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开心挖坑,佛系填坑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6

CP:大天狗X青行灯


车,再等等!等感情酝酿再好点…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


*

 

夜深人静,此时却又正是平安京入夏时最为燥热的一晚,伴随着院子偶尔传来的几声蝉鸣,四下再无其他声音,除却被一道若有若无的结界阻隔开来的某个房间。

 

她略带冷意的唇摩擦着他的,因为酒劲上来的缘故,青行灯无法控制地使得自己上齿不断碰撞着他的,感到他吃痛地收紧搂住自己的手,她稍稍睁开眼,随后舌头试探性地伸出,一下就勾住了他的。

 

“你知道,”青行灯忽然离开他的嘴唇,拉开距离,但依旧压倒在大天狗的身上,“从什么时候我发现我已经开始对你抱有别的感情了吗?”

 

大天狗收回刚刚搂住她背部的手,将她方才因为撑起身子而有些扯开的前襟拉拢,遮盖住傲人的风光,任由她在他身上眼神迷离地念念叨叨,他知道她现在显然已经是醉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你醉了,我带你去休息吧。”

 

“是从那个时候啊,有一天,我发现喊你兄长大人的时候,”她没有理会他的话,自顾自继续说道,“我已经无法再心平气和地说出这个称呼了。”

 

他正要开口,却又被她一把捂住了嘴。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他对她是什么想法,分明都是心里有彼此的两个人却要绕那么多的弯,每一次都用厚实的铠甲牢牢包裹住自己防止对方看透内心,从而浪费了数不清的时间,让别扭和吵闹充斥了他们相处的每一刻。

 

“以前小鬼他们给我看的怪谈册子有说,如果女子和爱的人在一起定是时时开心的,我虽然是妖怪,但也是了解那种心情的,因为即使你有时候因为忙于修炼没有搭理我,就算是看着你,我其实也是开心的。”青行灯喃喃说着,“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们妖怪怎么可以拥有人类的感情,就算有,又怎么敢奢求和那些人类一般……”

 

也是从意识到这个感情开始,青行灯才发觉她竟然开始有点羡慕那些她本以为弱小的人类,除却强大的法力和长生不老的体质,她也想和那些普通人一样敢于表达内心所想。

 

“是妖就不可以吗?”大天狗见她半晌没有再说话,这才拿开她放在自己嘴上的手,缓缓道,“妖怪也是有情感的,青行灯。”

 

不等她开口,大天狗马上带着她换了个姿势,反客为主,因为身在上的缘故,终于将她此刻的模样看得更加仔细,平日里容色艳丽的脸上现在染着一片潮红,生活这么久,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她如此狼狈。

 

“人有了欲望才有活下去的动力且为之而奋斗,或为之癫狂。”大天狗冰凉的指尖划过她尚在发烫的脸颊,“而一旦妖有了这种东西,你觉得会如何?”

 

她逞强地移开视线,从他把自己反压在身下的那一刻开始,青行灯的酒几乎就醒了一半,思索了一下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巨大的悔意几近要将她的脑海淹没,丰满的胸部因为情绪的波动而上下起伏。

 

“只会更甚而已,”他扣住她的下巴,强迫让方才移开视线的她看向自己,“我并不想做你的兄长,因为没有哪个兄长会被自己的妹妹存在那样的心思,所以我不想听到你那么喊我。”

 

她咬紧下唇,“哪样的心思?你以为你现在对我说,我就可以原谅你之前对我那种冷漠的态度吗?还是说,你现在也只是为了安抚我来欺骗我罢了。”

 

青行灯听他这么说,内心狂喜过一阵,可是一下子就又平静了下来,这么突然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她反倒有些怅然若失,如果他能说得再多一点,她就可以更加确信了。

 

