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野

=Miko

BG战士
重度拖文患者,入坑需谨慎
比起Paro更爱原著向
夏露/狗灯
雷区是对家 拆以上cp不吃也别安利了咯

【阴阳师/一目连X妖刀姬】逃离失败 [现PARO/短FIN]

***阅读须知***

和之前的荒花是一个现pa设定的,因为有小可爱留言说想看这一系列的各cp短篇所以就试着继续写惹。

因为沉迷SSR组的缘故,接下来的CP应该只剩下狗灯了,这对还在脑……有合适的脑洞可以告诉我23333

食用愉快w


***


妖刀姬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走到原本不常来的器材室门口。

 

她真的是不小心的。

 

然后又不小心听到了某些大概是不能听的东西。

 

 

 

“一目连学长,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真是刺耳啊,这声音。

 

妖刀姬眯起眼睛,等待下文。

 

“抱歉……”

 

“等等,学长,大、大家都说你还没有女朋友,为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啊,问这么多干什么,妖刀姬腹诽。

 

“我的确没有女朋友。”

 

哦,所以就是要在一起了?妖刀姬打算抬腿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我有结婚对象了。”

 

“诶、诶?!”

 

对面女生的表情估计可以吞下一头大象了,她不用看也能想象到了,这是一目连惯用的招数,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家伙虽然说是学院里出了名的好脾气,但是因为不怎么会拒绝人,所以经常会说出一些很奇怪的理由。

 

“所以,抱歉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也可以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可、可以告诉我,她是怎样的人吗?”

 

看你怎么编。

 

“她也在我们学院,虽然说不是很完美,但是我很喜欢她,不说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去打扰她。”

 

一目连说到‘喜欢’的时候,妖刀姬心里‘咯噔’一声,控制不住地一阵心脏狂跳。

 

想什么呢,他又不是在说你,只是在敷衍这个女生而已。

 

见他们要出来了,妖刀姬忙抓起自己的刀,飞快跑出了体育馆。

 

 

 

一目连和妖刀姬认识多久了呢,总之就是记事以来就在一起玩了,因为双亲先前是世交的缘故,两家关系一直特别好,但又因为两家父母特别喜欢旅游,经常一年到头都是不在家的,这种特殊的原因使得他们被破格录取到了这所学校的S Class。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比这个班其他学生还是幸福一点的。

 

为了方便照顾彼此,干脆就住在了一间房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只是从和他一起上学开始,妖刀姬就规定在学校必须装作两个人不认识。

 

原因是因为他实在是太有名了,因为出众的外貌和平和的性格一瞬间就被全校女生列入最想嫁的名单之一,那名单的确不止一目连一个人,但是其他人不是气场太强,就是沉迷和挚友打架,或者性格有些难驾驭,一目连自然就成了首选。

 

而她还没来得及适应校园生活,就因为沉静冷漠的表情被偷偷称作是S class最不好接近的女生。

 

所以……最重要的是人设还是不要崩塌的好,妖刀姬想。

 

至于一目连……随他吧。

 

而且如果这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戳穿她藏了很久的秘密了。

 

——她其实偷偷喜欢自己的青梅竹马很久了。

 

 

 

“啊,妖刀,这么气喘吁吁是怎么了?”刚进教室,后座的花鸟卷看到她喘气的模样不禁问。

 

“没关系……就是怕赶不上上课了。”她故作冷静道,将刀摆到教室后面,与墙壁挨在一起。

 

其实说不在意是假的,她脑子里到现在回旋的还是刚刚听到的东西。

 

虽然说她的青梅竹马已经拒绝了那个女生,但是难保不会有下一次,下下次,他都会拒绝吗?遇到喜欢的也是会接受的吧。

 

这样一想,突然内心有点苦涩。

 

一目连从小时候开始就对每个人都很温柔。

 

反倒是她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控制不住自己,小的时候会在公园和那些小孩打架,将他们打伤之后会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直到他来接她。

 

她只会站在那里不停说‘对不起’,而他就站在一旁默默听着,不知道说了多久之后,才抓起她的手带她回家。

 

一次又一次,一目连帮她收拾烂摊子的时候甚至比她的爸妈还要多。

 

在座位上不知道沉思了多久,妖刀姬感觉身边的座位被人拉开,他已经从体育馆回来了。

 

妖刀姬调整心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摊在桌面上,一系列动作看不出一点破绽。

 

“听到的还满意吗?”

 

她一怔。

 

“我已经拒绝那个女生了,这样可以吗?”

 

哈?她猛地转头,迎上他的目光。

 

“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难得说话有些结巴,意识到这一点内心羞愧的要死。

 

“是么?”他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会让她尴尬的话题。

 

 

 

接下来在学校的时候,一目连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反倒让妖刀姬松了口气。

 

放学了,他们一前一后出校门,然后在一个特定的巷口回合,再一起回家去,妖刀姬觉得他约莫是忘了这件事情了,也好,就这样当做无事发生过。

 

但是记性好的一目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忘了。

 

吃完饭,他们俩对面坐着,他突然喊住正要起身收拾碗筷的妖刀姬。

 

“我突然很奇怪。”

 

“为什么我在这个学校读了这么久的书,都没有收到过情书。”

 

筷子突然掉落到碗旁边。

 

“抱、抱歉,有些手滑。”

 

“就连班里有家眷了的都有好几封。”他继续道。

 

“可能是因为他们喜欢对你当面告白吧。”

 

“是啊,没错,就好像你今天看到的那样。”一目连笑着接话。

 

 

 

他是故意的,这是妖刀姬的第一反应,在学校没有说,所以特地挑在现在只有两个人的时间说,目的估计是想看她出洋相的样子吗?

