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7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酒红


2.18就要BGO(大型面基大会),希望到时候各位可以去S4 计生委拌饭组捕捉我x


*

 

天刚微微亮,青行灯便起了,说是起床,其实他们妖怪本来就是不需要怎么休息的,晚上稍微修炼一下恢复自身的妖力便可,睡眠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表面形式。

 

穿上自己平日里惯穿的那套衣服,刚将腰间缎带系成蝴蝶结的样子,便听到窗外隐约传来了悠扬的笛声。

 

青行灯扬起嘴角,微微一笑,将腰间的带子拉紧了一番,拍了拍衣服下摆,随后慢慢走到窗边,双手交叠地靠在旁边,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晴明院子里种着的一棵桂花树。

 

每次一到初秋时刻,便会丹桂飘香,许多妖怪都羡慕她能有这样一个好房间,仅仅只要是趴在床上便可以触碰到外头零零散散飘落下的花朵。

 

而青行灯喜欢这个房间不仅仅因为这个好景色,更因为从这里便可以看到这棵树,只要稍稍抬起头,也就能看到时常单独在坐在这里吹笛子的大天狗。

 

“所以,是吹给我听的吗?”她突然扬声道,一张脸自窗内探出,微微仰起,青蓝色的眼眸一瞬便捕捉到了她熟悉的身影。

 

笛声戛然而止,就在青行灯眨眼的一瞬间,原本树上的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下一秒,就见他放大的脸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青行灯虽然猜到是这样还是难免被吓得向后退了一些。

 

“我原本以为你还要多睡一会儿。”他缓缓开口,因为她站在房间里的缘故,他恰好可以站在外面与她平视。

 

“其实你可以多吹一会儿,不必在意我。”她几乎半个身子都依靠在窗台上,见他面无表情,心里暗暗想是不是自己打扰到了他吹笛子的兴致。

 

“你一来,我就做不到忽略你了。”他突然道,一双眼睛也盯着她看。

 

他这般说,忽然让青行灯想开口问,那之前每次见到她来都会下意识移开眼神的又是谁。

 

“我以前倒是在那些书上看到过,人类经常管那些男女私自见面的行为叫做幽会。”她悠悠道,欲看眼前这位大妖有什么反应。

 

“所以你觉得我们现在在幽会?”

 

可不是么?青行灯腹诽,现在他俩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隔着一个窗说着话,这个样子同她之前在话本子上看的场景一模一样——一直不出家门的千金大小姐与书生平时除了书信往来之外,唯一的交流就是透过这样一个小小的窗子。

 

“你都这么说了,不做点幽会做的事情好像都对不起这个词。”见她陷入沉思,多年以来的相处让大天狗一下子便知道她一定又是在想自己看的那些故事内容了。

 

大天狗盯着她,眼神逐渐转深,青行灯尚停留在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被她收回,他便一下扣住她的后脑勺压了上去,含住她的双唇,辗转反侧,借此向她传达连绵的神情。

 

她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是说了什么让他开心的话让他忽的抛却所谓礼节,在这几乎是人来人往的院子里头做出这般没有规矩的事情。

 

一吻结束,他伸出手摩挲着她湿润的下唇,忽的轻笑出声。

 

青行灯疑惑地皱起眉,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什么,下意识地伸手向脸上摸去,“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他摇了摇头。

 

“那你笑什么?”

 

“没什么,不早了,准备准备。”他说道,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将她刚刚稍微凌乱的发饰摆正,这才拿着一笛一扇沿着外院向内室走去。

 

青行灯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前方拐弯处,一双眼渐渐眯起,他倒是记得多,要不是大天狗方才提醒,她几乎都要忘了之后要干什么了,青行灯稍稍叹了口气。

 

*

 

正午时,天气晴好,这晴明偌大的院子里忽然间凝聚起一股子妖气,将一些小妖震慑得连连后退三分,对这力量丝毫不畏惧的大天狗走上前,只见一身着红嫁衣的女子从中出现,发丝随风飞扬,艳丽的脸蛋上挂着从容的表情。

 

“真是好久不见了,大天狗大人。”突然现身的这位是鬼女红叶,是并没有归属的妖怪,因此她的出现令院子里瞬间一片哗然。

 

大天狗淡淡地望着她。

 

“好久不见?”有声音从站着的大妖背后传来,未坐在灯杆子的青行灯翩然而至,随后双手抱胸站定在大天狗身旁,“我倒是不知道你这忽然到来有何意。”

 

鬼女红叶自是知晓眼前这位妖怪的,别说她,要说这整个平安京也不会有人不认得她,即使她刚刚说的话可能带有不友好的意味,红叶依旧没有恼怒,反而勾起嘴角笑了笑。

 

“既是青行灯大人也在,那么不妨一同到来。”红叶说道,说话间不时眼神掠过眼前的两位去寻找什么。

 

“别看了,晴明不在此处。”青行灯开口,一眼看破,“带路吧。”

 

