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5

CP:大天狗X青行灯


开始发糖,不想虐了。

扑倒。


*

 

她说谎了。

 

上一次说谎是什么时候呢?

 

青行灯想了想,可能是小时候说自己不喜欢吃甜食的时候。

 

因为看到他将那些东西递给了别的妖怪,到最后才转到她面前给她。

 

她因此抬起脸皱眉望着他,说:“我不爱吃甜食。”

 

果然如她所料,大天狗愣了愣,随后唤来身后端着盘子的天邪鬼,将点心放了回去,“那你喜欢吃什么?”

 

她欲言又止,小小的个头看着他有些吃力,“你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还来问我?”

 

“我以为你喜欢。”

 

她确实是喜欢的,但是却偏执地不希望他将她喜欢的东西再给予别人。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甜食。

 

*

 

“阿灯?”

 

青行灯被唤了名字,愣怔了一番。

 

“怎么了?”

 

“最近你怎么总是发呆?”三尾狐打趣道,“与我们这帮人出来逛街也是如此,难道那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吗?”

 

青行灯望着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停下脚步的同时,身边不时走过几位盯着她美艳脸蛋看的路人。

 

因为平安京本就生活着许多阴阳师,所以他们这些妖走在街道上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更何况她们的外表也比一些人类好太多,偶尔走在路上还会引得许多人驻足留意。

 

“我已经决定放弃了。”跟着三尾狐踏过门槛,走进一家杂货店的时候,青行灯忽然开口。

 

“诶?!”这次喊出声的是手抓着巨大蒲公英的少女,“灯姐姐放弃什么了?”

 

“啊,可能是放弃再当一个傻妖怪了。”她摸了摸萤草的头,目光柔和地望了她一眼,“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好事呢。”

 

“怎么会,灯姐姐这么聪明当然是好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如果放弃了岂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萤草坚定地看向她,小小的身躯仿佛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看着她这样,青行灯突然感慨以前的她也是这样的,傻傻地做着许多事情,只为了换取那个人看她一眼,可是纵使他们的心是在一方的,需要面对的问题也如大山一般横亘在面前。

 

“好了,好了。大妖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掺和啦。”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姑获鸟见状忙走上前来,将萤草圈到自己怀里,顺带着看了看青行灯,“想清楚了吗,一旦这么决定了,可能就不能回头了。”

 

青行灯抿了抿嘴,拿起摆在架子上的桃花酿,“我早就不能回头了,现在不过是想在这条路上及时停止而已。”

 

还在想着要买些什么的三尾狐来不及反应,突然胸口便被青行灯塞了一坛酒,“你、你这是干什么?”

 

“体验一下人类说的,一醉解千愁。”

 

“你疯了不成?”

 

“不,现在可能是我最正常的时候了。”她抬眼瞥了三尾狐一眼,大气地从袖口掏出一吊子钱,‘砰’地一声甩在了掌柜桌上,“这位手上拿着的酒,我还要几坛,等会儿派个人和我一起搬回去。”

 

*

 

本来以为倘使自己和院子里众女眷携带着几坛酒回家,会不会引起一阵骚动,再怎么样,那位大妖也会出来皱着眉一本正经地教训她吧。

 

如此这般,她还可以顺便再堵他几句。

 

可是,出乎她们意料的是,直到她们都已经快走到各自房里了,都还没见到平日里院子里经常能看见的身影。

 

“诶?晴明大人呢?就连大天狗大人都不在。”萤草跟在自己的几位妖怪姐姐身后,四顾看着,可惜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赤脚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院子里可以被听得很清楚。

 

三尾狐怀抱着两坛酒,跟在前面缓慢走着的青行灯身后。

 

“不在不是正好吗,省得他们说东说西。”

 

清冷的声音从前头传来,三尾狐无奈地笑了笑,还是这么嘴硬呢,分明这里最想见到他的其实还是你。

 

突然,三尾狐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停了下来,身后的萤草没刹住车撞上了她的背。

 

“啊,三尾姐姐怎么了?好疼啊。”萤草揉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三尾狐这才后知后觉地道:“我突然想起来,他们似乎今天外出有事,让我通知,我们一去买东西我就忘了……”

 

“诶诶?怪不得呀,”萤草点了点头,“不过也不说什么时候回来,就这样突然出去了也真是符合他们的作风啊。”

 

“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哦,对了,阿灯……阿灯?”

 

“灯姐姐呢……刚才不是还在这里的吗?”

 

“哎……真的是,我似乎不小心坏了事啊……”

 

还记得那位大人走时因为没找到青行灯,跑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希望她告知青行灯的,都怪她这脑子,又没记清楚。

 

“灯姐姐没事吗?”

