 

自那日她受伤以来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感觉吻了她之后,她对他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他知道她果然是察觉到了的,但是要说后悔,他还是不后悔的。

 

可是,这样的行为果然让人反感了吧。

 

毕竟,之前神乐有说,他就像是她的兄长,而他身为兄长却没有压抑住自己的感情。

 

可是他,并不想做她的兄长。

 

这就是为什么她每一次喊他‘兄长大人’,他都异常生气的原因。

 

想拥她入怀,却不是用‘兄长’的身份,但是现在还不行,他觉得,因此一直以来他都逃避她,她用行动逃避,而他却用思想去逃避自己的这份感情。

 

一直到那一晚,他在角落处看到她乘着灯失望归去才转身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正好撞见了在走廊东张西望的天邪鬼。

 

那天邪鬼见到他连忙鞠躬行礼,将手头一本册子交给他。

 

“大天狗大人,这是我在院子里找到的,”他接过,翻了翻,听那天邪鬼继续道,“上面似乎是青行灯大人的笔迹。”

 

翻着翻着,忽的发现里头夹了一张异常突兀的纸条,因为颜色与册子内页明显有些不符,他很快就注意到了。

 

定神一看,上面用她特有的娟秀字体写着:

 

——‘除却天边月,无人知。’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合上册子,愣了许久,天邪鬼见他半晌不说话也不好多说什么,便道了个别就走了。

 

大天狗站在那里很久,随后才淡淡道:“这次,不能再让你逃了吧。”


TBC


*“除却天边月,无人知。”

含义:魂销梦断都无法派遣相思之苦,那就只有对月倾诉了。

评论 ( 28 )
热度 ( 130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