见她怀疑自己,大天狗也没有恼怒,只是执起她的手一下按在左胸口,即使是平日里平静惯了的妖怪,此时她也感觉到自己手掌下感触的那处此刻强有力地跳动着。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的心到底在想什么,因为它生在我身上,却早已经不是为我了而思考了,”他淡淡地说,仿佛在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你还是怀疑的话,这颗心随时都可以准备拿出来给你看看。”

 

青行灯却被他吓得不轻,急忙缩回手,生怕他就这么借她的手做什么疯狂的举动。

 

见她这般反应,大天狗却是弯着嘴角笑了。

 

青行灯愣怔地望着他笑,这不是她第一次因为他笑而盯着他看,但这一次,却是第一次,他只对着她一个人笑,而且那双狭长好看的眼里装着满满的全是她。

 

也是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分明他看她的眼神,里面的深情几乎都要流泻出来了。

 

“是不是这样以后,我就可以独占你,这样的你就是我的了,别的妖怪都不可以觊觎你。”青行灯眼底一热,抬起手捧住他清俊的脸。

 

“是。”大天狗答道,任由她动作,见她眼底泛红,不禁有些心疼地吻在她的额头。

 

“那以后如果有东西,你就会第一个分给我了吗?”她继续说道,在他的吻落下时,忍不住闭上了眼,又迫不及待地睁开,睫毛颤动着,生怕这是个梦境。

 

大天狗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她的意回答,“是,都先给你。”

 

她终于笑了,抬起身子吻上他,与之前那一次吻不同,这一次倾注了全副深情。

 

大天狗早在她行动的时候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伸出手扶住她的后脑勺,慢慢深入,唇齿交缠间,如释重负的彼此的内心终于紧密联系在一起。

 

*

 

“今天我出院子办事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几个天邪鬼拿着酒坛子鬼鬼祟祟的。”

 

晴明日常和大天狗在院子的长廊下散步的时候突然开口道,持起扇子掩在面前,仿佛在回忆今早的景象,他刚到门口,就看到他们把酒坛子往外运,被他喊住之后连滚带爬地就跑了,晴明其实也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只是想问问是怎么回事,但见它们这么慌张的样子,也就不追了。

 

在他沉思的时候,却未发觉走在身边的大妖突然怔了一番,大天狗虚握拳在嘴边,轻咳了一下,才道:“想必是平日修炼太枯燥,所以它们才喝酒助兴一下吧。”

 

晴明想想觉得他这么说似乎并不是毫无道理。

 

“等一下就要一同出去击杀野怪,我先去看看大家的状态。”大天狗不等晴明开口,又说道,随后便快步越过晴明自己先去大家集合的院子。

 

晴明正奇怪平常几乎不怎么和天邪鬼有交集的大天狗怎么会帮它们说话,下一秒他已经消失得没影了。

 

*

 

“喂,阿灯啊,昨晚你和大人……”在观战席坐享其成经验值的时候,三尾狐突然压低声音对漂浮在旁边的青行灯说道,语气里透露着一股八卦的气息。

 

青行灯本来是安心坐在灯杆子上做一个闲散妖怪,此时被三尾狐这么一句话问得差点跌下来,她这边一有动静,那头和晴明一起打野怪的大天狗也随即将视线投向了她,青行灯接收到他的眼神,内心讪讪一笑,扶紧了灯杆子,嗔怪地瞪了瞪坐在地上的三尾狐。

 

“你别乱说,”被三尾狐这么一提醒,青行灯的脑海里又不可遏制地想到了昨晚那一幕幕,平静的脸上也不禁有些控制不住表情了。

 

“你看你阿灯,这笑都止不住了,昨天也不知道是谁去买酒的。”

 

“三尾狐!”她难得暴露了情绪,周围一众妖怪听到声响都回过头来看她,青行灯愣了愣,发觉自己刚才那一声好像真的和自己一直维持的形象不符。

 

“所以,成了吗?”