红叶听她这么说,抬眼看了看方才在一旁一直没开口的大天狗,对方只是微微颔首,顺了青行灯的意思,红叶眼底闪过一丝了然,身上起了一股和来时一般的黑雾,又抬手在他们俩面前点了点,三位妖怪忽的便凭空消失,留下刚刚听他们对话便已经一头雾水的众小妖。

 

黑雾刚一散去,他们落地,大天狗便知道自己来了什么地方——黑夜山,众所周知是鬼王酒吞童子的住所,先前酒吞为了眼前这个走在他和青行灯前面的这个女妖还特地造了整片的红枫林,平日里便隐居于此,自认为过得比神仙还快乐。

 

“好久不见?”见他望着眼前那女妖的背影,青行灯低声道,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

 

大天狗一愣,不知道她忽然在说什么,随后反应了过来,指的是一开始红叶对他说的那句话,“先前因为有事拜托酒吞,所以与她有过几面之缘。”

 

“是么。”她将话尾拉得很长,似乎漫不经心,时不时还伸出手接住几片空中飘落的红枫叶。

 

“青行灯。”他唤她。

 

她抬眼看他,因为没有乘着灯的缘故,站在他身旁自是矮了些许。

 

大天狗脚步不停,侧头看向她,眼神讳莫如深,道:“你很在意么?”

 

他的脸正好映衬着红枫林的一片红,青行灯被他这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你想多了。”

 

“两位大人感情真是好。”前方的红叶突然开口,虽然她是听不到他们俩之间的对话的,但隐约之间眼神的互动还是不能隔绝外人的,先前总是听酒吞和茨木描述大天狗是如何冷情的妖,她心中对这位妖怪的印象也便同他们一样,再加上他之前来探访酒吞时那冷言冷语的样子,红叶早就将他与淡漠、疏远这样的形容词画上了等号,只是今日一看,却是有些不同。

 

感情好?青行灯琢磨了一番,他们俩从小时候到现在就没被别人这么评价过,哪怕是这几天已经明白了对方心里所想,也没有到她说的这个地步吧。

 

大天狗见她沉思的模样,有些无奈。忽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眼中一道精光闪过,抬手便在半空中一抓。

 

青行灯被这动静惊得抬头,正好看到他横在自己眼前的手,手中抓着的……竟是一个酒坛子。

 

“你该现身了,酒吞。”大天狗稍稍用力,那酒坛子便在他手中化为粉碎,却不伤及他毫厘,刹那间便消逝在空气中,毕竟这东西也只是对方用妖力凝聚而成的。

 

“不愧是你,一下子便挡住了本大爷的东西。”有狂傲的笑声从他们置身的红枫林深处传来。

 

“既然人带到了,那我就走了。”红叶对这笑声仿佛闻所未闻,一脸从容,对眼前这位即将出现让众妖怪都闻风丧胆的妖怪根本不感兴趣。

 

“别走啊,红叶!”先前还在卖弄神秘感的酒吞突然就出现在了准备转身走的红叶面前,背上的巨大酒葫芦几乎将他们俩的身影一同挡住。

 

“让我当你的传话筒也就算了,既是这样了,还不让我走,你还要做什么?”

 

“你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挚友让你传话便是看重你。”酒吞身边马上又出现了一道身影,那一头银发手持黑焰的妖怪正是闻名天下的茨木童子。

 

若是旁人看到这般场景定要吓得无法言语了,这一瞬间,这片普通的红枫林里就集齐了四位强大妖怪。

 

“还有,大天狗,我就让你过来,你,”酒吞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示意茨木先看好红叶让她别走,随即转过身在大天狗和青行灯身上扫了两眼,“怎么还带个女人过来?”

 

酒吞童子是认识青行灯的,知道她也是他们这一级别的妖怪之一,但在他眼里她现在的忽然出现无疑就是因为大天狗,心里忽然不平起来,自己还在追求红叶中,这家伙上次来明明还是一脸冷淡,难不成女人都喜欢他这般的?

 

“是红叶让我一同来的。”青行灯悠悠道,几个对话间,她便知道了眼前的妖怪最看重什么,一下子就直击重点。

 

果然,听她这么说,酒吞随后便不像刚才那样情绪激动了,轻咳了一声,“红叶的决定自然有她的原因。”

 

“说罢,这次需要做什么?”大天狗也不理会他,开门见山地问。

 

“那边的情况有些恶化,而且,那群家伙似乎与你之前调查的那个地方发生的事情有关。”

 

大天狗闻言,皱眉,“那这一次直接铲除。”

 

“那是当然,有了你的帮助,自然是能将那群家伙给解决掉,到时候……”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大天狗打断他。

 

“什么?”听到条件,茨木童子也看了过来,两方妖怪对峙,青行灯虽不明白他们一开始在说什么,但隐约也明白了大概意思,应该是眼前的妖怪希望大天狗与他们协力一同消灭某方势力。

 

“倘若,这事情顺利结束了,”大天狗突然弯起了嘴角,眼底幽深,“希望三位到时候可以作为晴明大人的式神来院感谢我吧。”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7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