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大天狗X青行灯】因果律 09

CP:大天狗X青行灯

失踪人口回归


*

 

先前与大天狗一起的时候,本想问一下他们几个妖怪之前做的约定以及红叶带他们来这里的原因,结果就忽然被他绕到了别的地方去了,虽然她不得不承认其实她并不反感刚刚自己被他转移话题,相反还有些高兴。

 

茨木童子在听从挚友说话的时候看到眼前这女妖一脸笑意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知道她一定是出神了,挚友的话竟然都敢不听从,果然天下的女妖都一个模样。

 

正在认真与大天狗谈论事情的酒吞童子自然是不会注意到青行灯此时的表情变化的,更别说他心里除了红叶早就看不到别的女妖了。

 

方才在那片红枫林和大天狗还有青行灯闹了那么一出之后,又被这家伙言语刺激了一番,他才慢悠悠地解了风阵与他那灯一起过来这里讨论最重要的头等大事。

 

为了营造出紧张的氛围,酒吞童子还特意带他们离开了红枫林,转移到了黑夜山里平时茨木童子经常休憩的地方,没有了那边红枫叶的晕染,这边的天色早已漆黑一片,只是对他们妖怪来说,即使在黑夜,也是可以看清周遭事物的,所以并没有多大影响。

 

*

 

“酒吞童子和红叶,你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么?”一片漆黑中,青行灯用只有他们俩能听到的声音对身旁的大天狗说道,此时的他们现在正在去往酒吞童子所说的一个地方的路上。

 

虽然之前略有所耳闻鬼王对红叶用情至深,但是具体的她却不是特别了解。

 

“酒吞对鬼女红叶喜欢得不行,只是红叶却对晴明情有独钟。”大天狗解释道,“因为这事情,酒吞对晴明也就特别有成见,因此收他为式神有些难。”

 

“你的脑子里果然只剩下了收式神,我想听的是他们之间的事情。”

 

“怎么,鬼王的爱情故事也算是你喜欢听的怪谈的一种吗?”大天狗反问。

 

青行灯知道他这样定是心里有些不大舒服了,与他相处久了,她当然是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样的,她乘着灯向他这边靠了靠,手偷偷握住他的。

 

“不啊,我只是想听大天狗大人亲自讲给我听。”

 

被她突然抓住手,大天狗想都没想便握住了,笑了笑,还算她识相。

 

“其实红叶爱慕的是黑晴明,他和晴明算是同一个人又可以说不是,而他同时也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曾经……”他突然顿住了,脑海里闪过一些从前的记忆,忽的将他要说的话语拦截。

 

青行灯见他突然停顿了下来,有些奇怪。

 

大天狗暗自握紧了那只没有抓住她的手。

 

“那你认识那个黑晴明么?”

 

他愣住,半晌,答道:“并不。”

 

“是么?”青行灯喃喃道,“那真是可惜了,我还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人,能让红叶如此着迷,竟然还能对身旁的鬼王都视而不见。”

 

他先前没说完的话,青行灯也没有追究,既然大天狗没有说,她也不去问,这早已经是他们多年相处以来形成的默契。

 

大天狗没有说话,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就是这里。”酒吞抱着手臂,站在一片空地处。

 

这里是茨木童子喜欢居住的地方,黑夜常伴,周遭是一大片的树林,偏偏这个地方植被不生,空留下一片空地,被树林围在中间。

 

“这里就是你说的妖气极重的地方?”大天狗挑眉,看向一脸严肃的酒吞童子。

 

“挚友说的自然不会错。”

 

青行灯从灯上下来,青莲灯便兀自围绕着这里转了起来,半晌,发出了幽幽的青光。

 

“确实有很重的妖气。”她抬头对身旁的大天狗说道,手掌顺势一收,灯便重新回到了她身边。

 

酒吞对大天狗这家伙宁愿相信一个女妖的话也不相信自己的感到非常不爽,拿起身后的酒葫芦一口灌下,“总之,动不动手。”

 

“你是要让我们怎么做?”

 

“用你那龙卷风卷一下,再让茨木放个招,我们一起把这里毁掉就行了。”酒吞皱眉,这个地方突然间妖气如此浓郁,如果不快点将这里摧毁,定会威胁整个黑夜山。

 

大天狗自然知道一个地方妖气旺盛意味着什么,虽然只是在这里,但是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因此威胁到平安京,那里绝对不可以被破坏。

 

“那刚好,鬼王大人用个鬼葫芦,茨木童子就用他那地狱鬼爪,”随后青行灯又侧过头看向大天狗,“再加上他卷一下就差不多了。”

 

茨木和酒吞随后便一齐看向她。

 

“我么?”青行灯指了指自己,“没有我谁给你们火啊?”