 

“事是不会有的,只是,恋爱中的妖啊……”

 

“恋、恋爱?!”萤草刚呼出声,忙被三尾狐捂住了嘴。

 

“这可是你和姐姐我的秘密哦。”

 

萤草瞪大眼睛,茫然地点了点头,试图消化下这个惊人的消息。

 

但是……恋爱的灯姐姐,对方到底是……难道是那位……不、不,不可能的,萤草连忙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样的大妖,怎么会……

 

*

 

可恶。

 

这是青行灯现在心里唯一的想法,方才在走廊听三尾狐说完,她便甩了袖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们妖怪要想走的毫无气息还是特别容易的,更别说是她这样级别的强大妖怪了。

 

她既然说过不会再对他存在别的心思就会说到做到,但是为什么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别人的心里翻江倒浪。

 

把自己手里的两坛酒放到房里的地上,她忽的软了身子坐倒在地,宽大的水袖拖曳在地板上。

 

如果说,一醉可以解恩仇,那么她……可能千醉都不足够。

 

抬起手,揭开一坛酒上的盖子,借着良好的视力,隐约还可以看到里头晃荡的上好桃花酿。

 

从来到院子以来,她就没有喝过酒,先前住在小木屋的时候倒是有尝过,不过也都是浅尝辄止,来了院子被管得紧,自然是不可能沾这些的,可是如今,她倒是对这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抓起坛子,她自认豪爽地一口灌入。

 

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个桃花酿,也是甜的啊。

 

*

 

大天狗同晴明一伙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借着天上微弱的月光,他行走在院子里,还想起前几天夜里,她还乘着灯在这里等他。

 

现在应该不会了吧,因为不善于表达,上一次似乎又惹她生气了,大天狗想到这个就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角,先前他们存在的误会还没有解释清楚,眼下又多了新的。

 

“大天狗大人。”

 

他闻言,回过头去,见到的是一身红衣的三尾狐。

 

“有什么事吗?”

 

“先前阿灯同我说,如果您回来了,便希望您去她那儿谈一谈。”

 

大天狗漠然,淡淡道:“少诓骗我了,三尾狐,你不知道吧,前几日她刚同我发生了一点争执,现在,自然是不会让我去见她的。”

 

“是吗?原来是这般,我说阿灯今天为何总是魂不守舍的。”三尾狐用娇媚的声音说道,抬起手看了看指甲,“哎,我瞧这进屋里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动静,是不是出什么……”

 

一阵风突然猛烈刮过身侧。

 

“真是的,这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忽然就走得没影了。”三尾狐望着眼前原先还站着大妖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感慨道。

 

*

 

推开那道熟悉的门的时候,大天狗抬起脚踏入房间,突然‘哐当’一声,他趔趄一步,低头一看,发现竟是一个酒坛子。

 

他皱眉,盯着这酒坛子许久,随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越过它,走了进去,“青行灯,你……”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感觉到周围一股强大的妖力袭来,他下意识地抬手抵挡,但这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急忙收敛了妖气,下一刹那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在地。

 

‘砰’地一声,大天狗直直向后面倒去,伴随着鼻尖一股酒香,他耸动了一番鼻子,似乎有点像平安京最近大卖的桃花酿的味道。

 

“你……”他被撞倒在地,这种冲击对他来说还不至于感到疼痛,大天狗伸出手不料却似乎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忽的缩回手,一时之间不知道将手放在哪里。

 

先前被他拉开的门突然之间猛地关上,他感到动静条件反射地侧头去看门的方向,但是头却被身上的罪魁祸首猛地扳了回来。

 

“兄长大人,你这是在看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她离得他极近,鼻尖的呼吸几乎都缠绕在了一起,她身上散发出一股酒香,联想到先前走进来踩到的那个酒坛子,大天狗忽的像是明白了什么。

 

也是,若不是因为醉酒了,她也不会做出这般大胆犯上的举动,而这般赖在他身上又不肯下来,还对他口出不敬,她当真是已经醉得不行了。

 

“青行灯。”

 

“呵……”她哼哼道,像个登徒子一样抚上他的侧脸,“你看你,是来给我送甜食的吗?”

 

“甜食?”他被她压着,半晌才说出口。

 

“是啊,你不知道我喜欢吗?那我就给你尝尝……”她捧着他的脸吻上,大天狗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一时之间竟是脑子短路了片刻。

 

“桃花酿……也是甜的啊……”她用嘴摩挲着他的唇喃喃道,“你还不懂吗,兄长大人……”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125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