 

“我看到了又怎么样。”

 

“我是为了你拒绝她的,妖刀。”一目连突然收起笑意,一脸正色道。

 

妖刀姬碗筷都忘了收,呆呆站在那里,而他坐在她对面,抬眼看她。

 

一目连的眼睛很好看,是那种让人特别舒服的颜色,与他对视久了很容易就会沦陷。

 

“我知道那些情书都是你拦下的。”

 

“所以你要怪我么?”她坦白,这些的确都是她做的,每天故意比他晚出校门就是偷偷检查他的鞋柜了,抽出所有可疑信件。

 

“怪你让我这么喜欢吗?”

 

他突然这么说,让她猝不及防,脑子仿佛被一块糖打中,有些晕乎。

 

“本来不想这么早说的,但今天看到你,我不想被你误会,除了你我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

 

是了,从小的时候第一次牵起她的手开始,每次看到她因为伤了别人一脸惶恐,将心事都憋在心里的样子,他都特别心疼,她是这样矛盾,甚至会因为伤害到别人而自责,就是这样的她才让他想紧紧握住她的手,让她不再受任何伤害。

 

“而且,你也喜欢我的吧。”

 

 

 

被他忽的戳中心事,妖刀姬再也忍不住了。

 

也不管碗筷有没有被放回去了。

 

“太、太晚了,我先去睡了。”

 

她甚至拖鞋都有些来不及穿,便匆匆跑上了楼,进了自己房间,紧紧关上了门。

 

瘦弱的脊背紧紧靠着硬实的门板。

 

现在是刚刚吃完晚饭的时间,怎么可能会太晚,这个谎言真是太拙计了。

 

她有些自责,但是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说出来真的很难吗?”似乎都已经听到他在门外的轻笑声。

 

妖刀姬背靠着门,胸口因为紧张而快速上下起伏,脑海里一直浮现着自己今天在中央花园看到那个场景,女生突然红着脸对对面的男生快速说了四个字,然后两个人就抱在一起了。

 

但是这对她来说不可能,不可能!她猛地摇头,咬紧下唇。

 

只是门外的人依旧在说话。

 

她是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有着这么温柔性子的人现在会这么无赖。

 

“不说的话,那我之前说的都收回好了。”

 

哈?开什么玩笑,她皱眉。

 

她急的禁不住跺脚,像她邻居眼里沉稳的孩子竟然现在在因为这种事情而焦虑,简直不像她。

 

又是几秒钟的沉默。

 

她喜欢他吗?答案是肯定的,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对她真是难,可是她为了他都已经愿意留长发,扎他最喜欢的马尾辫,有时候甚至会愿意改掉自己从小到大喜欢说‘对不起’的毛病。

 

妖刀姬将手摸向门把手,指尖微颤。

 

“没关系啦,说不出的话,”一目连的声音又隔着门板传来,“那下次再来找你。”

 

不要走。她下意识想到。

 

她总感觉他这一次走的话,他们俩可能又要被拉远了。

 

她喜欢的人现在就在外面,只要她拉开门。

 

 

 

一目连见门后一直没动静,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样强迫她好像的确有点不好,不如等下次时机更好了再说也行。

 

但是突然间,门被从里面猛地打开。

 

一头黑发扎成马尾的少女自门后出现,一对红眸紧紧盯着她。

 

“喜欢你!喜欢你!行了吧!”她突然低下头低喊,声音一句比一句轻。

 

但是一目连清楚地听到了。

 

这一下,这样的她,终于真正属于他了吧。

 

 

 

“所以你,为什么不做接下来的动作?”她满脸通红地问,根本不想去看他的脸。

 

“什么?”一目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突然被撞了个满怀。

 

对方发育良好的胸口也撞了上来,一目连也有些脸红,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伸出手抚上她的背。

 

 

 

“喜欢我,不喜欢,喜欢我……”

 

“你这又是在干什么?”一目连哭笑不得地看着走在他身边的少女拔着手里的玫瑰花。

 

“青行灯告诉我,这样可以测试一个人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她淡淡道,眼神专注地看着手里的花。

 

“那她有没有告诉过你,如果被花鸟卷看到你这样做,估计她会哭。”

 

“那我们就趁到教室之前拔完得知结果吧。”她加快了拔的速度。

 

“与其寄托于这种东西……”他快速伸出手,抽出她手里的花,向后一甩,“不如更相信我一点。”

 

“等等,我的花……”

 

一目连一把揽过她的肩膀,妖刀姬怔住,刚刚已经走到学校里了,本来他们俩一起走就已经够引人注意了,他又这么一做,周围的惊叹声她都听到了。

 

不用说,今天他们俩的事情肯定就会传遍这个学校了。

 

一目连笑着看她惊慌的模样,很开心。

 

嗯,搂肩膀的感觉很好。



FIN.

评论 ( 26 )
热度 ( 97 )

© 楠楠野 | Powered by LOFTER