 

*

 

有四位实力强大的妖怪合力作战,别说是这样一块普通的平地,就算是整个平安京估计都可以被他们几个铲除。

 

轻轻捏起地面上剩下的尘土,酒吞童子突然皱起了眉。

 

这个气息……

 

酒吞童子用手指摩挲了一番,看向不远处在和青行灯交谈的大天狗。

 

突然想起了多年前发生的某件事情,这个与当时他们所铲除的敌对方的气息几乎一模一样。

 

“挚友。”茨木上前一步,也感觉到了这一点。

 

酒吞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多说,“我记得没错的话,当时他明明已经被我们消灭了才是。”

 

“的确如此,但是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不然也不会在当时让那家伙,”茨木向着大天狗的方向下巴抬了抬,“坠入黑暗。”

 

“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我们可是答应过他要保守这个秘密的。”酒吞眯起眼,将土挥到一边,在空中化为乌有。

 

茨木一脸严肃地看着早已消失不见的尘土,不禁想到了很早以前的那场不见天日的战斗。

 

那时即使他妖力全开都无法接下对方的狂风阵法,眼看着对方来势汹汹,这边式神力量全开,本来是平安京妖怪的骚乱,但是声势却浩大地惊动了众多其他妖怪,他和酒吞也因此一同前方探个究竟,在与对方战斗了许久之后,最后还是凭着晴明的力量将对方重新封印。

 

而他们也是在战斗结束才知道,原来引起这场暴动的始作俑者正是黑晴明以及他的部下,并且最让他们惊讶的是那家伙麾下的主力竟是晴明院子里的极受众妖尊敬的大天狗。

 

*

 

“就这样解决了吗?”青行灯弯起嘴角。

 

“有他们在,应该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大天狗伸展了一番肩膀,看来又是被叫来做苦力了啊,“既然结束了,我们就快回家吧。”

 

虽然他这么急切想回家有些不对劲,但是他们也已经出来蛮久了,大天狗惦记着院子里的大家也是应该的,青行灯没有多想,点了点头,顺从地跟在了他身后。

 

“但是你不管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他们了吗?”她出声,回头看了看似乎正在严肃交谈着些什么的两只大妖,见他们的视线投过来,突然心情大好地朝他们挥了挥手,青行灯莫名地抖了抖,他们也很不对劲。

 

而走在前面的大天狗瞥了他们一眼便继续向外头走着,用风将眼前的树木拨开,留出一条路,“不用管他们了,之后自然也会来的。”

 

大天狗握紧抓着祭扇的那只手,青行灯没看到的是他手心已经起了一层薄汗,脸色也是难得的冷峻。

 

酒吞和茨木感觉到的,他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他突然感觉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不可避免地闪过几个画面。

 

眼前是一片肃杀的黑,逐渐被血色覆盖,耳边充斥着惨叫声,几乎要撕扯开他的身躯,而他就被这般黑暗的沉寂紧紧包裹无法逃脱。

 

*

 

回到晴明院子的时候,平安京早已入夜。

 

大天狗和青行灯两个擅长飞行的妖怪一出黑夜山便直直向晴明的院子飞去,终于看到那熟悉的建筑进入视野,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放慢了速度,渐渐在那棵丹桂树下落地。

 

大天狗松了口气,瞬间将青行灯从灯上扶了下来。

 

“大家估计都睡了,你也回去吧。”他拍了拍她身上微微有些褶皱的衣衫,这样的习惯性动作他一直都不会忘记做。

 

她挑眉,意思是问他要去做什么。

 

“我也回去休息。”他面不改色道。

 

青行灯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最后才耸耸肩拿起灯杆子朝自己房间走去,没走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也没有回头。

 

右手掌心一番,原先在手里的青莲灯幽光一闪便突然飞到了大天狗身旁。

 

大天狗皱眉,不明白她要做什么,正要开口。

 

她却先他一步,“这灯给你照明也不错,顺便也可以帮我监督一下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她好听的嗓音在庭院里回荡,仿佛一块石子敲击在他心头荡起层层涟漪。

 

说完,青光亮起,她便动用了自己的妖术消失在了他面前。

 

大天狗无奈地笑了笑,抬起手摸上了尚留有她一丝气息的青莲灯,刚一碰到,灯便轻轻抖动了起来,和小时候他摸上她的头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反应。

 

果然是和主人一样的法器,他想着。

 

大天狗在庭院站了片刻,随后便抬起脚向着内室走去,但目的地却不是他休息的地方。

 

他敛眉正色,漆黑的走廊上唯有一盏青灯发出的光与他作伴。

 

今日与酒吞茨木合力击破那个地方所留下的气息让他感到非常熟悉,甚至令他不得不往那个方向去想,如果真的是他所想的那般,他也不会畏惧,但唯独,不想让她知晓,也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大天狗望向漂浮在自己前面的青莲灯,右手心偷偷凝聚起一股妖力笼罩住它,隔绝外界一切信息,这般,青行灯便不能通过这个灯来感受到他这边所发生的事情了。

 

抱歉,他想着,唯独她,是他绝不能伤害的最重要的存在。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61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