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8

CP:大天狗X青行灯

>>微酒红


我……想赶快解决这段剧情进行甜腻腻的二人生活,其实现在有点后悔之前没有给幼年灯和狗的相处多一点描写,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他们俩之前的故事可以考虑开个番外……


*


身处红枫林中,是终日感受不到天色变化的,上头的天空被这成片的枫叶染成红色,一片血色,倘若此刻有人在这里定会被这煞气所惊吓,然而在这里生活的却是一群妖怪,况且是本身便实力不俗的妖怪,对这样的景象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青行灯抬眼看了看分不清现在是何时的天空,思索了片刻。

 

她与大天狗被红叶叫到此处的时候正是正午刚过时分,他们之间的谈话也没有进行多久,现在应该还没有入夜才是,只是方才的对话也透露出一个信息,一时半会儿,他们是回不去院子了的。

 

“为什么想让他们也来?”她突然开口,清冷的声音在此刻只剩下他们俩的红枫林里回荡,刚刚大天狗说完,本站在他面前的两只妖怪冷笑了一声便消失了,之后红叶也随之被带走,周遭一直寂静无声到现在。

 

大天狗没有说话,突然拉了拉身上的白色狩衣,也不管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弯了腿便坐在了地上,腿盘在一起,巨大的黑色翅膀也收拢了起来。

 

“难道你不觉得他们是很强的战力吗?”

 

“我知道,只是他们终究是在外面生活了许久的妖怪,你这样轻率做决定,即使他们屈服了,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做出反叛的事情。”

 

“你这么一说我倒真的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抬起头看向她站在自己身前曼妙的背影,银中泛着青色的长发铺陈在背,在这漫天红光的照耀下竟也是被映衬得很好看。

 

“什么?”她转过头,身后被一蓝色发环束住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也晃动了一番。

 

大天狗将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舒展开眉毛,眼神深邃地望着她,“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妖怪了,竟也是开始懂得明白事理了。”

 

青行灯听他这么说,愣了愣,随即回道,“你莫不是想说什么‘我长大了’这样无趣的话吧,我们不是人类,妖怪本就要成熟得快许多,我懂这些有什么好奇怪的?”

 

人类……么……

 

大天狗与她青蓝色的眼眸对望,耳畔突然回响起了很久以前的声音。

 

*

 

“为什么我们不是人类?”那个时候身高尚到他腰间的青行灯突然捧着书跑到他身边问道,小小的脑袋仰得很高,连灯杆子都忘了乘。

 

“生而为妖,便不要去抱怨这些。”他淡淡道,将她手上紧拽着的怪谈书抽出,手在封面上轻轻拂过,书的表面便马上变了个模样,“这样的书不要再看了,看下一本吧。”

 

她摸了摸那本已经变了模样的书,仔细琢磨着他刚刚对自己说的话,片刻后依旧不依不挠地抬起头继续问,“但是……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自己选择成为什么?做人类的话,可以遇到很多不一样的事情……”

 

大天狗不等她说完,便将手按在了她的脑袋上,“你这样的小妖当然还不明白,等你坦然接受这一切的时候,就会知道。”

 

“我……”她被他的手压住不能再继续抬头,却因为他称呼自己是‘小妖’而愤愤不平。

 

“与其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修炼你的妖术。”大天狗继续道,“我听昨天值班监督你修炼的天邪鬼说你昨日似乎偷懒了。”

 

她被他说的忽的一惊,昨日那只天邪鬼明明在她的灯杆子下面发誓说绝对不会告诉他的,这家伙……一定要把它喂给达摩。青行灯暗暗想着,手在一旁默默捏成了一个拳。

 

“这些你以后都会明白的,唯有妖术……你现在不练,以后也没人帮你。”大天狗说完,深深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

 

‘你肯定会帮我的。’这句话她只敢在心里说,感觉到他的手移开,青行灯感觉到他的妖气渐渐褪去,这才抬眼去用眼神追逐他的背影。

 

良久,抬起手摸向头顶,自己都没察觉到地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殊不知她这般表情都被离开后的大天狗用妖术窥视得一清二楚。

 

*

 

“在想什么?”