 

青行灯正想回答,那边象征胜利的鼓声响起,她们俩的对话也被迫打断。

 

三尾狐也不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掩着嘴偷笑着站起身来,便扭着身子向晴明他们走去。

 

生怕她说些奇怪的话,青行灯乘着灯紧跟其后,其他妖怪以及源氏兄妹都围了过来,大家几乎将晴明和大天狗围在了中心。

 

就在博雅和神乐与晴明交流心得的时候,其他妖怪也纷纷在旁边听取教育,青行灯被它们这么多妖怪一挤,又坐在灯杆子上,一下就处在了外围,其实她也很想迎上去,但是现在这样如果刻意去到他们中间又显得突兀,因此她就平静地在外头。

 

但是被众多人和妖围住的大天狗大人反倒有些不自在了,见过了几分钟,自己眼前还是没有出现那个身影,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在想什么。

 

不管周围的那些妖怪,他突然就挥动翅膀腾空而起,有些妖怪甚至被他带起的风影响得一屁股坐到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天狗突然就飞了起来,跨越了层层妖怪围起的墙壁,向那位乘坐在灯杆上的妖怪飞去。

 

他那么大的动作,自然大家都注意到了,只是都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此刻却见他忽的停在青行灯面前,身姿优雅地在她面前落地,巨大的翅膀中闪烁着奇异的光点,那是强大的象征,有些妖怪一旦到了某个等级,身上便会有这样的标志来展现他们的等级之高。

 

妖怪们几乎那一瞬间都不说话了,讶异地看着这一幕。

 

就连神乐博雅和晴明这三个阴阳师都不交谈了,面面相觑。

 

“怎么了?”青行灯问道,方才他过来的时候,她的反应也早就和那些小妖一样了。

 

“没怎么,就是打完想看看你。”

 

他说的话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都听到,群妖倒吸一口冷气,皆是惊呆,大天狗大人说自己想看看青行灯大人,可是他们不是天天见吗,为何突然要这么说。

 

这群小妖怪是傻子可不代表在场的其他妖怪是傻子,再加上这景象自然也瞒不过神通广大的阴阳师大人们。

 

“啊,恭喜啊!”神乐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大喊道,博雅和晴明被她这么一弄,反倒有些奇怪了。

 

那边的大天狗听她这么说,转过身回答:“多谢。”

 

这下青行灯也奇怪了,皱着眉看着他们俩一来二去地对话。

 

神乐嘻嘻一笑,想起了很早以前大天狗和她的一次谈话,那个时候他尚升六星不久,也就是刚成为最强等级妖怪后的几天,他忽然来问自己平日和博雅这个哥哥都是这么相处的。

 

神乐对晴明的这个式神自然也是别无二心的,就将自己平时和博雅一起都在干什么都告诉了他,见他沉思了片刻,神乐原以为大天狗是在体会他们人类的感情,以此在修炼造诣上得到更高的升华,然而半晌却听他喃喃道:“但是我……并不想以兄妹之道对她啊……”

 

神乐何等聪明,一下子就知道了他在想什么。

 

“你们不是呀,所以,只要把自己心里的感情传达出去就好了。”

 

“喂,神乐,到底怎么回事啊?”博雅问道。

 

神乐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多好的姻缘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八百比丘尼走到他们三人中间,摸上了神乐的头,看着眼前和谐的两道身影,当真算得上是天生一对,契合无双。

 

“姑奶奶我感觉被这么多人看着实在是不习惯啊。”她抱臂在胸前,连许久不用的自称都用上了,只是她越是这样,大天狗便知道她心里越是紧张。

 

“无碍。”有他在,没有人敢说什么的。

 

从小到大的默默守护一直到现在,现如今终是可以正大光明将她挡在自己的身后。

 

“阿灯。”

 

“做什么?”她立马回道,突然反应过来他刚刚唤的称呼。

 

“就是突然想这么叫。”

 

“傻狗。”她挤出这么个称谓,乘着灯杆越过他向妖怪聚集的那一堆飘去,脸上却是大天狗看不到的从未有过的温柔深情。


TBC


评论 ( 59 )
热度 ( 146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