 

方才他少有的眼神迷离一下便被青行灯捕捉到,猜到他定是出了神,一方面恼火他竟然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出神,另一方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出神也是在想着她。

 

大天狗定神,眼前的她与多年前年幼的她的脸在眼前重合,融为一体。

 

“在想你刚才说的很对,我们不是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可以坦然地说出这句话而不带迟疑,年少时眼里闪烁的眼神也已经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身为成熟大妖的沉着冷静,就好像……

 

就好像现在的他一般,她在一点一点向自己靠拢。

 

大天狗眼神微动,忽的稍稍倾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自己这边一带,随着青行灯小声的惊呼声,她便被他一把拉着直直向着他摔了下来。

 

只是他计算得一向精准,这一拉正好把方才面对着他站着的她拉倒在了自己怀里。

 

因为面对着的缘故,青行灯一倒下去,正好便和他抱了个满怀,双手也不得不揽住了对方的脖子,一双长腿也就这么跪在了对方盘坐在地上的两腿之间,见她这样跪着有些不舒服,大天狗将放在她背部的手向下,一下子抄起她的腿让她横坐在他的怀里。

 

“突、突然之间怎么了?”青行灯的手还搂着他的脖子,刚刚他这一系列动作快得连她都没反应过来。

 

“如果说只是因为这样和你说话可以看你看得更清楚呢……”他一边说,一边捏起她的下巴,将脸凑近。

 

“你要这样还是回去比较好,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她压低着声音说,眼神还不时四处移动了一番,总感觉酒吞童子会突然凭空出现。

 

“管他们做什么,反正也要变成式神了,到时候这里也是共有的。”大天狗说着,鼻子蹭上她的。

 

青行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一阵无名火上了身,记得自己也没有说什么惹火的话,“你很奇怪。”

 

“怎么?”他停下,疑惑她刚刚所说的。

 

“我们不是在说重要的事情么,你怎么忽然就抱上了?”

 

“难道我抱我的妖怪还要提前和你报备吗?”

 

这句话说得她竟是无法反驳,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

 

“青行灯。”不等她回答,他突然又开口喊她的名字。

 

青行灯楞然,这和小时候一模一样,只要他叫自己的名字,她不管是在想什么东西就会马上抛开,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这个世界上,你是与我最相近的妖,除了你,别人我都不要。”

 

“因为相近所以才要我吗?”她突然笑出来,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就是想逗逗他。

 

他何等聪明,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也是笑了笑,执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为了你我都把大义抛却不追逐了,你还不懂么?”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今天对自己说这么多,但是青行灯很高兴,这是与他心意互通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深深体会到,自己是真的走进他的心里去了。

 

青行灯一直微翘着嘴角笑着,正想在这种时候赏他一个美人的吻,谁知这吻还没到他嘴上,便听到周遭有异动,她警惕地看向他,一般她都发现有异样了,大天狗不可能不会发现,可是眼前的这位依旧一脸平静。

 

“怎么不吻了?”

 

青行灯一双眼死死盯着他,用眼神提醒他似乎刚刚有人来了。

 

大天狗见她这倔强的模样,安抚性地摸上了她的侧脸,随后扬声道:“不知道鬼王看这样的画面,内心是不是会有些许不平衡感?”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了阵阵鼓掌声,青行灯被这鬼王也弄得是一脸疑惑。

 

“还是你小子厉害,不如改日我去你那儿向你讨教一番,这样红叶也能对我这样了。”酒吞童子爽朗的声音传来。

 

“可以,”大天狗爽快地答应,见酒吞脸上立马浮现出了兴奋之色,又狡黠地笑了,“如果作为晴明的式神的身份,我很愿意与你交流。”

 

“你这什么意思啊,诓骗我不成?”酒吞童子听到后半句立马便暴躁了起来,欲上前与他争执,不料却被临时弄起的风阵挡住,只得站在离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你这家伙早知道我会来,所以特地捏了个阵?”

 

“不用特地,这个风阵我想造便造,更何况是我凝了不少妖力化的,你与茨木合力估计也不一定能破开。”

 

“那我呢?”青行灯见别人口中的鬼王酒吞童子便站在他们俩不远处却无法靠近,有些忍俊不禁,“我们三个合力,可以击破吗?”

 

“你在的话,便不攻自破了。”他淡淡道。

 

酒吞童子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大天狗你这个该死的妖怪,有本事在里面哄女人,没本事出来单挑。”

 

“哄女人也是一种本事啊,酒吞。”

 

这一句话又默默地给在另一边苦追红叶而不得的酒吞的心上插上了一箭,也是从现在开始,青行灯对大家口中的鬼王又有了新的认识。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99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